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四章(七)
本章来自《林德的烦恼》 作者:端木文成
发表时间:2019-01-13 点击数:1092次 字数:

                                    

(七)

  正月初六这天,林德准备参加一个由初中同学组织的聚会。聚会定在中午,是一场缅怀中学时光的集体宴会。早上,林德吃完饭,便忙着搭配衣服。他想,前去参加聚会的老同学们肯定个个打扮的光鲜亮丽。他不愿在这个仪式上显得老土。可他又陷入了犹豫。目前他有两种选择:第一,穿上西装,再打上领带,穿上那双买了一年但只穿过一次的仿真皮鞋。这种打扮,会让他显得更像成功人士。当他穿着西装站在镜子前的时候,却惊讶地发现,他更像一名推销员或者一个柜台收银员;第二,穿羽绒服,里面搭配一件藏青色羊毛衫。可他发现,他这样打扮又显得太过平庸。经过一段时间思考之后,他决定用一件休闲西服来搭配他的羊毛衫。

  林德乘公交车赶往市里。下了车后,他沿着街道向东走去。他走了约么三五百米的距离,便来到了他们聚会的酒店——祥林大酒店。

  他站在酒店门前,仰望着面前的高楼。高楼庄严、挺拔,傲慢的俯瞰着大地。他看着华丽的转门和铺着鲜红地毯的台阶,透过明亮的有机玻璃窗便可以看见金碧辉煌的大厅。他犹豫了一会儿,深吸了口气,硬着头皮走进了高大的转门。

  进了大厅,只见大厅里并排站着三、四个仪态端庄、身材高挑、笑容可掬的姑娘。她们都是酒店的服务员。服务员整整齐齐地向林德鞠躬问候,惹得林德的心里一阵慌乱。其中的一个服务员走上近前向林德询问。林德回答说他有个聚会,但却不知在哪个房间。林德给苏荣打了电话。几分钟后,苏荣便下到大厅。他一见到林德便张开双臂做出拥抱的架势。林德迎面走了过去。

  “他们都到了吗?”等电梯时,林德问到。他有些紧张。

  “还有几个没来呢!也不知道能不能来!有几个已经确定不来了。管他呢!”苏荣哼着曲子回答到。

  “怎么不来了呢?有什么事情需要忙吗?”林德问到。

  苏荣撇嘴说到:“谁知道呢?可能真的有事,可能不好意思来吧!”

  林德明白了苏荣的意思,也就没再问下去。他想:“也许我也不该来吧!”

“和咱们要好的那几个都来了。”苏荣说到,“陈定,李毅,王庆安,张建设,还有张帅,他们都来了。现在混的最好的就是陈定了,他在G市开了家水产公司。听说他把公司做的风生水起,还经常和G市的领导们一起吃饭。对了,你猜他的岳父是谁?”苏荣向林德问到,他显然对这个问题更感兴趣。

 林德想了想,摇头回答:“猜不到。”

 苏荣打了个响指,说到:“就是富裕水产的老板张志成!他可是咱们市绝对的富豪!”

 这时,电梯门开了,他们进了电梯。苏荣在楼层按键上按了“8”的字样,然后按下关门的按钮。

 “其次就是张建设,他混的也不赖。”苏荣说到,“他开了一家律师事务所(他老爸出的钱),据说收入还不错。好像女人就爱嫁他这样的,长的又高又帅,重要的是有钱。他去年结的婚,听说今年就养了情人!这也难怪,人家在上学的时候就练就了一身泡妹儿的本事,婚后三妻四妾也就是平常的事了。反正,只要不被他老婆抓到现行就好。”苏荣像叙述自己的事情一样,得意地讲着出轨的事。

 “李毅考上了公务员,听说每天只练习端茶倒水,”苏荣调侃着说到,“你看他,上学的时候就猴精猴精的。我觉得,没人比他更适合这个工作了!”

