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六十四回 对错堪判真与假 奸贤须决去和留(其二)
本章来自《清平世界》 作者:鲁南山
发表时间:2018-12-31 点击数:2549次 字数:

  两方互不相让,事情每次都回到原点,就这样陷入僵局,因贤族进退两难。尽管他们暂时居住在这里,但如果不能被合法接受,他们会觉得自己是入侵者。
  陈海润和傅枕云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被谢飞请到了这里,他们也感到十分棘手,认为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老百姓们也分为截然不同的两派,赞同因贤族留下的人认为他们有必要为遭受苦难的人们提供帮助,人类的悲剧大都源于自私和冷漠。不同种族的存在成为人类生存的最大障碍,人人都看得出其中的荒谬,但人人都在推波助澜。如果做不到像爱自己那样爱别人,人类就只有毁灭一条路可走。那些反对者们显然是让人憎恶的,没想到他们的族群中竟然存在这么铁石心肠,不近人情的人。这些人担忧和指责的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小事,他们肯定没有看到那些孩子和妇女们可怜的、哀求的眼神,只要看上一眼,他们的立场就会立刻发生变化。
  反对者们认为赞同者怀有不切实际的理想主义倾向并且有沽名钓誉的嫌疑。那些人讲了一大堆听上去极有说服力让人不敢辩驳的道理,但是他们一点也没有考虑天东县的实际情况,对因贤族人的所作所为也视而不见。因贤族的人颠沛流离不假,但是自从他们来到这里的那一刻起就没有打算离开,因为他们私自开垦了荒山,种上了玉米和芝麻,尽管那些荒山原本是闲置的,但这么做是对本地居民极大的不尊重。他们的到来让资源不够充足的天东县加重了竞争的氛围,因贤族的男人每天凌晨四点就到工地上找工作,女人们晚上十一点还不睡觉直到完成缝衣的任务。因贤族的人这样做原本无可厚非,但是这逼得天东人也要像他们一样,他们本来不用这么累的。
  如果上面这些还不足以让天东人驱赶他们的话,那么下面这些罪状可以让辩解者哑口无言了,这当中的某些事还是在陈海润和傅枕云来到天东后发生的。东一村一户段姓人家丢了一罐小米,这是因贤族人干的错不了,因为在他们到来之前天东县从来没有发生过失窃事件。在因贤族刚刚到来的时候,段先生的妻子曾多次救济过他们,她尤其可怜那些孩子,会烙一些米饼或者蒸一些白面馒头给他们吃,现在这些人居然恩将仇报,做出这样卑鄙的事。虽然心存怨恨,但她依旧心疼那些可怜的孩子,有一次她给三兄弟做了小米粥,当中最小的那个孩子说了句“妈妈也给我们做过”。这让段大嫂怀疑到了他们母亲的头上,联防小分队在他们家临时居住的棚子里找到了段家丢失的罐子。
  有一次一个因贤族的孩子溜进了当地一所小学,一些顽皮的孩子嘲笑了他。他们并无恶意,只是从家长那里听来了许多关于因贤族人的流言蜚语,孩子们学着大人的模样讽刺了他,并且把他推出校门。这孩子心理难受,便同那几个孩子推搡起来,闻声赶来的一群因贤族孩子将那几个欺负人的孩子围了起来。双方厮打在一起,因贤族的孩子心齐,占了便宜。这件事让当地民众无法接受,如果一个民族连孩子都是暴力的,那么成人的世界将不堪设想。
  因贤族不仅不教导孩子,而且还不尊重女人。西三村的女人程依依的丈夫三年前在县里水泥厂做工的时候触电身亡,留下她和当时两岁的女儿,孀居至今。一个因贤族的年轻人半夜闯进了她的家,如果不是她及时发现,拼命呼救,她的清白可就毁了。尽管那个年轻人逃走了,但是她看清了他的脸,这让包括她在内的所有人都难以置信。这个年轻人平日忠厚踏实,乐观开朗,颇具正义感,谁也没想到他会做出这种事。
  在因贤族刚刚来到天东县的时候,接二连三的劳碌奔波让他们的粮食消耗殆尽,政府的补助和村民的救济勉强支持着他们的妇女和儿童,男人们要想摆脱饥饿,就必须自己想办法。工作并不是人人都能得到,即使得到工作也并不意味着马上就有收入,因此他们不得不到农民收割后的稻田里拾些麦穗或者在争得村民同意后剪些地瓜秧煮熟了充饥。一个勤劳的年轻人在光明山的东侧发现了一大片野荞麦,当地人已经有几十年不吃野荞麦了,长辈们争着吃荞麦粉的日子还历历在目,孩子们有些已经不知道它们的名字啦。但这对因贤族来说算得上人间美味了,年轻人割走了荞麦,通知了和娜,和娜叫来了全族的孩子。孩子们和大人一样珍惜粮食,没有一粒荞麦粒掉到地上或者剩在碗里。几天后还会有荞麦陆续成熟,孩子们会再次抚摸鼓鼓的肚子。
  孩子们刚刚吃完饭意犹未尽,突然有一大群当地民众气势汹汹地闯进了他们的帐篷,和娜知道来者不善,示意孩子们躲到一旁。
  “和良呢?”他们大声嚷嚷着。
  “你们有什么事就对我说吧。”和娜说,“我是族长,也是他的姐姐。”
  “事情不是你做的,我们不找你。”
  和良刚刚将那些荞麦枝叶扔到沟里翻开帘子走了进来,大声说道:“我在这里,你们找我干什么?”
