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三章(五)
本章来自《林德的烦恼》 作者:端木文成
发表时间:2018-12-25 点击数:1066次 字数:

     (五)

  林德与许若馨见面的时间约在中午十一点,见面的地点是在市中心的一家西餐厅。林德着装整齐,提前半个小时就已经到达餐厅。进入餐厅,在服务员的招呼下,林德选择了一个靠窗的座位。随即,服务员递过一本厚厚的、包装精美的菜单薄。林德拿着菜单薄,只见薄的封面上印着“阳光牛排”四个金色大字,字下面有一串阳光牛排的英文译名。

  林德翻开菜单,每一页菜单上都有一张带插图的西餐菜肴。插图下面注有该道菜肴的中英文名称以及该菜品的价格。菜单的第一道菜是一道黑椒牛排,它的售价是299元。林德见了售价,吃了一惊。尽管他听说过这家西餐厅比较高档,可他却没料到,这家餐厅竟会超出他的想象。只因婶婶一再向他推荐这家餐厅,所以他只能硬着头皮留下来。他快速地翻阅了一遍菜单,发现这一餐的消费额度最低也得在700元以上。他不知道该点些什么菜品。经过一番心理斗争,他决定把消费的事情抛在脑后。

  “随便吧,管他七百还是一千,既然约到了这里,一切都无所谓了!”他想到。

  他忽然想起,好像没带这么多现金。他要确定一下钱包里的现金数量。他取出钱包,发现里面只有五百元现金。他连忙去找银行卡,发现银行卡并不在钱包里。他急出一身冷汗。

  “糟了,糟了!我的银行卡呢?我把它放到哪里了?不会是忘在家里了吧?真该死,我怎么忘了自己有没有带银行卡呢?”林德一边在兜里寻找,一边胡思乱想着。

  他翻遍了所有的口袋,也没有找到银行卡。他慌了起来。他想到:“真该死,真是猪脑袋!我怎么能把银行卡忘在家里呢?这下该怎么办?该怎么办?我就不该来这么高档的餐厅!要不现在就回家取钱?”他看了看表,“真见鬼!人就快到了,我现在赶回家已经来不及了!要么我去和餐厅的经理通融一下,写张欠条,然后立即取钱还款?真可笑,人家怎么会通融呢?要不,我把手机抵押给他,等我取了钱,再来赎手机?怎么可能呢?我的手机才值几个钱?人家怎么可能看上我的手机呢?再说,我又没有证据证明这部手机就是我本人的!我该怎么办呢?要不,干脆就换一个地方!反正我也没带那么多钱!换一个地方能点的更多,吃的更好!要不…”

  他正思考着,服务员走到他的身边问到:“先生,您的餐还要等一会儿再上吗?”

  林德尴尬极了,他红着脸答到:“我…我还…没点好呐!能…”

  服务员笑着说到:“先生,已经有人点过了!”

  “点过了?”林德吃惊的问到。他很想知道是谁帮他点的餐,因为他不确定这会不会是服务员把客人的身份搞错了。“能告诉我是谁给我点的餐吗?因为我不想你们把事情给搞错了!”林德尴尬地笑着。

  服务员立即掏出一个红色的小本并翻开看了看问到:“不好意思,请问您是林德先生吗?”

  “是的,我是!”林德答到。

  “餐是杨曼女士为您点的!林德先生,请问您认识杨曼女士吗?”服务员问到。

  “认识!她是我的婶婶!”林德答到。

  服务员笑着说到:“那么,林德先生,不会有错了,这份餐就是您的!”

  “谢谢!”林德笑着说到。他终于松了一口气。

  “那么,请问您的餐什么时候给您上呢?”服务员问到。

  “不好意思,我在等一位朋友。我想应该等我朋友来了以后吧!”林德答到。

  “好的,先生!请问您需要什么喝的?”服务员问到。

  “不了,谢谢!”林德礼貌地答到。

  “那么,先生,您有什么需要随时叫我!”服务员说到。

  “好的,谢谢!”林德答到。

  服务员刚走,一位身穿黑色长呢子大衣的高个子男人向林德走来。那个男人走到林德面前,笑着向林德问到:“请问?您是林德先生吗?”

