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三章(九)
本章来自《林德的烦恼》 作者:端木文成
发表时间:2018-12-29 点击数:2065次 字数:

    (九)


  进入教学楼,迎面的是一个走廊。走廊的左右两边分别是两个多功能教室和两个活动室。靠近门口的左手侧的教室,是小班教室;里面的靠近楼梯的,则是大班教室。与大班、小班教室正对的,分别是大班、小班的活动室。走廊两边的墙壁上绘着五颜六色的图案,还有几处墙壁上多了一些七扭八歪的数字和涂鸦。走廊的尽头通向食堂。孩子们的寝室全部设在二楼。在用过午饭后,孩子们通常都会有两个小时的午休时间。


  林月要为代课的是大班的学生们。园长带着林月、林德走进了大班教室,十几个孩子正围在电视前看动画片。园长拍着手唤孩子们到她身边,大部分孩子都乖乖地跑到园长身边,只有两个小男孩仍然坐在电视前没有理睬。园长有些生气,她几步走到电视机前,砰的一声关掉了电视。两个小男孩意犹未尽,满脸委屈地央求园长打开电视机。其中一个男孩拿着遥控器按了几下,他见电视没有反应,于是跑到电视机前去按电源开关。园长一把将小男孩拉住,对小男孩教训到:“瞧瞧你这孩子,怎么不听老师的话呢?你爸妈要是知道我让你们看电视,还不扒了我的皮!你看,其他的小朋友们多听话,他们从来都不反抗老师!”园长一边将小男孩向其他的孩子们推去,一边说到:“听话,快过去!我给你们介绍一位新老师!只要你们听话,新老师就会给你们好玩的奖励!去,快去!”她又看着另一个小男孩说到:“你也去,乖乖地,你要是不听话,老师可要生气了!过去,快过去!”


  被园长推搡的那个小男孩委屈地掉了眼泪,他一面走着一面不住地向园长看着。一个绑着马尾的小女孩跑过来帮助他擦了眼泪,然后拽着小男孩的袖子走到了集合点。另一个小男孩不敢看园长的眼睛,灰溜溜地跑了过去。


  园长得意地扬起了头,活像一位骑在马背上接受朝拜的君主。小学生们则静悄悄的听着他们的君主向他们介绍一位年轻的教官。面对陌生人,他们有些胆怯,因为他们将林德误认成了教官。小学生们不住地瞟着林德,林德则做了个鬼脸缓解气氛。林月对园长的介绍方式很生气,因为园长唠叨了好几分钟,都没有明确地告诉学生们哪一个是给他们代课的新老师。而且,她还总是喜欢用恐吓的方式向学生们介绍着自己。林月决定打断园长的介绍,向小学生们招了招手,然后蹲下身子温和地说到:“小朋友们,你们好!我是你们的代课老师,我的名字叫林月,你们叫我小月老师就好!站在我身边的这位叔叔呐,”她用手掌指了指林德说到,“名叫林德,你们可以叫他林德叔叔或者林德老师!你们别看他长得很高,其实他比小绵羊还要温顺!小朋友们,你们希不希望我和林德叔叔做你们的代课老师呢?”林月抚了抚她面前的一个小女孩的头发,向小朋友们微笑着问到。她的目光清澈而充满怜爱,面容诚恳而又平易近人,小学生们很快便接受了新老师。


  小学生们点了点头,然后高兴地围到林月身边,他们用行动表达着对新代课老师的喜欢。园长对林月在极短的时间里就能获得孩子们好感的事情感到疑惑,她的心里倒有些嫉妒林月了。她从不喜欢用温柔的态度对待孩子,因为她认为,温柔的态度会将小孩子惯坏的。她想用自己的威严减轻孩子们的兴奋,于是她大声地对孩子们说到:“孩子们!你们可别以为新老师长的年轻就没法管教你们!她管教你们的方式有很多很多!尤其是你们当中那些平时就爱调皮、睡觉、打闹的孩子,我劝你们可要小心了!假如你们有什么胆敢对抗新老师的恶劣行为,可要记住,我就在窗外盯着教室里的一举一动呐!”说完,园长向门口走去。走到门口,她又回过身子对孩子们说到:“好的,我这就到窗外去了,你们可要听话呀!”然后,她又狡黠地看了看林月,便转身离开了。


