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三十一章
本章来自《西县旧事》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8-12-31 点击数:2363次 字数:

董道昌故意告诉刘团长,王国华私受宋家捐给清河堤防的大礼,并且说了具体啥物和钱数,这才起身告了辞。刘团长将他送出大门,转身哼着戏曲返回,心里却是恨得痒。

宋文虎独在汤锅铺楼上雅间闷酒,因一心要救宋文龙,此时想得脑仁疼。忽然听见脚步声,转头一看四娘娘披着连帽红缎绣花披风走进来,惊喜之余起身迎,不料打个晃,身子不稳又坐下,笑嘻嘻的问:“你来了?”

娘娘退去披风交给从人,摆手吩咐都退下,关好屋门回身打量,见他双目迷茫带着酒意,略微皱眉怨声问:“什么叫作‘你来了?’俺不是最该来的吗?竟然醉得忘了辈份?还是当着俺下人,哼!真正一个酒半仙。” 讲完犹自瞪,立时百媚生。宋文虎全然瞧不清,转身端起酒杯说:“王国华将文龙弟,检举给野狗操下的刘团长,害得老子不能打,不去抢又不甘心,正急不出个好办法。” 四娘娘上前夺杯问:“那就自己醉死自己?” 这时候有脚步声,急匆匆地跑上楼,几位丫头喊住不让来人进,又听屋外在吵闹。四娘娘细听吵些嘛?朝外努嘴要他快快去开门,可他只是傻乎乎地嘿嘿乐,便皱紧眉头小声道:“小辈不去!难道俺去?” 冲他嫣然的一笑,文虎顿觉春满屋。

信没回,生烦急,闷闷不乐这半天,已有六、七分酒意,忿文龙握在团长之手,自恨不能痛快行事。刚才见到四娘娘来,心说‘该来的不来,你倒跑得快。’ 可舌头打结说出那话,心烦又去喝。待四娘娘招呼他开门,便睁大眼睛仔细瞧,见四娘娘的脸蛋蛋,像个大的水密桃,那上浸润着羞红。他哪想到这是道上风刮的,再眯那对黑亮眼珠,水灵灵的含着怨言。人到将醉要醉时,顿生几分怂酒胆,自然他也不例外,像头发情的公驴,哪里受得这番媚,痴痴望了会儿,起身就抱人,立时之间那操行,撞得桌上杯盘响。

老话说,‘人间男女事,急急急急急。’

四娘娘本是想叫文虎去开门,问问外面有啥事?不料他竟狼眼冒火起身扑。原本喜他浑身野性虎豹劲,知他此时已昏头,周围全都不顾及,只想要干那种事,担心屋外情急之下大声问:“外面吵啥嘛?” 一来想说屋内平安又无事、二来提醒文虎不可以造次。但宋文虎还是扑上来,四娘娘焦急地小声说:“外面外面!你听外面!” 可是哪能制止住,说时迟那时快,眨眼之间四娘娘已被抱离地面转几圈,并且亲上嘴巴来。知他酒兴春情勃,已经完全疯狂了,忙侧头让出嘴巴来,大声对着外面喊:“正议机要事,有事在外讲。” 这时外面一位男的便应道:“俺是常跟管家的,小名叫铁头,现有口信报。” 四娘娘刚要答,又被这厮亲牢了,哪能说出话,急得猛挣扎,好容易才躲出嘴巴喘口大气对外说:“讲……!” 这时再次被亲牢,哪里还能再讲话,可叹又别叹,大户人家藏那事。 屋子外面说:“管家让俺来告诉,少主文龙现在已经没事了,四娘娘请放宽心。” 宋文虎大吼:“早就知道了,滚!” 吼完抱着寻到角落处,放在地板上,就去解她衣,急乱之中哪得要领。

四娘娘便笑了笑,自己宽解了,又帮文虎弄,然后两人滚一处。真个是,‘你慌他也忙,法了回自然。‘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三十一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