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六十二回 稷下孤胆战贼寇 齐都双雄对仇雠(其一)
本章来自《清平世界》 作者:鲁南山
发表时间:2018-12-25 点击数:1052次 字数:

   警方的出动让许多原本怀疑炸弹谣言的师生们也开始担心起来,纷纷从教学楼、办公楼、体育馆、图书馆和食堂等建筑物里逃出来。拥挤的人流涌向校外和学校内的空旷区域,体育场、绿化带和远离高楼的道路成了人们优先的选择。
  周克新到达第三体育场的时候那里已经聚集了上百人,从东面职工小区和西面宿舍楼里出来的师生仍然不断地向这里涌来,从西南方向外国语学院教学楼里出来的人群也沿着稷下湖北岸向这边聚拢。周克新心中一动,倘若他是爆炸的策划人,选择任何一处建筑物也不如选择这里来的划算,只是这里空旷无比,安置炸弹可能要费一番心思。
  这样的想法一闪而过,他并没有把它当回事。他先是在人群外围大喊了几声江月影的名字。他也知声音嘈杂,这样做实难见效,于是攀到了篮球架上,在人群中扫视一番。他依然没有看到江月影,然而一个熟悉的身影让他胆战心惊。虽然他记得不够分明,但倘若他是对的,那么体育场上的这些人可能要遭殃了,这个人的身影他在凌云渡世光大道上曾经见过的。
  他感到大事不妙,迅速而轻盈地从篮球架上跳了下来。他没有贸然行动,按照林雪飞的说法,他的同伙至少有四五个人,一旦制服了他却没有找到炸弹的话,对于事情的解决有害无益。
  周克新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那人不停地注视着周围的一切,似乎在等待更多人的到来。那人再次观察了人群的状况之后向北走去,周克新跟着他,但始终跟他保持着一段距离。突然间,他透过人们往来产生的一丝缝隙隐约看到了江月影的身影,而那个人离她越来越近。
  刚才模糊的身影果然属于江月影!此时那人已经站到她身边,周克新心中纵然惶恐心焦却也不敢鲁莽行事,如果那人仓促间启动了炸弹,江月影和这些无辜的学生们恐怕性命难保。那人似乎在跟江月影交谈,他不知道她怎么会认识这样的人,他找她又要做什么?这期间周克新还看到了他脸上自信而又淡然的笑容,这里面埋藏着怎样的邪恶和奸诈?周克新就这样一动不动地站着,额头上渗出的大颗汗珠沿着眉毛、眼角顺着腮帮流到下巴,然后滴到了地上。
  几分钟后,那人冲着江月影笑了笑然后转身向南离开,周克新心知如果他真的要引爆炸弹,那么等他走出人群之后或许就会动手了。他迅速向不远处面朝北方站着的江月影挤去,同时不断回头观察那人动向。
  周克新赫然发现,江月影手里居然提着一个黑色方形手提箱,他知道这不是她的东西,这个时候出现这样的东西,这样的人,怎能不叫人想入非非。
  “月影。”周克新站在江月影的左后方轻轻叫了她一声,江月影听到声音略微转头,看到是周克新,笑了起来。
  “不要乱动。”周克新在她耳边说道,“听我的话。”
  周克新见她点了点头,又说道:“慢慢地转过身来。”
  待江月影转过身来,周克新只装作东张西望的样子,问她:“这个箱子是谁的?里面是什么?”
  “我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江月影用手指比划着,“是方宗本给我的,他说学校里有炸弹,叫我帮他拿着在这里等他,他要去疏散学生。”
  “刚才跟你说话的那个人是谁?”
  “是方宗本的朋友,但我不认识他,方宗本叫他跟着我来的。”
  周克新笑道:“月影,你相信我吗?”
