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三章(七)
本章来自《林德的烦恼》 作者:端木文成
发表时间:2018-12-27 点击数:1538次 字数:

    (七)

  下至一楼大厅,四人对接下来的去处犹豫不决。许若馨提议去吃冰激凌,林德本就喜欢吃冰激凌,所以也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而一向讨厌吃凉东西的苏荣答应的却比林德更加爽快。他一幅迫不及待的样子,就像他生来就爱吃冰激凌一样。许若馨见苏荣一同前去,高兴的就像一只即将要翩翩起舞的蝴蝶一样。还未走到大厦门口,苏荣女友突然改变了注意。她央求着男友陪她去看化妆品。苏荣对女友的要求表示无奈,但他还是一副绅士的样子答应了女友的要求。许若馨见苏荣变了注意,气得谁也不理,径直跑出了大厦。林德跟朋友简短的道了别后,便追了出去。苏荣愣了一会儿,又和女友卿卿我我地朝一楼化妆品专柜走去。

  “怎么,生气了吗?”林德追上女伴问到。他实在弄不明白,刚刚明明还兴高采烈的她,怎么突然间就变得阴沉了呢?

  许若馨没看林德,自顾自的低头走着。

  “你是哪里不舒服吗?要不要找个地方坐坐?”林德继续问到。

  许若馨大声地说到:“我没事!你就不用瞎操心了!”她继续疾步走着。

  林德一时哭笑不得,他也就不再去问。他一直跟在女伴身后,莫名其妙的一头雾水。待二人行至马路转角,林德发现许若馨走的并不是要去冷饮店的路。于是他问到:“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去冰激凌店的路在那边!”林德说着往右手边的一个胡同指到。

  “你这人可真有意思!谁说过要去吃冰激凌了?”许若馨突然转身喊道。说完,她又快速地向前走去。

  林德尴尬极了,一股滚烫的热血冲上了他的脸,他的脸瞬间就像一个熟透了的苹果一样的红润。他只能跟在女伴身后。两份钟后,他又支支吾吾地低声问到:“刚刚在大厦的时候,你还说要吃冰激凌的,怎么…?”

  许若馨一边走一边喊道:“我现在不想吃了,行了吧?”

  林德更加莫名其妙。他听说要是女人生气的话,哄一哄就会雨过天晴的。可他和对方只是第一次见面,他觉得说软话不但不礼貌,而且也难以开口。他对许若馨的喜怒无常不能理解。他想,既然对方态度冷淡,那就代表对方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好感,继续跟下去也毫无意义。他想要尽快逃离这尴尬的处境,可他又不想把女伴一个人扔在街头。于是他问到:“你要去哪里?回家吗?”

  许若馨捂着耳朵跺着脚回头嚷道:“你怎么这么烦人?我想回家了,不行吗?”说着,她扭头走开了。

  林德苦笑着,他有些不知所措。他望着女伴远去的背影,心里更是哭笑不得。他仔细地回忆着大厦里的经过,他越想就越觉得冤枉。一方面,他认为女伴的突然离去跟他的表现有着很大的关系,并为此感到自责;另一方面他又感觉,无论他与女伴做过什么,交往过多久,他们依然逃脱不掉行途陌路的命运,而他们对于彼此的所有认知,终究也不过停留在名字上而已。因为他们生来就是两路人。

  林德独自走在街头,他的心情有些沮丧。他还在为刚刚分手的事耿耿于怀。他觉得这次相亲就像一场笑话,而他就是这场笑话的主角——一个彻头彻尾的倒霉蛋!他越想就越生气,越生气就越委屈。他要尽快把这场不幸的见面给忘掉,他决定去买一个冰激凌改善心情。他迅速向冰激凌店走去。

  林德拿着冰激凌,可是他却一口都吃不下。他还在对自己的失败耿耿于怀。他要快点回到家里,把自己关到屋里,独自一人承受失败的烦恼。他快速地向附近的公交车站走去。他要选一条去往公交车站的最近的路。他记得在他不远的地方有一条热闹的胡同,胡同里坐落着各式各样的小店。上中学的时候,他时常和同学们一起到这里买纸、笔和零食。穿过这条胡同,他便可以到达最近的公交车站了。

