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二十九章 职称评定
本章来自《金牛河畔》 作者:勘察加
发表时间:2019-01-15 点击数:1147次 字数:

初秋时节,开学前夕,钱中平回到了牛岗。华记诊所已然消失,诊所原来的铺面里,新开了一家经营种子农药的门店。

钱中平后来才听说,暑假里,原本在牛岗卫生院停薪留职的华珍,通过袁建国父亲的关系,调进了东阳县妇幼保健医院。手术后痊愈的华老中医关了牛岗的诊所,在县城买了住房,租了门面,新开了一家诊所,依旧坐堂行医。

山川依旧,佳人已去。钱中平心如止水,了无牵挂。如同亘古不变的日出日落,陀螺似地旋转着不断重复教书授课的既定动作。

上午课间,何德民把钱中平拉到一边,忧虑地说:“下午要讨论职称评定的问题了,不好整啊!”。本学期学校只有一个中级职称指标,有资格竞评的教师有六人,经过酝酿筛选比拼,最后剩下何德民和后勤主任蒋东文PK。

蒋东文这些年一直管着学校后勤,最近一年突然发福发胖,与钱中平初来牛岗报到时看到的干巴形象大不一样了。钱中平对此人素无好感,愤然道:“蒋东文主课都没上,他凭什么和你争?”,何德民苦笑道:“老弟啊,话可不能这样说,学校的事你又不是不知道,复杂得很啊!”。钱中平问:“老师,你不是去年就弄了大专文凭的嘛,他蒋东文能有这个?你就放心吧,光凭这点,你就把他比下去了!”“他有没有大专文凭我不清楚,但也难说!”,“放心吧老师,你要有信心,我们支持你!”。上课铃响了,何德民感激地拍了钱中平,上课去了。

中午,钱中平几个在宿舍闲聊。蒋东文大摇大摆走了进来,高叫道:“兄弟伙,蛮热闹的嘛,又在扯荤段子啊!”。蒋东文平日里忙着打牌做生意,少与小青年们交往,极少进钱中平宿舍。钱中平几次向他反映宿舍屋顶漏水房门破裂的问题,他都哼哼哈哈不了了之。看看打着“绑腿”依然豁牙裂嘴的木门,钱中平窝着火说:“看来今天天气不错,是那阵妖风把我们的蒋大主任吹到我这寒舍来了,欢迎你啊蒋主任!”。蒋东文白了钱中平一眼,扫视了徐孙二人后,一屁股落在钱中平床上。他看看地板上散布的烟蒂,叹道:“还是单身汉好,无人管束自由自在啊!”。钱中平知道他无事不登三宝殿,定为了职称的事拉票来了,便笑道:“蒋主任过奖了,我是怕这屋子漏雨淋着你,万一从那破门蹿进个把小偷吓着你呀!”,蒋东文仿佛想起了什么,尴尬地拍拍脑门说:“兄弟我这阵子实在是忙啊,把这事忘了。对了,有志和庆柏你们的屋子没问题吧,要是也漏雨,过几天我找人一并翻一下!”,一面掏出香烟给几位递去。蒋主任身上一般带有高中低三种烟,他是看人摸烟,分级使用,今天摸出的属于贵客级的红塔山。孙庆柏接过烟点燃,羡慕地说“蒋主任要评中级了,贺喜贺喜!”,孙庆柏主动提及此事,蒋东文为之一振:“我资格是有的,可蒋哥我还得要兄弟几个支持才行呢”。庆柏:“好像你和何德民比选吧,问题不大!”,蒋东文一脸不屑:“何德民就凭他!上课软不拉叽学生都震不住,他还想评中级?!”。钱中平听不下去了,问道:“听说这次评中级需要大专学历,据说老师一年前就修得了大专,想必蒋主任早就有了吧”。蒋东文:“那个本本我早就有了,没什么稀奇!”…“那个职称特定属于蒋主任的,蒋主任你放心,我们兄弟几个为你摇旗助威!”“凭蒋哥的能力资历,胜利一定属于你,下午开会我们都挺你,保证没问题!”……蒋东文满意地说:“我来也不是那个意思,主要来看看兄弟伙。评职称靠的是业绩和资历,有政策摆在那儿,该咋的就咋的!耽搁兄弟伙午休了,我走了”。蒋东文起身后,煞有介事地望了望钱中平屋顶,看了看破损的木门,说了句:“这破房子是该修理了”,便摇摆着肥胖的身躯走了。

下午的会议室异常热闹。主席台上,端坐着刘北望周学礼及教办的主任干事和镇政府分管教育的廖副乡长,这几人便是牛中“职称评定委员会”的五大评委。刘北望简要介绍了在座的几位评委后,周学礼宣读了本次职称评定的方法细则,介绍了何德民和蒋东文的履历。接下来便是两位竞评者的业绩陈述和辩论了。

