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二十一章 压力山大
发表时间:2018-12-28 点击数:1143次 字数:

钱中平自以为绝对保密的地下恋情,其实已经被许多人知道了。

先是几个牛岗镇中毕业班的学生,傍晚去校外背书时,发现本校的钱老师和一个女子在玉米林里抱楼在一起;其次是一位晚上出来偷瓜摸鱼的来钱中平班上参加过家长会的学生家长,看见钱老师华医生在河边的歪脖子槐树下啃嘴巴;然后是镇上一个在乡下亲戚家吃过晚饭的生意人回家,去山崖下的稻田边准备拉屎时,模模糊糊认出了不远处的丝瓜架下躺在一个男子怀里的华记诊所里的小华医生;然后是牛岗镇中的一位退休女教师,周末带孙子去县城看电影,在镭射影院黑暗的角落里发现了钱中平……各种消息飞速地传播着,却都暂时瞒住了坐堂行医不常出门的华老医生。

但老先生最终还是看出了端倪。

先是近一段时期,女儿神情的突然变化,引起了他的注意。做事一向有条有理的女儿变得丢三落四,站着时愣愣呆呆,坐下后魂不守舍,有时还一个人无端地咯咯痴笑。女儿不再研读药物病理方面的书了,有空就捧了从对面书店借来的什么文艺知音伴侣之类花花绿绿的书翻看,且看得痴迷投入,常耽误了洗衣做饭。

 以往晚饭后,女儿大都躲在阁楼上看电视,或偶尔去孟铁匠家找表妹孟小翠,可最近吃过晚饭,洗刷完碗筷后,平时很少化妆的华珍常打扮一新,频频出门,说去找小翠,常常很晚才回家。老中医很不放心,等女儿出门后,亲自紧跟着去过孟家几次,孟铁匠夫妇都说华珍和小翠一起出去逛街散步了,他才稍微放宽心。

半年来,老中医每次去县城进药时,都顺道去看望了老战。蹊跷的是,每次他去时,袁建国都不在家,老战友对儿子的行踪也语焉不详。这混小子到底在想什么干什么,他和女儿的关系究竟发展到了哪一步了,老中医深感忧虑。他们是生死之交的老战友,华袁两家约定的婚约如同军人坚守的阵地,容不得半点闪失,更不能由华家先生枝节,从内部瓦解。老中医横下一条心,他就是用绳子绑也得把两人绑在一起。

父亲的跟踪问询,令华珍敏锐地感觉到父亲察觉到了什么。晚饭后,父亲一反常态,总是指使她做这做那,不给她单独上街的机会。好不容易找了个合理的借口征得同意出了门,往往前脚刚踏入小翠家门,父亲杵着拐杖随后就跟上来了。后来她改变了策略,先和小翠佯装出去散步,然后小翠去她同学家玩,她再单独去赶赴钱中平的约会。

上午,华珍去河边洗衣服去了。诊所里病人稀少,老中医闲来无事,随手抓了本诊桌上女儿常翻阅的杂志翻起来,书中全是什么爱情友情夫妻家庭之类的经验文章,看得老中医直皱眉头。老中医随意地翻着看着,觉得有点不对劲,便坐下来,夹上了老花镜,终于看清了杂志的空白处上留下的一连串的字迹:先是一排写着的 “钱中平”,后是一排“袁建国”,然后是几个大大的问号感叹号。老中医大为恐慌,又拉开诊桌下的抽屉,仔细翻了翻其它的书刊杂志及药理书籍,再无有价值的发现。

老中医取下眼镜,揉揉眼眶和太阳穴,沉思片刻后,突然盯上了角落里的塑料垃圾篓。最近以来,那个专放废针筒绷带棉签的塑料篓,似乎总有倒不尽的草黄色信封皮和白色纸屑,老让他犯疑。老中医戴好老花镜,离开诊桌,走过去蹲下身子,把纸篓里的杂物倒在地上,赶走翻飞跳蹿的苍蝇,强忍着阵阵恶臭,以几十年坐堂行医一贯的细致沉稳,耐心地拨弄翻看挑选,然后取来镊子,挑出隐约有字迹的散乱纸屑,夹放在宽大平整的诊桌上,一片片抚整揉平,在一块硬纸板上不断地拼接辨识……当粘好的纸板上几个清晰的字迹终于完整地显现出来时,老中医脸上顽童般的得意神情只留驻了一瞬,就哎呀呀一声,颓然瘫坐在大罗圈椅里。

