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三章(八)
本章来自《林德的烦恼》 作者:端木文成
发表时间:2018-12-29 点击数:1029次 字数:

                                                                      

(八)


  他们来到一家名为红蓝黄的幼儿园门前。高高的院墙将整间幼儿园围得像个铁桶,墙壁上的原本色彩斑斓的涂鸦在风雨的洗礼中变得模糊不清。透过紧闭的铁栅栏大门缝隙,便可窥见院内的几处样貌。大门和院墙之间,有一座低矮的小屋。小屋的门口上挂着一个塑料门牌,上面印着:“门卫室”三个大字。

  林月走到门卫室窗前,敲了敲玻璃。半天,一个约莫六十来岁的老头推开窗子,将头半伸向窗外。一股浓烈刺鼻的酒气熏得林月一阵恶心。他仔细地将林德兄妹打量了一番,然后向站在他面前的林月问到:

  “你们是找人的还是来接孩子的?找人的话,现在只有园长在,不过她现在还不方便接见外人!要是接孩子的,对不起,现在还不是学生的放学时间,你们恐怕只能等到下午四点了!”

  林月笑着回答到:“您好,我们是来给学生们上课的!李老师昨晚病了,我是来做代课老师的!”

  “李老师?哪个李老师?我们这里可没有什么李老师的!”门卫有些不耐烦地说到。

  “就是李静老师!她从去年就在这里教书了。您想想?”林月提示着说到。

  门卫仰着脖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说到:“哦!你们说的是小静老师吧!你们是小静老师的朋友吗?”门卫又问到。

  “是的,我们是她的朋友!她昨晚病了,让我们帮忙代课。这件事园长她是知道的!”林月说到。

  老门卫本想再度盘问,忽然身后传来园长的声音:“让他们进去吧!孩子们都等半天了!这帮小捣蛋鬼,我可真拿他们没办法!”

  园长是个又高又胖的四十来岁的中年女人。她身穿一件浅蓝色的长袖外衣和一条深灰色的厚绒长裙。她的头发卷曲,一直披散到肩膀;她的眉毛又短又淡,如果不仔细辨别,很难想象那就是眉毛;她长着一双三角眼,眼珠子来回转个不停;她的颧骨很低,可由于满脸肥肉,已经很难找出颧骨的位置了;她的鼻子高高的,鼻梁中间有一个凸起的结;她的嘴巴很大,但嘴唇很薄;她的手又肥又大,比很多男人的还要大出不少。

  老门卫很不情愿地去找钥匙。两分钟后,他才在乱糟糟的办公桌上找到钥匙。园长见老门卫又喝的醉醺醺的,于是责备到:“瞧,你又喝酒了!我都跟你说过多少回了,这里是幼儿园,幼儿园里是不能喝酒的!你说,要是被小家伙们学去了该怎么办?到时候他们在家里喝酒被爹妈撞见,那他们的爹妈还不得到园里闹事?再说了,要是孩子的爹妈知道我们幼儿园纵容喝酒,还敢把孩子送到我这里来了吗?你个老家伙,你想被酒灌死,可别连累了我!我再给你最后一次警告:再让我发现你喝酒的话,你就给我滚蛋!”

  老门卫一声不吭,仍像个没事儿人似的在一大串钥匙中寻找大门的钥匙。园长见老门卫不理会,于是扯了扯他的袖子向他问罪。老门卫眯着眼笑了笑说到:“您就放心吧,我下次不喝就是了!”说完,他继续找钥匙。他找到了钥匙,半分钟后才将大门打开。

  大门开了,园长忙将挡在面前的老门卫推到一旁,上前迎接林月兄妹。老门卫害怕园长训斥,趁机躲回屋里去了。林月和林德站在门槛外向园长问候了一番。园长打量了林月兄妹一回,才将他们让进院内。

