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六十九回 莽莽重雪洗悲壮 芸芸万众祭凄怆(其二)
本章来自《清平世界》 作者:鲁南山
发表时间:2019-01-11 点击数:2233次 字数:

    在所有为此事聚拢来的人中,除了花间市市民,还有不少来自巽阴、杞畿和凌云渡等地的老百姓,有来自各地敬重他们为人、钦慕他们作品的读者,有曾经与他们共事、合作的同行,有他们家乡的亲人、朋友。这些人当中,距离越近,知道消息越早的人就越靠近事发地。舜树先生因为早已知晓事情的前因后果,在事发之初就来到了这里。褚亮站在警戒线的最边缘,江月影在人群外围急得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惠如抱着宝娃站在街边一座大楼的三楼楼道的窗边。傅枕云的大哥大姐也夹在人群中,“跟小云相比,我们才是失败者。”大哥这样对大姐说。寻真杂志社的庄雨腾仔细观察着现场的人们,冷静表情下掩藏的是难以名状的震惊,他知道即将毁灭的是“谎言”,但倒下的却是“寻真”。
  有一个人好不容易挤到警戒线外围,想要冲进警戒线却被一男一女死死抱住。他们捂住他的嘴,拼命地把他往人群里推。他们不想让他引起警方的注意,但是正在寻找机会的郭谋忠机警地看到了这一幕。他知道傅枕云有个傻哥哥,看这人的模样神情,再加上他如此激动,应该就是他了吧。
  郭谋忠心中一动,走到那两个人跟前一把抓住正在挣扎的傻子,试探着问道:“你在找你妹妹吗?”
  旁边的一男一女连忙说道:“不是,不是,他是傻子,你别管他。”两个人一边说着一边更加用力地拉扯。
  但是傻子听到“妹妹”两个字却狠狠地点了点头,郭谋忠猛一用力,把傻子拉过警戒线,悄悄在他耳边说道:“你的妹妹就在里面,我要打死她。”
  傻子听到“妹妹”两个字,又听到个“死”字,发起怒来推了郭谋忠一把,接着冲破了那一对男女的阻止,朝杂志社方向跑去。郭谋忠佯装跌倒,然后快速站起,朝傻子的脚下连开两枪。傻子听到枪响又见许多警察朝他跑来,慌作一团,在警察们的追赶下乱跑乱抓,乱吼乱叫。楼上‘谎言’的人听到枪声和叫喊声从窗帘缝中往外观看。傅枕云见她的哥哥正在被警察围捕并且郭谋忠的枪口还对着他便慌了神,即刻向楼下跑去,陈海润紧跟其后。
  傅枕云顾不得许多,直奔大门而出。她的出现让人群出现了骚动,人们扯断了警戒线,向杂志社逼近,还好警察控制住了局面。在她刚刚踏出门口的那一刻,郭谋忠的枪就已经对准了她,只是现场的好几名警察在追着傻子乱跑,他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现在大部分警察都维持秩序去了,他终于找到了一个空档。
  黄敬庭看到了郭谋忠的动作,以为他只是做好防备,尽管如此还是说了句:“不要开枪。”
  但是郭谋忠枪膛中的子弹按照他的预想射了出去,从傅枕云侧后方跑来的陈海润也早注意到了郭谋忠的动作,在他扣动扳机的刹那,他扑上去推开了傅枕云,子弹击中了陈海润的脖颈。傅枕云见陈海润倒地,转身去扶,她抱住了他,流着泪呼喊他的名字,但是,他不会再回答她了。
  傅枕云的大哥大姐哭泣着拥在一起。惠如捂上了孩子的眼睛,自己也将脸转到一边。褚亮推开一名警察,冲过防线,向傅枕云跑去,因雪天路滑,没跑几步便摔倒在地,几名警察很快上来摁住了他。
  “混蛋,谁叫你开的枪!”黄敬庭大怒,“他们没带武器!”
