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四章(六)
本章来自《林德的烦恼》 作者:端木文成
发表时间:2019-01-12 点击数:1460次 字数:

  (六)

  

  腊月二十四这天,王树华早早地去到了林德家。马翠兰休假在家,正忙着打扫屋顶的浮灰。

  

  “哎呦,大妹子,你可真能干!这屋子让你给扫的精光铮亮的!”王树华一进屋便笑着说到。

  

  马翠兰回身看去。她见是王树华,忙从凳子上下来。她拍了拍衣襟上的灰尘,笑着说到:“大嫂子,你来了,快到沙发上坐!”她说着,拿着笤帚快步去了洗手间。她洗了手。出了洗手间后便去给王树华沏茶。

  

  “哎呦,大妹子,你可别忙活了,这大早上的刚吃饱饭,还喝什么茶呢?”王树华客气到。

  

  “吃饱饭才喝茶呢。我可没听说有人空肚子喝茶的!”马翠兰笑着说到。

  

  “瞧瞧你可真是能说会道,要是生在过去,肯定是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王树华玩笑到。

  

  “可算了吧,我可不愿做什么千金小姐。我觉得现在这样就挺好的!”马翠兰说到。

  

  王树华笑了笑说到:“照你这么说,那你就是小姐的才学丫鬟的命喽?”

  

  “嗨,我哪里有什么才学呐!不过就是丫鬟的命罢了。”马翠兰笑着说到。

  

  “你怎么没有?你比咱们村里任何一个女人都强!或者说你是生的早了,要是生在现代,那你一定是一个作家或者科学家!”王树华说到。

  

  “可别抬举我了!你要是再夸下去的话,我恐怕就要飘到天上去了。对了,你最近在家忙什么?怎么一个礼拜都不见你人影呢?”马翠兰转开话题问到。

  

  王树华带着嘲讽的语气回答到:“别提了,一说起这事我就上火!”她顿了顿说到,“我妹妹家的孩子——就是我那外甥,在外面借了高利贷,人家讨债公司天天堵在门口从他要钱!”

  

  “哎呦,那没报警吗?”马翠兰关心到。

  

  “报什么警呀?再说报了也没用。人家警察知道也不会管的!”王树华嘟囔到。

  

  “怎么不管?那债主也不能把人堵在家里吧?这不是犯法吗?”马翠兰说到。她有些气愤。

  

  王树华叹了口气,说到:“你想想,人家既然能开得了那种公司,就一定是有关系保护的!那黑社会要想混口饭吃,还不得仰仗白道的朋友关照吗?”

  

  “那孩子为什么要去借高利贷呢?”马翠兰问到。

  

  王树华冷笑着说到:“提起这个我就来气!那小崽子嗜赌成性,输了钱就去借高利贷回去翻本。结果高利贷借来的钱又都输光了!那小兔崽子还不甘心,转头又向他爹妈要钱。你说他爹妈都是环卫工人,哪里有什么钱给他?后来就又去借了高利贷。没几天,讨债公司就催他还钱。那小兔崽子咋能拿的出钱?后来就跟人家打起来了。打完架后,小兔崽子就躲在家里不敢出门了。他爹妈知道后就向讨债公司的人求情。你说人家哪里肯依?人家转过头来管他爹妈要钱。他爹妈寻思着他儿子毕竟借了人家钱了,欠债还钱本就天经地义,于是答应帮儿子还钱。你说啥叫高利贷呀,那本金不吓人,吓人的是还不完的利息。他爹妈听到那利息就吓坏了。就算把他们两个老骨头拆了卖零件也拿不出那么多钱呀!”

  

  “那孩子到底借了多少高利贷呀?”马翠兰问到。

  

  “本金十五万。三天光利息就到了三十万!”王树华回答到。

  

  “天呐!那一天就得还十万的利息呀?这不就是抢劫吗?”马翠兰惊诧到。

  

  “人家就是抢劫咱也没办法呀!”王树华愤愤地说到。

  

  “那后来事情怎么解决了?”

