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六十三回 从前耿介作黄土 曾经笑语化坟丘(其一)
本章来自《清平世界》 作者:鲁南山
发表时间:2018-12-27 点击数:1645次 字数:

    在黄敬庭确认了车上只有三个歹徒且没有人质之后,他将这个消息通知了温局长,温局长加紧布置搜查剩余的嫌犯和被歹徒控制的人质。警察们几乎不曾把整个学校翻过来却始终没有找到他们的下落,但警方确信人质还在学校里面,挟持这么多人越过警方的防线是不可能的。
  就在警方一筹莫展之际,学生志愿者的领队之一——高个子,突然指着南面尚未完工的科技大楼的高处吃惊地说道:“你们快看!”
  “什么?”众人问。
  “好像有人。”
  “真的。”矮个子领队跟着说道,“九楼,哦不,十楼。”
  “我也看见了。”另一名志愿者向前跑了两步。
  “我怎么没看到?”一名警察将手放在眉上,抬头观望。
  温局长眯着眼睛往上瞧,也是什么都没看到。
  “刚刚有人露头。”高个子领队说道。
  “对。”矮个子领队说,“就一小会儿功夫。”
  这幢大楼的南面支着塔吊,两台混凝土搅拌机停在东侧,周围围着护栏。因为尚未完工而且在他们眼皮底下,所以警方并未对它进行搜查。
  “那上面怎么会有人呢?”温局长自然自语道,“难道歹徒藏在那里?还是他们把人质藏在那里?”
  警察迅速包围大楼,十几名警察小心翼翼地试探着一层一层地搜寻,整个过程没有遇到任何危险和阻拦。在十楼楼梯口看到约莫三十多名人质的时候他们还在担心这是嫌犯的诱招,可结果仍是虚惊一场,整座楼里只有人质没有嫌犯。这些人质当中有十几名跟方宗元年龄相仿的孩子,全都是方宗元在附中的同学,其余的也都是与他或者他的哥哥相识的华夏大学的学生和工作人员,这些人全都是被方宗元以各种各样的理由骗出来的。
  人质所在的这间房子是将来做展厅之用的,中间有一根圆柱,圆柱东边立着一垛青砖,许多水泥、沙子以及瓦匠的各式工具凌乱地摆放在屋子里。三十几个人质全都被绑得像粽子一样,横七竖八倒在南面窗下,所有人都被一根铁链串在一起,铁链的两头分别钉在南面东西两扇窗下的水泥墙面上。
  警员向温局长汇报了这里的情况,楼下的人听说人质被发现并且安全都很兴奋,一些志愿者和记者随即上了楼,周克新和江月影一听到这消息难掩激动之情,也随他们上了楼。等到这些人到了十楼,已有十来名人质被警方从铁链上解了下来并割断了绑在他们身上的绳索,许多刚刚上楼的人和那些被解开的人质帮着警察为其他人质松绑。江月影上了楼一眼就看到了姐姐,连忙跑过去为她解身上的绳索。
  “如果一次爆炸袭击死亡八十人的话,对于爆炸的制造者来说算不算成功呢?”
