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六十六回 日后和谐替诽谤 时下窘迫换罪愆(其一)
本章来自《清平世界》 作者:鲁南山
发表时间:2019-01-04 点击数:2599次 字数:

   且说程依依的大哥大嫂正在她的房子里闹腾,程依依抱着孩子躲在门口,娘儿俩痛哭流涕,好不可怜人。
  一个年轻人从围观人群里钻出来,走进程依依的院子。所有看到的人都很吃惊,这是人家的家事,外人最好不要管。于是大家猜测,因贤族地处偏僻,连这样简单的道理都不懂。
  年轻人刚进院子便大声喊道:“真不要脸!”
  程依依抬头看到和良,心里又喜又怕,大嫂尖声笑道:“说谁呢,这是?”
  “谁搭腔我说谁。”
  “你才不要脸呢!”大嫂骂道,“你是什么人?管我们家的事?给我滚出去!”
  “这里不是你的家。”和良离门口越来越近,“你有什么资格叫我滚?”
  大哥从屋里探出头来,骂道:“谁来找死?”
  “你还不承认?”大嫂指着程依依说道,“这都到家里来了。”
  “你男人也到过别的女人家里。”和良调笑道,“你不知道吗?”
  大哥听了这话气得脸都绿了,朝着和良恶狠狠走来。程依依放下孩子,站到和良身前,先对大哥说道:“大哥,咱们家的事,别牵扯外人。”又对和良说道:“这里没你的事,你快走!”
  “你敢护着他,我连你一起打!”大哥没有停下的意思。
  “最好别动手!”和良大声地用恐吓般的语调喊出这句话。大哥倒真的站住了,和良得意地笑了笑,没想到一句话就把他唬住了。
  和良突然拿起立在墙角的锄头,握着锄刃一侧用锄把猛地砸向大哥的屁股。大哥猝不及防,这一下疼得不轻,双手捂着屁股叫苦连连。程依依吓得捂着嘴巴,大嫂看到丈夫被打,张牙舞爪朝和良跑去,围观的人们发出一阵惊讶的感叹。
  “有家伙还用动手?”和良朝着跑过来的大嫂举了举锄头,大嫂吓得蹲在地上,用两臂抱住头。
  大哥缓过神来,也到墙角摸了一把铁锨,高高举起,砸向和良。和良将锄头从下往上迎着铁锨挥去,大哥手一麻,铁锨朝着大门口横飞而去。挤在门口的人们吓得不轻,这一刻逃都逃不急,“豁朗”一声,铁锨被门框挡住的时候发出一阵庆幸的惊叹声。
  大哥还在发愣,和良又一棒打在他的屁股上,他哀嚎着朝门口跑去,回头喊道:“媳妇儿,还不快走!”
  大嫂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和良,绕过他去,面对着他一步一步退到大门口。夫妻二人垂头丧气出了门,大嫂搀着大哥以最快的速度往胡同外走去。
  和良追了出去,在门口大声喊道:“等过两天我去你家拿钱,那钱本来没你们的份儿。”
  围观的人散去了,和良收到的程依依的唯一谢礼是这样一句话:以后再也不要出现在我的家里。
  和良并没有把程依依的话放在心上,他以为她的心里一定是感激他的。以后的日子,无论白天还是黑夜,只要一有时间她就到程依依的房子周围逛上几圈,这么做是为了防止媒婆和她的大哥大嫂再来惹她生气。
  他再也没有见到媒婆和她的大哥大嫂来到这里,不过有一天晚上却遇上了另外一位不速之客。这天已是深夜,和良习惯性地从床上爬起来,踱步到程依依的房子附近。他在房子后面看了看就打算离开了,虽然总是放心不下,但仔细想想,谁会大半夜的来折腾呢?
  正当他要离开的时候,却隐约听到了些声音。这声音是从大门处发出的,能分辨出是有人在说话,但听不清说的是什么。和良悄悄绕到大门东面的墙角,小心地往门口探头一看,发现那人穿着一件高领的衣服,戴着一顶长沿的帽子,五官看不分明。和良马上把头缩回来,听那人一边轻轻地用门环击打门板一边压低声音朝里面喊话。
  “把门开了吧。”那人说道,“都一个小时了。”
  “让我进去,什么都依你。”
  “好几年了,你的心还没化吗?”
  “想想你的孩子。”
  “哎呀,这怎么还有个人?可吓死我了!”和良突然走出来,假装吃惊,那人可真的吓了一大跳,帽子都掉了下来。这一下和良认出了他,此人竟是沈全集,真是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原来是沈先生,您怎么会在这儿呢?”
  “你怎么会在这儿?”沈全集惊魂未定,气恼极了。
  “我呀,邻居家的鸡被黄鼬子叼走了,我听到声音起来一看,黄鼬子正顺着我家的墙往外跑呢,看到我出来还瞪了我一眼。这还了得!人还能让畜生欺负了,于是我追了上去,就跟到这里了,没想到遇见了您。”
  “是谁在外面吵呀?”程依依打开大门,拿着一只手电筒走了出来。
  “沈先生,您怎么会在这里?”程依依故意问道。
  “我……我……”沈全集吞吞吐吐说道,“听说村子里组了联防队,我下来看看。”
  “哦,是这样啊。”程依依笑道,“这么晚了我就不请您进门了。”
  “好,好,我也该走了。”沈全集说完急匆匆走开了。
  程依依突然拉住和良的衣领把他拽近门内,关上大门,没好气地问道:“这么晚了你来干嘛?”
  “我怕有人来骚扰你,这不,真让我赶上了。”
  “现在骚扰我最多的人是你!”
  “我……我不是没进来吗?”