  “这个老巫婆!”待园长走后,林德朝着门口骂到。


  林月忙止住表哥道:“孩子们还在呐!”说着,她向表哥摇了摇头,示意表哥不要再说。林德耸了耸肩,表达了歉意。


  林月让班里年龄最大的一个小女孩带着其他孩子们一起去做拼图游戏。趁着孩子们做游戏的时候,林月把表哥拉到门旁低声说到:“可别再当着孩子们的面说那些混账话了!孩子们还小,若真学会了污言秽语,岂不将他们给糟蹋了?”


  林德举着手指保证到:“我也是一时糊涂,竟忘了这茬了!这次你原谅我吧,下次我再不敢了!”


  “好吧,那赶快给孩子们分纸笔吧!我要给他们上一堂美术课!”林月笑着说到。


  “可是我能做些什么,除了发纸笔?”林德问到。


  “你还可以像我一样教他们学画画!”林月答到。


  “什么?像你一样?可是我对画画一窍不通呀!”林德有些为难地说到。


  “又不是让你像画家那样去画,怎么画不了?况且我们教的只是孩子,教他们画画可是再简单不过了!我们把画笔给他们,他们只要凭着自己的想象去画就好了!我们要做的就是耐心细致地陪他们画画并不断给予赞美。此外,我们还要聆听孩子们关于画作的故事,然后给予安慰和鼓励。我想这回你可以胜任了吧?”林月说到。


  “噢!我懂你的意思了!你真是个好老师!”林德点头说到。他不禁对表妹投以赞赏。


  “那当然了!”林月得意地说到。她那灿烂的笑容之中,带有一丝女孩独有的娇羞。这时,一缕阳光透过窗子,洒在她的脸上,宛若一朵洁白的莲花伫立在洒满阳光的水面上。


  林月把她的小学生们聚集到一张大圆木桌旁坐定,然后对她的小学生们说到:“小朋友们,你们喜欢画画吗?”


  小学生们高兴地喊到:“喜欢,喜欢!”


  “老师!我们一直都想画画,可是李老师不会。我想学画画,您能教我吗?”一个绑着马尾辫的小女孩举手问到。她提问的时候还有些胆怯。


  “当然可以啦!”林月和蔼地回答到,“老师和你们一样,也喜欢画画的!今天老师还给你们带来了画画用的纸和笔,你们高兴不高兴呀?”


  “老师,我们也有纸和笔!可我们天天都用它们写字和算术!”一个小男孩举手说到。


  “可今天老师带来的纸和笔都是专门用来画画的!”林月对小学生们说到,“一会儿站在我旁边的这位叔叔呐,就会把纸和笔发到你们手上,到时候你们成小画家了!”说到林德的时候,她伸开手掌向林德指了指。


  林月话音未落,林德便开始发放纸笔。几分钟后,所有的小学生们分到了漂亮的纸笔。他们高兴极了。只有那个扎着马尾辫的小女孩带着害怕和羞涩的神情看着面前的纸笔,她不敢用手去碰触。林月很快便发现了小女孩的异样,于是走到小女孩的身边轻声问到:“小朋友,你不是很喜欢画画吗?怎么见了纸笔不高兴呢?”


  小女孩用委屈的眼神看着林月问到:“老师,您的纸和笔收钱吗?”


  林月愣住了,她无论如何都预料不到小女孩会提出这样的疑问。她想不明白,为什么一个正处于天真无邪年纪的小女孩会有这样的顾虑。她为发生这样的事情感到难过。她将小女孩轻轻地抱在怀里,然后又吻了吻小女孩的额头对小女孩说到:“老师的纸和笔永远都不会收钱的!老师喜欢看着你画画!”然后她抬起头对所有小学生们说到,“小朋友们,老师只想看着你们画画,看着你们成为画家,你们都是老师的骄傲!”


  “老师,您让我们画什么呢?”那个小男孩问到。


  “你想画什么呢?把你想画的画出来就是了!”林月回答到。她又对所有学生说到:“现在画笔在你们手中,你们想画什么就画什么,你们画什么老师都期待!”