  一名警察听到了这句莫名其妙的话,回头看时,发现说这话的人是志愿者的高个子领队。警察没有理他,继续做自己的事。
  “各位警察,同学,孩子们。”高个子领队又说道,“停下来吧,让我们讨论一下我们的前途。”
  “你在说什么?”那名警察说道,“还不过来帮忙。”他发现差不多所有志愿者都来到了这里,可他们之中没有一人出手相助,全都站在人群外面,围成一道弧,将所有人圈在里面。高个子领队靠近东面窗子,矮个子领队靠近西面窗子。
  “警察先生,如果你们再不住手,炸弹可能要提前引爆了。”矮个子领队拉开棉衣拉链,那个鲜红色的大大的“人”字被分裂开来。人们惊恐地发现,他的胸口和腹部绑着炸弹。
  “你,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警察问道。
  “我们的身份你们不用质疑,我们全都是华夏大学如假包换的学生。”矮个子领队说道,“请你们将身上的枪扔过来,不要想着试图击毙我,那样只会让炸弹爆炸得更快,因为引爆器在他们当中某个人的身上。”
  警察只得照做,这时其中一名志愿者说道:“作为一名学生,我们感激这所学校,也感激我们的老师。”
  “你们知道我们的老师是谁吗?”另一名志愿者说道,“你们肯定猜出来了吧,他就是方宗本。”
  “我们不是暴徒。”又一名志愿者说道,“我们只是一群看到了生命本质和人类未来的人。”
  “同学们,你们被你们的老师骗了。”一名警察说道,“他让你们送死,自己却活了下来。”
  “你这句话不但侮辱了我们的老师,也侮辱了我们。”高个子志愿者说道,“我们的老师没有让我们做任何一件事,他只是让我们从迷雾中走了出来,清晰地看到了我们以往不曾了解的真相。而我们,也绝不至于为了某个老师的一句废话就上蹿下跳,我们全都是为自己而活,当然,也是为自己而死,我们之所以站在一起仅仅是因为我们全都看到了同样的事实。”
  “蠢货!你从迷雾里走出来了?”周克新笑道,“不错,是这样的,但你又走进了一片丛林。看到了真相?知道了事实?蠢货才会这么说,很明显,你们就是这样的人。一个傻子才会教出的这样的蠢货,他说他不会告诉你真理而是让你自己去寻找,他说他不知道世界的本质同时否认了各家学说,他说他不是老师,而只是一名探讨者。这时候你们就相信了,你们以为遇到了真正的导师。自诩清高孤傲的你们厌烦了说教者,却对这样一个满口不知所谓的给出了一些新奇观点的人五体投地,如果你们不是蠢货,那么谁是呢?”
  “争论谁对谁错这样的事,我们已经不会再做了。”高个子领队说道,“您真是见识非凡,可是谈到见识,它还存留在‘观点’或者‘思想’的范畴,这里面的肤浅可不易察觉,您要小心了。”
  “思想的确不是什么好东西,可是我很难想象,一个被‘信仰’迷惑了心性的人居然也嘲笑它。”
  “好吧,怎么说都是我们夺走了你们的性命,且叫你过过嘴瘾。”高个子领队说道,“不过你们应该原谅我们,我们之所以在动手之前多费唇舌就是想让你们看到我们看到的东西,死而无悔不是很好吗?人类是没有任何前途的,生命也只在消亡的一刻显现价值,卑劣的毁灭就是美,不是吗?”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就必须要让更多的人死。”矮个子说道,“我们也将为这个理想殉葬,但坚持理想的人不会灭绝,我们和老师的微薄努力为我们赢得了更多的盟友,他们将会走向世界的各个角落,继续为之奋斗。”
  “来吧,朋友们。”矮个子走到了人群中央,“让我们体会生命的唯一价值吧!”
  矮个子走到了窗前,向着楼下不明真相的人们挥了挥手手,喊道:“等着吧,就要来啦。”
  “你们的愿望恐怕实现不了了。”周克新笑道,“我们会从你们手中夺过引爆器。”
  “引爆器就在你的手里!”一直默不作声的江露泠突然发声,令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她的手脚均已被月影松开且又离东面几名志愿者较近,周克新说话的时候一直在看她,她明白他的意思,方才所说的那句话便是给她的暗示。此时除了赌上一把还能做什么呢?
