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六十六回 日后和谐替诽谤 时下窘迫换罪愆(其二)
本章来自《清平世界》 作者:鲁南山
发表时间:2019-01-05 点击数:942次 字数:

    拜访到此为止,这条路走不通,他们只能采取原先定好的办法。虽然他们总是碰壁,但好运也并非时时躲避他们,这一次事情的进展就相当顺利,以至于使他们怀疑从前不够努力。
  程依依拜访了汪建峰,这让他受宠若惊,简直比当初晋升为议员的时候还要兴奋。程依依跟他说道:“和良走了。”
  “走了好。”他说。
  “那晚的事情不是那样的。”
  “我知道。”他说,“人都走了,还想这些干嘛?”
  “我不甘心。”
  “为了一个异乡人,值得吗?”
  “不是为了他。”程依依说道,“我只是觉得还有一个人应该离开。”
  “谁?”
  “沈全集。”提到他,程依依咬牙切齿,“那晚还有他。”
  这句话倒是点醒了汪建峰,他责怪自己想得不周全,沉思片刻,说道:“可是事情已经过去了。”
  “没过去,他还会去的,你明白。”
  “你果真想让他走?”
  程依依点了点头,担心地说道:“恐怕没那么容易吧?”
  “即使他不走,也不敢再缠着你了。”汪建峰已有了主意,“只要你愿意帮我。”
  “只要能扳倒他,做什么我都愿意。”
  “好,今天晚上你把他约到你家。”
  “今天晚上?你比我还心急!”程依依笑道,“我倒是可以约他,可他的时间也得合适。”
  “你说哪天?”
  “等哪天我跟他说好了提前通知你。”
  “好,到时候我带人把他捉个正着,就说他翻墙而入,试图轻薄与你。”
  “你带了人去不显得我们是设计好了的?”
  “那你说怎么办?”
  “等他进了我的院子,你一边堵在门口一边把周围的邻居喊来不就行了。”看来程依依早有了打算,“我当着大家的面戳穿他,叫他身败名裂。”
  两个人密谋好了,程依依果然将自己与沈全集约定好的日子告诉了汪建峰。沈全集对于程依依的邀约喜不自胜,还当是她想通了,终于要顺从自己,他绝想不到自信满满的猎人会陷入猎物的陷阱。
  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约定的时间未到沈全集就已经急不可耐了。他从一位代表家出来假装开车返回县里,只走出去几百米便折返回来,趁着朦胧的夜色将车子停在一个街道的拐角处。
  他下了车子,急匆匆奔向程依依的家,程依依给他开了门,看看左右无人把他领进院内。比沈全集更迫不及待的人将这一切全都看在眼里,他喊起来。很快有人跑了过来,不过让他惊讶的是最先来到的两批人是和娜带领的因贤族人和陈海润、傅枕云领着的谢飞等二十几个少年。之后附近的居民们才陆陆续续赶来。
  一开始沈全集听到外面乱哄哄一片并没有十分在意,后来听这声音经久不息且越来越吵,程依依说她害怕,叫他出去看一看。沈全集只将大门开了一个缝,不想却突然被面外的人将门打开,把他揪了出去。
  “看到没有。”揪他出去的因贤族年轻人说道,“这就是行苟且之事的人。”
  “要不是有人发现得早,我们听到了动静。”和娜说道,“程依依恐怕就要遭殃了。”
  汪建峰趾高气昂地看着摊在地上的沈全集,作为胜利者的他已经懒得说话了,在场的几十个人全都是他的帮手。
  “我……我什么都没做。”沈全集狼狈地争辩,“我只是……我只是……”
  “你是来检查联防队的吧?”陈海润说道,“联防队在程依依家里吗?”
  “好了,好了。”汪建峰觉得应该表现出一点仁慈,“这件事等县里出结果吧。”
  “哦,汪先生。”陈海润问道,“您又是来做什么的呢?”
