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三章(二)
本章来自《林德的烦恼》 作者:端木文成
发表时间:2018-12-24 点击数:965次 字数:

      (二)

  王德生的私人别墅更像是一座大型的私人庄园,其气派庄严的程度,不亚于英国首相的乡间别墅。王英伦和海伦的婚礼将在别墅前的一块高尔夫球场上举行。球场的草坪上整整齐齐地摆着几十张白色的桌椅,每张桌子上都摆着产自法国波尔多的进口红葡萄酒和香槟。婚礼的用餐以半自助餐的形式向每位嘉宾开放,也就是说,除了正餐的二十道菜以外,其他的食物全部不限量,可以自行取食。由于盛放食物的餐架上早早地摆满了各式各样的新鲜水果,所以每位到场的嘉宾在开始正餐前可以尽情地享用琳琅满目的水果。不过,除了新人家属以及市主要官员以外,所有嘉宾一律盛装出席。

  婚车中,除了头两辆婚车驶入别墅后花园外,其他的婚车都在距离婚礼现场100米左右的一处花园旁停下。花园旁,一条通往高尔夫球场的宽阔的水泥路上铺着一层厚厚的红地毯,这是所有参加婚礼的嘉宾进入婚礼现场时的迎宾通道。迎宾通道两旁整齐地站立着两排身材高挑、笑容甜美的礼仪小姐和几个拿着对讲机的、身穿黑色西装的礼仪先生。

  林文军一家下了车后,礼仪小姐便笑容可掬地指引道路。这时,身穿黑色西装的礼仪先生便会在对讲机里喊话。他们行了十几米远,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礼仪先生便礼貌地前来迎接,并带领他们步入婚礼现场。他们找了一回,林文义一家没有到来。他们找到各自的席位,便入了席。

  婚礼现场人头攒动,大部分宾客都已到来。王德生意气风发地端着香槟杯正在向宾客们敬酒。他正同一位西装笔挺的高个子的中年男人谈笑。

  “嘿!赵总,可有些日子没见到你人了!是不是另有新欢了?”王德生笑着问到。和王德生谈笑的赵总,正是聚福珠宝楼的老板赵其方。

  “哪有?这话可不能让你弟妹听见!要不,她的醋坛子又该打翻了!”赵其方下巴往妻子那边一扬,笑着说到。他举起香槟杯和王德生的杯子轻轻一碰,然后将香槟送到嘴边,抿了一小口。

  “你就放心好了,这事我是不会让弟妹知道的!”说着,王德生笑了起来,他笑的十分老道。他又举了举杯,然后走到另一个宾客身边。

  一个小个子的中年男人正在同另一个个子稍高的中年男人闲聊。小个子男人挺着肚子,穿着一身灰色的中山装,尽管他的上衣有些肥大,但还是难掩其隆起的、圆滚滚的肚子。这位小个子男人就是两个月前刚刚上任的市环保局局长王继来。站在王继来对面,和他谈笑的中年男人正是蓝天硅胶厂老板李添福。

  “老兄,我不得不提醒你,你的那个硅胶厂是该注意了!”王继来指着李添福说到。说着,他又把头凑到李添福的面前低声说到:“我得到消息,北京已经开始商讨治理污染,不出意外的话,两个月以后,那边就会有所行动!”

  “我说局长大人,您可别吓我呀!”李添福笑着说到。

  “我哪里吓你了!这可是个重要的消息!”王继来眯着一只眼说到。

  李添福正要说话,忽见王德生走来,便笑着对王德生举了举酒杯喝了一口香槟。王继来转过身来,向王德生举杯致意。

  “王总真是满面春光呀!恭喜,恭喜!”李添福对王德生笑着说到。

  “哈哈,我哪来的喜事?还不是沾儿子的光?”王德生笑着说到。“请问这位是?”他指着王继来向李添福问到。

  “噢,忘了介绍了,这位是环保局的王局长!”李添福向王德生介绍到,他又向王继来介绍到:“这位是今天婚礼的主角,恒昌集团的王董事长!”