  小学生们听到可以自由发挥,高兴地像一群快乐的小鸟。他们挥动着五颜六色画笔,在带有淡淡清香的画纸上勾勒出一道道弯弯曲曲的线条。


  林德对小学生们的画作抱有浓厚的兴趣。他俯下身子,一副又一副地欣赏着。当他走到那个扎着马尾辫的小女孩身边观看她的画作时,感到十分惊讶,因为他发现小女孩正在耐心细致地画一张面值十元的人民币的正面图样。他向正在一旁指导一个小女孩画画的林月招了招手,林月满脸疑问地走到表哥面前。


  林德默不作声地指了指扎马尾辫的小女孩的画纸,林月忙向小女孩的画纸上看去。只见小女孩正在涂画着一张蓝白相间的、面值十元的“纸币”。其中,“拾圆”字样中的“圆”字写的很大,而“拾”字则小了一些;“票”面上的10字样画的端端正正,乍一看去,和真币上的十分相似;毛主席头像也画的有模有样,与整张“票面”的图案颜色相比,她在毛主席头像的绘画上采用了更深的蓝色;至于“票面”的其他部分,包括“票面”上的文字、字母和数字编号以及“票面”左上角的国徽都和真币有几分相似。而图案的部分,她用了很多明亮的色彩与天蓝色的主调搭配,尽管显得稚嫩,但绚烂夺目。


  林月渐渐俯下身子,向小女孩问到:“小朋友,你能告诉老师你画的是什么吗?”


  “钱!”小女孩停了画笔,有些羞涩地看着林月回答到。


  “那么,”林月稍稍停顿了一下看了看表哥,继续问到:“你能告诉老师你为什么要画钱吗?”


  小女孩低下了头,眼睛泛出了泪光。


“因为爸爸!”小女孩委屈着说到,“爸爸总是不回家。妈妈说,爸爸出去赚钱了,一年只能回家看我们一次。可是我真的很想爸爸!如果我能画好多好多的钱给爸爸,那么爸爸就可以回家了!”


  林月听了小女孩的话,紧紧地将小女孩搂在怀中。她想要说些安慰的话,可一时间竟然语塞了起来。她知道,她不可以说一些谎话去安慰孩子,哪怕这些谎话是善意的。


  “老师,爸爸看到我画给他的钱,是不是就可以回来了?”小女孩掉着泪问到。


  林月连忙点了点头,“嗯”了一声。她撒了谎。可是这个谎她又不得不撒。她握住小女孩的双臂,温柔地看着小女孩说到:“你要记住,尽管爸爸不在你身边,但爸爸是爱你的!在家里呐,你要听妈妈的话,要做一个乖孩子,好吗?”


  小女孩用力地点着头说到:“好…!”接着,小女孩又问到:“我要是乖的话,爸爸是不是就可以回来了?”


  林月点了点头。她轻抚着小女孩的头发,发现小女孩的头发有些凌乱。她向小女孩问到:“一会儿画完了画,老师给你梳头好不好?”


  小女孩高兴地回答到:“谢谢老师!”说着,她又拿起了画笔在纸上涂了几下,又抬头问到:“老师,你能帮我在头上绑两只小兔子吗?”她有些难为情,但说起话来口齿伶俐。


  “当然可以了!”林月爽快地回答到,可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并没有兔子形状的发卡或发带,便满脸歉意地说到:“可是老师没有带小兔子的发带呀!”


  小女孩很快从兜里掏出一对带有小兔子饰物的发带,递到林月面前说到:“老师,我有!你看我的发带漂亮吗?”


  “漂亮,真漂亮!”林月回答到,“你先画画,等画完画老师就帮你绑小兔子!”


  “谢谢老师!”小女孩说到。她继续画起画来。


  “对了,小朋友,你帮老师画一画你的爸爸妈妈好吗?老师想看到你和爸爸妈妈在一起玩耍时的样子!”林月对小女孩说到。她不想看到这么小的女孩就陷入金钱的阴影之中。


  “好的,老师!”小女孩回答到,“我最想画的就是爸爸和妈妈,可现在我已记不清爸爸的样子了!”说到这里,小女孩又含起了眼泪。


  林月轻轻拭去小女孩眼角的泪珠,温柔的说到:“没关系的,老师也记不住爸爸的样子,可老师每天都会把爸爸的样子画出来。因为老师爱爸爸,所以老师就把想象中最伟大的爸爸全都画出来。老师相信,当我们把爸爸画出来以后,爸爸就会回来的!”