  进入院内,林德兄妹将整个幼儿园的布局看了一番。教学楼南北走向,共计两层,楼体的墙面由红、黄、蓝三种颜色组成,仿佛三幅彩色的拼图;教学楼坐落在院子的西北角落。教学楼西面是空地,东面建有滑梯、跷跷板、蹦蹦床等儿童户外娱乐设施;教学楼的正门在南面。出了正门,往南走约五十米处有一块由红绿两色组成的圆形橡胶操场。操场的南面靠近围墙,围墙下栽种着一排观赏用的松树;院子的北面有一处长方形的花园,花园周围栽种一排观赏用的松树,松树无人修剪而显得枝叶杂乱。花园和娱乐设施之间是一片草地,草地的边缘设有一米高的网状的护栏,护栏是防止小学生们随意跑到草地上玩耍使用的。

  “你是李静的朋友?”园长向林月问到。

  “是的,我们是同学!”林月回答到。

  “那么跟我一起去教室吧!”园长说到。说着,她朝着门卫室喊了几声,教老门卫出来关大门。她嘀咕到:“这老家伙,干点活儿就知道偷懒!要不是碍着面子,我早就把他撵走了。真是越老越不中用了!”她一直看着门卫室,直到老门卫灰溜溜地跑出来关闭大门,她才扭过身来对林月说到:“我刚才说到哪儿了?哦,对,昨天晚上李老师给我打电话说她身体不舒服,说要找一个老师替她给学生们上课。哦,对了,请问您姓名?”园长突然停下脚步向林月问到。

  “哦,我叫林月,您叫我小月就行!”林月答到。

  “哦,小月?哦,对了,小月,你知道我可不想随随便便什么人都来辅导我的学生。当然,我绝没有针对你的意思,我是想问,你以前有没有教学经历?”园长向林月问到。

  林月笑了笑回答到:“我现在就是一名老师!”

  “哦?你是老师?你现在没课吗?你在哪儿教学?”园长问到。

  “我在一中教美术。今天下午恰巧没我的课。”林月从容地回答到。

  “哦?美术?”园长想了想继续说到,“好吧,只要有教学经验就行了,反正小家伙们也不需要学习什么麻烦的东西!简单点也好。”

  “您放心吧,我一定会让他们度过一个美好的下午!”林月自信地说到。

  “这位是你的朋友吗?他也是老师吗?”园长看了看林德,向林月问到。

  “他是我的朋友!”林月回答到,“不过他不是老师!”

  “你的朋友看上去是个老实人,对吗?”园长问到。

  “他是一个既善良又可靠的人!”林月朝表哥笑了笑,向园长答到。

  “那就太好了!你也知道,孩子们胆小,他们常常会被陌生人吓到!”园长解释到。

  “我想,孩子们会喜欢我们的!”林月自信地说到。

  “真的吗?那可太好了!我可做不到让他们都喜欢我。他们太调皮了。骂的重了,他们就哭个不停;骂轻了,他们依然淘气不止。这种事真让人心烦!我看我是当不了什么老师的,要是退回十几年前,我非扒了他们的皮不可!如今时代变了,教育的方式也都变了,我们以前的老把式现在也都不灵了。其实,要我说,教育那种不听话的孩子,狠狠地抽打一顿比什么方法都管用!”园长说到。

  “抽打吗?那可不行,那会吓坏孩子们的!还会让他们长大以后会变得懦弱的!”林月忙说到。

  “我可不懂那么高深的道理!不过,我可知道,现在的孩子是打不得的。你动他们一巴掌,回去他们就会把挨打的事向他们爹娘添油加醋。到时候家长找上门来,我们损失的可就是生意了!赔本的买卖是没有人肯做的!”园长笑着说到。

  “教育是头等大事,可不是什么买卖!”林月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我们为人师表的,理应起到表率作用。我们以身作则,以德修身,这样才能引导学生们树立正确的价值观念,才能让他们不至于迷失在丑陋与虚假的泥淖之中。”

  “你瞧瞧,你们做老师的个个都伶牙俐齿,我可说不过你们!教育是学术问题。我读书少,可不敢评论其中的道理。我的原则就是,绝不能让我的幼儿园垮掉!绝对不能!”园长说到。她始终坚持自己的想法。

