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三章(十三)
本章来自《林德的烦恼》 作者:端木文成
发表时间:2018-12-31 点击数:1677次 字数:

                                          

(十三)

  林德回到办公室后,匆匆忙忙地打了一份辞职报告。他拿着辞职报告徘徊了一会儿,还是将辞职报告塞进了抽屉。他本想立即就将辞职报告拍到祝永康的办公桌上。可他又想到,送辞职报告必定会再见到祝永康。如今他见到祝永康,就有一种想要呕吐的厌恶感。他决定先回家去,等明日心情好些再回来处理离职事物。可有一段时间,他想走又无力站起。他感到四肢酸软,浑身无力,头脑晕眩,脑子里想的全都是那些刚刚在办公室时祝永康的羞辱的话。有几次,董思思和他说话,他都无精打采地胡乱回应。董思思见他心情不好,也就没再闲谈了。他在办公室发呆了半个小时后,才起身离开。

  出了公司大门,他信步向家的方向走去。他的心情烦躁,有一段时间,他把路过的一切东西都当做假想敌人(当然,这个假想敌人就是祝永康,他能够在很多东西上看到祝永康指责他时的那副鄙夷的面孔。)。他会突然踢树一脚,也会突然给墙一拳。他的耳畔嗡嗡直响,就好像祝永康从未离开过他的耳旁。他用力地捂住耳朵,想阻隔那种聒噪的声音。可是他失败了。不管他怎么努力,都始终无法赶走那个声音。有时候,他耳朵好容易清静片刻,可他的心里却又阵阵的恶心。他一只手撑着树干,想用力地吐出点什么,可到头来也只是干呕。他走了很久,走的身心疲惫。他要找一个车少的地方休息一会儿。他的左手边是实验中学,实验中学西边有一个公园。公园不大,每天晚上都有很多老年人在那里跳广场舞。他决定到公园的长木椅上休息一下。

  他沿着一条弯曲的鹅卵石小路走进公园。靠近路边的长椅上都有人闲坐。他要找一个安静、阴凉的地方休息。他现在最不希望的,就是被人打扰。他在一片银杏树下找到一张空椅子。他发现这张空椅子的斜对面不到五米的草地上也有一张空椅子。他比较了一下,发现草地那边相对空旷,而现在他不想把自己暴露在别人的目光之下。他不想让别人看到失魂落魄的自己。他要独自面对所有烦恼。他有气无力地靠在长椅上,长叹着气,仰头看着天空。太阳被树的枝叶遮挡,所以他可以无所顾忌地看着天空。淡蓝色的天空中有一团白云缓缓飘荡,从不远处的天空飘到他头顶的那片区域。白云不断地变化着图案:还没飘到他头顶时,还是一只长有五条腿的麋鹿;而到了他的头顶,却幻化成了一只相貌模糊的白虎。他被天上的那只白虎惊呆了。他似乎看到了白虎的纤细的毛发。他多想自己就是那只白虎,即便下一刻会被狂风吹散,也无怨无悔。那样他就可以自由自在地做回自己了。他出神地仰望着。忽然,一阵南风将云吹卷,“白虎”翻滚了几下,幻化成一座城堡。

  就在林德出神之际,一阵嬉笑打闹的声音将他惊扰。他定睛看去,一对年轻男女拉着手跑向他斜对面的那条长椅。这对男女,很显然,他们是一对情侣。他们大约二十出头的年纪。通过他们那种依恋的神情,可以看出他们正处于热恋。两人还未坐到长椅上,便紧紧抱在一起,然后,便开始接吻。林德有些憎恶,扭过头去,看向了那对小情侣的相反的方向。他看着远处的垂柳和凉亭,心中突然想起了李晴。他多想和李晴在这个公园里约会,就像他不远处的那对小情侣一样,甜蜜地享受恋爱时光。“她要是一个本分、善良的女孩该有多好,那样或许我们就可以谈恋爱了!”他想到。一直以来,他多么渴望拥有一场真真正正的恋爱啊!他多么渴望被爱的蜜糖包裹直至整颗心都融化在甜蜜之中啊!他多想有那么一个女孩和他相识,同他恋爱,一直白头到老啊!他的内心是多么渴望爱情的滋润啊!一件东西,是不是因为太渴望了,反而就得不到了?是不是我们越渴望的东西,老天就越会剥夺?林德思考了一会儿,又偷偷地回过头去看那对情侣。那对情侣正坐在长椅上拥吻着!

  林德离开了。他无法忍受源于内心的痛楚。他穿过银杏林,一直向公园的西脚门走去。他走着走着,一阵吵嚷声打破他的思考。他沿着声源望去,只见一对男女在一颗老松树下吵架。

  “你还说你什么事儿都没有?这可是我从你手机上拍下来的!”一个中等身材、三十岁左右的男人将一部手机举到女友的面前指责到。

  “就几段聊天记录,能说明什么?”一个二十五六岁、衣着时髦的女人扫了一眼手机屏幕,不屑地说到。

  “几段聊天记录?这难道就是几段聊天记录吗?你睁大眼睛好好看看,这上面都说了什么肉麻的话!”男人愤怒地嚷到。

  “这些话都很正常的,好吗?我平时和同事们都是这么聊天的!”女人突然转身向男友吼到。

  “你当我是白痴吗?”男人瞪着眼睛向女友喊道,他指着手机屏幕质问到,“你好好看看这都是些什么话?难道你对自己说过的话就一点印象也没有了吗?”