  “我会把爸爸画回来的!”小女孩坚定地说到。


  小女孩翻开一页崭新的画纸,低着头认真画了起来。


  林月走到一个身穿黄色外套的小女孩身旁。她正要俯身去看小女孩的画,小女孩忙用一双小手将画纸遮住。小女孩仰头去看林月,她的眼睛像星星似的一眨一眨,脸上带着一丝慌张和羞涩。林月将双手放在小女孩的肩上,然后轻声地说到:“能把你的画给老师看看吗?老师相信你一定的画很漂亮的!”


  小女孩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说到:“不,你看了一定会笑话我的!”


  林月一阵心酸,她没想到这么小的孩子竟会有如此出人意料的思想。林月认为,造成小女孩缺失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源于她的家庭。她为那些在有意和无意中对孩子成长造成伤害的家庭感到心痛,因为错误的家庭观念和鲁莽的家庭行为都会深深地影响到孩子性格发育,致使孩子性格上的缺失。这会对孩子的未来有着深远的影响。林月即便知道问题的根源,可她也无能为力去解决,因为中国有千千万万的家庭正在对他们的孩子施以负面的影响。纵然她有三头六臂,也终究无济于事。她只有默默地祈祷了。


  “老师怎么会笑话你呢?”林月和蔼地说到,“其实老师也不会画画,但是老师从来都不怕自己的画被别人看到。因为老师相信,老师的画是独一无二的!现在,老师相信你的画也是独一无二的!老师喜欢你的画,你能让老师看看吗?”


  小女孩犹豫了一会儿,最后她还是被林月那双温柔且诚恳的眼睛说服了。她慢慢地移开手指,直至手掌彻底的从画纸上移开,露出整幅画来。


  林月只见纸上画着三个人:左边的胖胖的,像个男人;右边的瘦瘦的,长着长头发,像个女人;而中间的又瘦又小,扎着两个小辫子,看上去像个小女孩。林月不吝赞扬道:“画的真好!比老师画的好多了!你能告诉老师,画上画的都是谁吗?”她又轻柔地问到。


  小女孩看了看林月,又看着她的画说到:“我画的是爸爸、妈妈和我!”她又指着画中的人物说到:“这个是爸爸,这个是妈妈,中间的这个是我。”小女孩介绍完毕,又抬头去看林月的眼睛。


  “那你能告诉老师,你为什么要画爸爸和妈妈呢?”林月问到。


  小女孩低下头回答到:“因为爸爸和妈妈整天吵架。爸爸已经很长时间没回家了!妈妈总说,爸爸比不上隔壁的张叔叔。可是,我觉得隔壁的张叔叔又矮又胖,他可比不上爸爸!爸爸比张叔叔个子高多了,还比张叔叔有力气。爸爸怎么就比不上张叔叔了呢?”小女孩说着,委屈的掉下泪来。她的眼泪掉在画纸上,将画纸上的爸爸的头像洇湿。小女孩急忙用袖子擦拭画纸上的泪渍。


  这时,坐在小女孩身旁的一个穿蓝色上衣的小男孩调皮地对小女孩说到:“你怎么知道你爸爸更有力气呢?也许他连你都抱不动呢?”


  小女孩反驳到:“才不是呢!有一次,张叔叔买了一架电子琴,张叔叔搬不动,还是爸爸帮忙给搬上楼的呐!张叔叔都夸爸爸有力气呐!”


  小男孩摇着头表示不信,他说到:“那可不一定!也许是人家故意晃点你爸爸呢?”


  小女孩不解地问到:“什么是晃点呀?”


  小男孩得意地回答到:“晃点就是忽悠呀!这是我从电视里学的!”小男孩有些骄傲。


  小女孩生气地反驳到:“才不会呐!爸爸肯定比张叔叔有力气!张叔叔连五楼都爬不上去,可爸爸爬六楼都不费力气!”