  

  “后来,他爹妈找到了他们领导。他爹妈死活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硬着头皮豁上一张老脸呗!他们领导结交广,什么人物都认识。正好他们领导和高利贷公司的老板认识(他们好像在一起打过几回牌),他这么一说情,高利贷公司老板也就不要利息了。昨天,他父母东借西凑拿了十五万出来把钱还了,这讨债公司的人才肯罢休。说起来,他们两口子还从我这里拿了两万块呐!我看呀,这一时半会儿也还不上了。嗨,那你说这有什么办法?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不管吧?”王树华说着,一味地叹气。

  

  “事情解决了就好!”马翠兰自言自语地说到。她又问到:“我记得那孩子结婚了吧?”

  

  “结了,去年结的。”王树华回答到。

  

  “他们没有孩子吗?”马翠兰问到。

  

  “没有!”王树华生气地回答到,“他那媳妇不是什么正经人,脸蛋儿画的跟个鬼似的,一天到晚不着家!”

  

  “哎呦!”马翠兰诧异到,“他媳妇要是那样,他们的日子还有法儿过吗?”

  

  “我也想他们早点儿离呢!可是我妹妹两口子不同意。他们怕以他们的家庭条件再难给儿子找到对象了!”王树华说到。

  

  “那他们小两口就赶紧要个孩子吧!有了孩子,他老婆也许就收敛些了。”马翠兰说到。

  

  “依我看,要了孩子也没用。那老婆根本就不是过日子的人!只怕哪天就跟什么野男人跑了呢!”王树华撇着嘴说到。

  

  “照你这么说,离了也是好的。只要小伙子肯吃苦,那还怕找不到老婆吗?”马翠兰说到。

  

  王树华摇了摇头说到:“那小兔崽子可不是那块料!他又馋又懒,又爱烂赌,干什么又都没有长性,你说他能成就什么?我看,他这辈子算是把他爹妈给拖累着了。”

  

  “哎,要真是那样,可苦了他的爹妈了!”马翠兰叹着气说到。

  

  “昨天我就劝我妹妹两口子,再不能对那小兔崽子太惯着了。他要是再在外面惹事生非,索性就不管了。让他吃点儿苦头也是好的。可他爹妈就是心疼儿子,怎么也不同意我的办法。不过想想也是,哪个做父母的看到自己的孩子在外面受苦能狠心不管呢?换作我也未必做得到。这子女不孝,也是一种报应呐!”王树华说到。

  

  马翠兰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马翠兰想起了刚刚沏的茶,于是跑过去察看了茶水的颜色。她倒掉一部分茶水,又添了新水,然后拿起杯子,为王树华倒了一杯热茶。

  

  “昨天我看新闻,说一个女大学生借了裸贷,后来照片都传到了网上,闹得沸沸扬扬。女大学生承受不住,就割了手腕。幸亏抢救及时,才保了她一条命!”王树华喝了一口茶后说到。

  

  “天呐!怎么发生这种事情?那裸贷是什么?”马翠兰惊讶到。

  

  “就是脱光了让人拍照片,然后拿照片向人贷款。听说这个利息也不低呢!”王树华回答到。

  

  “天呐!怎么还有这种贷款呢?怎么…那她们借钱都干什么呀?”马翠兰问到。

  

  “还能干什么!攀比呗!”王树华冷冷地说到,“她们看到别人都有什么名牌包包呀,智能手机呀,名牌化妆品呀,就分外眼红。现在这种事情一点都不新鲜了!”

