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一章 (5)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1-16 点击数:1688次 字数:


无论秋旖沫的内心有多不愿意,爸爸还是很快再婚了。因为是二婚,婚礼不可能置办得像村里其他人家娶妻嫁女那样气派隆重。实际上只是两家几个主要亲戚选了个日子围聚一桌吃了顿饭。那是六月初的一天,天气已有些闷热。那天奶奶和叔叔秋守才也一块回到家来了,好像专门是为了爸爸的事而来。秋旖沫内心感到痛苦,尤其看到那个要跟自己争夺爸爸疼爱的女人微笑着举杯和爸爸对饮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快被所有的亲人背弃了。对那个女人的到来爷爷是高兴的,奶奶竟也是高兴的。叔叔也在和他们那边的人推杯换盏。大家的脸上个个都笑逐颜开的样子。

秋旖沫不想因自己的不愿意而搅扰了气氛,她也努力作出一个嘴角上扬的姿势,并且努力使自己来理解和体谅爸爸——是的,爸爸还很年轻,他没有理由不再娶。他肯定要有和村里其他成了家的男子一样的婚姻生活,他肯定还要生个儿子来传宗接代。不可能让爸爸为养育自己而打一辈子单身。只要他们让你有书读,让你有饱饭吃就够了,你一个没亲妈的孩子还想那么高奢望么?早晚你会长大的,长大之后就可以靠自己了。

奶奶当天下午就和叔叔一块回昌北去了。婶婶就快临盆,而且家里还有两个更小的堂妹需要照顾。不久叔叔那边传来音讯说,婶婶生了个大胖小子。秋旖沫心里也感到高兴,因为这意味着奶奶不必永久呆在婶婶家了。

之后秋旖沫就跟着爷爷睡在西厢房后面那间拖屋。她没有在语言和行为上刁难后妈,她要做个乖顺的孩子。她听从爷爷和爸爸的劝说,试着喊那个女人为妈。开始她感到有些别扭,看着那个女人,嘴嗫嚅了老半天,也喊不出她曾在心里呼喊了千百遍的那个“妈”字。

她的内心不可能完全来接纳后妈。于秋旖沫而言,后妈就是为着分割爸爸的疼爱而凭空闯荡进这个家来的陌生人。她不了解这个陌生的女人。她不了解这个女人在认识爸爸以前曾嫁在了哪里,又是什么原因离开了那个家转而认识了爸爸。这个女人进入这个家之前的所有一切都是空白,都是空洞,都是虚无——是的,这些都与自己无关,甚至也与爸爸无关,与这个家无关。可就是因为太无关才让秋旖沫觉得后妈始终无法亲近,始终只是个没有血缘关系的陌生人。秋旖沫甚至都极少与后妈有正面的目光接触。她的目光偶尔在后妈身上停留几秒也总是迅疾里移开。她能从远处通过服饰通过身形大致判断出那人是后妈,但她始终都未能细致观察那常常被卷发遮住了半边脸的后妈究竟长什么样子。因此,尽管之后秋旖沫在口里喊“妈妈”渐渐习惯,但内心里对后妈始终保持着生分。

有时秋旖沫又会模模糊糊想到自己的亲妈。她想倘若妈妈真的没有死,那妈妈现在是否也走进了一个新的家庭,是否也做了别人的后妈?那个家庭是否也有孩子并且一直对妈妈生分甚至敌视?——这是为什么?秋旖沫不能理解,为什么这么多的妈妈宁愿舍下自己的亲骨肉,而不给自己的婚姻一个改善的机会?

