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三章(十二)
本章来自《林德的烦恼》 作者:端木文成
发表时间:2018-12-30 点击数:2193次 字数:

      (十二)

  就在张雨晨上诉张崇祥的第二天,祝永康便将林德叫到了办公室。林德走进办公室的时候,祝永康正埋头在电脑前修改一份文件。林德走到祝永康的办公桌前,轻咳了一声,祝永康忙抬起头看了看林德。然后,他瞪了一眼,又低头面对电脑屏幕去了。

  “你没敲门?”祝永康问到。他的手指不停地敲打着键盘。

  林德有些慌张,支支吾吾地答到:“嗯看见门没关所以

  “门没关就是理由吗?”祝永康反问到,他停住了手指,抬起头看向林德继续说到,“不敲门是没有礼貌的!你平时也是这么随便吗?”他带着轻蔑的语气问到。

  林德低下了头。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我问你话呢,你没听见吗?”祝永康厉声问到。

  “听见了”林德回答到。他的声音很低,像是从喉咙里发出的一样。

  “什么?那你为什么不回答我?”祝永康的声音更大了。他停住了手中的工作,两眼愤怒地盯着林德。

  “是的!”林德回答到。

  “你回答我什么?请你再把我的问题复述一遍!”祝永康目不转睛地盯着林德。

  林德沉默了一会儿,回答到:“您问我“不敲门是不是没有礼貌的。”。”

  “那你的回答呢?”

  “是的!”林德回答到。他抬起头看了看祝永康的眼睛。

  祝永康白了林德一眼,又把目光投向了电脑屏幕,说到:“很好!”

  “你知道什么是礼貌吗?”他继续问到。

林德看了看祝永康,又低下了头。

“咦!你不是知道吗?那好,让我来告诉你:当你在进入别人房门前,要先敲门,直到房间的主人允许你进入你再进入,这叫礼貌;进了屋子,你要关门,这也叫礼貌!我这么说,你能明白吗?哦,要是还不明白,就回家问问你的父母,我相信他们还是懂得些道理的!你说呢?”祝永康说到。他的脸依旧向着屏幕,他的眼睛却瞪着林德。

“我清楚了!”林德回答到。他有些生气。

“不,不,听你的语气,你没明白!”祝永康否定到。

林德和祝永康对视了一会儿,没有回答。

“好吧,看来我是教不会你了!毕竟对很多人来说,讲礼貌是很难的!”祝永康说到,“既然这样,我们言归正传。”

他停下手中的工作,拿起右手边的一个银白色的不锈钢水杯站起身来,走向饮水机。他没看林德(或者说,此时的林德在他的眼中更像一个透明人一般。)。他按下饮水机按钮,接了一半热水和一半凉水,然后转身走回了座位。

“知道我为什么叫你来吗?”祝永康坐下后,喝了一口水问到。

林德摇了摇头,回答到:“不知道”他的声音小的像蚊子叫。

“好一句“不知道”,说的多轻描淡写!”祝永康挖苦到。

祝永康放下水杯,歪着头看着林德说到:“我最讨厌两种人,一种是整天说别人坏话的人,另一种是拉关系走后门的人。第一种人,无论在工作还是生活中,他们都是卑微、懦弱的人。他们懒惰,做什么都是三分钟热血。他们过得一团糟,可他们的嫉妒心极强。他们见不得别人比他们有钱,见不得别人比他们过得光彩。他们只会躲在阴暗的角落里嚼舌根。这种人只配在社会的最底层苟且度日,只配被光鲜亮丽的人们踩在脚下!他们喜欢在背地里说朋友的坏话,可有需要的时候又去找朋友帮忙。他们还喜欢揭亲戚的短,喜欢背地里骂自己领导。这样的人,就像苍蝇一样的让人憎恶!他们简直就是跳梁的小丑,根本就没有资格让我浪费口水!而另一种人,他们天生就不学无术。他们在学校做学生时候,就一副流氓地痞的样子,整天除了泡在网吧里打游戏,就是想方设法勾搭漂亮的女同学。等到毕了业以后,他们头脑里没有半点儿墨水。学校教授的专业知识,他们也统统还给了老师。多可笑啊!都还给了老师!这些年的求学生涯还有什么意义?还不如早点儿踏入社会,想想那些挣钱的道理!更可笑的是,就这样一副空皮囊,仅仅凭借某某人的一层特殊关系就能进入一个公司,一个部门,就能获得一份体面的工作,享受优于别人的待遇!这是一种极不公平的现象,它让那些努力工作的人们感到心寒。然而,放眼全中国,这样的人又数不胜数。而我始终坚信,龙就是龙,虫就是虫。虫子无论怎么伪装,也不会变成龙的!”他停顿了一下,用狡黠的目光看了看林德,继续说到,“咱们言归正传,再来说说!”他冷笑了一声,又喝了一口水,向林德问到,“你知道我为什么叫你来这里吗?”