最精彩刺激的时刻即将来临,会议室如足球世界杯赛场般人声鼎沸。没杀进决赛的老师们牢骚满腹,不满地瞪着台上的评委们;连预选资格都没有的老师高吼着“不公平”“暗箱操作!”等,唯恐天下不乱般地胡喊瞎嚷;对钱中平和徐有志等一帮进校不久的年轻人而言,中级职称和他们沾不上边,谁输谁赢无关紧要,他们图的是热闹精彩,于是使劲地舞手顿足起哄嘘叫,惟恐下面的节目不够刺激不够精彩。

刘北望环视了数遍汹涌激动的人潮,高叫道:“请老师们安静,请老师们安静!”,喧嚣的会议室方才渐渐安静下来。周学礼歉意地朝身旁的廖乡长刘主任和王干事笑笑,问台下:“老师蒋主任你们哪位先来?”。沉静片刻,响起了一个有点发抖的声音:“那我先来!”。众人伸长了脖子,脸上露出只有在街上看猴戏杂耍时才有的既认真又滑稽的面情,探看前方的座位。白白胖胖的何德民慢慢站起,登上发言台。何得民微红了脸,恭敬地朝主席台和台下的老师们深鞠一躬,客套几句后,慢悠悠翻开一摞厚厚的材料纸,缓缓读出了一串不俗的成绩:

本人85年,辅导的学生数学竞赛获得全县一等奖

87年,辅导的学生获得全市数学竞赛二等奖

90年任班主任的毕业班中考全县第一,同年初三的数学成绩全县第二……

85年直到现在,在各类报刊杂志上发表各类专业文章二十余篇,其中在全国性刊物《趣味几何》上发表的《勾股定理之另类解析》反响强烈……

老师们鸦雀无声,钱中平惊叹不已,想不到其貌不扬的何德民竟有如此辉煌的业绩,居然无声无息地发表了那么多专业文章,让自诩为高才生的他惭愧不已!

何德民念完后,会议室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掌声停息后,何德民从桌子的抽屉里提出了一大捆红红绿绿的证书顿在桌上,挑了几件有分量的大红本本,恭恭敬敬呈给了台上的几位大人。台下是无数惊异的眼神和热烈的议论:“何德民还真行,证书一大砣,中级大大的有望!”“可不是,都奔五十的人了,硬是弄回个大专文凭,不容易!”……何德民沉稳地回到座位后,会议室再次安静下来。老师们圆瞪大眼,静候精于赌术的后勤主任蒋东文隆重登场,看他能捣腾出什么有说服力的新鲜玩意。

蒋东文不慌不忙站起来,脸不红心不跳,学着何德民的样鞠了躬,向台上的领导们说了几句恰到好处的恭维话后,泰然自若地翻开打印好的材料,在众人的哄笑声中,旁若无人地宣读起来:

我87年任教的二年级一班数学成绩位列同类班级第一

89年任教的三年级生物课成绩位列全校同类班级第一

91年任教的地理课成绩居全年级第一

94年任教的历史课成绩居全年级第一

………

蒋东文念出的一长窜“靓丽”的成绩单,全是第一,没有第二,直让在座的君傻了眼,会议室响起了嗡嗡的质疑声。蒋东文换口气后,翻过材料的下一页:

“从事后勤管理工作以来,本人为学校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最大限度节约了有限的资源,全力保障了学校的后勤供应”…….

蒋东文总算把经诵完了,老师们哄笑起来:“蒋主任,你的毕业文凭呢,快拿出来大家看看!”“东文,你咋整出那么多的世界第一,太有才了!”……蒋东文瞅瞅黑压压的人群,佯怒:“吼什么吼,好东西在后面,别着急嘛!”,然后从桌下的抽屉里摸出几个方形小红塑料本,递给了刘北望。刘北望翻了翻,皱了眉头还给他,骂道:“你拿个什么东西来!”。第一排的一个男教师眼尖,抢上去夺过红本,高举着跳起来大叫:“结婚证!蒋东文把结婚证都带来了!”,唔唔嘘嘘呵呵哈哈之声响彻云霄,老师们笑得东倒西歪,五大评委纷纷摇头。蒋东文脸涨红得如刚接下的猪血,忙说:“不好意思,拿错了拿错了!妈的!在这里嘛,就是这个东西!”,复又捧出个比何德民大一倍的硬质红本,恭敬地呈给刘北望。如此庞然大物,众人大惑不解,纷纷询问:“东文,你又整出个什么玩意,那么大个东东!”“是你的身份证、离婚证还是独身子女证吧?”,平地涌起波波如潮的讥笑。蒋东文颇有几分得意:“没见过吧,本科文凭!”“你小子从那门子弄的,假的吧?”蒋东文很不屑:“别把我蒋某人看扁了想歪了啊,是真是假,你们问刘校长!”。刘北望细览后,微微点头,将毕业证传给了廖乡长。蒋东文情绪高昂:“咱拿的是市委党校的本科,正宗的经济管理专业,白纸黑字红印,还能有假?!”“你小子天天抓鸡,居然也抓搞个本科文凭,怕是地摊上买的吧?”,蒋东文挥舞着红本子,大叫道:“别玷污本老师的声誉,不信你们去问镇上的姜书记!在市委党校时,我和他是同学。当然我不敢和他比,还是姜书记水平高,他马上要读省委党校的研究生了!”“蒋主任,评教师职称和你的经济管理沾不了边吧,人家老何可是正宗的师范大专,专业对口哟!”“难道党校的文凭就不正宗是假的不成?同志哥哟,党管一切,对党要忠诚,不能有丝毫的动摇啊!再说了,教育部又没明文限定专业,难道牛岗初中就只有教书上课才算工作才算人才?搞后勤管行政搞财务的就是吃干饭?请问哪本书上这么说过!?”,蒋东文发觉用词不妥,又补充道:“当然,我说的是我本人,不是说廖乡长刘校长等在座的领导,他们当然是人才,而且是不可多得的大才!呵呵!”