  江月影点了点头,只是她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说这样的话。
  “把箱子给我。”周克新又回头看了看那人的情形。
  周克新向右稍稍移动,将自己的右臂紧紧靠住江月影的左臂,然后伸出左手接过箱子,将它塞进自己的大衣。
  “月影,从北门到学校外面去,不要再待在这里。”周克新说完又重申了一遍,“不要再待在这里,尽可能多地叫上你身边的人。”
  周克新此时并不敢劝说大众,万一歹徒见人群分散抢先下手,后果不堪设想。他嘱咐完江月影迅速向南挤去。此时那人志在必得,看着不断汇聚的人流,想象着爆炸后的凄惨狼藉景象,心中得意,为了最大限度地发挥炸弹的价值,他把脚步放得极缓。
  这却给了周克新机会,纷乱的人流使得他的行踪毫不显眼,为了保险起见,他并没有直奔南方,而是东西迂回,最终他到达稷下湖边,将那黑色箱子沉入湖底。这个时候他仍然没有去跟那人纠缠,虽然他没有十分的把握认定那个箱子里面装的就是炸弹,但倘若那不是,他也没有别的办法再去寻找了。来这里的人已经渐渐稀少,那人也走到了湖边。他觉得当务之急应该是尽可能说服更多的人离开这里,如果炸弹还在人群之中,那么他能做的只是减少牺牲罢了。
  周克新看了看那人所处的位置,重新回归人群,将“体育场有炸弹”的消息散布给人们之后再次迅速向那人所在的地点绕去。消息很快在人群中传开,刚刚聚拢的人群开始向四周散开。
  那人见到这样的状况,将手伸到腰间,周克新已然赶到,奋力跃起,将他扑倒在地。由于事发仓促,周克新跃起之时尚距离那人三四米远,力道不实,没有将其制住。那人翻身而起,向后撤一步,又要伸手去掏。周克新早判定他会拉开距离,拳所不及,在他后撤之时,右脚已经向前一步,转身左腿摆出,正击中那人腰间。那人向右踉跄两步,周克新早又扑上来,那人只好以拳脚应对。
  “还记得我吗?”周克新知道自己对付的乃是穷凶极恶的亡命之徒,不能给他一丝一毫的机会,因此拳脚皆是十成力道,希望能尽快将他制服。
  “上次坏了我们的好事,这一次你没有机会了!”那人没有周克新力大,也没有周克新身段灵活,但他显然也是经历过生死搏斗的,而且受过相当良好的训练。虽然每每躲不开周克新的重击,但他还没有出现被摧毁的迹象。周克新不喜欢攻击人的头部,但这一次不一样,他必须尽快解决战斗,如果他的同伙们到来,事态又不可控制了。
  周克新的重击让他的动作变得更加迟缓,但他仍然顽强地坚持着,每一次晃晃脑袋似乎就回到了搏斗的原点。周克新多次试图将他腰间藏匿的东西拿出来,但是他保护那里比保护自己的脑袋更加拼命,每次都是差一点就成功了。周克新有自信,这样打下去他迟早会打倒他,但那一刻什么时候到来可就难说了。于是他不打算再与他拳脚相斗,将其擒住或许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想到这里周克新连踢两脚,力道有所收敛,看似真打,实是虚招。接着左拳佯攻,突然伸出右臂揽他腰间,那人向侧面跳跃闪躲。周克新早跟了上来,右腿伸到他两腿之间,右手揽他头部,那人虽然低头闪过,但知道被擒已是不可避免,两人力量悬殊,如此近距离搏斗,他哪有逃脱的道理?
  恰在那人低头一瞬,一颗子弹从周克新耳边掠过,若不是开枪者顾及自己的同伴,方才可就危险了。他担心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那人的两名同伙持枪从对面走来,周克新稍一分心,那人趁机翻身离开战圈,周克新即刻向后一跳,躲到岸边放置的大石后头面。那人站起身来,从腰间掏出炸弹的遥控器,大声笑道:“你输了!”