  

  “孩子们在学校里不好好学习,怎么净想些歪门邪道的东西?那学校不就是学习的地方吗?怎么这种事情也没有人出来管管?”马翠兰焦虑到。

  

  “反正那不是我的姑娘!我要是有那样的姑娘,恐怕我死的心都有了!要说这养姑娘吧,也不是什么省心的事儿,一不留神,就可能走上歪路。”王树华说到。

  

  “所以呀,咱们当父母的还得好好教育!这孩子要是教育不好,以后可得走一番弯路了!”马翠兰感叹到。

  

  “就是嘛!你看东头李国福家的姑娘,那还未成年呢,就怀了孕!你说那像什么样子?”王树华嘲笑着说到。

  

  “哎呦,那孩子今年多大了?”马翠兰问到。

  

  “好像才十六!不过她一直混迹在男生堆里,哪还有个十六岁的样子?”王树华说到。

  

  “那李国福两口子怎么也不管教呢?要是这么由着她下去,那和杀了她还有什么区别吗?”马翠兰忧心到。

  

  “你看李国福两口子是那种正经的人吗?别的不说,就说那李国福的老婆,还不知道给李国福戴了多少顶绿帽子了呢?那李国福平时也没闲着呀,他背地里也没少和别的娘们儿偷情!你说他们两口子还能把姑娘教好吗?我看呀,那姑娘以后也不会是什么正经女人的!”王树华压低了声音嘲讽到。

  

  “这孩子们都怎么了?有正道不走,偏偏在那些邪门歪道的事情上下功夫!我看呀,这别人的问题暂且不谈,他们父母的问题才最应该反思呢!”马翠兰说到。

  

  “反思就有用了吗?那有文化,有学识的人教育出的孩子自然不会太差;而那些没本事又不正经的人,再怎么磨破嘴皮也做不好教育呀!教育是靠言行的。那父母都做不好榜样,孩子又怎么能够学好呢?我看呀,那些只会空谈教育的人,其实和纸上谈兵没什么两样,他们都在耽误孩子的前程!”王树华说到。

  

  “只是可惜了那些孩子!”马翠兰叹气说到。

  

  “你看,我只顾着和你讲这些,都忘了正事了!昨天我回来的路上,正好碰见以前在硅胶厂工作过的一个工友。她带姑娘出去探亲。我看那姑娘长得挺水灵的,就问起她对象的事。她妈说那孩子相了不少亲,一直也没找到合适的对象。我想起你家小德还没有对象。我说,那我给她介绍一个吧。她妈问了问条件,我就大致地把你们家的情况说了一下。她说那有时间就见个面吧。我说择日不如撞日,就明天吧!我想,明天是周末,正好两个年轻人都有时间,趁早见个面。如果能定下来的话,那不也是好事一件吗!她妈想了想,又问了姑娘的意见。那姑娘开始有些腼腆,但是她妈着急这事,所以也就同意了。要不,让你家小德和她见个面吧!”王树华笑着说到。

  

  “可是我家小德今天去上班了,要不就改在明天吧?”马翠兰说到。

  

  “你看,昨天我不都跟你说了吗,要小德准备和女方见面。这种事情,他应该请假才对的!”王树华埋怨着说到。

  

  “那我这就给他打个电话,让他尽量下午腾出时间和女方见个面,你看怎样?”马翠兰问到。

  

  “那就打电话吧!大妹子,不是我说你,你儿子的终身大事你怎么都不着急呢?”王树华继续埋怨到。

  

  “大嫂子,这个事情我没考虑周全。但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辜负你的好意的!”马翠兰说到。

  

  王树华笑了笑说到:“那你就赶紧打个电话吧。小德那边一有时间,你就告诉我。我也好提前和那边约定时间呐!”