  “哦,是的!请问您是?”林德有些吃惊,于是问到。

  那人笑着答到“哦,那太好了!我叫魏震廷,你叫我老魏就行,是这家餐厅的老板,也是你婶婶的好朋友!她吩咐我帮忙照顾你的!”说着,魏震廷伸出手来,同林德我了握手。

  “哦,是吗?是婶婶叫您来的?真是打搅您了!”林德说到。

  “嘿,有什么打搅的!反正我平时也经常过来。”魏震廷笑着说到。“听说你今天要见一个重要的朋友,你婶婶反复叮嘱我要你留个好印象。我想请问,我该向你提供什么样的帮助呢?”魏震廷问到。

  “太感谢您了!不过我想我不需要的!”林德礼貌地答到。

  “嗨!你可别跟我见外!我想毕竟我们不是同一代人,你知道,不同时代的人想法总会有差异的!你朋友和你是同龄人。我想你应该更了解她的情况!”魏震廷说到。

  林德略显尴尬地笑了笑说到:“说实话,其实我也不比你多了解多少!在这之前,我们并未见过面!”

  魏震廷笑着说到:“那就难办了!至少得知道她都喜欢些什么吧?你知道,对症下药总比胡乱投医强吧!”他做出了一副思考的样子。

  “真的不用再帮忙了!我想,第一次见面最好还是自然些的好!”林德笑着说到。

  “那好吧,既然如此,就按我的来吧!”魏震廷说到。他打了个响指后问到:“请问你是开车来的吗?”

  林德摇了摇头回答到:“不,我没开车!”

  “那就好,”魏震廷点头说到,“那么我就为你们准备一瓶香槟(女孩最爱喝香槟了!),然后再准备两份巧克力苦杏仁甜点(这个可是我们店里的招牌,你婶婶最爱这种甜点了!),和两份缤纷水果热饮(我保证,女孩们喝了它会尖叫着要第二份的!)。”他想了想问到:“是否需要准备几支玫瑰?女孩们都喜欢这种不切实际的东西!”

  “哦,谢谢!玫瑰花就不需要了!不好意思,我想,您说的香槟、甜点还有饮料,我看就不需要了!”林德笑着说到。

  “那可不行!你放心好了,这都是我私人送给你的,你放心享用就行了!再说,你婶婶让我照顾你,我又怎敢不尽心竭力呢?你是个好小伙子,我想我们一定会成为好朋友的!”魏震廷说到。

  两人正说着,许若馨进了餐厅。她给林德晃了个电话,然后向起身招手的林德走去。他们打了招呼,然后坐下。魏震廷向许若馨问候了几句,便离开了。

  “很高兴见到你!”林德问候到。

  “我也是!你比照片上要帅一点点!”许若馨说到。

  “是吗?你可比照片上的漂亮多了!”林德笑着说到。

  “什么?我的照片难道不够漂亮吗?”许若馨问到。

  “不,你的照片很漂亮,但你的本人更漂亮!”林德解释到。

  “瞧你说的,你的意思还是我的照片不够漂亮?”许若馨肯定到。

  “不,我没有…”林德想要解释,被许若馨打断。

  “好吧,反正我也不会介意!我们点点儿什么?”许若馨问到。她拿起菜单翻了起来。

  “什么?”林德没听明白。

  “我是说,我们点点儿什么吃的!难道我的话不够清楚?你是外地人吗?”许若馨问到。

  “哦,不是!我已经点过了!”林德有些尴尬。他连忙摇手说到。

  “哦?你点过了?”许若馨抬头问到。“你点了什么?”

  林德愣了半日,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他的脸红得像苹果。

  “怎么?你不会连自己点过什么都不记得了吧?”许若馨抬头问到。

  “我想是的!”林德红着脸回答到。他发现许若馨那张白嫩的俏脸蛋上有了一丝不快。

  “哦,那好吧!你点了,我就不看了!不过你的记性还真够差的!”许若馨丢下菜单说到。

  林德红着脸笑了笑,又说到:“你要是有什么想吃的,就尽管点,其实我也没点多少!”林德笑着说到。

  “是吗?那太好了!那我可就点了?”许若馨高兴着说到。她拿起菜单,饶有兴致地翻了起来。她的手指停在了一张绘有牛排的菜单上,问到:“你点牛排了吗?”

  林德苦笑着点了点头。

  “你点的是什么口味的牛排?”许若馨问到。

  林德憋得脸通红,也没有给出答复。

  “好吧,我想你又忘了,对吗?”许若馨抬头问到,“你点没点黑椒牛排?”