  “就算你爸爸有力气,可如果你爸爸是个胆小鬼呢?”小男孩不服气地说到。


  “不许你说我爸爸!我爸爸不是胆小鬼!”小女孩对小男孩喊到。


  林月见两个孩子争嘴,便阻拦到:“好了,好了!吵架是不文明的行为!”她首先对小男孩说到:“说别人坏话是一种不礼貌的行为,以后不能说别人坏话了,知道吗?”


  小男孩看了看老师,吐了吐舌头,没有出声,继续低头画画。


  林月又对小女孩说到:“老师相信你爸爸很有力气,老师也相信你爸爸一定特别勇敢!老师还相信,你爸爸没回家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办,等办完了事情,他一定会回家爱你和妈妈的!”


  “可是爸爸已经很久都没回来了!他会不会不要我了?”小女孩哭着问到。


  “不会的,不会的!”林月忙安慰到,“爸爸怎么会不要你呢?你要相信,爸爸是爱你的,爸爸爱你就一定会回家的!你要耐心的等爸爸回家,好吗?”


  小女孩点了点头,又用衣袖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林月掏出纸巾,帮着小女孩拭去脸上的泪痕。林月又安慰了一席话,林德也帮着安慰了一番,小女孩才渐渐露出笑脸。


  上了一个小时的美术课后,林月又带着小学生们做了一会儿游戏。孩子们想到外面去玩滑梯,林月便带着小学生们由室内转移到了室外。小学生们就像脱了缰的小野马一样,开心快乐地乱跑个不停。林月不断地叮嘱小学生们注意安全,她还和表哥林德一起守在滑梯的两端。那个扎着马尾辫的小女孩偷偷地告诉林月,平常的时候,老师都不准他们去玩滑梯,因为那样会耽误他们的学习。林月听后感到失落。她想,这么小的孩子不应受到过多的自由上的束缚;无法解放他们的天性,就等于毁了他们的童年,这样也会造成他们性格上的缺失的。


  就在林月陷入沉思之际,园长急急忙忙地跑了过来。她不停地看着手表,好像要赶时间一样。她站到林月面前,一边大声催促孩子们回到教室,一边对林月说到:“哎呦!可不能放任他们在外面逗留太长时间!”她又指了指手表说到:“你看再有一个小时就要放学了,可不能让他们家长以为孩子竟在学校里玩闹了!要是他们这么认为,那我的生意可就泡汤了!”


  林月听到园长话,心里又气又笑,她神情严肃地说到:“园长,我认为给孩子们一定的自由空间是很有必要的,这样才能保证他们健康的成长!”她想为孩子们再多争取一些自由的时间。


  园长继续催促孩子,小孩子们都围到林月身边寻求帮助。无奈园长的态度十分坚决,他们才很不情愿地离开滑梯向教室走去。园长见孩子们进入教室,方才安心下来。她笑着对林月说到:“林老师,看来我们在教育上的见解存在分歧。即便现在不考虑到我个人的利益,单从教育而言,我恐怕还要提出一些我的个人见解。”她看着林月,停顿了一下继续说到:“小孩子拥有自由的空间固然重要,可相比来讲,学习更加重要!我们不能由着他们性子随意贪玩,否则就是在浪费时间。比起毫无目的的玩耍,艺术类的课程更为重要!我们可以通过教习他们学习诸如舞蹈、钢琴、唱歌这样的课程来帮助他们取得进步。只要他们在某一方面很突出,我们就可以让他们去参加电视台的选秀节目,成为小明星!你也知道,现在的小孩子们竞争都很激烈的!一旦成绩不好,就可能错过重点小学、重点中学,也极有可能错过重点大学。说的再清楚点儿,我们的教育工作,其的目的就是将自己的学生培养成未来的明星(就像那些我们每天都会在电视里看到的大明星们一样)、成功的管理者或者是成功的企业家以及政府职能部门的管理者。我们应该让孩子们从小就树立起这样的梦想,灌输这样的价值,从而使他们长大以后事业有成、名利兼收!你懂我的意思吗,林老师?”看她的样子,更像是在对林月说教。


  林月面色凝重地提出不同的见解。她说到:“既然您提出了您的见解,那么我也要提一点儿我的见解!我认为教育的目的,旨在让受教者成为一个兼具德行、智慧、仁孝、笃实、诚信、勇敢、谦逊品质的人,而不是把受教者变成一个只会追名逐利的机器。我们帮助他们找到梦想,并不断地鼓励他们去为之奋斗。我们告诉他们,人生会有逆境,这是每个人都要无数次经历的过程。越是身处逆境,就越要笃定信念。只要他们坚持操守,品行端正,那么不论他们从事什么职业,都会成为我们的骄傲!”她深吸了一口气指着教学楼继续说到:“还有,像他们这么小的孩子,我们怎么可以拿功利性的观念来灌输他们呢?”