  郭谋忠不但没有理会他,而且再次举起手中的枪。他以为这一次一定能要了傅枕云的命,可没想到的是,傅枕云的哥哥向他扑了过来。以他的素养,对付这样一个人简直易如反掌,而且他没有想到任何怜悯他的理由。傅枕云见哥哥中枪倒地,想要爬起来却已做不到了,只能瘫在原地痛苦地喊着“哥哥,哥哥……”
  “你再开一枪我打死你。”黄敬庭站到郭谋忠面前,将自己的手枪顶在郭谋忠的额头上。郭谋忠知道黄敬庭说得出做得到,只好放下手枪。几名警察将傅枕云押到了警车上。
  陈海润的死激怒了在场的群众。现场的警察人数与老百姓相比可谓微不足道,警员围成的警戒线被轻而易举地冲破了,人们迅速朝谎言杂志社围拢,外面的人知道了里面的动静也都随之前行。很快,所有的警察和官员都被隔离在了人群外围,任凭他们怎么劝说疏导,人们依旧我行我素。
  这样的情况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事情已经超出了警方控制的范围,任何想违逆人心行事的人都无能为力了。谷成甫还惦记着指控他的那些证据,嘱咐郭谋忠要对傅枕云仔细搜查,并安排于衍修挤到人群里面以便于观察林雪飞和周克新的动态。
  人群先是将谎言杂志社围得水泄不通,渐渐地,一条缝隙在人们中间缓缓裂开,从杂志社门口一直向外延伸。这条人体围成的道路比世间的任何道路都要安全,万千坚定意志构筑的护栏能阻挡一切外力的冲击。林雪飞从杂志社里走了出来,周克新仍在三楼的办公室里一动不动地坐着。
  “林先生,快走吧!”人们不停地大声叫喊,“我们护送你们。”
  一个年轻人迫不及待地上前拉林雪飞。林雪飞没有被他牵动,因觉他的模样有些眼熟,于是问道:“我曾经在哪里见过你吗?”
  “是的,林先生,我叫凌恩。”年轻人回答,“您曾经帮过我。”
  “我帮过你,太好了。”林雪飞说道,“现在我可以请你帮我一个忙吗?”
  “好,请说。”
  “你答应我了,能实现你的诺言吗?”
  “除非我死了。”
  林雪飞笑了笑,说道:“我母亲年迈,在我死后请代为照料。”
  “可是林先生,您可以……”
  “记住你刚才的话。”林雪飞打断了他,“我相信你。”
  凌恩知道林雪飞既然说出这样的话,已然抱定了必死的决心,只好应允:“我为老人养老送终。”
  林雪飞听了这话,拍了拍凌恩的肩膀,对他表示感谢。接着他面向众人,大声说了几句话,人群安静下来,这些话连被排挤在最外围的警察和谷市长都听得清清楚楚。
  他说道:“感谢各位的盛情,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还能真实畅快地表达自己全赖诸位给予的错爱。朋友们,不要做任何妨害公正和平等的事,今天这么多人为了‘谎言’的区区数人来到这里,使平等的信条面临危机。朋友们,不要容忍任何妨害公正和平等的事,‘谎言’维护了公正,也破坏了公正,他应该以他的灭亡来捍卫自己守护的真理。”
  “这是‘谎言’最后的忠告。”林雪飞用他能发出的最大的声音喊道,“朋友们,散开吧!”
  一阵北风袭来,积在人们身上头上的雪翻飞起来。错愕和犹豫在人群中蔓延扩散,人海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没有丝毫移动,但人们最终答应了他,此时此刻,这是对“谎言”最大的尊重。人们缓缓向外移动,由于人数众多,又有一些人不愿后撤,最后只在杂志社门前腾出一小块空地,警察重新回到人们面前。
  谷市长依然跟警察站在一起,为了安全起见,他躲到了郭谋忠和于衍修身后。在人群尚移动时,林雪飞突然出现在三人的前方,越逼越近。谷市长想要后退,却退无可退,后面的人墙挡住了去路。他吩咐于衍修上前阻止他,于衍修却一动不动。他想躲到温局长身边,可林雪飞已经到了眼前。
  郭谋忠举起了枪,黄敬庭刚要出手阻止,他手中的枪却早已被离他更近的于衍修一脚踢飞。林雪飞快走一步抢上前去,一把掐住谷成甫的脖颈,从郭谋忠和于衍修中间把他拽了出来。郭谋忠想要拉住谷成甫,虽然攥住了他的衣角,可力量太弱,无济于事。眨眼间,林雪飞已将谷成甫擒在身前,右手仍掐在他的脖颈上。
  “雪飞。”温局长惊慌地喊道,“不要伤害谷市长!”
