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三章(四)
本章来自《林德的烦恼》 作者:端木文成
发表时间:2018-12-25 点击数:2269次 字数:

  (四)

  第二天中午,于红琴路过林德家大门口时,正巧马翠兰在院子里刷框。于红琴便说笑着进了院门,同马翠兰寒暄了几句。

  “大妹子,你这是去哪儿了?”马翠兰见于红琴和她打招呼,忙起身问到。

  “去街里了!这不,城里的一个远房亲戚听说咱们村里有几个大姑娘,非要让我给他家儿子介绍介绍。我本来不想打这个麻烦,可毕竟是亲戚嘛,能帮的忙还是要帮一把的!”于红琴笑着回答到。她一边说,一边进了院子。

  “看来你这摇身一变,倒还成了媒婆了呦!”马翠兰笑着说到。

  “哎呦!什么媒婆呀!分明就是白跑腿的苦力嘛!”于红琴满脸得意地说到。

  “哪里有你这样体面的苦力呦!”马翠兰说到,“就是不知道你给人家小伙子介绍的是谁家的姑娘呀?”她又问到。

  “哦,说起来你也认识,就是村西头徐国富家的!”于红琴回答到。

  “徐国富家?”马翠兰一时想不起徐国富家的姑娘的样子来了,“他家那姑娘不是去外地打工去了吗?”

  “这不上个月就回来了吗。前两天,我去他家,就问了她的情况。她妈跟我说,那孩子回来了就不出去了。我想也是她妈催着她对象的事,她才回来的。”于红琴说到。

  “我看未必。那找对象的事,在外面不也一样找吗,没必要非得回来找啊?我看,还是那孩子常年在外,时间久了也想家了,就辞了外面的工作回家守着她父母的。”马翠兰说到。

  于红琴撇着嘴地说到:“我看未必!那天我和她妈闲聊,就问起了那孩子工作的事。她妈跟我说那孩子要在家门口找工作的时候,我看那孩子满脸的不情愿。我想,肯定是她妈因为她没对象的事才把她留下的。要不你说,那外面的大城市灯红酒绿的,干点什么不都比待在这地方强吗?人家姑娘是年轻人,自然也是喜欢繁华的地方的。这不,后来我那亲戚不是非得求着我嘛,我这一想,老徐家的姑娘不是没对象吗,她妈又急着这事,所以我就把这事跟她妈谈了。”她突然拍了拍手,“你猜怎地?她妈都快乐开了花!然后我又把我那亲戚家的状况跟她妈讲了讲。我说,“那孩子是我奶奶的兄弟的孙子,他爹在市里开了家超市,就是那种小的平价超市。超市生意不错,常年人来人往的。去年,他爹就给他买了房子,这不听说今年房价还要猛涨,就又给他买了一套。他爹知道孩子就喜欢车,这不今年又给换了辆新车。说起那孩子呀,那孩子个子不矮,估摸着得有一米八多;那孩子的长相也不错,浓眉大眼的,像极了他爹,不过就是稍微胖了点儿。你说现在这年头,哪还有不胖的人呢?那孩子就是学历低了些,初中没毕业就自己创业了。创业那年,他爹问他想要干什么买卖,他说他喜欢打台球,就想开个台球厅。这不,他爹二话没说,就给他置办个台球厅。后来,那孩子觉得台球厅挣钱慢,就要他爹给他开家烧烤店。因为他看到烧烤生意火,肯定能赚大钱。这不,他爹又给他开了家烧烤店。他那烧烤店生意还不错,冬夏的时候,客人爆满。你说,这人呐,越有钱就越能干大事,现在人家开始炒上股了。听说光前期投在股票上的钱就有好几十万!人家说了,等看好了哪支的话,会加倍投入的!依我看呐,大妹子,以家庭条件来讲,我那亲戚配你家小惠还是绰绰有余的!”你知道,小惠是她家姑娘的小名。我就实话实说的,她家什么条件我还是知道的。我说,“你看,你家小惠也老大不小了,应该找个人家嫁了。你看,我这亲戚家哪点儿差呢?你非要比那富豪咱们可能还差点儿火候,可比起一般家庭来,简直不知好上几个档次呐!大妹子,现在这门绝好的亲事就摆在你面前,我看你也别犹豫了,干脆明天让小惠和男方见一见面,然后赶紧定下亲事才对呀!”我这么一说,她母亲也乐得合不拢嘴。这不,她母亲把孩子的见面定在了今天。你说孩子相对象,她这个当妈的也非要去凑热闹,还到我家拼命地把我给拉上。你说人家年轻人谈恋爱,我跟着掺和什么呢?当电灯泡吗?那孩子请我和她们娘俩儿在湛蓝海鲜楼吃了饭。吃完饭,那孩子说要带我们去游乐园坐摩天轮。我哪里受得了那个刺激,这不就回来了嘛!”于红琴绘声绘色地讲着,在整个讲述过程中,她都充满了激情。

  “那你是怎么回来的?坐公交吗?”马翠兰问到。

  于红琴得意的说到:“那孩子给了我两百块,非要让我打车回来。我等了半天都没等来出租车,正好来了公交,就坐公交回来的。”她看了看马翠兰又补充到,“你说,坐什么还不都一样嘛!非要坐那出租车干嘛呢?”

  “是这个道理。”马翠兰应和到。

  于红琴在扫视院子的时候,猛然间看到正在客厅里走动的林德,于是对马翠兰说到:“对了,你家小德也没有对象吧?”