  园长冷笑了一声回答到:“功利?怎么功利了?如果他们小的时候不树立起当明星,做富豪的梦想,那么等到他们长大以后再做这种梦也许就晚了!我们做教育的不就应该未雨绸缪吗?不就应该顺应当下的时代培养人才吗?”


  林月对于园长的话感到无奈。她又气又笑地坚持到:“可我们要教育的是他们的品质,教他们如何去做一个善良的人,一个有用的人!”


  园长摇头反驳到:“什么?善良的人?善良有回报吗?善良就能得到公正的对待吗?善良就能得到应有的尊重吗?林老师,我们身为教育者,首先应该保证学生们的优异成绩,然后再教会他们如何处理人际关系,如何适应复杂的社会。当然,我也并不否认好的品质的重要性!但相比于光明的未来,品质的重要性也就退居其次了。看来,我真得向你啰嗦几句了!”她看了看林月,准备将她的教学理念向她面前的这位年轻老师卖弄一番。她继续说到:“在促进学生未来发展上面,我认为有三个方面不得不列入教学大纲:第一,在他们之中,相当大的一部分人会投身到职场打拼,因此我们要教会他们如何适应复杂的职场。首先,要教会他们如何从复杂的环境里脱颖而出,进入食物链的顶端;其次,要教会他们如何在权利的竞争中保持优势,并立于不败,成为真真正正的拥有宰割特权的领导者;第二,他们之中,还会有一部分人通过某种正式的或不正式的途径进入官场,因此我们应该教会他们如何像百变金刚一样应对政治斗争。当然,这一部分的课程我并不熟悉。我只知道,我们要教会他们如何在风云变幻的权利游戏中更胜一筹,如何做到位高权重,睥睨众生!第三,他们中还会有一部分人成为焦点人物,甚至是耀眼的明星。我们要教会他们如何巧妙地运用面具,如何在适当的时候更换面具,如何获取更多人的追捧与效仿。你知道吗,当一个人成为亿万人民心中的偶像的时候,他将获得毕生的荣誉!不管他在成为偶像之前换过多少面具,嘲弄过多少无知的人们,他的过去在他的崇拜者眼里都将是光辉的、灿烂的、伟岸的并且不同凡响的!换句话说,没有人会相信自己偶像在成名之前是龌蹉不堪的!就像不会有人介意一个富商在建立商业帝国的过程中干过诸如贿赂、走私、偷税等见不得光的事情一样。人们崇拜的只有金钱、权势和名利。因此,每个人的成长也都是围绕着这三个名词进行的。”她停顿了一下,用狡黠的目光看了看林月,继续说到:“无论是谁,无论他现在拥有什么样的社会地位,他都不会满足于现在所拥有的一切!没有人能逃脱这个魔咒!如果说名利是一个魔咒。”


  “你也是一名教师,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林月有些激动,她真的被园长气到了。


  园长瞪着眼睛、满脸通红地说到:“你是在批评我吗?如果你在批评我,那么只能说明你还太年轻。你们年轻人总是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你以为你的几句批判性的言论就能改变这个世界吗?不是的!我们的社会,就是一个靠着金钱数目来评定一个人能力的社会。就像一个小伙子爱上一个姑娘,可是一旦这个小伙子没有钱,他就不会娶到这个姑娘。因为在姑娘和姑娘的家庭看来(当然,这种看法很大程度来自于姑娘的家庭),这个小伙子是没本事的。如果一个姑娘爱上一个小伙子,而小伙子没钱,这个姑娘往往也很难嫁给这个小伙子。因为姑娘的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没有本事的穷光蛋。说句玩笑话,如果非要让所有没钱的小伙子都能娶上老婆,除非这世上再没有富人,或者人人都是一文不值的穷光蛋。而我们都知道,这种事根本就不可能发生的。要让财富得到平均分配是不可能实现的。因为有些人天生就是懒鬼、赌徒,想让他们干点儿正经事,比登天还难。”她认为,她的这一番道理定能将林月驳的哑口无言,她开始欣赏自己的辩论才能了。