  “我……”汪建峰心虚,笑道,“我路过,听到有人喊,过来看看。”
  “可是我看到您刚刚从程依依的家里跑出来。”陈海润说道,“您的动作比沈先生快一些,但还是慢了。”
  “胡说!”汪建峰因为被人冤枉而愤怒。
  “那您刚刚在哪里?做了什么事?见了什么人?”
  “我……”汪建峰恨不得杀了陈海润,但只能欲言又止。
  “在我的地盘还敢冤枉我。”汪建峰恢复了镇定,笑道,“你说你看见我从程依依的家里跑出来?”
  “是。”
  “哼,血口喷人,在场的人跟你差不多同时来到这里,请问还有谁看到我从里面跑出来?”
  别说汪建峰真的没有进入程依依的院子,自然不可能有人看见,即使真的有人看见了,除非像沈全集一样被捉个正着,否则也绝没有人敢指证他。
  “我看见了。”和娜说。
  “我也看见了。”在场的因贤族人都这样说。
  “哈哈,枉我支持你们留下来,你们竟然恩将仇报,我虽然不知道陈海润为什么陷害我,但我知道你们一定受了他的好处。”
  “可惜你们始终是外人。”汪建峰又说,“没有人会相信你们的话。”
  “我也看见你从程姑姑的家里跑出来。”谢飞的话再次打击了汪建峰的信心,使他觉得事情不妙。
  “你还故意掩上门。”谢飞身边的一个少年说道,“把沈全集关在里面。”
  “我们都看见了。”所有的少年都开了口。
  汪建峰身体一颤,他惊恐地发现,因贤族的人和那些少年们将他围在半圆内,所有附近的居民都被他们挡在身后,看来这些人已经串通好了。
  “程依依!”汪建峰想到了最后的救命稻草,“程依依你快出来。”
  在众人为她的事在门口吵嚷时,她始终没有出现,直到此时才走出来。
  汪建峰急切地说道:“程依依,告诉他们,我没有进入你的房间,不是,你的院子。”
  汪建峰见程依依不说话,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说道:“好,既然这样,我就把我们两个人的约定说……”
  “自我丈夫死后。”程依依终于开口了,“这两个人就一直缠着我。”
  人群里爆发出一阵骚动,汪建峰瞪大了眼睛,这才知道程依依也是他们的同谋。他气急败坏,朝着程依依冲了上去幸好被孩子们死死抱住。
  程依依接着说道:“这两个人都是披着羊皮的狼,我因为害怕他们的权势一直忍气吞声,这样的日子真是生不如死。我没有答应他们,但也不敢得罪他们,整天提心吊胆,没睡过一个安稳觉,今天老天爷可算是开了眼。”
  “程依依,你等着。”汪建峰大喊,“我叫你不得好死。”
  “要不是今天他们两个先后来到我家里,要不是恰好有人看到叫起来,要不是乡亲们来得快没被他们跑掉。”程依依落了泪,“这样的日子还不知什么时候是个头?”
  “上次我当着大家的面说因贤族和良翻进了我的院墙,在场的可有人看到吗?是我诬陷他,是这两个人让我诬陷他的。”
  程依依的话所有人都深信不疑,毕竟这是他们亲眼所见。这件事轰动了整个县城,县里的领导迫于压力不得不撤掉了汪建峰和沈全集,取而代之的是伍上民和吕群。这两个人深知民意,以前就有超过半数的居民支持因贤族留下来,这回大家知道和良是被冤枉的之后又有大批反对者转变了立场。因此,两位都对因贤族的民众表示欢迎,希望他们留下来。所有的代表也都统一了意见,因贤族就这样留了下来,只是关于高蓬的真假还是没有定论,不过人们现在愿意相信,他就是真的高蓬。
  因贤族举办了盛大的宴会,尽管他们现在捉襟见肘,但是他们找到了新的家园,结识了新的朋友,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高兴的呢?陈海润、傅枕云两位远道而来,仗义相助的朋友,以谢飞为首的一群正直善良的少年,程依依、徐有福等当地曾经帮助过他们,支持过他们的民众都成为他们的座上宾。席间,他们再次谈论起陈海润说服程依依的过程。
  那天,他进入程依依院子的时候,程依依见到梳着整齐油亮的头发,故意挺着大肚子的陈海润感到十分好笑,她说道:“我认识你,你不是大城市里来的记者吗?”
