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四章(三)
本章来自《林德的烦恼》 作者:端木文成
发表时间:2019-01-09 点击数:2207次 字数:

   (三)

  元旦到了,新的一年又开始了。林德向祝永康多请了一天的假。按照北方传统习俗,这天要吃顿饺子。这天一大早,马翠兰便开始煮起饺子。由于马翠兰工作的单位元旦这天不放假,所以早上的饺子是昨天晚饭后包的。半个月前,林文军辞掉了富裕水产公司的工作,如今一心一意地售卖起海鲜来了。他胡乱吃了一口,不到七点就到市场去了。因为元旦这天的生意通常都格外的好,人们对海鲜的需求明显高于以往。林德又回到卧室躺着去了,他还不太习惯起得太早。马翠兰刷完碗筷,又到院子里将丈夫从货车上扫下的海鲜碎壳清理干净,然后又将丈夫随手丢在仓房门口的海鲜框冲洗干净后整齐地码到仓房内。八点不到,马翠兰便去上班了。

  林德躺到床上没多久就睡着了,等他醒来的时候,已是上午十点了。他看了一会儿书,觉得无聊,又打开电视,看了一会儿昨晚进行过的一场足球赛事的重播。他关掉电视,越发觉得无聊。他的脑袋有些昏沉,于是打算到外面走走。

  他回到卧室。在穿衣服的时候,他无意间看到一本摆在电脑桌上、封皮张开的《红楼梦》的扉页上写着黝黑的“林月”的字样。他已经有一个月没见到林月了。他想要去看看林月,又不知道林月元旦是否上班。他给林月打了电话。原来林月也休假在家。林德穿好衣服,又打扮了一番,便出门去了。

  林德到了林月家小区门外,又去了小区旁的一个超市里买了些水果带上了楼。林德按了好几遍门铃林月方才听见。他还未上到三楼,林月便已将门打开,同时趴在楼梯的扶手上向刚进楼道里的表哥喊道:“喂,你快上来吧!进来后替我把门关上!”说罢,她便跑进屋去。

  林德小跑上了楼梯,到了三楼已经气喘吁吁。到了门口,他换了拖鞋。一股香喷喷的烤面包的气味飘进他的鼻子,他顿时感到了饿意。他关上门,沿着香味的路径一直走到厨房。林月围着围裙带着套袖,正在用力的和面。她身后的电烤箱嗡嗡响着,里面烤着一盘梅花形状的面包。林月见到林德,忙用手背擦了擦脸颊,笑的像花一样灿烂。她的脸颊上粘了一层薄薄的面粉,显得更加迷人了。

  “你在做什么?”林德好奇着问到。

  “面包。马上就要做好一锅了,你得替我把把关!”林月笑着说到。

  “太好了!我现在就饿了,一会儿我可以多吃几个吗?”林德高兴地问到。

  “当然可以了,只要你喜欢吃!你把它们吃光我才高兴呢!”林月说到。

  林德趴在电烤箱的玻璃门前看了看说到:“好漂亮啊!就是数量少了点,只怕不够我吃的!”

  林月笑了笑,忙俯身拉开橱柜的门向林德说到:“你瞧,这儿还有这么多呢!”

  林德惊讶到:“哇!你可真没少做呀!这都是你上午做的吗?”

  “当然了!这回你就不用担心不够吃了吧?”林德调皮地说到。

  “你可真是心灵手巧!原来你还有这样的爱好!”林德赞叹到。

  “这个爱好怎么样?”林月问到。她又继续揉面。

  “简直太棒了!说真的,我也一直想学习做面包来着,可惜我一直没买烤箱。”林德说到。

  “只是因为没买烤箱?”林月笑了笑问到。

  林德耸了耸肩回答到:“什么都瞒不过你!当然,没有烤箱只是一部分原因,主要还是因为我懒得去做。”

  “你不是说你喜欢做这些吗?怎么你连喜欢的东西都懒得去做呢?我看你还是不喜欢。”林月说到。

  林德挠了挠头,有些难为情地回答到:“做面包我当然喜欢,就是不喜欢刷东西!”

  “哦,就像喜欢做饭而不喜欢刷碗一样。很多人都那样。他们认为做饭就是艺术创作,而刷碗则是清理残羹剩饭。我觉得,无论做饭还是刷碗,都是艺术创作,只是形式不同而已。但有一部分人情况就不同了,他们在创造完艺术作品之后确实累了。待吃饱喝足了以后,他们也就没力气刷碗了。即使这样,他们还会在休息一段时间后,把碗都给刷好的。”林月笑着说到。她顿了顿,看了看表哥,又笑着说到,“还有一种人,他们只是一时热情,想做面包就一下子做了好多,然后就失去了热情。只要他们累了,就想着放弃;一想到之后的那些清洗工作,就更泄了气了。我想问问,你是哪一种呢?”