  周克新见他拿出遥控器,从大石后面跃出,拼尽全力向北方跑去。湖面曾经为人轻视的细小波纹终于扬眉吐气了,十几米的高空是它们往常不敢想象的远方。爆炸产生的冲击波将靠近岸边的四个人冲出去三、四米远,百米之外体育场上尚未散尽的人们全都蹲在了地上。这时候,江月影从人群中跑出来向周克新奔去,刚才她因为担心周克新没有听他的话,眼神一分一秒都没有从他身上移开过,此时看到他被炸弹冲倒心中惊惧担忧,忍不住跑了出来。
  湖水吸收了爆炸的大部分能量,四个人虽然受到爆炸冲击但都没什么大碍。巨大的爆炸声引来了附近的警察,三名歹徒无心恋战,迅速逃走。江月影搀起周克新,惊恐地上下打量着他。周克新拉着江月影的手从东向南绕过稷下湖,穿过绿化带,上了东西大道。他们找到温局长,向她说明华夏大学的年轻教师方宗本与之前认定的嫌犯系同伙。而且他也不得不在江月影多次要求去找姐姐之后说出了嫌犯手中可能挟持有人质的事实,人质至少有一个人,而这个人就是江月影的姐姐江露泠。他知道这件事是无法隐瞒江月影的,如果姐姐没出什么事的话,无论如何都会来找她的。江月影吓得魂飞魄散,眼泪簌簌流下,林雪飞也大吃一惊,心中惊恐不亚于江月影。
  现在,几名主要嫌犯在学校内露了面,警方一方面继续排查学校中可能存在的炸弹,另一方面开始搜捕嫌犯。学校被严密监控起来,所有进出的人员和车辆都要经过严格的审查,除非嫌犯生了翅膀,要不然绝逃不出警方的手心。
  “大家好。”这突如其来的问好令所有人感到诧异。声音来自方宗本,他夹杂在一群向校外转移的学生中,从人群中走出来,说出了这句话。黄敬庭等一干警察迅速拔出手枪对准了他,叫他待在原地。
  他把双手放在脑后,但没有停止前行。
  “我叫你不要动。”黄敬庭朝他脚前开了两枪。
  “听说你们在找我,我就来了。”他不再前行,“我想你们对我产生了误会,我是一名老师,毫不客气的说我的学生都非常喜欢我,你们可以去调查。”
  周克新想要上前质问被温局长阻止了,她说道:“现在我们有足够的理由怀疑你,你想证明自己的清白就一定要配合我们。”
  “这是一定的。”他说,“你们不知道在我心中‘老师’这两个字是多么神圣!你们无法想象这份责任到底有多么沉重!你们也不会了解每一个夜晚我都战战兢兢地度过,生怕反省后深觉有愧!幸好,我觉得这辈子,到目前为止,我的所作所为,是对这两个字恰如其分的阐释。我问心无愧,朋友们,我所教授给我的学生们的也正是我一直以来践行的,在这所学校里,我敢说,我是唯一一个完全没有玷污这两个字的人。”
  这时候,许多路过的学生和老师都停了下来,几名志愿者也围在人群外面观看。他们当中有一些人在为方老师叫好,他们的鼓励让方老师的脸上挂起了笑容。连江月影都在怀疑关于那个黑色箱子的事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我会相信你的话。”黄敬庭扔给他一个手铐,“如果你给我机会的话。”
  方宗本果然将自己的双手拷了起来,几名警察走过去将他推进警车。
  “放开我哥哥。”方宗本的弟弟方宗元从人群后面挤了进来,这个十来岁的孩子不相信哥哥就是制造爆炸的人,“我哥哥不是坏人。”
  “你们抓了无辜的人,你们才是坏人。”方宗元跑向载着哥哥的那辆车,一名警察拦住了他。
  周克新见到方宗本快步走上去,问道:“江露泠呢?你把他带到哪里去了?”
  “我哥哥不是坏人。”方宗元蹲在地上哭起来。
  周克新仍在追问,不过他也可怜这个孩子,他极有可能被自己的哥哥利用了。为了达到目的连自己的兄弟都能利用,这个人简直猪狗不如。
  方宗元没有回答他一连串的问题,只是蹲在地上痛哭,林雪飞见周克新这样问他,知道江露泠的失踪与他有关,也走了过来。
  “小周,先不要问了。”温局长把周克新拉到一边,然后走到方宗元跟前把他拉了起来。
  “温局长,我哥哥会没事的,对吗?”
  “如果不是他做的,你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温局长,你真是个好人。”
  此时温局长与这个孩子面对面站着,他说完这句话,她拉着他的手,转身要走。谁能想到这个十三、四岁的孩子,居然熟练地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把手枪,直到他开枪之后,周围的人们还是对他疯狂的行为感到不可思议。黄敬庭最先意识到危险的发生,但他距离两人太远,完全没有补救的余地,在他举枪试图射击之前,那孩子枪膛中的子弹已经射出。
  林雪飞原先在站在温局长的左后方,温局长转身的一瞬他也随之转身,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这孩子的枪已经对准了温局长,要击倒这孩子或者夺取他手中的枪已是不可能。林雪飞迅速向左迈一步,用自己的左半边身子挡住温局长,左手揽住她的脖子,向地上倒去。
  子弹射中了林雪飞的左肩,周克新夺步上前,一把夺过了孩子手中的枪。两名警察将这个孩子摁倒在地上,其余的警察和“谎言”诸人都围到温局长和林雪飞身边。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鲁南山
对《第六十二回 稷下孤胆战贼寇 齐都双雄对仇雠(其一)》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