  她本来想说上次见过他一面,不过不是这个打扮,话到嘴边没好意思说出来,只是不自觉地又笑了笑。
  “依依,你开门,我有重要的事情跟你说。”陈海润用粗重的口音说道。
  程依依感到莫名其妙,她早就给他开了门,而且他现在就站在院子里。
  “平日里你不开门也就算了,今天要是不开门你会后悔的。”
  “你到底在说什么呀?”程依依皱起了眉头。
  “开门你就知道我在说什么了?”陈海润做出敲门的动作,“你的孩子到了上学的年龄了不是吗?”
  听到这句话,程依依突然心头一惊,陈海润假装迈过门槛,接着说道:“你终于肯让我进来了,刚才那个年轻人我不喜欢。”
  “你……”程依依终于知道他为什么打扮成这副模样了。
  “让他离开这里,不但我少了一个喜欢你的对手,还能让因贤族的形象受损,岂不是一箭双雕?”
  “明天就说他进了你的院子,意图不轨。”陈海润怪模怪样地笑起来,“不要毁了孩子的前程。”
  “你怎么知道……”程依依见他说的这些话与当日被人威胁时所听到的几乎一模一样,心中纳罕。
  “别傻了,程小姐。”陈海润收回挺着的肚子,双手抚乱了头发,“难道你就打算这样窝囊委屈地活下去吗?”
  “这里不是我的地方,更不是你的地方,而是他们的地方。”
  “和良就这样白白被冤枉了吗?他是一个善良正直的年轻人,这对他公平吗?”
  “我也不想,可我还要继续在这里生活。”
  “他今天能威胁你污蔑和良,明天就能威胁你就范。”
  “我拼死也不会同意的。”
  “你的孩子呢?他随时都可以决定你孩子的命运,你会不会因此屈从呢?”
  程依依低头不语,陈海润继续说道:“现在能改变你和你孩子命运的只有你自己。”
  “什么意思?”
  “只要你同意,我们就能扳倒沈全集。以后你们母子不会再有困扰,因贤族也会失去最强有力的对手。”
  程依依无奈地摇了摇头:“你刚才学得有模有样,我以为你真的知道了真相。”
  “我不明白。”
  “让我污蔑和良的人,不是沈全集,而是汪建峰。”
  程依依的这句话给陈海润带来的震惊让他不知所措,一时语塞,只是瞪大了眼睛瞧着她。
  “情况比你想象的要复杂。”
  “汪建峰,他……”陈海润吞吞吐吐说道,“他也……”
  程依依哀伤地点了点头,陈海润又急切地问道:“可他是支持因贤族留下来的呀,他这么做……”
  “你错了,他不希望因贤族留下来。”程依依说道,“他表面上支持他们,暗地里一直在使坏。”
  “他为什么这么做?”
  “他与沈全集向来不和,他赞成是因为沈全集反对,而且他知道大多数民众是支持因贤族留下来的,因此不得不做足表面文章。”
  “照你这么说,事情反而更简单了。”陈海润又有了新主意,“我们也来个一箭双雕。”
  陈海润遂将自己的想法告知了程依依,为了自己和孩子,也为了和良,她决定听从陈海润的建议,于是就有了那晚发生的事。
  因贤族留在了天东县,陈海润和傅枕云回到了花间,他们听谢飞说,和良没有再回来,半年以后,程依依带着孩子离开了天东县。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鲁南山
对《第六十六回 日后和谐替诽谤 时下窘迫换罪愆(其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