  林德想了想,挠了挠头,回答到:“应该属于第二种和第三种吧!两者兼有。”

  “哦,看来你还有的救!要是只有第三种,那就太糟糕了!”林月评价到。

  “那有什么?如果我不爱动手,那就到超市里去买!反正也没有那种情怀嘛。”林德不以为然地辩解到。

  “先不说外买的是否存在卫生问题。就说制作本身吧,那是考验一个人的耐心和定力的。如果一个人什么都喜欢但什么都懒得去做的话,你说这个人有没有问题呢?如果一个人一听到做某件事情比较费力就避开不做的话,那么他以后还能做什么大事呢?还能有什么大的作为吗?古往今来,致败者,皆因一个惰字。从一件事中,我们能看出一个人的修养和品质。如果你以后娶到一个懒惰的媳妇,先不说你们的日子过得好坏,首先你会很少得到她的尊重。你迟早会对她厌恶,除非你也是她那样的人。反过来呢,也是一样。如果一个姑娘嫁给一个懒惰的男人,首先他们的生活质量无法提高,其次那姑娘也不会得到应有的尊重。她会有干不完的家务,而且还会有很多的烦心事。你说,如果一个人缺乏耐心和定力的话,那该有多么可怕!”林月说到。

  “瞧,只是做一次面包,你竟然讲出这么多的道理!”林德笑着说到。他认同林月的说法,但表情却不以为然。

  “但我知道,你不是那种懒惰的人。你只是有些时候优柔寡断罢了!”林月评价到。

  林德只有笑着挠头。

“你是怎么把面包做成花的?”林德对花状的面包好奇,于是问到。

  “这个简单。”林月说到。她顺手将放在案板上的一个梅花形的模具拿了起来递给林德,“看吧,就是这个!这是做面包用的模具。”

  “噢,我说你怎么能把面包的花瓣做的那样匀称呢!原来有这个法宝!”林德接过模具后,摆弄着说到。

  “没错!这件法宝简直太好用了!”海伦称赞到。

  正说着,电烤箱叮的一声响了。面包烤好了。林月打开烤箱门,带上防热手套,迅速地将面包托盘取出。香喷喷的面包冒着热气,那诱人的颜色让林德忍不住伸手去摸。林月将面包端到客厅,然后放在茶几的隔热垫上。林德一直跟到客厅。他不断地用手指试探面包的温度。林月到厨房拿了一双筷子递给林德。林德忙夹起一个面包往嘴里送去。

  “太好吃了!就是烫了点儿!”林德一边嚼着面包一边呼出嘴里的热气说到。

  “你慢着点儿,小心烫伤了!”林月提醒到。

  “没事,没事!我不怕烫!”林德又咬了一口面包说到。

  “瞧你,见到好吃的就不要命了!”林月笑了笑说到。

  “好吃,真好吃!等会儿你得教教我该怎么做呀,我好好学学,等回去了我也做!”林德说到。

  “好啊,不过等你吃完了再说吧!”林月说到。

  “你不要尝尝吗?真的很好吃!”林德夹起一个面包递到林月面前说到。

  “那就尝一块吧!”说着,林月从林德夹来的面包上撕下了一小块送到嘴里。

  “怎么样?”林德向林月问到。

  “还可以。好像甜了点儿。”林月评价到。

  “哦,甜吗?我怎么没吃出来?”林德说着,又咬了一大块。

  “我不喜欢太甜的,总觉得甜味淡一点儿会比较好。”林月说到。

  “哦?人都说女生爱吃甜食,惟独你和其他女生不同!”林德说到。

  林月笑了笑说到:“不是不同,而是不爱!”说着,她又去了厨房。

  林德又夹了一个,忙跟着表妹去到厨房。他央求着表妹教他制作面包。

  林月把制作面包的每一个步骤讲了一遍。其中有几个地方林德听得有些发蒙,于是问到:“面包里为什么还要放盐呢?它不应该是甜的吗?”他突然拍手叫到,“你不会是要做咸的面包吧?”

  林月被问的有些哭笑不得,她回答到:“首先,盐能突出甜的味道,让面包香味更浓;其次,盐能使面包内部在烘烤的过程中充分着色,同时使面包表皮有更好成色;第三,盐能使得酵母发挥更好的作用;第四,盐还能增加面包的柔软度,让面包更加可口。你看,这就是盐能成为百味之首的原因。”

  “没想到,盐竟然有如此大的作用!”林德点头说到。

  “那么又为什么放酵母呢?”他又问到。

  “为了更快更好地发面呀!”

  “哦?做面包还要发面吗?”林德不解到。

  “当然了,如果不发面的话,那么做出来的东西就不能被称作面包了。就拿你刚刚吃的面包来说吧,就足足发了一个小时的面呢!”林月说到。

  “哇!竟然要这么久!”林德感叹到。

  “因为久,所以才好吃嘛!就好比我们餐桌上的蘑菇,在它成为美味之前,它要在黑暗的地下挣扎很长时间,可以说,它一生的大部分时间全都在地下度过。”林月说到。

  “这个我知道,叫做蘑菇效应,对不对?”林德拍手叫到。

  林月笑了笑没有回答。

  “好了,面和好了,接下来就等着发面吧!”林月用保鲜膜封住面盆后说到。

  “这么快吗?”林德意犹未尽地问到,“那咱们接下来做什么呢?”