  “好像点了吧!”林德答到。

  “点了?点了几份?”许若馨问到。

  “两份吧?反正口味都差不多,我也记不清了!”林德答到。他努力地回想着服务员刚刚向他报出的那一长串菜单。

  “那就退掉吧!”许若馨头也不抬地说到,“我最讨厌黑椒牛排了!那种味道的牛排我闻着就想吐!”她抬起头笑着说到,“要不咱们把刚刚点的退掉,我们再重新来点吧!”

  林德尴尬极了。他想,他的牛排应该做好了或者快要做好了。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婉拒对方的要求。既然点餐已有一段时间,哪有更换的道理?他请求着说到:“我已经点了半个小时了。我想我们的牛排都快出锅了!要不我们等等看,看看牛排是什么口味。要是真有黑椒牛排,那你就再点一份,好吗?”

  许若馨看了看林德,然后放下菜单说到:“好吧,就按你的意思吧!不过,你这人可真有意思,连自己点过什么都不记得了!”

  “实不相瞒,餐是别人帮点的!”林德解释到。

  “哈哈,你这人真奇怪!你不会点餐吗?”许若馨白了林德一眼问到。她见林德笑容窘迫,于是又说到:“这样吧,胡椒应该是是后放的,我们只要不让他加胡椒就行了!也许他现在还没加胡椒的!”许若馨说到。

  林德起身说到:“那好,我去问问吧!”

  “你把服务员叫过来问不就行了嘛!你看他们多么清闲呀!再说了,我们可是客人呐!哪有客人去求服务员的道理?”说着,她叫来了服务员。

  一个高高瘦瘦的女服务员走到许若馨的座旁,微笑着问到:“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许若馨对服务员说到:“我们的牛排做好了吗?”

  服务员答到:“您稍等,我去给您看看!”说着,服务员向厨房的窗口走去。

  半分钟后,服务员回来说到:“您好,您的牛排马上就会为您呈上!”

  “都做好了吗?可是我想换一份的!黑椒牛排难吃死了!”许若馨抱怨着说到。

  “对不起,菜品做好的话,就不能更换了!”服务员微笑着解释到。

  “怎么就不能更换了?我点错了还不行吗?况且我又没吃,你们再卖给其他人不就行了嘛?”许若馨说到。

  服务员的脸色僵硬了几秒钟,然后挤着微笑说到:“我们餐厅是不会将回锅的牛排卖给客人的!不便的地方,还请您谅解!”

  “谅解?明明是你们的态度不好,让我怎么谅解?”许若馨嚷道。

  服务员无奈地笑着说到:“要么你们就再点一份吧!您说呢,先生?”她笑着对林德说到。

  林德苦笑了一下,笑着回答到:“那好吧,就再点一份吧!”

  还未等服务员询问,许若馨便对服务员说到:“我要香草牛排,七分熟的!”

  服务员做了记录。她停下笔后,笑着对林德确认到:“那么先生,再确定一下,您一共点了两份香草牛排和一份西冷牛排,一份意大利水果沙拉和一份意大利面是吗?”

  林德愣了一下,然后点头确认。

  服务员笑着继续说到:“此外,本店还向两位赠送一瓶15年的法国香槟、两份巧克力苦杏仁甜点以及两份缤纷水果热饮。请稍等片刻菜品马上您呈上!祝两位用餐愉快!”

  服务员正要走开,林德将服务员叫住,问到:“请问我们一共点了三分牛排吗?”

  服务员看了看餐单,笑着回答到:“是的,先生!”

  “不好意思,我们刚刚点的那份香草牛排能为我们取消吗?”林德问到。

  “当然可以!”服务员带着不解的神色回答到。

  “不好意思,我刚刚忘了我们点了几份牛排!”林德解释到。

  “没关系的,我可以帮您取消!”服务员笑着说到。说着,她在餐单上将其中的一份香草牛排划去。

  “你怎么将我点的牛排给取消了呢?”许若馨向林德问到。

  林德的脸刷的一下红了,有些不知所措。他笑着回答到:“我们两个人怎么能吃得了三份牛排呢?再说我们还有其他的餐品。”

  “我妈妈爱吃牛排,她平时也常到这里吃牛排的。我点的那份就带给我妈妈吧!”许若馨撒娇地说到。

  林德的脸更红了。许若馨一再坚持,他只有硬着头皮对服务员说到:“不好意思,给您添麻烦了!那份香草牛排就不用取消了,谢谢!”