  女人有些慌张。她瞟了男友一眼,没敢看他的眼睛。她接过手机,低头看向手机屏幕。她的脸色刷地红了起来,快速地滑动手机屏幕。她简直不敢相信,男友竟然会发现她藏在应用锁里的秘密。她将手机扔到男友怀中,冷笑了一声转身离开。

  男人见女友要走,便一把拉住她的手臂,纠缠到:“你必须给我一个解释,否则就不准离开!我想听你告诉我,我出差的这几天里,你到底有没有和那个男人发生关系?”

  女人一把挣脱男友的手,转过身来,阴沉着脸对男友说到:“既然你手里已经有了证据,你还要问我吗?”

  “我就是想让你亲口给我一个回答!”男人说到。

  女人冷笑了几声,对男友说到:“那好,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没错,我是和别人好上了!你还想要问什么?”女人问到。

  男人听了,倒退了几步。忽然,他一个箭步冲到女友面前给了女友一个巴掌。女人见男友忽然冲来,本能地后退了几步,可她依然没能躲过那一记巴掌。女人捂着脸哭了起来。

  “你个贱货!你个勾引男人的狐狸精!”男人斥责到。他气得直喘。他喘了几口气后,指着女友问到:“我对你不好吗?你为什么还要去找别的男人?”

  女人恶狠狠地看着她面前的这个男人回答到:“因为他比你更懂我的心,他比你更懂得浪漫!”她一把将跨在胳膊上的一个精美的高档手提包扯下,举着包向面前的那个男人继续说到,“他能给我买很多这样的包,你能吗?”她用鄙夷的目光看了他一会儿,接着说到,“我们相处一年多了,你总要我嫁给你。嫁给你可以,但是我们的房子呢?你现在连房子都买不起,要我怎么嫁给你呀?你知道吗?房子是最基础的东西呀!没有房子,难道我们睡马路吗?没有房子,我们以后怎么过日子呢?我的要求并不过分。我没有像其他女孩那样,结婚必须有房有车有彩礼,我只是要求最基本的东西!可是你却做不到!你还能要我怎么样呢?”

  男人情绪有些激动。他的手不停地比划着,好像无处安放一样。他说到:“你还要让我怎么办?为了买房,我已经把父母的养老钱都拿出来了,可还是差很多。我想,买房子嘛,谁也不可能一次付清。钱不够就贷款呗!可是你偏要在罗马假日买房。你也知道我一月就那么点儿工资,还不够每个月还贷款的。我父母一个月也挣不了几个钱,他们除了拿出养老钱以外,就帮不上我什么忙了。依我说,咱们先在阳光花园小区买房,等以后咱们有钱了再换新房。这样,我们也不会有那么大的压力了,每个月的贷款额度也不会影响我们的正常生活。”

  女人打断了他,板着脸说到“不影响我们的正常生活吗?就算只有我们两个人,剩下的那点儿钱也只能勉强生活。如果我们以后有了孩子了呢?我们拿什么来养活孩子?这些问题你有想过吗?”她揉了揉眼睛,继续说到,“反正不管什么原因,我只要你满足我的要求!如果你做不到,那我只能说sorry。我不想听太多的借口!”说完,她把头转向别处。

  “对,我做不到!所以,你就去找一个有钱的,是吗?”男人问到,他不停地用拳头捶着头。

  “他也比你成熟!”女人冷冷地答到。

  “既然你看不上我,那么你为什么不跟我提分手呢?”男人红着眼问到。看样子,他很愤怒。他要迁怒于这个羞辱他的女人。

  “你看看,你又是这个样子!我们每次吵架,你都这样凶我!我真是受够了!”女人讥讽地说到。

她转身离开了。

  男人朝着女人的背影歇斯底里了一阵儿,然后慢慢地蹲了下来,接着又跌坐在地上。他双手抱头痛哭。林德还从未听过如此伤心的男人的哭泣声呢。

  林德继续向西面的脚门走去。走在他前面的,正是刚刚吵完架的那个女人。女人一边走着一边打着电话。她的声音很温柔。如果不是亲眼见到她那副冷漠的面孔,可能林德怎么也不会相信,刚刚的那个冷如冰霜的女人和现在的这个细声细语的女人会有任何的瓜葛。出了脚门,不远处便是公交车站。林德来到公交站牌旁等车,而那个女人也在不远的公路旁等待。等了十分钟,公交车还未到来。突然,一辆黑色的宝马轿车停在那女人面前。那女人笑容灿烂地向车内的一个中年、臃肿的男人招了招手,然后像只蝴蝶一样地、轻盈地飞进了车内。那女人没系安全带。还未坐稳,她便一把搂住那个肥硕的男人的胳膊,像一只乖巧的小猫一样,仰着头灿烂地微笑着。那个肥硕的男人撅着嘴在女人的额头上亲了一口,然后开动了车子。