  一个大汉跳到他跟前,拳头举到了他的脸上,幸好后面有民众拉住了,那大汉叫道:“我们好心收留你们,你竟然做这样的事。”
  “我做了什么事?”和良坦然问。
  “你还不承认?”旁边有人说道,“再不承认我们可拉不住了。”
  “各位乡亲。”和娜声音干脆,掷地有声,“和良做了什么事,你们不妨直说,如果是他的不是,不劳各位乡亲,做姐姐的也饶不了他。”|
  那大汉见小姑娘娇俏模样,心中火气去了大半,问道:“你们吃的什么?”
  “荞麦。”和良回答。
  “荞麦?我看是小麦吧。”
  “我们没有钱,没有地,哪来的小麦?”
  “问得好!难道我地里的小麦自己飞了不成?”
  姐弟二人这才知道众人来此的缘由,和娜笑道:“这位大哥,我在这里,孩子们也在这里,方才他们所吃的真的是荞麦。”
  那大汉翻开了煮饭的锅盖,检查了孩子们的饭碗,没有发现一粒粮食,笑道:“荞麦呢?”
  “吃尽了。”和良说。
  “荞麦叶呢?”
  “扔了。”
  “扔哪里了?”
  “扔水沟里了。”
  “哦。”大汉面带嘲笑,“现在八成被水冲走了吧?”
  “一定是的。”
  “你就这么急?扔的到底是什么?”
  “孩子们吃的是荞麦。”和娜说道,“我的话已经说在这里了。”
  大汉偷瞧了一眼和娜,和气地说道:“我倒知道你们吃的有荞麦,可是谁知道里面有没有小麦呢?”
  “我们没吃小麦。”孩子们叫嚷起来。
  “孩子们是不会说谎的。”和良说道。
  “还不都是你们教的,说什么不行?”
  “你为什么一口咬定我们吃了你的小麦?”
  “因为有人看见你今天在光明山割荞麦,我地里的小麦就这么巧没了一大片。不是你是谁?”
  “有人看见和良割荞麦?”和娜问,“请问是谁?”
  三个人从人群里走了出来,第一个人说道:“我看到他站在那片荞麦中间,头也不抬。”
  第二个说道:“我看到他背着一捆荞麦下了山,出了一身汗。”
  第三个说道:“我看到他扔出去一些荞麦秧。”
  “你们看到和良割的、背的、扔的都是荞麦。”和娜问,“请问谁看到他碰过小麦了?”
  几个人一时无语,和娜问第一个人:“和良有没有走进小麦地。”
  “没看清。”他回答。
  “和良背的荞麦里没有小麦?”和娜问第二个人。
  第二个人回答:“也许裹在里面。”
  “和良扔掉的荞麦秧里有没有小麦穗或者麦秆?”和娜问第三个人。
  “这我就不知道了。”他回答。
  “各位,如果谁有证据证明和良割了这位大哥的小麦,我叫他赔,然后把他赶出天东县,如果你们没有证据却在这里诬陷他的话,我就要说各位不厚道了。”
  好厉害的小姑娘,这些人原本断定和良偷割了小麦,想不到被她说得哑口无言,尤其是这大汉,兴师动众领着一群人,面子上怎么过得去?
  “当然各位都不是存心的。”大汉待要发作的时候,和娜又说道,“一来这位大哥丢了麦子,这里面的辛苦大家都知道,叫谁能不心急呢?二来乡亲们感情好,这三位大哥耿直,听说乡亲丢了麦子都想帮帮忙,再者对坐享其成的小偷恨之入骨,有线索当然要说,叫我也会这么做的。这第三,各位乡亲都是心实的好人,见不得别人家遭难,听说了这样的事谁能坐得住?”
  和娜一席话说得大伙心服口服,只是这大汉丢了麦子,心里着实急得慌,事到如今他只好说道:“我找不到证据就算了,要是哪一天让我知道了,叫你们全都滚出天东县。”
  虽然和娜的话让他们不能拿和良怎么样,但是和良毕竟没有洗脱嫌疑,他在他们的心里始终是一个小偷的形象,照这样下去,不但和良难以立足,连因贤族也会受到牵连。
  “于大哥。”一位妇女从人群外围挤了进来,“这孩子没割你们家的小麦。”
  说话的是程依依,她左手提着一个箢子,里面有一些桃子和几把山豆角,右边怀里抱着她的女儿。她用毛巾裹着头,穿一件简单的灰色上衣和一条黑色裤子,因为天气热的缘故,两颊发红,额头上挂着汗珠。从她身上完全看不出年过三十的影子,虽是朴实装扮,却风华难掩。
  大汉问道:“程妹子,你怎么知道?”
  “他上山的时候我在山上摘豆角,他走的时候我还没走。”
  “那你刚才怎么不说?”大汉质问和良。
  “我在山顶乱石堆里,他在山腰,我看得见他,他看不见我。”程依依说。
  “那是谁割了我的小麦?”
  “是小柳的羊吃了你的小麦。”
  “好啊,这个傻子,等我见了他非剥了他的皮不可。”
  那大汉发了一回狠,接着转身面对和良,先是憋得满脸通红,接着羞愧地笑道:“好,小兄弟,哥哥错怪你了。”
  “不碍事。”和娜说道,“不管什么事说开就好了,以后我们还指望大家照顾呢。”
  “小兄弟,哥哥听你怎么说?”
  “我身上又没少块肉,还怎么说?”
  那大汉大笑起来,继而说道:“我那地里少了一小片小麦,剩下的那一大片全送给你们因贤族。”方才他因为少了一小片小麦而心疼,此时却甘心将整片小麦送人,是为了赔罪,也是一时豪情大发。
  和良向程依依表达了谢意,程依依微笑着朝他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鲁南山
对《第六十四回 对错堪判真与假 奸贤须决去和留(其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