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三章(十四)
本章来自《林德的烦恼》 作者:端木文成
发表时间:2018-12-31 点击数:1706次 字数:

                                                         

(十四)

  接连三天,林德都没去公司。他原打算两天前就到公司办理离职手续的,可又怕听到同事们的闲言碎语,怕他们问东问西,所以就一直拖着未出家门。这几天,他起来的很晚。每天早晨早饭时间马翠兰都会敲儿子的房门唤他几遍。可他总是拖到父母亲都吃完了饭,才无精打采地走出房门,去到卫生间洗漱。洗漱完毕,他又魂不守舍地胡乱吃了几口饭后,便回卧室躺着去了。每天下午,马翠兰下班回来总是发现门窗未锁。开始她怀疑有人闯入,可四下查看一阵儿,才发现原来儿子在家。因此,她每次下班回家,只要发现门窗未锁,就立即到儿子的房里查看儿子是否在家。而她的儿子总是一动不动地趴在床上看书。第一天看到儿子在家,她以为儿子休班,所以也就没问原顾。第二天,她发现儿子依然没去上班,于是问了原因,可儿子没有回答。她急着做饭,所以就没再询问。到了第三天,她越发觉得儿子奇怪,决定问明原由。

  “怎么没去上班?休班了吗?我看你的脸色可不大好!”马翠兰站在儿子的房门口问到。

  “没事的,妈妈!我躺一会儿就好了。”林德欠起身子,朝母亲笑了笑说到。

  “这几天你没上班吗?我看你在家待了好几天了。”马翠兰走到床边问到。

  林德坐起身子,看了看母亲,低头回答到:“我不干了!我不想在那家公司干了!”他没敢看母亲的眼睛,目光游荡了一阵儿,最后落到枕边的书页上。

  “什么?你说什么?”马翠兰惊愕地问到。

  林德没有回答。

  “因为什么?好好的一份工作也不能说不干就不干了吧?”马翠兰继续问到。她走到了儿子的床边。

  林德沉默了一会儿,说到:“我和领导闹了点别扭…他总是找我麻烦!”林德有些不耐烦地说到。

  “什么?”马翠兰接着问到:“你怎么会和领导闹矛盾呢?是不是你哪里工作没做好惹领导生气了?要不领导怎么会无缘无故地找你的麻烦呢?”

  “不是!”林德提高了声音回答到。“那个领导是个混蛋,他一直就看不上我!”

  马翠兰看着儿子,一时也没了主意。“那你爸知道吗?”

  “我还没告诉他呢!”林德回答到,他又想了想说到,“他应该不知道吧!”

  “那好,我这就去告诉你爸爸!”马翠兰说着,转身走向门口。

  “告诉他有什么用呢?”林德埋怨着说到。

  “有什么用?我叫你爸给你二叔打电话,没准儿你二叔能帮帮忙呐!这么重要的工作,可不能说丢就丢了!”马翠兰到了门口说到。话音未落,她便已经出了客厅。

  当晚,林文军便给弟弟打了电话。电话那头,林文海有些口齿不清,显然他喝了很多酒。挂断电话,林文军有些不放心,决定明天早上再打个电话落实。其实这日,林文海和妻子吵了架。原因是前天晚上,林文海一夜未回。自从嫁了姑娘,林文海、杨曼夫妇的朋友又多了很多。他们夫妇几乎每晚都会收到宴会、舞会或牌局的邀请。他们也从不缺席。毕竟,对于他们夫妇而言,同处在空落落的屋檐下,看到彼此总会莫名其妙的心烦。他们的相处,比一个人独处的时候更让他们感到孤单。他们各有各的局。人们也很少会在同一个宴会或舞会上同时遇到他们两个人。那日,林文海同杜威、李添福、赵其方等人打了一下午牌后,又同他们到杜威的会馆里喝酒去了。林文军打电话的时候,林文海正喝的兴起。哥哥的话,他脸一个字都没听清楚,尽管哥哥每说几个字都要重复一遍。林文海等人一直喝到晚上十点多。喝完了酒,李添福、赵其方二人便离开了。林文海喝的不省人事。杜威只得叫人把他扶到楼上的客房,又叫厨房准备了醒酒汤。半夜时候,林文海方清醒了些。他去了洗手间,一个踉跄摔倒在马桶旁。这时有个女孩在他身后叫了一声,然后冲进了洗手间。几分钟后,女孩才将林文海扶回床上。第二天一早,林文军的电话将他吵醒。他挂了电话,头还有些痛。他不忍下床。直到上午十点多才回家。

  这日上午十点半不到,林德便接到一个陌生的来电。电话是张崇祥打来的。在电话里,张崇祥热情地询问了林德近几日的状况,并劝慰林德回公司上班。他还表示,如果林德想要休假,那么他就再给林德一周的假期。此外,他还在电话里对祝永康数落了一番,并表示,他会帮助林德同祝永康达成和解的。结束通话后,林德考虑了一会儿。他决定再休息几日,等到下个周一,再回去上班。

  林德胡乱地吃了午饭,然后又睡了会儿午觉。醒来后,他又看了一会儿书。他看书看的有些眼花,于是放下书本来到院子里透气。他忽然起了闲逛的念头,于是决定到市里走一走。他想起了林月,决定顺便去看望林月。他们已经有两周没见面了。他想,这个时间表妹可能正在给学生们上课。为了不造成烦扰,他先给表妹打个电话询问。林月正在上课,她没有接听表哥的电话。大约两点半左右,林月打来电话,向表哥询问情况。他们约好先去书店看书,然后再去文体店买画纸。原来林月上完一节课后,整个下午都没有任何的课程安排了。买完画纸,他们去了林月家。林德一直坐在在表妹家的阳台上观看表妹画画。直到用过晚饭,他方才回家。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端木文成
对《第三章(十四)》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