  “可不吗!”马翠兰说到,“我看小德对这事也不上心!”她说完,看了看屋内。

  “倒是有个姑娘,不知道小德乐不乐意?”于红琴问到。

  “只要登对,不乐意也都难!”马翠兰笑着说到。

  “那好,回去我就给我那亲戚打电话!”于红琴说到,“我那亲戚和那姑娘他爸认识,回头让他帮忙牵线。”

  “你的亲戚?你在城里不就那一个亲戚吗?”马翠兰疑惑到。

  “没错,除了他还能有谁呢?”于红琴望着不远处的某个角落,偷偷地瞟了马翠兰几眼。

  “那么,你那亲戚为什么不把那姑娘给他儿子牵线呢?这不是近水楼台吗?”马翠兰问到。

  “见过了,我那外甥说那姑娘不是他喜欢的类型!”于红琴瞟了马翠兰两眼笑着说到,“你说现在的孩子们,他们哪儿来的这些奇怪的想法呢?”

  “嗨,孩子们有一些自己的想法也很正常!”马翠兰笑着说到。

  “对了,听说你兄弟媳妇和那姑娘她妈熟,你怎么不让她帮忙介绍呢?”于红琴想到杨曼交际广,于是说到。

  “你是说我那二叔子媳妇吗?”马翠兰问到。

  “是呀,除了她还有谁?”于红琴肯定到。

  “也对。那我这就给她打个电话问问!她要能帮忙牵线,那就更好了!”马翠兰喜出望外。她忙摸兜,发现没带手机。

  “我跟你说,那姑娘她妈可洋气了!人家每天都打扮的跟朵花儿似的,穿的衣服比她姑娘的都艳。你就看人家走到街上,那小猫步,惹得多少男人心痒痒呢!她们母女并排走的话,你根本就看不出来人家是母女。人家在吃的上面就更讲究了。人家平时就吃披萨、牛排,听说这些东西都是有钱人最爱吃的。你看看吧,难怪人家越活越年轻。你说,这人要是吃得好、穿得好,那精神状态还能差了吗?所以呀,人要是想过得好,还得靠着有钱。老话儿说得好:“有钱能使鬼推磨”,依我看呀,这有钱能使磨推鬼呦!”于红琴带着复杂的情绪说到。她的情绪中,饱含了羡慕和嫉妒。

  “要么大家都拼命地挣钱呐!就拿后院的张老三来说吧,你看他简直没日没夜地挣钱。后来腿都被砸折了,那也没停止过挣钱呢?所以说,钱这东西,谁也不嫌多,谁都期望着家里的钱堆成山呢!”马翠兰说到。

  于红琴听了,撇了撇嘴然后龇牙笑到:“那张老三本就穷鬼一个,而他的家里还有两个儿子。你就说吧,这两个儿子还不要了他的老命吗?你说他不拼命,那他拿什么来给儿子娶媳妇呢?不过,”她压低声音说到,“那张瘸子也活该,谁让他年轻的时候又赌又喝呢?当年他老爹过世时,也给他留了不少家产,那不都让他一点点的败光了吗?哦,他没钱了,成了穷光蛋了,知道给儿子娶不起媳妇了,就成了可怜人了?他要是值得可怜的话,那么当时他老婆跟人跑的时候他为什么还整夜在外喝酒、赌博?他每次回家不都是一滩烂泥的糊在床上?醒了以后还动手打老婆。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吗?那时候,他老婆天天哭,哭的眼睛都肿了。你说那张老三还关心过吗?你说哪个女人跟了他能受得了呢?跟别人跑也是迟早的事情。你说他早干嘛去了?要我说呀,他有现在这番地步,那也是活该,是他自作自受!”于红琴说着,回头看了看大门外。

  “不过这些年,他也挺可怜的。好像他那两个儿子对他都不闻不问的,只有缺钱的时候才打电话回来要钱。”马翠兰叹了口气说到。

  “这就是因果报应!他上辈子做了孽,下辈子就得当牛做马来偿还!”于红琴咬着牙说到。

  她们正说着,于红琴的电话响了。电话是她的丈夫打来的。她揣起电话,一边向门外走一边回头向马翠兰说到:“哎呦,大嫂子,我家来客了,我得回家看看!”话音刚落,她就已经走到大门口。

  “哦!”马翠兰忙站起身来说到,“那你快回去吧!”她目送于红琴出了大门,刚要坐下继续刷框,突然间想起那姑娘的事来,忙站起身,几步便跑到门外,唤住了于红琴。

  “大妹子,留步!大妹子,留步!”马翠兰追了上去。

  于红琴忙会头问到:“怎么了,大嫂子?”她满脸诧异。

  马翠兰喘着气说到:“有件事忘了问你,那姑娘叫什么名字呀?”

  于红琴愣了一下,然后回答到:“啊?你说的是许家的那姑娘吗?”

  “就是你要给小德介绍的那个!”马翠兰提醒到。

  “哦,那就是许家的姑娘!”于红琴肯定到,“她家就她一个姑娘!”

  “那姑娘叫什么名字呢?我要是不知道名字,就没法向我叔子媳妇打听了不是?”马翠兰解释到。

  于红琴想了想,回答到:“那姑娘好像叫许若馨,去年大学毕的业。她爹好像托了关系给她谋了个事业单位,听说工作还蛮好的!”

  “哦,谢谢了大嫂子!”马翠兰说到。

  “如果这个名字不对,你就跟你叔子媳妇报她爹的名字。她爹叫许大军,以前是混社会的,现在好像在做什么批发生意!”于红琴一边走一边回头说到。

  “哦?她爹还混过社会吗?”

  “那都是以前的事了,人家现在已经做正经生意了!”

  “那谢谢你了,大妹子!”马翠兰再次谢到。

  马翠兰回家之后,便立即给杨曼打了电话。电话那头,杨曼听说嫂子要给外甥物色女朋友,心里十分高兴。杨曼承诺,外甥的此次相亲活动,全部由她来安排。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端木文成
对《第三章(四)》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