  进入胡同,一股热腾腾的热汽扑面而来。热汽是从路口的一家馒头店里飘出来的。这家馒头店已经有二十几个年头了,林德上学的时候,时常到这里买馒头做午餐。他还能清楚地记得馒头店老板的样貌——高高的个子,圆圆的脑袋,总是留着一头毛寸;他的眼睛不大,揉面的时候总是眯成一条细缝;他的眉毛粗且浅淡,眉角向下耸搭。他的鼻子高而挺拔,就像是从某个俄罗斯人那里借来似的;他的嘴唇很厚,声音浑厚有力;他总是留着一副络腮胡须,看上去有几分凶恶的样子。林德的同学们调侃最多的就是馒头店老板的那一副大胡子。那时他们都天真的认定,老板的那副大胡子,自打从娘胎里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是那样茂盛了。此外,林德还对老板的那一头毛寸感到好奇。那时他固执的认为,和胡子一样,老板的头发天生就是毛寸。想想那时的幼稚,林德露出了一丝微笑。

  林德在馒头店前停下了脚步,他在寻找着属于他学生时期的回忆。馒头店老板以为有客人来买馒头,一个箭步从店里冲出,着实吓了林德一跳。

  “嘿!兄弟,买馒头吗?我家的馒头又香又甜,比面包都好吃多了!看看你要买多少?”馒头店老板问到。他的声音粗犷,但他的态度却平和很多。

  “哦,我只是随便看看!您不介意吧?”林德礼貌地回答到。

  “怎么会呢?你看就好了。我家的馒头真的好吃的不得了!你看见没,隔壁的面包店都不如我这里火爆呐!”馒头店老板又推销到。

  “我想是的。上学的时候我就经常来买!”林德笑着说到。

  “既然这样,老弟,那你就更应该买几个尝尝啦!”老板继续推销到。

  林德犹豫了一下,然后说到:“好吧,那就来十个吧!”他决定买几个带回家去。

  “老弟,我这可都是刚出锅的馒头,这回你可有口福了!”老板忙取了一个方便袋,然后快速地捻着袋口说到。他左手撑开了袋子,右手拿着铁夹子飞快地往袋里装着馒头。眨眼之间,他便将装满馒头的方便袋口系好,然后递到林德手上。

  林德忙将冰激凌换到左手,腾出右手向兜里取钱。林德递给老板二十元钱。老板将钱塞进钱包,然后又从缠在腰上的鼓鼓的钱包里找了十五元钱递给林德。

  “嘿,兄弟,你的冰激凌快化了!”老板向林德提醒到。

  林德忙舔了舔手中的冰激凌,然后笑着说到:“你看,我都把它给忘了!”

  “哈哈,这就更能说明我家的馒头好吃了!”老板借机自夸到。

  林德刚离开馒头店,忽然看到苏荣正搂着女友在一家炸鸡店门口排队。他停住了脚步,一股嫉妒的心情油然而生。此时此刻,他最怕见到的人就是苏荣了。他怕苏荣向他询问和女伴相处的窘况,因为那时候他会感到无地自容的。他决定避开苏荣,趁对方还未发现自己的时候悄悄溜掉。他急忙转身向来时的路口跑去。

  他一口气跑出了胡同,沿着街道又向西跑了一段。他一边跑一边回头张望,直到确定对方不会发现自己的行踪才停下来喘息。他直起了腰,发现蛋托里的冰激凌早已化光,于是三两口将蛋托吃掉。他要绕道去乘公交车,绕道会让他多花十分钟的时间。他又向身后望了望,然后加快脚步转向一条南北方向的街道。