  “我认为,身为教育工作者,我们更有理由抓好教育!孩子是我们国家未来的希望和栋梁,我们可不能成为摧毁希望的罪人!”林月说到。

  “你瞧瞧,我这都成罪人了!教育,教育!可我们究竟该怎么教育呢?”园长冷笑着说到。

  “我们身为老师,当然是以身作则了!首先,我们要规范我们的言行,为他们树立榜样,并专注培养他们的个人礼貌、道德修养以及谦逊笃实的品质;然后,我们要以端正的态度引导他们树立起正确的价值观念;最后,我们要以脚踏实地的工作方式,鼓励他们勤勉好学,树立远大的目标。”林月停顿了一下,然后又说到:“这就是教育应该呈现的方式!”

  “哎呦呦!”园长笑了笑说到:“瞧你说的,多轻巧呀!可人不是机器,老是一板一眼的工作,就算机器也会坏掉的!小孩子的家长们都无法做到的事情,你一个老师怎么能行呢?现在的孩子大都是独生子女,他们的父母把他们捧在手心里,不敢打骂。何况我们又只是老师,对于学生们更是伸不得手,张不开口(你知道的,现在的孩子没有一个让人省心的!)。老师在黑板上唠叨了一堂课,他们却在讲台下玩的玩、闹的闹,根本不听老师嘴里的那一套!我认为,我们在教学方面,就应该好好学学企业里管理员工的那一套:首先,把每个人孤立起来,让他们没有真正的朋友。这样,他们也不可能闹得起来;其次,再设立一个诱人的目标,让他们对这个目标进行争抢。这样,他们就会把身边的每一个同学当成对手;老师既是老板,老板握有最高的权利。这样,所有的弱者都会自动地向老板靠拢,而他们所有人都是弱者。老板也不用为了管理而头疼,老师也不用为了孩子不听话而烦恼。在孤立的环境里,孩子们因为缺少玩伴儿变得努力学习。你们说,还有什么事情能让孩子努力学习更讨家长们的欢心的呢?只要家长们高兴,他们就会心甘情愿地花钱。到时候…,这真是一举两得的事情呀!”园长得意的笑到。

  林月目瞪口呆地看着表哥林德。林德摊了摊手,表示难以置信。林月停了下来,红着脸对园长说到:“您认为,我们大人们被卑躬屈膝的生活折磨的还不够吗?为什么还要让这么小的孩子们也经历这些东西呢?我们上代人和我们这代人,也许已经被贫穷和繁重的劳动给吓怕了,所以总是像永远饥饿的苍蝇和蚊子一样,喋喋不休地在腐臭和鲜血的源泉上空徘徊。可我们怎么忍心把这种恐惧也传给我们孩子们呢?他们还小,理应享受天真烂漫的生活。这样,他们便不会被我们的某些错误的思想干涉,便会凭借更多美好的认知来重新改变这个世界。洗涤人事的腐臭之气,净化社会的污浊之风。”

  园长被林月说的又气又笑。她想林月毕竟是年轻人,有些愤世嫉俗的言语也是在所难免。她认为,愤世嫉俗的人还未成熟,因为他们经历的人事有限。她想说出一些反驳的话。可她认为,反驳的话,对于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来说,是不可能完全理解的。所以她只是摇头笑了笑,然后幽默地调侃道:“那就为贪婪的人性干杯吧!”

  林德想了一会儿,没能明白园长的意思。林月涨红了脸,生气地说到:“人类迟早会被贪婪毁灭的!”

  园长笑了笑说到:“那是以后的事。我们无需为了以后的事情操心!我看我们也不用为了教育的问题争论了。教育是一门高深的学术问题。这个问题就连我们的专家们都没有搞明白,我们普通人又怎么能够理的明白呢?走吧,我们快点儿去教室吧!”她说着,便快速地走了几步,把林月兄妹甩在身后。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端木文成
对《第三章(八)》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