婚后秋守业照例早出晚归,家里的许多家务活都让后妈给包揽了下来,以前秋旖沫放学回家都是爷爷做好了饭等自己,现在的饭菜都是后妈做的。后妈对自己似乎也并没有表现得特别刻薄,说不上哪里不好。可秋旖沫的内心一直保持着某种戒备与防范。她暗想这不过是后妈想尽快融入这个家庭而做的表面工作。她的内心更是一直蛰伏着某种隐忧。她怕有一天后妈生下了小弟弟,那爸爸的爱又将被人夺走一部分。后妈的存在不只是为着来分割爸爸的爱,而更是为着一步步蚕食掉爸爸所有的爱。

那年的暑假很快到来。秋守业辞工回来,白昼也能见到人影了,只是须每天在田间忙碌劳累,后妈也要一道去帮忙。农村双抢季节里毒辣辣的太阳把他们均晒得面色黧黑,皮肤焦干。家里午饭又是爷爷给做的了。没有奶奶照顾的家,秋旖沫承揽了不少家务活,洗衣、择菜、扫地……奶奶不在家的这年,秋旖沫感觉自己似乎长大了许多。家里抢栽中稻的时候秋旖沫也跟着爸爸下到水田里插秧。多年后她还记得一只爬到小腿上来的蚂蟥把她吓得惊声尖叫的情景。那是她第一次看见蚂蟥。

难捱的暑期终于过去,九月到来的时候,秋旖沫回到了学校里,她升四年级了。也许因为成绩还不错,学校里说她“没妈的孩子”的人似乎少了些,只是仍偶尔有不知趣的同学用了一种在她听来阴阳怪调的语气说她是“后娘养的孩子”。“后娘”或“没娘”的嘲弄在秋旖沫的感受里都是一样的,但她不去理会他们。她希望时间能过快些,再快些,并且生活一直就这么平静过下去,直到有一天自己能够完全长大。长大是一种力量。这种力量她还不能看见,不能触摸,不能深味,但她能分分明明感受到它就在前方召唤着自己。

生活的确在一种按部就班里继续,平静得犹如晴天里不泛一丝涟漪的湖水。秋旖沫和往常一样上下学,每天中午放学回到家,便和爷爷、爸爸还有后妈四人,各分据一角坐在堂屋的八仙桌旁吃饭。偶尔秋守业会向秋旖沫问些学校里的事情,但更多时候他只和后妈谈些关于田上家里的琐事。爷爷偶尔也向秋旖沫问些话,但爷爷耳背,秋旖沫回答爷爷的时候经常不得不大声重复好几遍。她不觉得烦,反而觉得爷爷可爱。她不能光看着爸爸与后妈说个不停而让爷爷和自己这边冷场。

中秋节前夕爷爷被大伯过来接走了,九月二十号就是中秋节,这个团圆节爷爷要在大伯家过,之后再去叔叔家看下新诞不久的孙儿。奶奶也是回来不了的,奶奶一直在叔叔家,也许春节都回来不了。这个叫做后妈的女人将取代他们和秋旖沫一起过团圆节。

秋旖沫有点想念奶奶。好在爸爸还在家。可是到了团圆节的那晚,饭菜端上桌后不久,爸爸和后妈不知为什么事吵起来了,爸爸气得晚饭也没有吃。秋旖沫感到害怕,只草草吃了晚饭,中秋节的月饼也没能尝到一块。她忍住不让自己流眼泪,早早躲进和爷爷一起住的那间后屋,写完家庭作业接着上床睡觉。她能听见东厢房那边把门关上的声音。后妈和爸爸一起进了那个屋里,似乎彼此又吵了几句,然后彼此就都没声息了。

第二天秋旖沫起床时,发现东厢房的门虚掩着,爸爸一早出去了,堂屋里的八仙桌上还是头晚没动几下筷子的饭菜。后妈叫秋旖沫自己热下饭菜吃,说自己要去菜园子。秋旖沫心里轻蔑地想,这个女人就不肯为自己做饭了。哪个家里夫妻不吵架的呢?秋圆圆就曾告诉秋旖沫说她爸爸妈妈总是三天吵架两天和。

秋旖沫没把爸爸和后妈的事往心里去,也没有觉得饿,干脆空着肚子背着书包去学校。但中午放学时分,回到家来时的秋旖沫已有些饥肠辘辘了。

家里的八仙桌上还是和早晨一样原封不动的冷饭菜。她去灶房看时,锅里也是冷冰冰的。她感觉哪里不对劲,高声喊爸爸。喊了好几声也不见回应,便开始喊后妈,可是也不见回应。当秋旖沫推开虚掩着的东厢房门时,眼前的一幕让她惊呆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一章 (5)》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