  

  “你放心吧,大嫂子,无论如何我都会让小德挤出时间去见个面的!”马翠兰保证到。

  

  “要是你家小德真的忙的话,那就中午或者晚上吧!总之,今天得让小德和人家见个面!”王树华说到。

  

  马翠兰给儿子打了电话。林德表示,他可以请两个小时的假和女方见个面。确定妥当之后,马翠把林德请假时间告诉王树华,并请王树华帮忙和女方约定见面时间。

  

  王树华又坐了半个小时便回家去了。中午,她打电话给马翠兰,告诉约会的时间。

  

  “大妹子,下午四点,到时候你让小德在幸福花园北面的幸运咖啡厅门口等着。我会带着女方到那地方跟他会面的!”王树华在电话里交代到。

  

  马翠兰又把儿子的电话号告诉了王树华。挂了电话后,马翠兰又给儿子打了电话。

  

  下午三点半,林德便早早地赶到幸运咖啡馆门口等候。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他的心里也越来越紧张。四点一刻,王树华才和那姑娘珊珊到来。

  

  “活见鬼!车怎么堵的越来越厉害!从胜利街到幸福路明明只有一巴掌远,竟然能堵上半个小时!”到了幸运咖啡馆门前,王树华埋怨到。见到林德,她接着说到,“哎呦,小德,你到了多久了?”

  

  林德忙回答到:“哦,没多久!”

  

  林德只见王树华身边站着一位身材高挑、穿着灰色毛呢大衣的姑娘。至于她的相貌,他只扫了一眼,没看清楚。他隐约觉得,这姑娘他好像在哪里见过。

  

  “刚刚来的路上,车堵的要命!如果再这么堵下去的话,恐怕我连气都喘不上来了!”王树华笑着说到。她又指了指林德对身边的姑娘说到,“他就是林德,你叫他小德就行了。这孩子是大学生,脾气很好,就是性格有些腼腆。”她又转向林德说到,“小德,一会儿你可得跟我们姑娘多聊聊,可别老是闷声不说话呀!我们姑娘可真是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材有身材,你可得好好把握呦!”她又转头对那姑娘说到,“小德虽然话少,但他可真是一个好孩子!这孩子我从小看到大,可比同龄的孩子懂事多了!一会儿你也多找点儿话题。既然你们能够见面,那也是缘分。如果你觉得小伙子还不错的话,那就继续交往;如果你不钟意,那就全当交了个朋友。”

  

  姑娘听了点了点头。

  

  王树华拉着姑娘的手向前走了几步向林德说到:“小德,姑娘我可带到了,接下来就看你们两个的了。你们可以先留个联系方式。要是都有意的话,就多联系。平时没事儿的时候就带我们姑娘出去逛逛街,吃个饭,也好增进感情。”她把姑娘拉到林德身旁,松开姑娘的手,站在二人面前说到,“好了,我得先回去了,我家那口子还等我回家做饭呢!你们两个一定要多谈谈。我看你们就蛮般配的嘛!”她说完,又挥了挥手,转身向胜利街方向走去。

  

  林德和那姑娘一直目送着王树华过了十字路口,直到她的身影彻底地消失在建筑物的另一面,他们才转向对方。

  

  林德和姑娘面对面站立着,他终于看清了姑娘的相貌。她的五官匀称,说话的声音很好听。她生着一对柳叶型的弯眉,完全没有修饰的痕迹;她的眼睛很美丽,就像启明星一样炯炯有神;她的颧骨圆圆的,笑起来的时候颧骨的轮廓显得特别漂亮。她的脸颊微微泛红,就像刚刚成熟的春桃;她的鼻子高挺,鼻头很圆润;她的嘴唇很特别,这不禁让人想起了张爱玲。

  

  “你好,很高兴认识你!”林德伸出手来说到。

  

  “我也很高兴认识你!”那姑娘羞涩地将手递到林德的手中。

  

  “我们好像在哪儿见过,可是我一时想不起来了!”林德红着脸说到。

  

  “哦,我们是见过的!让我想想…”姑娘有些吃惊。她忽然想起了什么,大声说到,“我想起来了,咱们在一桩婚礼上见过!”