 电梯“叮”的一声响了,他们出了电梯。

 “王庆安好像在W市的一家大公司里做文员,好几年了,一直都出不了头!”苏荣低声说到,“那个张帅,不知道你有没有碰见过他,他现在混的只能用一个惨字形容!上次我去参加蒙面舞会的时候,还在市里碰见过他一回。当时我跟他聊了几句(我也不好意思打个照面就走),可是他非要请我吃饭。你说我哪里有时间陪他吃饭呢?后来我就找个借口推掉了。看来今天我得和他多喝几杯,看看能不能把他灌醉。”他顿了顿说到,“你记不记得,在学校那会儿,他总是自称咱们的老大!”说着,他嘲弄地笑了笑。

 “他一直都是这样,不过他是个好人!”林德说到。

 快要走到包厢门口的时候,苏荣拉住了林德,趴在林德耳边低声说到:“咱们班里的大波也来了,她的胸简直让人血脉喷张!她的嗓门也比以前更大了!上次去董建春的公司时就碰到过她一次。当时想撩她来着,可惜没时间。今天我得试着撩她一下!”说完,他又坏笑着眨了眨眼。他指的那个女人名叫张月梅。在上学的时候,她因为胸大,被全班的男生调侃做大波。她的嗓子有些沙哑,但说起话来声音很大。如今她在G市的一家建材公司做销售经理。

 “你说去哪儿?董建春公司吗?怎么他还开个公司?”林德惊讶地问到。

  苏荣有些结巴地回答到:“哦,嗯…对,他是…开个公司。”他没想到,自己随口说出的几个字眼竟被林德一字不落地捕捉。他暗暗责备自己说话不过脑子。他一个大步,走到包厢门口。

  “哇!可真看不出来,原来他还是老板呐!那他为什么还要给别人打工呢?对了,他的公司是做什么生意的?”林德好奇地问到。

 “哦,做贸易的。走吧,咱们进去吧!”苏荣一副不耐烦的样子。他迅速转身去开门。

 苏荣推开包厢房门,迈了进去。他突然停了下来,转过身子,为林德撑起了门。他像一位彬彬有礼的绅士一样,将林德请进包厢。顿时,包厢里的所有人都称赞起来。苏荣像英国绅士一样躬身致意,现场的气氛更加热闹了。

 林德有些尴尬。他和老同学们打招呼,可没有几个人理会。张帅站起身来,拉过一把椅子放在他的右手侧。林德同陈定、李毅、张建设、王庆安几人简单的问候了几句,然后靠着张帅坐了下来。苏荣在众人的欢呼声中,走到靠近主席的位置上坐下。

 “苏苏,上学那会儿可没见你给人开门呀?没想到几年不见,你倒成了绅士了!”张月梅调侃到。“苏苏”,是在上学时,女同学们给苏荣起的外号。

 “是吗?”苏荣双眼放光地说到,“我不是一直都这样吗?我看你的变化才大呢!”说着,他把目光落到张月梅的胸上。

 “哎...?”王庆安向苏荣调侃到,“你可得说明白了,她哪里变化大呢?”

 所有人哄然大笑。

苏荣忙解释到:“我当然是想说,梅姐越来越漂亮了!”

 “哇!我们都没听错吧,叫的那么甜,梅姐!”张建设调侃到。

 众人笑弯了腰。

 “瞧瞧你们,就没一个正经的!”苏荣指着张建设和王庆安以及他们身旁的几个男同学说到,“就算我喜欢梅姐,那也得看人家乐不乐意嘛!”说着,他又看了看张月梅身旁的几个女同学,最后把目光落到张月梅的胸上。

 “我可看出来了,”坐在张月梅身边,一个打扮精致、衣着时髦的女人笑着说到,“苏苏每次提到梅姐的时候都会脸红的!”这个女人名叫戴莉莉,是当时公认的班花。她高中读了一年就辍学了,如今没有稳定的工作,全靠接近有钱的公子哥生活。

 “还是我们的班花眼睛好使!”陈定笑着说到。他向戴莉莉抛了一个传情的眼神。他的眼中充满了欲望。

 戴莉莉低下眼睑笑了笑,又双目含情地看了看陈定。

 “那当然了,”王庆安笑着说到,“我们的莉莉冰雪聪明,这点儿小事还会难倒她吗?”他又转向苏荣说到,“我说,老苏,你就承认了吧!”他在向戴莉莉说话的时候,满脸讨好的神情,让人有些忍俊不禁。

 戴莉莉瞪了他一眼,笑了笑,没有说话。

 除了几个话多的主角侃侃而谈外,其他人要么跟着主角的话题附和,要么一言不发、莫名其妙地微笑。林德将大部分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他斜对面的一个外表文静的女人身上。他们偶尔四目相对,然后都点头笑笑,又把目光转移到正在说话的同学身上。

 这个女人名叫沈梦佳,是林德在初中时的青睐对象。那时候,他们曾有一段时间做过同桌。那时,沈梦佳是一个不爱言语的三好学生,而林德则是一个不爱学习的二流混世魔王。后来,林德也是因为沈梦佳的缘故才开始收敛的。上了高中,他们就很少碰面了。大学毕业后,沈梦佳在E市找了一份文职工作。如今她已经结婚,日子过的安稳。她丈夫是一家国企的经理。

