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四章(八)
本章来自《林德的烦恼》 作者:端木文成
发表时间:2019-01-14 点击数:1134次 字数:

                                                             

  (八)

   三月中旬,天气转暖。田边的野草发起了嫩芽。又到了挖荠菜的时节,鲜美的荠菜或零星或成片地在田间地头里长出。这个周末的下午,林德和母亲拿着袋子到西边的麦田里挖荠菜。这还是林德从外地回来以后第一次挖荠菜呢!林德记得,他上次挖荠菜的时间还要追溯到七年前上中学的时候。自从上了高中,他也就没心思挖荠菜了。荠菜对于林德来说,是一种家乡的记忆。自从他上了大学以后,这种记忆就更加珍贵了。他爱这种野味,更爱母亲做的荠菜汤、荠菜饺子以及荠菜牡蛎煎饼。每年这个时候,马翠兰都会去挖荠菜。像马翠兰这一代人,他们从出生到中年就一直过苦日子。缺粮那几年,他们就靠着野菜和玉米活了下来。如今,挖荠菜更像是马翠兰对过去生活的一种缅怀。其实,对于林德这一代人来说,他们的童年甚至到青年都过着简朴的生活。小时候,他并不喜欢拮据的生活。他总是羡慕城里的孩子吃的穿的都比他好;他还羡慕城里的孩子手里有玩具汽车。那时候,林德拥有过最好的玩具,就是一把塑料水枪。如今,他的那把塑料水枪早已不知埋在了哪个地方。如果说还有什么东西能唤起他的回忆,恐怕就只有田里的这种野味了。
  林德对于荠菜的样子已经模糊了。他仔细地分辨着,因为有一种野草和荠菜的模样十分相似。他模棱两可的时候就向母亲请教。马翠兰则用刀尖儿点着荠菜为儿子做细致地讲解。尽管如此,林德还是挖错了很多。渐渐地,林德学会了分辨。他开始得心应手地运用着手中的短刀,开始享受着寻找和挖取的乐趣。
  由于一直都在弯腰,他的背有些酸痛。他直起身子,向村口望去。只见一辆红色的轿车进入匝道,一直向村里驶来。林德一直望着那两轿车。轿车越来越近,他就越来越觉得熟悉。轿车停在他家门前,随后,一个身穿红色毛呢大衣的女士下了车。林德认出,那个来访的人正是海伦。他紧忙招呼母亲,然后飞奔着向大路跑去。
  林德跑到大门口的时候,海伦正蹲在墙角发呆。林德唤了海伦的名字,海伦才回过神来。海伦向林德笑了笑,然后站起身来。林德发现,海伦的面色苍白憔悴,笑容无力,好像经受了某种重大打击一样。林德忙问到:“你还好吗?”
  海伦点了点头回答到:“我还好!”
  “看你脸色不太好,你哭过吗?”林德关心到。他隐隐约约有种不好的预感。
  海伦点了点头。
  “外面风大,快进屋吧!”林德说到,“有话我们进屋说吧!”说着,林德去推大门。
  “把车开进来吧!”推开门后,林德又说到。
  海伦愣了一下,方才明白表哥的意思。她到处寻找汽车钥匙,最后,她在车内找到了。她发动了车子,开车进了院内。
  停好车后,海伦呆呆地坐在车里。林德一直敲着车窗,海伦都没有反应。林德清楚表妹的性格。只有遇到挫折的时候,她才会这样。林德静静地等在车外,他要给表妹足够的时间冷静。
  没过多久,马翠兰回来了。她见海伦坐在车上,车子没有熄火;儿子又满脸焦急,一直在车外徘徊。她以为儿子和海伦拌了嘴。她想过去调和,可又转念一想,儿子和海伦的关系很好,自从上中学以后就没再拌过嘴了,所以猜想另有原因。她快速走到儿子身边,询问缘故。林德眼神忧郁地看着母亲,摇了摇头。
  马翠兰走到车窗前,一边敲着玻璃一边唤着海伦的名字。海伦听到马翠兰的呼唤,方才恢复了意识。她匆匆地打开车门,下了车,然后突然扑到马翠兰的怀里哭了起来。从小到大,海伦还从未像现在这般的歇斯底里的哭过。马翠兰对海伦的状况感到惊讶。她紧紧地抱着海伦,一边轻抚一边安慰。
  “孩子,你怎么了?”马翠兰问到。
  海伦仍在哭泣。
  “孩子,没事,别急,慢慢说,你能告诉大娘,到底发生了什么吗?”
  海伦抹了抹眼泪,抽泣着说到:“我离婚了!”
  马翠兰大吃一惊,问到:“你们不是好好的吗,怎么就...?”
  海伦一边摇头一边抽泣着说到:“其实我们一直都不好,我只是不敢让妈妈知道!”