  江露泠说完这句话,眼光迅速扫过每一个志愿者,细心留意每一个人的表情和动作,发觉离她两步之遥的一名志愿者脸上惊异之色比他人更重,并将手伸进胸口的棉衣。江露泠奋力一扑,将他压倒的瞬间同时将他伸进棉衣里的右手拽出,几名警察也要放手一搏,即刻前冲。
  “你们要的东西在这里。”站在中间的一名志愿者拿出引爆器,话语里满是对对手自以为是之后后悔不跌的嘲笑。
  千钧一发间,周克新突然猛蹿出去将矮个子领队抱起,箍紧他的双臂,使他无法抓住自己,然后奋力一跃,撞破了窗上的玻璃。矮个子猝不及防,中间的志愿者也完全没有想到,等他摁下引爆器的时候,两人已经飞出窗外。轰的一声巨响,房间的几处窗玻璃全部震碎,地上的一层泥灰被掀了起来。众人全都抱头趴在地上,他们感觉到了这座大楼的颤动。被爆炸冲破的玻璃和墙体残片飞溅到大楼北面的人群当中,人们迅速逃开。
  警察没有给这些歹徒喘息的机会,他们很快从惊恐中挣脱出来,将歹徒一一擒获。江月影几乎是爬着到了窗边,她扶着窗台站起来,不忍往下看却又不得不看。
  这大概是江月影这辈子遇到过的最大的惊喜,周克新的衣服破损得厉害且都变成了黑色或者灰色,露在衣袖外面的左臂上也是乌黑一片,而他的另一只臂膀,将他的身子悬挂在了塔吊起重臂下面几米处的吊钩上。
  那些“志愿者”被制服了,十几名受伤的人质被送去医院。但是黄敬庭在暮山庄园见到的那六个人当中的三个——八字胡、国字脸和清瘦男子虽已落网,可另外三个始终没有出现。为了安全起见,警方派遣警员不定期在学校内暗中监控排查,此后华夏大学再也没有出现类似的事故。
  且说当时那三人跳下营丘河,稍后到来的消防战士将他们打捞上来,不过他们全都断了气。林雪飞的伤口不断出血,一场鏖战之后体力不支,不得不将身子靠在排水沟的沟壁上。黄敬庭要送他去医院,他却执意要先回学校,黄敬庭不解,但强他不过,又见他尚能坚持,因此遂了他的意。
  林雪飞和黄敬庭到达学校东门的时候,周克新刚刚从塔吊上爬下来,头上和身上有多处伤口,不得不上了救护车。温局长正在指挥救助那些被解救出来的人质,江露泠在江月影的搀扶下也上了救护车。
  “我该去医院了。”林雪飞对黄敬庭说道。
  黄敬庭感到莫名其妙,瞪了他一眼,然后启动了汽车。
  事发几天之后,周克新出现在江露泠和江月影的咖啡店,江月影高兴地把他请进来,江露泠站在柜台上,眼睛一直盯着他。
  “影。”周克新说道,“我有事要跟你姐姐说。”
  江月影点了点头,周克新对江露泠说道:“能借用点时间吗?”
  江露泠同周克新出了咖啡店,此时正是中午时分,校园的道路上不时有几个骑自行车的学生经过,有时也会有三三两两结伴而行的学生迎面走来。
  “你能说实话吗?”周克新问。
  “看你问什么。”江露泠回答。
  “谷小召杀害了那些人。”周克新说这句话,不禁心痛,“所以业清才会那么做。”
  在常业清死后,“谎言”的人知道了事情的全部真相。
  “尽管外界对此一无所知。”周克新又说,“但你总不至于不知道。”
  “你说得对。”江露泠回答。
  “谷市长知情吗?”
  “不知情。”
  江露泠又补充说:“在小召出事之前的一段时间我和衍修就知道了这件事,但都不敢告诉市长。”
  “是吗?这倒不是没可能。”周克新说道,“我在想,如果一个父亲知道自己的孩子做了这种事,他会怎么做呢?”
  “这是你的假设。”
  “如果一个女儿知道自己的父亲做了不好的事。”周克新瞧了瞧江露泠,“她又会怎么做呢?”
  “你在说我吗?你不相信我为什么还来问我?”
  “我们会调查清楚的。”
  “不要这么做,谷市长的为人你们是清楚的。到头来事情不像你们想象的那样,反而伤了人的心。”
  “我们已经决定了。”
  “听我的话,我不会害你们的。”江露泠脸上的神色让周克新有些难以捉摸,但看得出来她是诚心诚意的。
  “如果他真的做了,那他就不配成为一市之长,并且我们也不能容他。”
  “何必呢?犯罪的人已经受到了惩罚,常业清也因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难道还不够吗?”
  “不够,如果一件事显现的不是全部真相,那就不是真相。”
  “我知道你们的原则,也了解你们的本领。”江露泠以警告的口吻说道,“你也应该对我有所了解,市长是清白的,我不允许你们污蔑他,如果你们执意这么做,要先过我这一关。”
  周克新与江露泠不欢而散,他们两个都没有食言,“谎言”一直在暗中调查谷市长,而江露泠也在不声不响地监视着他们。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鲁南山
对《第六十三回 从前耿介作黄土 曾经笑语化坟丘(其一)》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