 林德之所以关注到沈梦佳,是因为沈梦佳的音容举止让他想起了另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曾绮兰。他无法忘记那段纯净的校园时光,更加无法忘记那让人心碎的纵身一跃。每次回想起来,他都会满心沮丧,蜷缩在某个角落里暗自神伤。

 宴会开始了。所有人端起酒杯,缅怀那段逝去的青春。男同学们尽情饮酒;女同学们又回忆起了上学时的一些欢乐往事。后来,女同学们又谈起了目前的生活状况。

 “就拿我家里的那个来说吧,整天都忙着应酬,一回到家就醉醺醺的,像滩烂泥似的粘在床上,怎么叫也叫不醒。我呢,上班的时候总要不停地说话,所有的话都在客户的面前说完了,回到家里就累的一句话都不想说了。我们有时候好几天都没有任何交流。”张月梅抱怨着说到。

 “那你们俩多久一次?”坐在张月梅左手边的一个女人低声问到。这个女人名叫张娇。她长相一般,如今在本市的一家银行里工作。

 “一个月?两个月?反正他从来都不主动!”张月梅说到。

 “他外面不会有人了吧?”张娇问到。

 “男人要是这样,要么有病,要么就是有了别人!依我看,他是有了别人!”戴莉莉说到。

 张月梅冷笑了一声说到:“他要是外面养了情妇,我也能够想到。反正我的原则是,只要不让我抓到,他和那个贱货怎样都行!”

 戴莉莉低着头摆弄着手机,装作没听见。

 “哎呦,我说梅子,你可别犯糊涂呀!那男人可纵容不得呀!”张娇提醒到。

 “男人就没有一个好东西!”戴莉莉慢吞吞地说到。她的声音较大,使得席上所有的男士都听见了。她连忙扫了陈定一眼。

 “哎呦,我的大美女,”王庆安媚笑着说到,“是谁惹你不高兴了?”

 戴莉莉也不看他,冷笑了一声说到:“还能有谁?你们男人都是负心汉!”

 王庆安笑了笑说到:“你也不能一棒子把所有男人都打死吧?别人我不敢保证,”他的眼睛扫了一圈后,目光落在林德身上。于是指着林德说到,“小德老实,咱们的小德肯定是好男人吧?”

 戴莉莉看了眼林德,又笑了笑说到:“恐怕咱们班也就剩下小德这么一个清白的了!”

 这时,坐在王庆安和陈定身旁的苏荣插话到:“还有我呢!你怎么也不算我一个?我可是全班里仅次小德的好男人了!”

 戴莉莉笑了起来,说到:“就你呀,姑娘泛滥的都数不清!别人我不知道,但你的那些花花新闻我还不知道吗?”

 苏荣忙看了看张月梅,然后说到:“你可别乱说呀,我可不是那种人!”说着,他看了看众人。

 戴莉莉得理不饶人,说到:“你紧张什么?是不是让我给说中了?你们男人可真是一肚子花花肠子呀!”戴莉莉得意地看了看陈定。

 陈定嘟起嘴来,做了一个亲吻的动作。

 “嘿,嘿,咱俩彼此彼此,谁也不用说谁!你的白马王子不也够一个连的吗?”苏荣受了嘲讽有些不甘。他担心自己的形象在张月梅面前受损。

戴莉莉狠狠地瞪了苏荣一眼,冷笑一声,没再回应。

张月梅见二人拌嘴,于是调解到:“行了,行了,你们可别说那些捕风足影的事了!”她又笑着指着两人问到,“你们是不是彼此有意,想在大家面前打情骂俏一番呀?”

 王庆安笑着向张月梅说到:“看来,你不当媒婆真有些可惜了!”

 众人哄堂大笑,只有苏荣、戴莉莉两人似笑非笑地板着脸。

 张月梅笑着对王庆安说到:“我要是媒婆的话,早就把你和梦佳给绑在一起了!上学的时候你就喜欢人家,不知道娶了老婆以后还敢不敢想人家了?”