晚上,在孟铁匠家,目送华珍和小翠迈出门坎后,老中医急急慌慌地紧跟着出了铁匠铺子,他没有如往常一样放心地踱回诊所,而是杵着拐棍悄悄跟在两人身后,走了很长的一段距离……

墙上的钟声响过十点后,华珍回来了,她推开了诊所大门,拉亮点灯后,见父亲泥塑似的端坐在罗圈椅上直戳戳地愣盯着她。华珍脚一软几乎栽倒下去,惊慌地问:“爸,你怎么了?”“先别问我,我先问你,今晚你到底去哪里了”,父亲冷冷地问。“和小翠逛公路散步去了呀”,华珍不安地扯着裙子的皱褶,强作镇定地回答。老中医突然站起身,手掌啪地砸在桌上:“逛公路?你一个人跑到山上去干什么?你给我说清楚!”,“谁谁说的,我我没有啊”,华珍意识到自己被人跟踪了,彻底慌了神,语无伦次急忙否认。“你还不承认,真当老子聋了瞎了啊,你自己看看这个!”。华珍心惊胆颤,弯腰拾起父亲扔在地上的纸板,只见拼接而成的残缺信纸上赫然有几个熟悉的钢笔字“晚七点老地方见钱”,华珍知道一切都暴露了,但仍存侥幸地说:“写的什么呀我看不懂,爸,这关我什么事呀”。老中医提高了嗓门:“别跟我装傻,这几晚你和谁在一起我清楚得很!你这样做,你把袁建国一家把我这张老脸往哪里放!?”。

人证物证俱全,华珍满脸羞红,无言以对,气咻咻地说了声“不晓得”,就要进屋上楼。老中医拦住了她,厉声喝道:“你今晚必须给老子说清楚,说不清楚不准睡觉!”。

既然父亲全都知道了,华珍索性横下心豁出去了,跳起来冲父亲尖声叫嚷道:“你要我说什么,审犯人啊!我不该出门啊?我是你的丫环还是奴隶啊?!…你喜欢袁建国你去把这一切给他说啊,叫他来啊,他就是来了我也不正眼看他…”

一向乖巧温顺的女儿竟有如此剧烈的反映,令老中医“咦咦”地惊叹得张大了嘴,但插不进话,于是,恼怒地向女儿趋近一步。

华珍泪花闪烁,继续吼嚷道:“…早给你们说过我不喜欢他,你们非要把我和他拉扯在一起,我就和镇中的钱中平钱老师压了马路钻了苞谷林爬了山坡了又怎么了我这么大了谈恋爱不应该犯法了啊…”。

女儿语速极快,毫无停顿,老中医仍插不进话驳斥,杵着拐杖,气得发抖,又朝她逼近了一步。

华珍吼嚷着哭腔:“…我就喜欢钱老师,和他谈得来,就不喜欢你那个袁建国,你看好他,你去嫁给他,收他当儿,我不管也不想管,我就要和钱中平出去约会说话谈心又咋了?又妨碍谁了?我自己的个人问题我自己做主自己解决,你们不要管,也管不着,还当是旧社会捆绑成亲指腹为婚童养媳呀…”。

诊所的大门未关合缝,家丑不可外扬!女儿还在噎噎呜呜,机关枪似地叫嚷不停,愈说愈离谱,愈说愈难听,老中医早气得胸部起伏脸色铁青,嘴角的肉瘤急剧地抖动,却只能“咦咦啊啊”地惊叹着,总插不了嘴。只见他猛地抢前两步,大骂一句“格老子!你要翻天!”,便抡直手臂,啪地一击响亮的耳光,重重地抽在仍在嘤嘤哇哇呱呱嗒嗒哭嚷不休的女儿脸上!华珍一愣,捂着脸眼,呜呜哇哇妈妈呀呀地大哭着,跑进里屋,冲上了阁楼…

