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沧浪之沫 第一章 (4)
本章来自《沧浪之沫》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2019-01-15 点击数:2032次 字数:

陌生人步速很快,俩孩子被他左右手分别拉着几乎一路小跑。约莫二十来分钟,那陌生人把她们引向一间早已聚满人的老式瓦屋,且还在老远便高声道:

“看我办事利索不?把人给带来了!”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盯向俩孩子,几乎异口同声道:“带来两个了,哪个是啊?”

带她们来的那人便指指秋旖沫。秋旖沫未见过这样的场面,感到有些拘谨,但她能直觉到坐在堂屋正中的那个人就是陌生人说的舅舅。也许真的就是自己的亲舅舅,因为那么多人里唯有他的神情显得异常激动。舅舅一把就把秋旖沫拉过去放在自己腿上坐着,向其他人由衷的口吻说道:

“瞧瞧,我外甥女长得多俊俏啊!”

秋旖沫从来都是听惯了别人的嘲弄,这还是头一次听人说自己长得俊俏,对舅舅的生分感于是瞬间便消除了许多。舅舅亲切地向她询问起读书方面的情况,还掏出钱来给她压岁。在场的大人都教她快喊“舅舅”。

就在秋旖沫小声喊出“舅舅好”三个字的时候,秋家村那几个抄着家伙的男丁也赶了过来。见到这一幕场景他们面面相觑。舅舅把秋旖沫放下,走出来边散香烟边向他们解释情况。原来秋旖沫舅舅常年在外地工作,今年难得回一次老家,因想看看自己的外甥女,又顾忌她爸爸不同意,才想到找人请过来。

舅舅带着秋旖沫在附近商店买了些学习用品,并当着众人的面拍着胸脯说:“以后我谁都可以不顾不管,但这个外甥女一定要顾要管,因为我们罗家人欠她的!”

秋旖沫顾不及来理解舅舅的话,也闹不明白舅舅和爸爸之间有什么过节,她的心上全然被浓浓关爱包裹着的快乐充满。原来自己只不过是没有妈妈,而并不缺少爱。爷爷奶奶爱她,爸爸爱她,现在还凭空多了位舅舅爱她。

当舅舅把秋旖沫和秋圆圆送上回秋家村的路口时,秋旖沫转过头来,依依不舍地问:

“舅舅,你明年还会回来吗?”

舅舅微笑着说:“会。”

那几个抄着锄头铁锹还有木棒的男丁与两个小女孩于是一起返回秋家村。

“回家后不要和你爸爸说这事,否则你爸会担心你被舅舅那边人抢走了!”其中一个嘱咐秋旖沫说。

“这事还能瞒得住吗?现在全村人都以为遇到人贩子了!”另一个戏谑道。

“误以为是人贩子还好,说不定她舅舅还真以为是她爸爸吩咐我们去抢人回来的呢!”

秋旖沫听着他们的议论,心里却由衷地感到被人在意的喜悦。回到家里,她也的确没有和爸爸甚至爷爷奶奶说起见过舅舅的事。她怕引起他们不必要的担心。只是她内心开始隐隐地期盼,期盼下次能再见到舅舅。

偶尔她也会想起妈妈,她仍无法弄明白爸爸和妈妈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妈妈是否真的死亡仍是个不解的谜。但奇怪的是,她没有从前那么想念妈妈了,对舅舅的思念似乎已替代了妈妈。

三年级那年寒假的时候,她终于得到了舅舅想要看她的消息。而且,去隔壁罗村还是爸爸主动提出的。原来那次她被人喊去罗家村见舅舅的事,秋守业从镇上返回的当天就知道了。她的想念舅舅的小小心思也早被秋守业一览无遗。秋旖沫感激爸爸的宽容。她暗想着,舅舅再好,自己仍是爸爸的女儿,她会一直留在爸爸身边。正月秋守业带着秋旖沫去罗家村的时候,特意抓了只老母鸡做年礼给舅舅送过去。当爸爸和舅舅坐到一起来闲聊的时候,秋旖沫便在他们身边撒娇地绕来绕去。她的内心洋溢着无比的温馨与幸福。在依依不舍告别舅舅,拉着爸爸的手返回家来的路上,秋旖沫还情不自禁地唱起了歌。不过她临时把歌词稍稍改动了一下——