  “雪飞住手!”黄敬庭也大惊失色。
  “林雪飞……”谷市长艰难地说道,“我死了,你也……”
  “去跟露泠道歉吧。”林雪飞手腕发力,拧断了谷成甫的脖子。谷成甫至死也不明白,他最亲近的两个人为什么都背叛了他。
  谷成甫的尸体摊倒在地的时候,温局长的手枪对准了林雪飞。于公于私,这都是她的事,她一定要做出了断。但她狠下的心马上又变得柔软,握枪的手开始颤抖,眼泪在眼眶中打转,枪口对着的这个人是她的孩子,许多年前,她的丈夫也曾面临相似的境况。她举起的枪难道能够放下吗?他是她的孩子,可他刚刚在她面前杀了人,他还会不会再动手呢?她岂敢忘记自己的天职啊!开不开枪,痛苦都会存在,可是只要她的手指动一动,挣扎就结束了,死亡是她的孩子预料到的结果,对他来说亦是解脱。可是一个女人,一个母亲怎么会杀害自己的孩子呢?他就活生生地站在自己面前啊。他的生死全系在她身上,法律给了她判定罪犯死亡的权力,天性却给了她求取亲人生存的欲望。
  天上降下的雪花在空中连成了一体,呼啸的北风也不能将它们吹散,雪中的人们几乎难以睁眼。林雪飞一动不动地站着,他一点也不希望温局长为难,更不愿看到一位母亲亲手杀死她的孩子。诀别的时刻注定会到来,林雪飞对着母亲会心一笑,掏出身上的手枪,击中了自己的脑袋,他的鲜红的血洒在了洁白的雪上。
  这一幕让全场哗然,每一个目睹了经过的人都在呼喊着林雪飞的名字,可他的世界已经安静了。温局长不顾一切地跑过去,将他抱在怀中,这是她一直以来的企盼啊。温牧慈的眼泪夺眶而出,她无法再抑制自己的情感,她抱着的是她的孩子,是被她逼死了的她的孩子。
  “孩子,孩子,孩子……”温局长的嘴里一直重复着这两个字。
  林雪飞听不到声音,也看不到光亮了,可他感觉到是温局长抱着他,他想喊一声妈妈,可惜已经没有机会了。他只是张了张嘴,直到最后一刻都没能喊出那两个字。
  周克新从杂志社里走了出来,用极缓慢的脚步移向这边,人群又安静下来,所有警察也都静静地待在原地。江月影从人群中奔了出来,嘴里发出“啊,啊”的声响,黄敬庭抱住了她,任凭她厮打咬拽也不放手。
  从一出杂志社的大门,周克新的目光就没有离开过她,多看她一眼是多么幸福啊!可惜路总有尽头,他走到温局长旁边,蹲下身,挪开了温局长握着林雪飞臂膀的手,把温局长扶起来,再次蹲下身子,将林雪飞的尸体抗在左肩。接着,他站起身往回走,走到陈海润身边的时候又蹲下去,将陈海润的尸体放在右肩。然后,他起身缓缓地走向谎言杂志社。整个过程,在场的所有人没有发出一丁点声响,只有北风嘶鸣。
  周克新进了杂志社,片刻之后,一声巨响传来,谎言杂志社轰然倒塌。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鲁南山
对《第六十九回 莽莽重雪洗悲壮 芸芸万众祭凄怆(其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