华珍那边大事不妙,钱中平这边也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华珍挨了父亲耳光的第二天中午,校长刘北望特地放弃了雷打不动的午休,专门把钱中平叫进了他的办公室。

刘北望寒暄了几句后,切入了正题,问道:“老师,你最近是不是在和镇上诊所里的那个华三妹来往”。钱中平惊诧不已,想了想,摇摇头,支支吾吾地说:“这这好像没有…你听谁说的…哪有的事”。刘北望宽厚地笑着说:“有就是有,无就是无嘛,你还给我打哑谜?有人早给我说了,有这回事吧?”。钱中平抵赖不过,点头承认。刘北望咂了口茶水,和蔼地说:“这就对了嘛,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是古训,也是自然规律,很正常嘛。不过啊,咱学校条件差单身汉多,不好整呐。对了,徐有志和孙庆柏他们有女朋友了吗?”,钱中平想了想,摇头。刘北望叹息道:“时下男教师讨老婆难喽,工资低没房子,不好搞。学校给教育局打了几次修集资房的申请都未批下来,唉”,刘北望又说:“不过你找的那女子的确不错,人长得乖巧处事也得当,他的父亲华名虚华老院长和我是多年的老友了,你若是和他的独女干成了,那可是大好事呀!”。谈了半天,钱中平还不确定刘校长葫芦里究竟装的什么药,喜怒不敢现于脸上,只是惶惑地不断哈腰点头。

果然,刘北望话锋一转说:“不过呢,这男女间处朋友当然得讲究个你情我愿。当然了,现在新社会新思想了,提倡婚姻自主恋爱自由,那些指腹为婚生拉活扯的捆绑夫妻肯定是不行,但子女的终身大事,做父母的了解一下当当参谋拿拿主意还是应该的,毕竟人家把孩子养大成人不容易……另外,这耍朋友也得讲究个先来后到,有先有后,先断了一个方能再和另一个重新开始…”。刘北望绕来绕去打迷踪拳,钱中平此时才明白了此次谈话的目的,于是脸色逐渐凝重,有种很不好的预感。随即,刘北望换了副语重心长的语气说:“可是老弟啊,不知你去了解过没有,那华三妹早就有男朋友了,那小伙子我见过。据说他们已谈了好几年了,也没有要分手的迹象,你这么不明不白地去横插上一杠子,于情于理,怕是有些不妥吧?”。

钱中平胀红了脸,黯然无声。刘北望又说:“华三妹那男朋友牛高马大,是个转业军人,听说当兵前就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天棒锤,他一旦知道了你们这事,来学校找你说事整事,你咋办?毕竟他俩还没分手嘛!”。钱中平耳膜轰鸣,冷汗直冒,眼前金花四溅。刘北望仍在絮絮叨叨地诲人不倦:“退一万步讲,即使他俩分手了散伙了,华院长坚决不待见你,不认可你们的关系,你又当如何?…另外还有关键性的一点,老弟啊,你也不仔细想想,琢磨琢磨,那女子在男女关系上如此颠来闪去牵牵扯扯朝三暮四,以后就算跟了你,难道你就很放心?……”。

钱中平神情沮丧,艰难地对刘校长的关心表示了谢意。接着,刘北望又打着圆熟的官腔安慰他说:“小钱啊,这个人问题不能太着急,更不能病急乱投医,有些事情不是你想怎样就能怎样,想不通也必须想通……你来牛岗这一年的表现大家有目共睹,总体还不错……车到山前必有路,世上有男必有女,回头我让你贾素芬贾大姐四处打听打听,我就不信全牛岗镇,除了她华三妹,还找不到一个你钱中平中意的女子……”。

钱中平焦躁不安地回到宿舍,一脚踢得洗脚盆哐铛铛响。

他老老实实地窝了不到三天,又心急火燎地秘密筹划和华珍的下一次约会。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勘察加
对《第二十一章 压力山大》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