  服务员看了看许若馨,然后对林德说到:“没问题的,先生!”说着,她便走开了。

  服务员走后,许若馨向服务员的背影白了一眼说到:“你对她太客气了!她给我们服务是天经地义的事!”

  林德笑着说到:“人家为我们提供服务,我们对人家尊重是很正常的!人和人之间不就应该相互尊重吗?”

  许若馨撇着嘴说到:“难道我不尊重人吗?哼,你可真够绅士的!总之,我可不会向她们低头的!”

  林德认为许若馨的想法存在偏颇,正想要指出许若馨的错误,被对方打断。

  “我们今天的午餐真够丰盛的!看来我得大吃一场了!”许若馨高兴地说到。

  “是呀,看来我们要撑的走不动路了!”林德笑着说到。

  “你介不介意我很能吃?我的性格就是很直,喜欢的东西我就着迷,不喜欢的东西我一定要指出来!”许若馨说到。

  “不介意。能吃是福!这是妈妈告诉我的!”林德说到。

  “那么我的性格呢?”许若馨问到。

  “性格直率的女生很好,直率总比拐弯抹角要好得多!”林德想了想答到。

  “那就好!如果我们在一起了,就会好相处多了!”许若馨说到。

  林德点了点头。从许若馨给他的第一印象来看,他还无法确定,一旦建立起情侣关系后他们能否很好的相处。所以他只能点头。

  几分钟后,服务员将他们的餐品呈上。看着满满的一大桌子餐品,许若馨笑的手舞足蹈。在用餐前,许若馨将所有餐品拍了好几遍照片,然后发到朋友圈。

  “你不发朋友圈吗?”许若馨见林德默默地坐着,于是问到。

  “我平时不发朋友圈。”林德答到。他本想说,发朋友圈是一件很无聊的事,可他又担心惹得对方不高兴,所以回答说自己很少玩朋友圈。

  “那多无聊!你平时都做什么,我是指下班后?”许若馨问到。

  “看看书,听听音乐,还有…和朋友打打台球。”林德回答到。

  “哇!你真的好无聊呀!对了,你都看什么书?是网络小说吗?现在的网络小说都很好看的!”许若馨说到。

  “我不看网络小说。说实话,我不喜欢看网络小说。”林德说到。

  “那就奇怪了,你不看网络小说还能看什么呢?”许若馨不解地问到。

  “总之就是一些杂书吧!胡乱看的!”林德笑着说到。他有些难为情。

  “我就爱看网络小说,尤其是言情的,写的真是太好了!哦,对了,你刚刚说你喜欢打台球?”许若馨问到。

  “是的!”林德回答到。

  “台球有什么好玩的!那东西多枯燥呀!对了,你平时去不去KTV?”许若馨问到。她将一根白色的长吸管插进饮料杯内,用力地吸吮了一大口饮料。

  “不去,或者说极少去!我不喜欢嘈杂的环境!”林德回答到。

  “那真可惜!看来你真是个异类!你做的这些事情,都算不上什么兴趣爱好!最让我难以理解的是,你居然不发朋友圈!哦,天呐!我真的难以理解!”许若馨惊讶地说到。

  “我看,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现在也有很多人跟我一样,都喜欢安安静静的过日子。”林德说到。

  “那么你们就全都是异类!你平时都不玩手机吗?比如打打游戏,上上网或者诸如此类的事情?”许若馨问到。

  林德笑着回答到:“我平时很少看手机。可能偶尔会用手机上上网吧!”

  许若馨惊讶地说到:“天呐!那该有多无聊!换做是我,恐怕我早就疯了!”

  “当你静下心来去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就不会感觉无聊了。虽然我现在还有些静不下来,可我正在努力尝试。”林德说到。

  “安静?是坐着发呆吗?哦,我可做不来的!要我一动不动地发呆,我宁愿去死!”许若馨像小猫一样尖声说到。

  听了许若馨的话,林德有些哭笑不得。他不知该怎样解释,因此也就不去解释。他们开始享用牛排。林德用不惯刀叉,他手忙脚乱地切割着牛肉。而许若馨则娴熟地运用刀叉,她每吃一口牛肉,就喝一口香槟。她对自己的牛排满意极了。

  “对了,上周的那场婚礼你听说了吗?”许若馨问到。她的牛排吃到一半,又开始吃起了甜点。

  “婚礼?什么婚礼?”林德问到。他猜到许若馨指的是海伦的婚礼,可是他不愿提及。

  “哇!这么轰动的婚礼,你不会不知道吧?看来你真的是个怪人!”许若馨吃惊地叫到。

  林德笑了笑回答到:“我想,我知道你指的是哪场婚礼了。”

  “那可真是一场浪漫的婚礼!你知道吗,光是新郎送给新娘的礼物就值好几千万呐!这辈子能有这样的一场婚礼,真是值了!”许若馨满怀憧憬地说到。

  “我可不这么认为!”林德冷笑一声说到,“送的礼物再贵重,它能代表感情吗?”