  “等!不过我们可以看书打发时间。”林月回答到。

  林月去到洗手间洗了手。然后便径直去到卧室拿了一本书回到客厅。

  “对了,你想看什么书,就去书房里找吧!”她对表哥说到。

  “你看的是什么书?”林德问到。他对表妹手中的书感到好奇。

  “老子的《道德经》。”林月回答到。

  “哇,那本书很难懂的!”林德有些意外,“你不是一直都看外国的作品吗?”

  林月抬起头笑了笑回答到:“只要是好作品我都看。”

  林德笑着坐到表妹身边问到:“能借我看看吗?我一直很想看这本书的,可就是鼓不起勇气。”

  林月听了笑了笑,然后把书递给表哥叮嘱到:“可千万…”

  她的话还未说完,就被林德抢着接了下去:“别弄脏了!我知道的,你每次借我书的时候都这么说!你放心好了,我会加倍爱惜它的!”

  林德接过了书,饶有兴致地翻了起来。他结结巴巴地读到:“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这句我听过!”他继续读到,“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他卡住了。

“这个字该怎么读?”他的食指指着一个“徼”字,向表妹问到。

  林月向表哥手指的方向看去,笑了笑回答到:“哦,这个字念jiao,是边界的意思。”

  “天呐!简直太难了!这本书怎么清一色的古文,你没买那种带译文的吗?天呐!这种书叫人怎么读的懂呢?”林德抱怨到。

  “这有什么?看来你还是对古文阅读的少,要么怎么会连这一点儿古文都不懂呢?”林月数落到。

  “求求你,饶了我吧!我宁愿看最枯燥的心理学书籍,也不看这些生涩的文字!”林德摇头说到。

  林月笑了笑说到:“看来你的阅读还是停留在兴趣上面。”

  “难道你读书不是为了兴趣吗?”林德反问到。

  “兴趣只是其中一部分。以前读书,我也是捡自己喜欢的读;可久而久之,我就不那样做了。现在我觉得书中的学问更加重要了,看书时的思考也更加重要了。也许你对书中的一些观点并不认同,可也不能否定它带来的饱含价值的东西呀!读书的过程也是一个思考的过程,思考才会有所得。”林月回答到。

  “你说的太深奥了!”林德耸了耸肩说到。

  “看来你的言论和你的行为相违背了!”林月说到。

  “你倒是说说看,我的言论怎么就和我的行为相违背了?”林德不解地问到。

  “在你还没拿到这本书的时候你说了什么?可你仅仅读了几句书中的句子后你又是怎么做的?这难道还不是言行不一吗?”林月质问到。

  林德想起了自己的话,羞红了脸。他忙央求道:“好妹妹,好妹妹,原谅我这一遭吧,我再也不敢了!”

  “你是否向我道歉无关紧要,重要的是,可别糟蹋了这么好的书!”林月笑着批评到。

  林德再三央求到:“好妹妹,就这一遭,我再也不敢了!要是下次你再听到我说这些混账话,任你怎么打骂都行!”

  林月笑了笑说到:“那好吧,暂且饶了你这一遭吧!”她停了停,见表哥合上了书,于是说到,“你看不看了?不看的话就还我吧!”她把手伸到表哥面前。

  林德忙把书收到怀中说到:“看,看,当然看了!我才看了一点儿,正觉得意犹未尽呢!”他又迅速打开书看了起来。

  林月去到书房拿了一本《梦的解析》,又回到客厅读了起来。

  林德读的有些头痛。他频繁将书中的一些生僻内容向表妹请教。林月耐心地给他讲解着。逐渐地,林德找到了兴趣。他反复地颂读着书中的句子:“天长地久。天地之所以能长久者,以其不自生,故能长生。是以圣人后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非以其无私邪?故能成其私。”他又读到:“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政善治,事善能,动善时。夫唯不争,故无尤。”又读到:“三十辐共一毂,当其无,有车之用。埏埴以为器,当其无,有器之用。凿户牖以为室,当其无,有室之用。故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

  正当林德趣味正酣之时,林月的面已经发好。林德放下书,同林月一起到厨房做起了面包。他们将一个个面团儿装进模具,然后将面团儿挤压成梅花的形状。很快,成型的面团儿就摆满了烤盘。林月将烤盘放进烤箱,然后关上门阀,调好温度,点开开关。烘烤便已开始了。二十分钟后,一盘热腾腾、香喷喷的梅花形的面包烤制而成。林德又吃掉半盘面包代替午饭。饭后,他又重新捧起了那本《道德经》读了起来。林文义夫妇下午四点方才回来。天色已晚,林德欲辞别回家,被林文义夫妇留了下来。直到吃完晚饭,林德方才返回家去。临回家前,他央求表妹让他带走那本古老而又生涩的中国典籍。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端木文成
对《第四章(三)》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