  马翠兰听了,一把将海伦抱在怀中。她的眼泪夺眶而出。“没事了,没事了,到了这里就没事了!”马翠兰安慰到。
  过了好一阵儿,他们才进了屋。马翠兰和林德扶着海伦。林德能够感觉到,海伦浑身绵软无力。只要他和母亲有一个人松手,她都会摔倒。他们将海伦扶到沙发上。刚一靠上沙发,海伦的整个身子就瘫软了下来。马翠兰给海伦倒了杯水,然后递给海伦喝了。她坐到海伦身边,用手轻抚着海伦的背和头发。她没有向海伦询问。她怕海伦会更加伤心。
  “他们一家人都是畜牲!老的在外面包养情妇,小的在外面吃喝嫖赌,当妈的又背地里和奸夫媾和!他们有了钱也不走正道,净干丧良心的事!”海伦骂到。她的情绪有些激动。
  马翠兰叹了口气说到:“唉!这有钱人家的门儿,可不能随便乱进!”她又将海伦抱住,问到,“你是因为这个离的婚吗?”
  海伦点了点头。
  “那你离婚的事你妈妈知道吗?”马翠兰问到。
  “今天早晨办的手续,没敢告诉她!出了民政局,我不敢回家,除了这里又无处可去!”说着,海伦又留下泪来。她担心母亲知道自己离婚的事,闹个没完没了。
  “唉!孩子,瞒不住的!不过你先平复一下也好,要不然真怕你承受不住的!”马翠兰叹气说到。
  “可我真的不敢跟妈妈讲!”海伦不停地晃着头。
  “她是你的妈妈,不是外人,她一定会理解你的!”马翠兰安慰到。其实,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她心里也空落落的。她太了解杨曼的脾气了。
  “不会的,不会的,她一定不会原谅我的!”
  “犯错的是别人,又不是你。她又怎能把错处加到你的身上呢?每个当妈的都不会这样做的!”马翠兰安慰到。
  “我不会责怪妈妈的!”海伦委屈着说到,“我知道她也是为了我好。这场婚姻对我来说,从一开始就失去了意义!我伤心,并不是因为离了婚,而是后悔当初的一时冲动!”
  “海伦,我的孩子,既然事情已经发生,自责还有什么用呢?”马翠兰劝慰到。
  “不,我要自责!”海伦不停地摇头说到,“我明知道自己的决定是错误的,可我依然促使它发生!我明知道没有感情的婚姻如同嚼蜡,可我仍然一意孤行!错误的决定是我自己做的,我应该承担责任!”海伦把所有的责任都揽到了自己身上。她觉得,对于这桩失败的婚姻,最应该责备的人是她自己。
  “不,海伦,这不是你的错,”马翠兰安慰到,“你不用自责的!好了,海伦,你已经消耗太多的精力了,再这样下去,你会吃不消的!好了,我扶你到卧室里休息一会儿吧!”
  海伦委屈到:“不,大娘,我要是不把心里的话全都说出来,才真的吃不消呢!大娘,我的心就像压了块儿石头似的,我要是不把石头搬走,心就会被压碎的!”说着,海伦又抹起了眼泪。
  “大娘知道,大娘知道!大娘是怕你总这么绷紧神经,身体会吃不消的!听话,孩子,快到卧室里休息一会儿吧!”马翠兰继续劝慰到。说着,她也掉下眼泪。
  海伦那颤抖的身子,就像狂风中的一片树叶。她泪眼朦胧,眼睛因为哭泣而红肿了起来。她见到马翠兰落泪,忙去替马翠兰擦拭泪水。马翠兰一把将她搂在怀里,两人抱头痛哭。
  林德见母亲哭了起来,于是上前劝慰。马翠兰擦干眼泪,向海伦露出慈爱的微笑。她就像海伦的母亲一样。看到海伦伤心难过,她也跟着一起伤心难过。
  海伦疲惫了。她在马翠兰和林德的搀扶下来到卧室。她躺在床上,身体还在不停颤动。马翠兰为她盖好被子,便守在床边哄她睡觉。海伦眼皮沉重,在抽泣声中渐渐睡去。马翠兰怕打扰海伦,便和儿子离开卧室。她轻轻地关着房门。待门关到一半的时候,她又探进半个身子慈祥地望着海伦。她关上门后,又站在门口长长地叹了口气。
  “老天真是不开眼,它怎么能让这么好的姑娘遭受如此大的打击呢?”马翠兰坐在沙发上,叹着气说到。她又掉下了眼泪。
  林德坐在沙发上,沉默地看着地板。他见母亲一直抹泪,便抱住母亲安慰。马翠兰擦了眼泪,自言自语到:“我得赶紧去做饭!海伦这孩子消耗了太多精力,我得给她做点好的补补身子!”说着,她起身走向厨房。她刚进厨房,又匆匆返回客厅。她低声向儿子叮嘱到,“你快去把储物室旁边的那个卧室收拾干净!你妹妹得在咱家多住几天!”她又自言自语到,“要是不多待几天再回去的话,她一定会精神崩溃的!她现在的状况,可经受不住她母亲的责备了!好歹也得让孩子多恢复一些精力,再去面对她那个难缠的母亲吧?”她一边嘀咕,一边到厨房忙活去了。