  林月冷笑着说到:“你错了,并不是所有的女人都会选择嫁给金钱!金钱对于生活来说,不过是一件附属品。只要我们健康、勤劳,它就源源不断!”林月认为,不论男人还是女人,其嫁娶的对象都应该是爱情。因为只有爱情,才能让一个人的生活品质得到升华!


  园长笑了笑说到:“你们年轻人呐,可真会胡闹!爱情?缺少面包的爱情又能维持几天呢?现今这世道,干什么不需要花钱?为什么人家有钱人腰杆就硬?因为人家有充足的资本换取优渥的物质生活!别的咱不说,就说房子吧,人家有钱人可以一栋两栋十栋的买,还可以用来生钱;可普通人呢?他们结婚需要房子,可要是买一栋房子的话,就得付出血本!许多年轻人为了拥有一套房子,他们花掉了父母半辈子攒下的血汗钱!可到头来呢?他们的父母恐怕连一点儿大病都不敢得!还有的人,他们为了拥有房子从银行贷款,以至于后半生的一半时间都在为了归还贷款奔波忙碌。人家有钱的人,就算不工作也根本不用为了生计发愁。他们的钱光在银行里吃利息就比普通人一年甚至几年赚的都多。而普通人呢?他们为了维持生计当牛做马,可到头来呢?不过就是白忙一场。你说,这普通人和有钱人怎么能比?所以说,只有傻瓜才不理有钱人呐!好了,我可不和你理论了,你们这些年轻人,迟早会被你们那些稀奇古怪的想法打败的!”说着,她扭头向教室走去。


  林月向表哥表示着无奈。林德耸了耸肩,发出了同样的表情。几分钟后,他们才回到教室。园长一直在教室里教习小学生们算术,林月也只能硬着头皮做一些辅助工作。放学前,园长终于回到了自己办公室,这也让林月兄妹顿时轻松了许多。林月坚持以自己的方式为学生们上课,直到放学。而这期间,园长就没有在教室里出现过。


  放学后,所有的孩子都被提前就守在大门外的家长们接走了。送走了孩子们,林月和表哥林德才收拾纸笔准备离开。他们刚出了教室,便在教室门口遇到园长。林月不想和园长交谈,哪怕简单的寒暄也觉得累赘。她只是礼貌的向园长点了点头,然后拉着表哥离开。园长忽然拦在他们的面前。他们发现园长那看似可掬的笑容有些僵硬,她面部的肌肉都是扭曲的。园长对林月说到:“林老师,我很欣赏你对某些专业知识上的精通,但遗憾的是,我们始终都不能在思想上达成一致。你知道,一个优秀的老师不应该只是精于技巧,他应该理解教学的意义!我很抱歉,学生们的课程不能由你继续教授了!”她的目光中带着胜利者特有的高傲,仿佛世上所有的人在她那双深凹的三角眼中都是彻头彻尾的失败者。她摆出一副得意的神情看着满脸涨红的林月。她知道对方已经被她刺伤。她很乐意看到流血的伤口。


  林月气愤地说到:“你应该抱歉的,是那些孩子们!”她指了指教室,然后转身向大门走去。林德本想用礼貌的方式和园长道别,可他一见到园长那张阴沉的脸,便打消了念头。他疾行了几步,追上了表妹。他们出了幼儿园,一直向西走去。


  在回家的途中,林月和林德对教育的意义进行了讨论。林德对教育并没有什么建设性的看法,他只是围绕着教育的目的阐述了一番。而林月认为,教育对于教育者和受教者来说,并非只停留在某一特定的阶段。它应该伴随着所有人的一生。此外,她还特别提到,教育是一项极其严肃的事情,它需要小到家庭和学校、大到整个社会来参与。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在整个教育的过程中,家庭和学校都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端木文成
对《第三章(九)》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