林德摇了摇头。“不知道!”

祝永康放下水杯,指着林德说到:“因为你就是走后门到这儿的!”

林德的脸涨红了起来,他没想到祝永康竟会如此的指责他。就在脸红的一瞬间,气愤代替了所有。

“您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林德问到。

“什么意思?难道你不明白我的话吗?”祝永康冷笑了一声反问到。

“我实在听不明白!”林德坚持说到。

“哦,得了吧!林德,你还跟我装什么糊涂?你是怎样进公司的,我一清二楚!”祝永康摊着手说到。他一边讪笑一边摇头,就像讲一个低俗的笑话一样。他猛然间抬起头向林德提醒到,“如果你还有自知之明的话,就没必要隐瞒了吧?”他的脸色刹那间阴沉了下来。

祝永康的话让林德哭笑不得。林德看着祝永康那双圆圆的小眼睛和那张肉饼一般的脸,顿时明白了这个小个子男人的用意。他知道自己进入公司是叔叔托的关系,至于托谁的关系,他便不愿提起了。然而此刻,眼前的这个小个子男人带着极不友好的态度面对着他,让他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即便他受到了攻击,也不会向祝永康透露半句的。他想,既然对方已经拉下了脸,准备下逐客令,那么他也没有客气的必要了。

“我想是你搞错了!没有的事,就算我认了,也不作数的!”林德目不转睛地看着祝永康的眼睛说到。

祝永康没有想到,林德在自己的威逼之下竟然没有松口。他突然站起身来,随手抓起桌上的一支油笔向林德猛地砸去。他指着林德喊道:“你算什么东西!竟敢在我这里耍横!”

林德本能地侧身躲过。他双手握拳,满脸通红地回答到:“挑起事端的不是我!”

“那是我呗?你是在指责我吗?”祝永康喊道。

“我可没有那个意思!”林德冷冷地说到。

“你真以为自己了不起了?没人能管得了你了?”祝永康指着林德大声斥责道,“你别以为凭关系进来就没人敢管你!现在我就告诉你,不管是谁把你弄进来的,在我这里都不好使!你看没看见员工手册的第八条是怎么写的?”他向林德看了几秒,然后说到,“任何员工都不准凭借特殊关系进入公司!你听见没有,是任何员工——包括你!”他指着林德狠狠地说到。

“我没有借助任何关系!你要是坚持,就请拿出证据!”林德字句铿锵地说到。

“别他妈的跟我装无辜!”祝永康喊道。他的眼睛瞪得更圆了。他的身子有些发抖。“看来今天你是要跟我扛到底了?哼!也好!正好我也管不了你,请你另谋高就吧!”

“说来说去,你不就是想赶我走吗?从一进门开始,你就已经想好该怎么赶我走了吧?”林德看着祝永康冷笑到,“好,我走没关系,但你得把话说清,你赶我走的真正意图是什么?”

“什么?我的意图?”祝永康问到。他开始暴躁。他还想抓起什么东西扔向林德。他的手在桌上摸了半天,但除了几页订好的资料纸外,并没摸到合适的物件。他怒气冲冲地指着林德说到,“好,那我就告诉你,你的工作能力不够,你不配在我的部门工作!”

林德笑了笑说到:“那就好,反正对错都凭你一张嘴!”

祝永康顿时涨红了脸,他感到自己颜面扫地。他带着威胁的语气向林德喊道:“你别以为有关系就了不起!哼!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现在张雨晨走了,我看谁还能罩着你!再说了,你也没衡量一下,就算她还在这儿工作,就凭她一个总经理助理,拿什么来保护你?真他妈自不量力!行了,我也懒得和你浪费口舌了。走吧,今天就给我离开!”祝永康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地吐出。

林德耸了耸肩,又撇了撇嘴,认为祝永康的话有些滑稽。他不知道祝永康凭什么认定他和张雨晨有着特殊关系。他有些哭笑不得。

林德甩着袖子走到门口。他一把将门拉开,气匆匆地走了出去。他刚走到楼梯口,便听到身后响起“砰”的关门声。他打了个冷颤,回头看了一眼,便急冲冲地下了楼。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端木文成
对《第三章(十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