  许若馨笑着说到:“感情?感情是可以培养的!现在大部分夫妻不都是这样吗?他们结婚前也就刚认识几个月,经过初步了解之后就结了婚。你能说他们结婚前有着很深的感情吗?不能。他们都是因为彼此已经到了适婚年龄,又恰好遇到了附和结婚条件的人,所以就结了婚。这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如果两个人总把情呀爱呀放在第一位,那么生活该有多么局限,多么无聊呀?两个人腻在一起久了,也就容易产生厌倦。还不如结了婚以后,双方再谈感情比较好。”

  林德听得目瞪口呆。他想要反驳对方,可又害怕话重了,惹得对方不高兴。他低着头问到:“没有感情的两个人真的能生活到一起去吗?”

  许若馨想了想回答到:“能,肯定能!我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都是这么过来的。听他们说,结婚前,他们甚至都没见过面。可感情这东西真的很玄妙,人和人相处久了,也就生出感情了。”

  “如果两个人生活了很久都不能产生感情呢?”林德问到。

  许若馨看了看林德,笑着答到:“这主要还得看多方面因素了。要是两个人婚后一直很穷,那恐怕两个人就很难培养出感情了;要是两个人婚后的各方面物质生活比较富足,那么两个人通常都会建立起很好的感情基础,他们感情破裂的几率就小得多;如果他们的生活极其富足,我想他们分手的几率就更小了。因为他们之间已经建立起了一种生活的默契,即使是为了巨额的财产也会三思而行的。如果一个女人嫁给了一个有钱的男人,即便这个男人总爱在外面寻花问柳,这个女人也会视而不见的;她最多会用出轨来偷偷地报复一下这个男人。归根结底,是物质的因素在促进和维持双方的感情。”

  林德本要进行反驳。可他一想到他所认识的那些夫妻中,又无一例外地逃不过物质上的牵绊时,也就哑口无言了。物质是感情的基础,可即使有了物质的满足,没有感情的两个人就真的能在一起幸福地生活吗?中国是离婚大国。难道在所有感情破裂的家庭中,破裂的原因都是源于物质上的矛盾吗?

  “如今人人都生活富足,满足起码的物质需求已不成问题。也就是说,决定感情的主要因素还是感情本身!”林德说到。

  “没错,每个人都能养活自己。可那都是些最基本的物质保障!他们要是再多养一个人或一家人就未必能行了。结婚前,两个人可以拿出彼此的工资去吃、喝、旅行、娱乐,可结了婚呢?他们可能要为房贷发愁,可能要为车贷奔波,可能要为孩子的奶粉钱拼命。如此一来,他们的生活就会变得拮据,一分钱都恨不得掰开八瓣儿用。长此以往,双方就会在枯燥、忙碌的生活中彼此冷落,导致感情破裂或者只能用孩子来维持。这究竟是谁的过错呢?每一对小夫妻在结婚的时候都打算要好好地过日子,可结果呢?结果也许不是他们想象的样子。他们也无法阻止结果的发生。所以说,对于女生来说,找一个物质条件优越的男人该有多么重要!”许若馨说到。

  “如果两个人在结婚前就有了很好的感情基础,即使婚后的生活很拮据,他们也会彼此勉励,相互扶持走出困境的!除非,他们中的一个或两个着了懒惰或虚荣的魔,否则,他们一定会很好的!”林德说到。

  “你说的可真够深奥,我听不懂。我只知道,想嫁一个好男人还得需要我们女生擦亮眼睛的话,那可真够耗费精力的!男人都善于伪装(当然,我不是指你!),一不留神就会被他们的花言巧语蒙骗。所以,当我们不具有那种锐利的眼光的时候,最稳妥的还是要找一个物质优越的男人结婚。你知道吗,女生的青春有多么宝贵吗?”许若馨说到。

  “谁的青春不是宝贵的呢?重要的是,我们不应该把宝贵的青春浪费到浮华的表面上。感情才是青春最终的归宿!”林德说到。

  “我发现,你好像并不明白我的意思!”许若馨生气地看着林德说到。

  林德看了看许若馨,无奈地迎合到:“对不起,我想我会错了你的意!”