 张月梅的话让众人笑个不停。王庆安却羞得脸都红了。他连忙看向沈梦佳。沈梦佳早就低下了头。

 “你看,他们两个还害羞了!”张月梅笑着向众人说到。

 众人又调侃了一会儿,又喝了几杯酒。林德有些醉意,便起身去了洗手间。

 正当他洗手的时候,只听见走廊里传来了两个女人的声音。

一个沙哑的声音低声问到:“你又换对象了?”这是张月梅的声音。尽管她压低了声音,可字句依旧清晰地转进了林德的耳朵里。

 “对呀!这回的和以往的都不一样,”另一个嗲声嗲气的声音回答到,“这回的可是个标准的高富帅!”这是戴莉莉的声音。她的声音甜的让人心神荡漾。

 “哦,那还不错!”张月梅说到,“不过,你还得多个心眼儿,想办法把他留住!”说着,她们进了女洗手间。她们的谈话声在男洗手间里依然可以清楚地听见。

 “我也想呀。可是除了粘着他就没什么更好的办法了!”戴莉莉说到。

 “那你没试着在那方面做做文章?”张月梅提示到

 “都试过了!”戴莉莉压低声音说到,“我把避孕药都换成钙片了,可依然没有反应!”

 “是不是你的问题呀?”张月梅问到。

 “我想不是,”戴莉莉说到,“两年前我跟李笠的时候还怀了一个呢!不过后来打掉了。自从跟了他以后,我就前几次采取过措施,之后就再也没用过了。”

 “那么他就没想过做安全措施吗?”张月梅问到。

 “想过。他也怕有了孩子不好向他老婆和父母交代!”戴莉莉说到。

 “你要始终都怀不上的话,那可就糟了!”张月梅说到,“等再过两年,你还拿什么栓住他呢?”

戴莉莉叹了口气说到:“我能有什么办法呢?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张月梅叹着气说到:“我跟你说,要是闹僵的话,一定得多要点儿分手费呀!别傻傻地以为爱了就完事了!”

 “那是一定的,”戴莉莉说到,“要不然我哪里还有钱买化妆品呢?”

 “到时候,”张月梅说到,“好好保养一下,说不定就把那个男人迷住了,非要你嫁他呢!”

 “我也这样想过!”戴莉莉说到,“可毕竟他已经有老婆了。不过没关系,他要是把我给甩了,我再去找别的男人。那些臭男人巴不得要我跟他们上床呢!”

 “你可仔细点,可别坏了名声。一旦坏了名声,到时候可就嫁不出去了!”张月梅提醒到。

 “我知道分寸!”戴莉莉说到。

 “对了,你那个相好的是干什么的?”张月梅问到。

 “他爸爸是做房地产的。他现在偶尔去他爸爸公司帮忙。”戴莉莉回答到。

 “哇,做地产的!”张月梅吃惊到,“那你岂不是发财了?他爸爸的地产公司规模怎样?”

 “好像是咱们市最大的!”戴莉莉回答到。

 “能透露名字吗,我是指那家地产公司?”张月梅问到。

  戴莉莉笑着问到:“怎么,你不会是要勾引他爸爸吧?”

 “我倒是想,就怕人家不愿意呀!”张月梅说到。

“他肯定愿意!我跟你说,”戴莉莉压低声音说到,“他爸爸可是个老色鬼!我刚跟他儿子的那会儿,他还要我陪他呢!”

 “这对父子,真他妈没有一个好东西!”张月梅骂到。她又继续说到,“那家地产公司到底叫什么名字?到时候,我试试看能不能用美人计往他的公司里销售点东西!”

 戴莉莉想了想,回答到:“好像叫做恒昌地产!回头我再把详细信息发给你!”

 “那太好了!”张月梅高兴到,“走吧,咱们回去吧,那些人可能都吃的差不多了!”

 她们洗了手,然后出了洗手间回包厢去了。

 林德双手撑着洗手台一动不动地立着。张月梅和戴莉莉的谈话让他惊愕不已。他想,恒昌地产不正是海伦公公的公司吗?那个和戴莉莉搞婚外情的男人不正是海伦的丈夫吗?他为海伦的遭遇感到伤心。他的脑袋嗡嗡直响,一时间竟不知所措。他不想再回到包厢继续参加这场虚情假意的同学聚会了。他怕在洗手间里遇到同学,于是匆忙地走出洗手间,一直向电梯口跑去。出了酒店,他仰起头深吸了一口气。

他叫了一辆出租车。上了车后,他给苏荣打了电话。他借口家里有事,需要立刻回去。苏荣询问了一遍,又责备了几句,便挂了电话。

 一路上,林德焦急地思考着。他多想立刻冲到海伦家里,狠狠地教训王英伦一番,然后义无反顾地将海伦带走。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端木文成
对《第四章(七)》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