  林德放慢了脚步,他不需要再为躲避任何人而焦躁了。他可以沿街看看风景,看看别人的生活。他不明白,为什么别人的生活看起来好像都很美好,惟独自己的生活过的暗淡烦恼。一家饭店里传来了食客们的朗朗笑声,紧接着,铿锵的杯碟碰撞声和几个男人的劝酒声混杂着响起。在靠窗的一间客房里,一个身材圆滚、肥头大耳的中年男人正在向一个身材高挑、半头白发的中年老男人敬酒;他一口气连干三大杯酒,而对方也只是蜻蜓点水轻嘬了一小口。肥硕的中年男人还未坐下,坐在他旁边的一位浓妆艳抹、打扮时髦的年轻女子便端起酒杯站起身来;她也是向同一个人——那个面露微笑、神情自若但两眼放光的中年老男人——敬酒。年轻女子喝了第一杯酒后,便又将酒杯斟满;她端起酒杯,离开座位,笑容灿烂地向那个中年老男人走去。中年老男人忙将她量了一番,最后目光不停地在年轻女人的脸蛋和胸脯上游移。年轻女子娇声娇气地向中年老男人劝酒。中年老男人瞪大了眼睛,嘴上乐开了花;他端起酒杯,同年轻女子轻轻地碰了碰杯,待年轻女子饮了整杯后,他才一口将杯中的酒喝干。整间客房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林德继续前行。在路过一家婚纱店的时候,只见一个年纪约莫二十七八的男人偷偷摸摸地躲在门外打电话。婚纱店里,一个约莫二十五六的年轻女子正在对着镜子试婚纱。一旁的年轻店员正在试图向年轻的新娘推销这款婚纱。林德从镜中看到了美丽的新娘。她满脸喜悦,却又略显焦急地等待着她的情人。婚纱店门口的那个男人把声音压得更低了。他不时地向店内张望。当他的目光和焦急的新娘的目光相对的一刹,便迅速地将自己藏到了墙的背后,然后低头亲了电话一口,结束了通话。他整理了笔挺的西装,又四周环顾了一下。他看见了林德,右眼调皮地眨了一下,然后转身跑进婚纱店。

  有时候,总会看见我们梦想中的生活被别人来过。而那些正在经历我们梦想的人们,却在用力地挣扎逃脱。他们不惜一切代价地冷落、背叛现有的生活方式。我们对他们的做法难以理解,因为他们正在一点一点的牺牲我们所引以为傲的事情。我们总是羡慕天上的鸟儿,羡慕它们的自由自在、无拘无束。而天上的鸟儿呢?我想,它们同样也会羡慕我们,羡慕我们拥有宁静的港湾,不用东奔西跑、四处求生。也许,一种生活过的久了,就会滋生逃离的念头。就像我们羡慕飞鸟,飞鸟也羡慕我们一样。对于现在的林德来说,拥有一个真挚的爱人是他的理想。他想建立属于自己的家庭。他对婚纱店外那个鬼祟的男人充满嫉妒,同时,他也对那个正在糟蹋自己梦想的男人表示痛恨。尽管他常听到身边的一些人向他抱怨自己的婚姻生活,也会看到有一些人满脸委屈的想要逃离,可这都丝毫没能改变他对婚姻生活的向往。他认为,解决婚姻矛盾的最有效的方法就是用心。他相信,一颗真诚的心一定会建筑起一个美好的世界。

  林德眉头紧锁地思考着。正当走到大路转角的时候,他发现临街的一家文体用品店的大玻璃窗前有一个熟悉的身影。他迅速地认出了那个熟悉的身影,是林月。他跑到了窗前,敲了敲玻璃。而林月一直沉浸在琳琅的文具上面,没有发现他。

  林德走进文体店,悄悄地向林月走去。他想给林月一个惊喜。他的目的达到了,林月见到他很惊讶。

  “哇!是你呀!你怎么会来这里?”林月高兴的问到。

  “路过!我路过窗前的时候,恰巧看到你在这里!”林德笑着回答到。

  林月看到表哥手里拎着东西,于是问到:“你拿的什么东西?”

  林德提起馒头对表妹说到:“馒头!刚买的时候还是热乎的,我估计现在已经凉了!”

  “噢?是在咱们上中学时常去的那家馒头店里买的吗?”林月很快就想起了那家馒头店,于是问到。

  “没错!我记得他家的馒头最好吃了!”林德笑着答到。

  “真怀念那个时候!一个馒头就能让我们高兴一整天!”林月笑着说到,“好了,不说那时候的事了。”她停顿了一下,然后说到:“见到你真是太好了!我可有好多天没见到你了!”

  “我也是!”林德笑着说到。他看到林月手中拿着画笔,于是问到:“你来这里买画笔吗?”