  

  林德也想起来了。

  

  “准确地说,那不是婚礼的现场,而是在新娘的家里。有一束玫瑰花刺破了我的手…”姑娘说到。

  

  “没错,没错!那天我去参加婚礼,当我上楼去看海伦的时候,恰巧碰到你被花刺伤了手。没错,没错,我想起来了!”林德惊喜地说到。

  

  “哦,对了,我听你管新娘的妈妈叫婶婶,那么新娘一定就是你的表妹了?”姑娘问到。

  

  “对,她是我表妹!我们从小一块长大的!”林德回答到。

  

  “哇,你表妹可真幸福!她的婚礼可是轰动了全城呀!”姑娘叫着说到。

  

  林德笑了笑没有回复。

  

  “其实,你刚刚上楼的时候,我还把你误认作婚礼司仪了呢!后来我听你管新娘的妈妈叫婶婶,才知道你不是婚礼司仪的!”姑娘说到。

  

  “怎么,那天我和婚礼司仪撞衫了吗?”林德笑着问到。

  

  “可能是吧。也可能是因为你长的高高的,气质和婚礼司仪很像。”姑娘回答到。

  

  “那天,我本来不想穿那件黑西服的,可妈妈非要我穿。她说,穿黑西服好看还显得精神,所以我就穿了。”林德解释着说到。

  

  “我觉得你妈妈的话还是有道理的。你穿那件西服还真的挺好看的!”姑娘附和到。

  

  他突然想起自己还不知道那姑娘的名字,于是向那姑娘问到:“对了,还不知道你的名字,方便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当然了!我叫邓倩。我好像告诉过你!”邓倩说到。

  

  “真是抱歉,当时我可能没听清楚。”林德红着脸解释到。

  

  “没关系。那你叫什么?”邓倩问到。她的表情有些调皮。

  

  “林德,我叫林德。”林德回答到。

  

  “那“小德”是你的小名吗?”邓倩问到。

  

  “算是吧!反正他们都这么叫我。”林德回答到。

  

  “说实话,你的小名有点儿别扭。那么我该怎么称呼你呢?你还有别的小名吗?”邓倩问到。

  

  “没有了。你叫我林德就行!”林德回答到。

  

  “林德?林德听起来好像外国名字!”邓倩说到。

  

  “可能是吧。之前也有很多人这么问我。”林德说到。

  

  “刚开始听到你名字的时候我就觉得很有意思!当时我就奇怪,怎么还有人叫这个名字的?”邓倩说到。

  

  “你之前就听过我的名字吗?”林德问到。

  

  “是呀,刚刚的那位大姨向我介绍你的时候就提起过你的名字!”邓倩回答到。

  

  “哦,是这样子的。”林德点头说到。接着,他又邀请到,“咱们进去点点儿喝的吧!”他说着,他指了指身后的咖啡馆。

  

  “好吧!”邓倩爽快地答应了。

  

  进了咖啡馆,他们在柜台点了两杯咖啡。然后,他们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咖啡馆的环境优雅,但客人寥寥。几分钟后,服务员端来两杯热腾腾的咖啡。邓倩连忙道谢。林德见了,心里油然欢喜。他认为,从一件小事往往能看出一个人的品质。而一个不懂得尊重别人的人,他又怎么能够尊重他的生活呢?

  

  “好香的咖啡!我对这种咖啡天生就没有什么抵抗力!”邓倩一边缓缓地搅着咖啡一边欢快地说到。

  

  “哦?是吗?你喜欢拿铁?”林德问到。

  

  “对呀!而且还超级喜欢!”邓倩嗅着咖啡说到。

  

  “可不可以分享一下你喜欢它的理由?”林德问到。

  

  “因为它既有咖啡的焦香又有牛奶的醇滑!我喜欢这两种味道混合在一起后的香浓。”邓倩说到。她端起杯子喝了一口,然后又把鼻子凑到杯口轻轻地嗅着香气。

  

  “那你喜欢往咖啡里加糖吗?”林德又问到。

  

  “看情况吧!如果咖啡太苦,我就会加一点儿糖。”邓倩想了想回答到。

  

