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三十四章
本章来自《西县旧事》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9-01-10 点击数:2493次 字数:

顺子起身扑,没有抱住被闪开,再扑又被他闪开,这顽闹,身体灵巧赛活猴,于是顺子就大叫:“门赚开了东家跑啊!找闺女去,俺来挡着这猴崽!” 张志富先一惊,稍作迟缓夺门开逃,连滚带爬弃屋而奔,冲出一看是遍林,竟然无小路?便只寻那僻静处钻。奔到一处长廊外,跃过栏凳脚背一绊,踉踉跄跄扑个跟头,痛得难受憋不上气爬不起,抱膝暗怨仙人奶奶急等气,片刻之后稍缓解,不顾疼痛顺廊疯。突然被座假山挡道过去就爬,一想不对下来绕开,转过眼前豁然开朗,竟然到了一处水塘岸有小船,定眼瞧看船上正是大娘娘,揉眼再看还是那位大娘娘,吓得噗嗵跪倒在地,口中直叨‘龙王爷爷操你奶奶‘ 听到周围几声喝吼,几把寒剑笑指着他。 张志富累得大喘粗气,全身无力哪敢抬头,抖着身子说:“闺女她娘吔,俺已尽力啦,可是有鬼引着俺,疯跑自投渔网嘞!”

船上问:“果然闯来了?” 声音不大十分苍严。 只听一位丫头应:“禀大娘娘,如您所料,正是花花那傻爹。”

四周寂静,清风吹来。

张志富老实的跪着,吓得浑身直发抖,头顶地,腚朝天,闭上眼睛咕噜道:“观音娘娘快保佑,年年烧香又磕头,噼里叭啦死命拜。观音娘娘来显灵,年年为您献贡品,外带常念那什么,别让眼前鬼老太婆下狠手。”

好一阵过去没动静,侧头一看旁无人,另一边也没人影,又望池塘里,那船已经在对岸,丫头们扶着大娘娘下船,然后拥着往林中。先时望见一拥红绿,转眼消失林中不见,这才起身出口长气悻悻地说:“嘿,嘿嘿嘿!这个老婆娘,已经滚远了?” 忽听后有女声笑问:“跪累了?” 惊得猛回头,这人握着寒光剑,英姿飒爽立身后,吓得忙又跪下磕头连连说:“小姑奶奶在上头,张志富不会说人话,俺很该死呀!求姑奶奶大量宽宏。” 这位丫头用剑指着张志富说:“起来,走!” 张志富赶忙爬起来,顺着剑指的方向,弯背勾头沿岸走,认为这回死定了,边走边珍惜,愵愵声问道:“那个嘿嘿嘿?大娘娘是神乎人儿?生生像位如来嘛!从来不会杀生的?俺逃不出她的手掌心,这回总算刻记了。” 听没应声又讨好说:“小姑像天兵!眨眼从地下冒出来,嘿,俺姑奶奶也是一位能干人!” 这位丫头噗哧一笑诧然道:“大娘娘像如来佛?那你就是孙悟空?俺既是天兵,就该从天降,怎从地下冒出来?” 张志富掌嘴后皱眉,一连掌了好几回,嘇可可地说:“姑姑讲的对着嘛!俺是打错比方了。” 丫头问:“大爷刚才想逃跑?后院池塘是必由。大娘娘也早说了,让你自个儿逃生来。”

“千万别叫俺大爷。这是在后院?俺哪里会知道嘛。”

“你在逃什么?”

“姑姑问得怪,逃命呗。”

“有人要杀你?”

“这得问你呀,俺的姑姑吔?”

“宋家庄上从不杀人。”

“真的!?那真敢情好。姑姑哪村的?能把贵姓赏下来?俺家西张村,自古姓个张,兴许认识你爹娘。” 张志富极力套近乎。

“俺是柳庄的,已不记得爹娘啥样,俺是孤。”

张志富又使劲掌嘴:“蠢,蠢!真正蠢!非常那么驴!而且是蠢驴!乱问姑姑伤心事。俺家那伙计,也是一个孤,他叫个顺子。”

“张大爷,到底为啥要逃命?”

“心虚呗。”

“心虚啥?”

“心虚就会害怕呀。”

“怕个啥?”

张志富他哪敢说。

丫头自语说:“等大娘娘来问吧,咱得快些走,只怕误了事。”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三十四章 》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