“世上只有爸爸好,有爸的孩子像块宝……”

自二年级那次走上学校领奖台之后,秋旖沫觉得自己的确像块宝一样幸福地生活着。她几乎就要淡忘了没有妈妈的烦恼。也许对于一个孩子来说,最重要的并非拥有母亲,而是能否拥有亲人的爱。

三月开学不久,奶奶又要去昌北叔叔家了。婶婶这时已怀了第四胎,肚子又很大了。奶奶又得去帮忙照应。婶婶前三胎生的都是叔叔常挂在嘴上说的“丫头片子”。奶奶先前说了,如果这第四胎生的不是儿子,婶婶还会继续生下去。

十岁的秋旖沫已开始渐渐意识到重男轻女是许多大人的普遍思想了。只是她在心里产生一个模模糊糊的谜团:为什么人们的生活都在受着别人的左右并发生着影响?如果婶婶一早生了儿子,奶奶是不是就不用去叔叔那了,而自己也不必离开奶奶了?

“奶奶早晚要回来的。”尽管秋旖沫用这样的话来安慰着自己,可奶奶的离开,使她原为亲人的爱注满的内心悄悄划出了一道看不见的隙缝。

之后,西厢房空着,秋旖沫和爸爸住东厢房,爷爷仍住在西厢房后屋。秋守业总是早出晚归,白昼几乎见不到人。秋旖沫每天放学回来,都是爷爷做好了饭等她。秋守业晚饭也很少在家吃,有很多回都是秋旖沫上床了,他才一身倦意回到家里来。秋旖沫不清楚爸爸做的什么工作,但她知道爸爸是在外面挣钱养家,她能理解爸爸。她也试着帮爷爷多分担点家务。以前秋旖沫的两根小辫子都是奶奶帮她扎的,现在她开始学着自己梳头了,虽然两根辫子经常会扎得一高一低;以前秋旖沫的内衣裤都是奶奶帮洗的,可是现在她学会抽空自己洗衣服了,她常常一个人端着个盆子到灶房旁的压水井边自己压水洗衣服。偶尔她也顺带帮爷爷洗衣物。爷爷年纪大了,且有点耳背,她觉的到了为爷爷分担点事的时候了。可是爷爷看见了会让她停下,因为爷爷总教育她说要以学习为重。每当这个时候,秋旖沫的内心就充满了被亲人疼爱的快乐。

五月底的一天晚上,秋旖沫和爷爷一起吃完晚饭后,等了很久也不见爸爸回来,到晚上九点半她就一个人到东厢房上床睡去了。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秋旖沫忽然被人摇醒。屋内亮起的灯光刺得她几乎不敢睁开眼睛。

她揉了揉惺忪的眼睛,是爸爸回来了。秋旖沫觉得有点奇怪,以往她睡着的时候,爸爸是从来不会喊醒自己的。

正纳闷间,只听爸爸对她说:“你过去爷爷那边房睡吧!”

秋旖沫翻身起床时,才发现东厢房的门口立着一个陌生女人。微卷的头发遮住了那个女人的半边脸,另半张脸在白炽灯的照耀下显得有些惨白。她省悟过来,立时感觉自己的脑袋 “嗡”了一下——是爸爸给自己找来后妈了!

没想到,真没想到!为什么会这样?——秋旖沫的心即刻间像被什么撕裂开了一个口子。她想要呐喊出自己的疑问,但最终只是咬着牙一声不吭地走向西厢房的后屋。

爷爷已睡着。秋旖沫小心翼翼地掀开被子的一角,躺在爷爷的另一头。她睡不着,她感到心乱如麻。她感到过往爸爸给过的疼爱都是为了抛给她今夜的痛苦。她很想爷爷也醒着,很想有人即刻分担这令她感到缓不过来的莫名痛苦。她甚至几次想摇醒爷爷然后告诉他说:

“爷爷你知道吗?爸爸带一个陌生女人到家里来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何美鸿
对《沧浪之沫 第一章 (4)》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