  “那你喜欢甜食吗?”林德继续问到。

  

  “当然喜欢!我很能吃甜食的!”邓倩回答到。

  

  “那你就不怕被甜掉牙吗?”林德打趣着问到。

  

  “当然不会!我只知道会酸掉牙的,还没听说会甜掉牙的!”邓倩笑着说到。

  

  “每次吃巧克力的时候,我都担心牙齿会被甜掉。因为我真怕哪次张开嘴的时候,就会吐出很多牙齿!”林德笑着说到。

  

  “咦,才不会啦!”邓倩笑着说到。

  

  “除了吃甜食,你还有什么别的兴趣爱好吗?”林德笑着问到。

  

  “吃甜食才不是什么兴趣爱好呢!”邓倩撒着娇说到。她喝了一口咖啡。

  

  “那什么才是兴趣爱好呢?”林德笑着问到。

  

  邓倩想了想回答到:“看书,打球,养花,这些都是呀!”

  

  “那你喜欢做什么呢?喜欢看书吗?”林德问到。

  

  “谈不上喜欢吧,只是偶尔看一些小说。”邓倩回答到。她看着林德,又问到,“那你呢?你喜欢看书吗?”

  

  “跟你一样,也只是看点儿小说!”林德回答到。

  

  “那你都看什么类型的小说呢?言情的,武侠的,悬疑的,还是科幻的?”邓倩问到。

  

  林德想了想,不知该如何回答。因为他看的都是那种文学性很强的作品。

  

  “怎么,难道你没有喜欢的类型吗?我猜你们男生都爱看那种武侠的和科幻的吧?”邓倩说到。

  

  “说起来,我还真没有特别喜欢的类型。我不过就是随便看看!”林德说到。

  

  他们沉默了十几秒的时间,林德又问到:“那你喜欢什么样题材的小说?”

  

  邓倩笑了笑回答到:“言情的,我很喜欢网络上的言情小说。”

  

  “就是那种痴男怨女们的三角恋爱吗?那些小说的作者通常都会把小说里的情节安排的异常刺激!”林德评论性地说到。

  

  “那种故事才好看呢!比起那些平平淡淡的小说,这种言情的作品更能让人产生兴趣!”邓倩评价到。

  

  “是啊,当一个人见过真正的高山,他就会明白小土丘为何平庸了!”林德微笑着说到。

  

  “什么?噢,道理是这个道理,只是你表达的有些深奥。”邓倩理解到。

  

  林德笑了笑说到:“没错,其实我们的观点是一样的!”

  

  他们喝光了杯中的咖啡,又都点了一杯。当他们喝完第二杯咖啡,已是半个小时以后的事了。他们聊的很开心。其实,他们都对这次见面感到意外。因为他们从未想到,他们会像老朋友一样聊的那么尽兴。

  

  他们意犹未尽地走出咖啡馆。林德看了看表,时针和分针恰好停留在五点二十的刻度上。

  

  “能请你吃个晚饭吗?”林德邀请到。

  

  “不了,我该回去了。今天我已经很开心了,谢谢你的咖啡!”邓倩婉拒到。

  

  “那么,改天我能请你吃个饭吗?”林德再次邀请到。

  

  “好啊!那我们改天见吧!”邓倩笑着说到。

  

  “留个联系方式吧!”林德拿出手机说到,“这样我们就能保持沟通了。”

  

  邓倩掏出手机同林德相互添加了联系方式。

  

  “好了,从现在起,我们就能随时联系了!”邓倩晃着手机笑着说到。

  

  “那么我请你吃饭,你就不会爽约了吧?”林德同样晃着手机问到。

  

  “那得看你的诚意了!”邓倩看着林德回答到。

  

  两人相视一笑,然后红着脸低下了头。

  

  林德将邓倩送到公交车站。直到邓倩上了车,他才跑去胜利路赶乘最后一班公交车。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端木文成
对《第四章(六)》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