  林德将储物室隔壁的那个闲置已久的卧室认认真真的清扫了好几遍,并把卧室里所有的窗子打开来通风。他所有的动作都小心翼翼的,生怕吵醒了海伦。无论如何,保证海伦的休息才是最重要的。他打扫完卧室,又去到厨房帮母亲择菜。马翠兰要做她最拿手的荠菜牡蛎煎饼。此外,她还要做一道羊汤。她想,以海伦目前的状况,很可能吃不进比较干硬的荠菜煎饼。如果有一道补身子的热汤的话,可能会弥补一些。因此,她叮嘱儿子去市场买二斤羊肉和二斤带肉的羊骨头回来熬汤。
  下午五点,林文军回来了。他把车上那些湿漉漉的海鲜框卸到院子里。马翠兰见丈夫弄的满院声响,忙跑到院中,提醒丈夫不要把海伦吵醒。同时,她把海伦离婚的消息告诉了丈夫。林文军听说海伦离婚,惊讶的叫出声来。马翠兰一再提醒,他才降低了音量。他向妻子询问了原因。马翠兰三言两语简要告之。林文军怔住半天,方才缓过神来。
  其实,早在林文军回来之前,海伦就已经醒了。她呆呆地望着天花板,回想最近两个月里发生的所有事情。她又想到母亲。她能够想象母亲知道她离婚的消息后会有怎样的反应。她甚至能够想象母亲大发雷霆时的样子。她想,如果仅仅离婚这一条消息就足以让母亲震怒的话,那么那个比离婚还要震惊十倍甚至一百倍的消息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母亲知道了。她多想母亲能够理解自己,能够坐下来听听自己的想法。她母亲太过强势了,几乎在所有的事情上都是如此。她开始害怕,害怕母亲向她动怒。她在天花板上看见了母亲发怒时的样子。她侧过身子,不让自己再看天花板。她浑身无力,眼神模糊;想要睡觉,却头痛的厉害。她努力支起身子,可尝试了几次都以失败告终。她只能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恢复气力。可一旦保持一个姿势久了一些,她就会胡思乱想。她只能通过不断地翻身来驱赶杂念。她痛苦极了。她真想痛快地来个了断,无论她将承受什么样的后果。
  吃饭时,海伦已经恢复清醒。马翠兰见她吃不下东西,先让她喝了碗羊肉汤。待海伦把汤喝完,马翠兰又向海伦的碗里夹菜。马翠兰一边安慰着,一边劝说海伦多吃东西。海伦不想辜负马翠兰的一片心意,所以尽量将碗中的菜吃光。林文军尽管一直低头吃饭,可难过的表情都写在了他的脸上。他偶尔也跟着妻子向海伦安慰几句。林德一直没有食欲。他吃了几口,便只喝汤了。他没有离开饭桌。因为他不想让自己的负面情绪影响到海伦。因此他一直拿着筷子装作没吃饱的样子。
  “海伦呐,你就住在这儿吧,想住多久都行!你是我们看着长大的。在我们眼里,你和小德一样,都是我们的孩子!我知道你心里难过,可难过始终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这人生在世,磕磕绊绊在所难免。我希望你早点儿振作起来,开始新的生活。我们没有必要把心思放到不值得的人和事上面!你想想,人生也就短短的几十年,每天都过开心的日子还来不及,怎么就偏偏拿出一些时间去跟烦恼较劲呢?孩子,如果你想安静,我们暂时都不会打扰你;如果你想找人倾诉,我们都会一直陪着你。你放心好了,我们都是你坚强的后盾,我们永远都支持并尊重你做出的决定!”吃完饭后,马翠兰语重心长地向海伦说到。
  海伦一下子扑倒马翠兰的怀里,感激的说到:“谢谢您,谢谢您能跟我说这么多!我一直都把您当做我的母亲的!谢谢您!”
  饭后,马翠兰忙着洗刷去了。林文军也在院子里忙活了起来。他要把扔在院里的那一堆湿漉漉的海鲜框刷完。林德扫完了地,便去洗水果了。海伦去到厨房帮忙。马翠兰担心累着海伦,于是劝她回卧室休息。海伦执意。马翠兰没法儿,推说厨房里只剩下刷碗的活计。刷完了碗筷,马翠兰便将海伦带回客厅。她陪海伦聊了一会儿后又让儿子陪着聊天。她偷偷地回到厨房里忙活去了。林德同海伦坐在沙发上谈心。他们又聊起了小时候的幸福时光。
  马翠兰拾掇完毕,便到客厅陪海伦聊天。当海伦躺在马翠兰的怀里时,她多么希望,她的母亲能像马翠兰一样的慈祥。要是那样的话,她就不再惧怕任何挫折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端木文成
对《第四章(八)》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