  “别说了!”程依依的语气软了下来,“你听我一句好不好?以后别再来找我了。”
  和良嘟囔了一句,程依依没有听清,她晃着和良的肩膀,话语里又夹杂了愤怒:“听到了吗?”
  “听到啦。”和良挣开她的双手,跑了出去。
  和良怎么也没想到,程依依会在第二天公开指认他在前一天的晚上侵入了她的住宅。不管她出于什么样的理由,不管和良多么不情愿,现在除了离开,他别无选择。
  这天晚上和良与姐姐分别之后,黯然离去。走着,走着,他感觉身后有人,回头看时却只见漆黑一片。程依依来了,他确信,她躲进了墙角。和良大喜过望,将对她的些许埋怨抛到了九霄云外,委屈和失落也消失得无影无踪,她肯来送他,这是他经历过的最让人高兴的离别了。
  和良望着墙角,笑道:“没关系,原本我也会走的,他们几个女人和孩子没人照顾,我不去谁去呢?”
  “程依依,等着我。”他又说,“等我安顿好了,就来接你。”
  和良没有上前找她,不想看到她内疚的模样,带着给她的承诺消失在夜色中。那边和娜也讲完了弟弟和这个女人的故事,陈海润、傅枕云留在了和娜的住处。三个人一夜未睡,商讨能让因贤族留下的办法,清晨之时,他们有了盘算。
  陈海润和傅枕云乏极了,倚在床头不知不觉睡着了,但是很快就被外面的吵嚷声聒醒。和娜、陈海润和傅枕云三个人连忙跑出来,门栓打开之后,外面的人挤了进来。原来是谢飞领着一群跟他差不多年龄的孩子来到了这里。
  “发生什么事了,谢飞?”陈海润问他。
  “我们想好了。”谢飞说。
  “什么想好了?”
  “我们想让因贤族的人留下来。”
  “那他们可得感谢你们。”陈海润笑道,“可是你们帮不上忙。”
  “不,可以的。”谢飞说道,“你带我们去见沈全集。”
  “没用的,你们没有成年,不能参与决议。”
  “可是成年人都干了些什么?既然他们做不了决定,为什么不听听我们的意见呢?我们至少有表达观点的权利吧。”
  “他们说我们的想法不成熟。”一个孩子说道,“可是他们的做法更幼稚。”
  “我们不想被人稀里糊涂地代表。”另一个孩子说道,“除非那个人正直、诚恳、坚定、勇敢,和我们站在同样的立场并且经过了我们的同意。”
  “所以我们心里的话要自己说出来。”又一个孩子说道,“而且还要争取他们的认同。”
  “在场五十二人。”谢飞说道,“我手里拿着的本子上面有上千人的签名,全都来自十二岁以上十八岁以下的孩子。”
  “好,孩子们。”陈海润说道,“不过不是我带你们去,而是我跟你们去。”
  谢飞曾经和几个朋友去找过沈全集,但是连他家院落的大门都没进去就被人赶走了。他们知道沈全集对这两个远道而来的记者因为有所忌惮而格外殷勤,所以才想到来找他们。要知道,若是在平时,这么多人聚在一起,早就被联防队盯上了,更别说见到代表了。
  陈海润和傅枕云的面子沈全集还是要给的,谢飞和另外三个孩子作为代表跟他们两个一起进入沈全集的会客厅。沈全集像之前接待陈海润那样接待了他们。他们坐在一个东西向摆放的黑色茶几周围,沈全集在北面的沙发上正襟危坐,听取他们的意见。
  “我们赞成因贤族留下来。”谢飞第一个说道,“这是我们这些孩子的想法。”
  沈全集左右晃了晃脑袋,朝孩子们的方向挪了挪。
  “我们要说出我们的想法。”另一个孩子说道,“希望您能考虑考虑。”
  沈全集茫然地看了看陈海润和傅枕云。
  “这是我们的签名。”一个孩子恭敬地递上签名簿,“县里大多数的孩子都是同意的。”
  沈全集礼貌地接过来,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然后他摊开双手表示不解,笑着问这些孩子们:“这是什么?”
  “签名啊。”谢飞说道,“所有同意因贤族留下来的孩子的签名。”
  “你在说什么呀?”沈全集又往孩子们坐的位置移动了一下,并把耳朵移近他们。
  谢飞和小伙伴们面面相觑,另一个孩子说话的时候声音比刚才稍大了一些:“请您考虑考虑,虽然按照规定我们不能参与决议,但这里也是我们的家。”
  “你们一定想对我说些什么。”沈全集面带焦虑,“可是你们能大声些吗?”
  “沈先生。”又一个孩子喊了起来,“因贤族的人应该留下来。”
  “不要着急。”沈全集转向陈海润,“陈先生,您能帮忙转述孩子的话吗?”
  “因贤族,因贤族。”谢飞站起来,朝着沈全集用最大的声音喊道,“留下来。”
  沈全集抬起头往窗外看了看,接着又低下头,将双手放在额头上,不住地摇头,房间里静默了十几秒。突然,沈全集的耳朵里涌出鲜血,这些鲜血喷到了沙发和茶几上,连地板也染红了。怪不得他听不见呢,原来是耳朵生了病。这变故可把陈海润、傅枕云还有孩子们吓坏了,他们绝想不到他们说出的那番话居然能造成这么可怕的后果!
  陈海润和傅枕云想要帮他却无从下手,幸好他的下属和家人们跑进来抬走了他并且安慰了客人。他们说沈全集这病从当上议员的时候就患上了,到现在还是时好时坏。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鲁南山
对《第六十六回 日后和谐替诽谤 时下窘迫换罪愆(其一)》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