  “好吧,那我就原谅你了!我们不谈这个话题了。我们继续说说那场婚礼吧!”许若馨露出笑容,一边吃着甜点一边说到。

  “我们再换个话题好吗?”林德请求到。

  “为什么?为什么我感兴趣的话题,你都不感兴趣呢?”许若馨质问到。

  林德低头沉默了一会儿,说到:“因为我去参加了那场婚礼,我并没有觉得它有什么可称赞的!”

  “什么?”许若馨惊讶地问到,“那场婚礼你去参加了?那场婚礼可只限有身份的人才能参加的!我爸爸托关系都没弄到一张邀请函,你是怎么进去的?”

  林德苦笑着说到:“我是女方的亲属,新娘的表哥!所以…”

  许若馨几乎跳了起来,激动地说到:“那这么说,你对新娘一定很了解了?你和新娘的丈夫就是亲戚关系了?哦,天呐!真是让人难以置信!”

  许若馨的举动吓了林德一跳。他想不明白,许若馨为什么会如此激动。林德笑了笑说到:“这没什么的,也没什么好高兴的!”

  “哇!你的话说的可真轻巧!“这没什么的!”,你攀上这么大的一门亲,怎么会没什么的?”许若馨惊讶地说到。

  “真的没什么的!”林德肯定的说到。

  “好吧!你不想承认就算了。我看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许若馨说到。她吃了一口甜点,然后喝了一口饮料,大叫到:“哇!这份甜点搭配热饮简直好吃极了!这份甜点叫什么名字?”

  林德想了一会儿,也没想起甜点的名字。他回答到:“这个我可想不起来了。我只记得好像有“苦杏仁”三个字。”

  “你瞧你,还能记住点儿什么?如果以后我们在一起了,你是不是连我的生日和我们的结婚纪念日都忘记了呢?”许若馨娇滴滴地问到。

  林德的心理一阵酥麻。他觉得许若馨的话有些唐突,毕竟他们还是第一次见面。可另一方面,他又暗暗窃喜。他知道,这是他的虚荣心在作怪。他挺着胸脯回答到:“当然不会!凡是重要的日子我都会记得的!”

  “那就好!”许若馨笑着说到。她吃着甜点问到:“午饭后,咱们去哪儿玩?”

  “什么?”林德愣了一下,随即回答到:“看电影吧!”

  “好吧!”许若馨说到,“不过,我不看战争片、故事片还有悬疑片!对了,还有警匪片!”

  林德想了想说到:“那没问题!最近上映一部喜剧片,全明星阵容,一定会很好笑的!”

  许若馨拍手叫到:“这个好,这个好!我就爱看这种类型的喜剧片!”她喝了一口饮料,又向林德问到:“你有没有买票?像这种电影,去晚了就没位置了!”

  “没关系的,这部电影每小时都有排片的!”林德说到。他看了看手表,然后说到:“我们就看下午一点的那场吧!我现在就在网上订票!”

  “那太好了!我们现在就走吧!”许若馨迫不及待地说到。说着,她将甜点的盘子推开,拿着饮料站了起来。

  “你先别急!等我查查有没有票再说吧!”林德一边操作着手机一边对许若馨安抚到。

  “那好吧!不过你得快点儿!我真的有点等不急了!”许若馨撅着嘴催促到。

  “马上就好!”林德说到。他查到了电影院关于该影片的售票信息,然后说到:“有票,有票!你看看咱们选什么位置好?”说着,林德将手机递给许若馨。

  许若馨犹豫了一阵儿后将手机递给林德说到:“就第六排中间的那两个座位吧!”

  订完影票,许若馨没等林德起身就匆匆穿好了外套夸起了皮包。待林德起身离开时,她都已经跑到了门口。林德本打算离开的时候和餐厅的老板打声招呼。可女伴催促的太急,他也就顾不上再和老板打招呼了。他们出了餐厅,跑到路边,恰巧一辆出租车空车经过。他们上了出租车,兴致勃勃地向电影院赶去。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端木文成
对《第三章(五)》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