  林德浑浑噩噩地回到了家。这个时间,林文军夫妇都不在家。近期,由于封海,林文军只能干些送货的活计。半个月前,林文海替哥哥在富裕水产公司谋了一份向B市和C市送海鲜的活计。由于林文海和富裕水产老板张志成交好,所以张志成对林文军也格外关照。如此一来,林文军每天只需向离本市最近的B市或稍远一些的C市送一趟货就可以了。这样,他每天下午三四点钟就结束工作了。林文海又替马翠兰在一家事业单位找了份保洁的工作。马翠兰的工作就更加简单了。她每天八点上班,五点下班,上班的时间基本上都是混日子。以前,她在服装厂上班的时候,中午时常回家做午饭,因为她所在的服装厂不提供伙食。而如今,她的新单位提供午饭,所以她也就不用回家做午饭了。

  林德在脚垫下取出钥匙,开了门。进了屋,他将钥匙胡乱地扔到鞋柜上,便一头扎进了自己的卧室。他趴在床上喘息着。他越是努力地呼吸就越感到胸闷难耐。他的大脑一片混乱。他满脑子想的都是上午在祝永康办公室里的事情。他越想就越觉得委屈。他不知道祝永康到底为什么排斥自己,因为他从未正面顶撞过这位领导。他翻来覆去。每翻一次身,他心里就多一份怨气。最让他想不明白的是,祝永康为什么坚持认定,张雨晨是他的介绍人。其实,同张雨晨接触的人都知道,张雨晨性格外向,和谁都相处的很好。所以,她和林德之间的关系,也同她和别人之间的关系没什么两样。在遇到张雨晨之前,他们未曾谋面;在遇到张雨晨之后,他们也并没有多么熟悉。他们不过是普通的同事关系。

  他趴在床上睡着了。他睡的很沉,还打了鼾。他醒来的时候已经下午三点。没吃午饭,他觉得腹中空落落的。他支起身子,下了床,去到冰箱里找吃的。他找到了半根火腿,便吃了起来。吃了东西,他又倒在了床上。

  “有什么的?不就是遇到了一个糟糕的领导吗?又不是没遇见过!大不了再找份工作,市里又不只是他们一家公司!离开这样的公司,我还高兴呐!我可不愿再受这窝囊气了!”林德想到。他开始为自己的离职寻找慰藉。

  现在,他已经成为没有工作的自由人(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了。他已经投入到无业时的状态之中。他打了一会儿游戏,觉得无聊,便找一些大学同学在网上闲聊起来。没聊多久,他便发现,那些大学同学们都有各自忙碌的工作,根本没空闲聊。他扔下手机,躺在床上对着天花板发呆。他无聊的有些焦躁,于是翻起身来,游荡到客厅。他倒了一杯温水,然后一饮而尽。喝了水,他才感到躁乱的心里稍稍平静些。他回到了卧室,在床边坐了下来。他的床头放着一本小说,是司汤达的《红与黑》。这本书他已经读了一个月了,可每次还没看到一页就没法往下读了。他觉得这本书实在枯燥无聊,因为书中的许多内容他都没法读懂。他看了两眼,又将书合上,信手扔到了床头。他搞不明白,表妹林月到底是怎么把书看完的。

  “她向我推荐这本书,难道她就真的读懂了吗?”他搔着头,想到。他越来越敬佩林月的毅力和理解能力了。

  他躺了一会儿,又觉得百无聊赖,于是起身从电脑桌上的那一摞书中抽出一本福楼拜的《包法利夫人》读了起来。这本书他已经读了两个周,却还未读到整本书的一半。他读了几页,便陷入了思考。他想起了在公园遇到的那对分手的情侣。

  “那些滋长虚荣心的思想和崇尚财富的现代读物到底毒害了多少个年轻的爱玛?”

  “下一代人的教育,和上一代人的思想有着极大的关联!因为上一代人往往是下一代人的老师!比如教育,比如婚姻。”

“一个看似简单的问题:物质丰富而爱情匮乏的生活会是一种幸福的状态吗?另一个看似简单问题:为什么同样拥有双手的两个人却不能共同创造属于他们自己的未来呢?”

“一个需要思考的问题:追求爱情和拥有面包就一定会背道而驰吗?另一个需要思考的问题:如果一个人的眼里只剩下面包,那他跟我们怀中的宠物又有什么区别呢?也许有人会因此反驳说,我们不会变成宠物,我们只是享受被人宠爱的感觉。我想,要真是那样,他也就失去了平等的权利和做人的尊严了。”林德思考到。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端木文成
对《第三章(十三)》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