  “我来买画画用的东西!”林月回答到。接着,她拿起两支画笔向林德问到:“你说哪个好看?”

  林德犹豫了一会儿,指着一只橙色的画笔回答到:“这支!我觉得这支好看!”

  林月高兴地说到:“我也觉得这支好看一些!”她又打量着蓝色的那支画笔说到:“不过,蓝色的这支显得稳重些,拿在手里不会显得稚嫩!”

  “给我看看!”林德指着蓝色的那支说到。

  林月将笔递给表哥。林德又仔细地打量了一遍那支蓝色的画笔。

  “那就选这支吧!这支的确显得稳重很多!”林德将画笔递给表妹时说到。

  “好吧,听你的,就这支吧!”林月放下橙色的那支,然后晃动着蓝色的那支说到。

  “还有什么要选的?我可以帮你参考参考!”林德笑着问到。

  “当然了!还有好多!比如画纸和彩笔!”林月回答到。

  “你要买彩笔吗?你不是不喜欢用彩笔绘画吗?”林德好奇地问到。

  “彩笔可不是给我自己买的,我是买来给孩子们用的!”林月笑了笑回答到。

  “啊?孩子?”林德惊讶地问到。他并没有明白林月的意思,又问到,“你的学生也用这个吗?”

  “不是我的学生!”林月故意卖关子,她要让表哥瞎猜一番。

  “不是你的学生?那一定是别班的学生了?”林德猜到。

  “也不是!”林月笑着回答到。

  林德又猜了几次,也没有猜中,于是向表妹央求到:“好妹妹,你就饶了我吧,我实在猜不出来了!你就告诉我吧!”

  林月笑弯了腰。她轻轻锤了锤胸口说到:“是我一个朋友班上的学生!我的这位朋友是一名幼儿园老师。她昨晚病了,就打电话让我帮她代课。我推辞不过,便答应下来。喏!我现在就要买一些画画用的笔和纸,作为代课老师的见面礼。我的朋友告诉我,她的学生们很调皮,但喜欢画画。说真的,听到孩子们喜欢画画,我真的太高兴了!你知道吗?小孩子喜欢画画是一件多么纯真美好的事情!”提起孩子们喜欢画画,林月的目光变得更加温柔。

  “你真是当老师的料!学生们能有你这样的老师,真是一件幸福的事!”林德看着表妹的眼睛说到。

  “瞧你把我说的这么好!可我却不这样看我自己。我觉得,能作为他们的老师,是我的福气。我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人了,而他们却不同。他们充满好奇,充满理想,是中国未来的栋梁!我期待他们都能成为不平凡的人,也期待他们能在不平凡的道路上平凡的生活!我期待我的梦想都能成真。到那时,我会为我曾经是他们的老师而感到自豪!”林月深情地说到。

  “你会的!你的理想会实现的!”林德自豪地说到。他为拥有林月这样的表妹感到自豪。

  他们又开始挑选彩笔。他们在彩笔的样式上发生了分歧。最终,林月站在学生们的角度上选购了一款彩笔。林月的理由让林德表示赞同。

  “对了,你到市里来做什么?”林月问到。

  林德笑了笑,然后低下头想了想回答到:“见一个朋友!”他不想承认自己是来相亲的,因为他觉得自己今天失败至极。他也找不到能够准确称呼许若馨的词汇,他觉得还是用朋友这个称呼比较恰当。

  林月见表哥面露囧色,只笑了笑,没有追问。她又让表哥帮忙参谋了画纸,林德把自己中意的那几款推荐给了表妹。林月对表哥的眼光非常满意,她还对表哥大加赞赏一番。大约十几分钟后,林月便已买好了全部的画画用的文具。

  “你现在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吗?”结完账后,林月向表哥问到。

  林德摇了摇头回答到:“没有了。”

  “那么你就陪我去学校吧!我可能会需要一个助手!”林月说到。

  “那太好了!我正想要看看你当老师是什么样子呐!”林德答应到。

  “好呀!那我们走吧!”林月调皮地笑着说到。

  出了文体店,林月几个大步将林德落在身后。林德笑了笑,小跑几步追上林月。两人说说笑笑,肩并肩地向学校走去。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端木文成
对《第三章(七)》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