蒋东文叽里呱啦一通强词夺理,居然驳得无人啃声了,评委们频频颔首,露出会心的微笑。刘北望和几位评委交换了意见,压手示意大家安静,说:“今天的评审就到这里,下去后我和几位评委核实后,择日老师们公布结果,散会!”。黑压压的人群仿佛从地里长了出来,站起挪动,齐齐拥向门口。钱中平徐有志等几个青年教师趁乱嚷道:“我们为什么没投票权?叫我们来当猴儿耍哇?”“为啥不当场宣布结果,搞啥名堂!”“还不是走过场,早就内定好了的!”“不论怎样,我看好何老师!”,嫌不过瘾的青年教师很快分成了泾渭分明的两派相互叫阵:“支持蒋东文!”“支持何德民”“蒋东文”“何德民”…周学礼听得心烦,瞪大三角眼骂道:“几个吃饱了撑得的龟儿,球莫名堂!”

老师们四散走远,刘北望从前门出了会议室,转身吩咐道:“东文,安排顿伙食,咱们陪廖乡长刘主任王干事吃顿饭!”。蒋东文得令,小跑到廖乡长跟前,哈了腰恭敬地问:“几位领导,你们晚上喜欢吃什么?是老规矩还是换换口味?”“随便”“那就整点特色菜?”“那…行”。

食堂的圆桌上,几个老师仍在叽叽咕咕地议论:“依我看,何德民胜算大些,他毕竟教了近二十年的语文,成绩有目共睹!”

“同感!老师人品好对学生对同事都不错,要不是少了大专文凭,去年就该评他的!这次是实至名归,跑不了!”

“那可不一定,煮熟的鸭子还会飞呢,现在的事情不好说,谁看你什么品行业绩,管球用!”

“有道理。蒋东文管后勤管财务那么多年,刘北望周学礼难免有把柄落他手上,关键时刻,刘北望周学礼会投票给别人?不可能!”

“喂喂,哥几个你们没看看,刘北望蒋东文又陪廖乡长几个去镇上喝酒去了?蒋东文这人精得很,几杯酒灌下去,何德民怕是悬了!”….

钱中平端了海碗,在回宿舍的路上嗤嗤吃着,慨叹道:“看不出蒋东文还有点歪才,硬是整出那么多的第一”,孙庆柏几乎呛出饭,大笑:“你娃就不懂其中的昴窍了。他除了管管后勤,一周就上了几节豆芽课,一个年级的豆芽科都是他教的,那怕班班考零蛋,他都是第一!”。钱中平哑然失笑,叹曰:“世间上竟有此如脸厚之人,居然能大言不惭地无耻到如此境界,不去做外交官真是可惜了”。钱中平又问:“那他的文凭该是真的了?”“这个当然”孙庆柏几口将吊在唇边的菜叶拖人口中,嚼嚼后吞进肚里,舔舔嘴神秘地说:“我初中一个同学,现在是乡党委副书记,也读的党校本科,交了几大千,临考时书还是崭新的。考试时让他的下属去代考,他就在城里打了两天麻将,文凭照样到手!”“那监考老师呢就不管管?”“他才懒得管呢,学校创收呗,他犯傻呀去较真?!”。钱中平闻所未闻,大张了嘴久久合不上,又问:“那考来的证有什么用,不就废纸一张,一文不名!”,“非也非也”,孙庆柏一副老江湖的口吻:“比如蒋东文就有用!你何德民说破天也就是个专科,人家可是本科!行政上混这种文凭的人多得很,只要单位承认,关键时刻可是大有用场的!我那同学就凭那文凭的优势,听说快要做乡长了!你说有没有用?!”。钱中平心一沉:“那何德民没戏了?”,孙庆柏:“十有八九,没戏!”。

三天后,学校会议室外的墙壁上贴出了红纸黑字的公告,出人意料却又毫无悬念,后勤主任蒋东文胜出,获评中级职称。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勘察加
对《第二十九章 职称评定》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