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三十三章
本章来自《西县旧事》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9-01-07 点击数:2719次 字数:

被叫‘猴子’的这人,长的很壮实,今年十七岁,大名张有福,小名张狗娃,西县枊庄人,家道很一般,宋家上下叫他‘顽闹’。

那年清河涨水决堤淹了家,他爹张子善,慌忙之中将他绑在院中树上,那是馒头柳,树龄十五年。他爹哭着说:“狗娃呀,不要怕,生死自有命,大水冲不走。” 他娘浮在水中说:“狗娃快莫吓,你爹你娘护着嘞。” 可是只一会儿,狗娃娘冲走,他和爹就哭着喊,良久他爹说:“狗娃呀,别喊了,娘没了爹在嘞。” 后来狗娃爹,也被冲远了,狗娃撕开嗓子喊:“爹……!娘……!不要狗娃啦……!爹啊,娘啊,快回来呀!” 嚎到声音哑,搭下小脑袋,昏死在树上。那年他三岁。

三天后,大水退,县府广贴布告说,‘西县境内水淹七处,生者盼救已有数日,命悬一线不可再迟。皆我同胞岂忍旁观,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扶助灾民上下同心。’ 旧县志载,县长刘云清,苦于县里穷,实在无能力,忧奔四乡击锣呼吁,直至嗓嘶痰中带血,仍在恤民之道途,惜民之情感天动地。富户设棚施粥,济救失所,乡民将出汤菜,与其共食,此情此谊感人至深,玉皇天官闭目塞耳?

宋家的粥棚,正好设在了柳庄,见倒屋淹田地淤泥,一遍狼藉惨万般,存者皆从泥里出,形枯似鬼怪。许多树上绑着娃,这是一个老法子。活不到三成,都已成了孤,这天宋家收养张有福,后因喜欢他顽闹,教习学猴拳,眨眼十四年。

这时顽闹听见哭,学着腔调叨:“俺的闺女吔,吔吔吔,哎嗨呀!爹能咋办嘛?哎嗨呀!” 捂住嘴笑道:“你这样的人,也算是个爹?除了求,就是哭,不敢砸门要闺女?” 又笑说:“那位笨小子,倒是很有傻脾气,可惜脑袋像石头,敲不到穴位,大概就是师父说的石头人?不知他身上,长穴位了没?咱早晚把他整服了,嘿嘿嘿嘿嘿。” 顺子听了骂:“俺要出来揍扁你!” 顽闹答说:“那就快请吧?” 顺子愤愤说:“不开门,老子揍不成,打开门,俺就揍死你!” 顽闹又说:“你这人就是笨,必须先说请,然后爷爷再开门。” 顺子忙就说:“从没听说过,揍谁还要请。那也行,俺请猴子快进来,挨顿胖揍吧!” 张志富忙劝:“顺子别当真,是在逗你玩。” 顺子此时起身挺直胸膛说:“关门他逗俺,开门咱扇他。敢开门叫真本事?” 顽闹问:“不请俺?可走了?” 顺子立马说:“爷爷请一次。小猴崽,赶请快进来挨揍吧。” 心中暗打主意。 顽闹说:“还得再请小爷爷,必须跪着请。” 顺子骂开了,然后又请道:“猴子请进来挨打吧?” 顽闹笑嘻嘻地说:“不可能,让你赚开门?”

这时门外来位丫头。

顺子不知道,所以还在怒:“敢进来?请一百回都成啊,请请请!再请再请爷爷再请!狗日快进来,俺手发痒了。”故意想要激怒他。

 ‘哐当’一声门开了,张志富吓得浑身抖,小顽闹在门外说:“屋太小,笨蛋小子你出来!”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三十三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