  “恭喜!恭喜!”王继来向王德生举杯说到。

  王德生微微一笑,举了举杯没有理会。他又和李添福闲聊了几句,便去给其他宾客敬酒了。王继来受了冷遇,甚是不快。尽管他心有不满,但他考虑到环保局毕竟无足轻重,于是便强忍着心中的闷气,默不作声。

  王德生换了一支喝红酒用的高脚杯,让服务生倒了半杯红酒。他双手擎着酒杯,笑容灿烂地走到一位六十来岁的男人的身旁。这位上了年纪的男人名叫邹华明,是市纪委书记。他正在和一位中年男人谈话。他还没有发现王德生已经站在身边。

  “我们的干部,就要秉公执法,刚正不阿!我们代表什么?我们代表人民的利益!你从政时间还短,有的是学习和进步的空间!”邹华明语气严肃地说到。

  “学生谨记您的教诲!”中年男人恭敬地回答到。这个中年男人名叫蔡秉万,现任市人民检察院的院长。

  “我对你的工作能力还是很满意的!尽管你没有查处过我市的任何一位官员,那也说明不了什么;毕竟我市的官员都是奉公执法的典范!再过一段时间,我就向省委提议为你升迁!毕竟,你的能力是我市人民一致认可的!”邹华明用食指点着蔡秉万的肩膀说到。

  “老师,您看,王总来给您敬酒来了!”蔡秉万陪笑着提醒到。

  邹华明稍稍侧了侧身子,扭过头去,对王德生笑了笑说到:“恭喜你呀,德生!”

“您能到场,是我的荣幸!”王德生双手端着酒杯说到。

“你这么说,可是在赶我走啊?”邹华明绷着脸说到。

“我怎么敢呢?我的意思是,您平时那么忙,想见您一面都不容易。今日您能赏脸驾临,这不就是我的荣幸吗?”王德生解释到。

“嗯!”邹华明点了点头。

“日后,您要有时间的话,请赏脸到蔽庄喝茶!”王德生礼貌地邀请到。

  “既然王总盛情相邀,我便却之不恭了。只是近来不得脱身,尚有许多公务需要处理。待我挤出时间,一定到王总的庄园上参观一番的!”邹华明笑着说到。

  “那就恭候大驾!”王德生陪笑着说到。

  三人碰了碰杯,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这时,一位中年男人和一个打扮时髦的中年妇女过来向王德生敬酒。这个中年男人正是市烟草公司老板周作虎,他身旁的女人就是他的老婆。他们是半路夫妻。邹华明对周作虎的印象向来不好,他见到周作虎过来,便转身离开。蔡秉万默不作声地同周作虎互敬了杯酒,便跟着邹华明离开了。王德生见邹华明离开,也松了口气。他朝着邹华明的背影冷笑了一声,便回过身来向周作虎笑着说到:“听说您二位这两个月去了新加坡,我还以为你们打算在那边定居了呐!”

  “定居吗?我们目前还没有这个打算!你也知道,我身体不好。北方的冬天甚是阴冷,我这把老骨头还真有些吃不消的,所以就躲到新加坡避寒去了。”周作虎笑着说到。

  “我年前就打算到那边度假,可惜都被手头的事情耽误了!现在的地产生意不好做,投资十个项目就有八个亏损的!等哪天这边不用我操心了,我一定到新加坡定居!”王德生说到。

  “得了吧,你可别唬我了,现在还有什么生意好过地产呢?我看,你还是早点儿去享享福吧!”周作虎笑着说到。说着他举起杯子同王德生抿了一口香槟。

  “真要像你说的那样,我还不得成为世界首富了?”王德生笑着说到。他端着酒杯去向一位约莫五十多岁的男人敬酒。

  “院长,您可是个大忙人呦!万分荣幸您能来参加犬子的婚礼!”王德生笑着说到。王德生正在敬酒的这位,正是市法院的院长张江月。

  张江月微微举起酒杯,向王德生点头一笑。他的眼睛虽小,可目光深邃。尽管他身穿一件旧西装,可极具威严。他迎了几步,同王德生碰了碰杯,慢条斯理地说到:“瞧你说的,这么大喜的日子,我又岂能不来呢?”

  “您平日公务繁忙,见您一面都很难得!今日您光临寒舍,我得好好的跟您叙叙旧!”王德生说到。

  “我哪里有那么难见?我看是你平日里太忙,没时间到府上吃个便饭吧?”张江月笑着说到。

  “您看,都是我不好!过几日我一定登门拜访!”王德生陪笑着说到。

  “这就对了嘛!你我都是老朋友了,就应该常来常往嘛!”张江月拍着王德生的胳膊说到。

  二人正在交谈,市药监局局长刘建森、市公安局局长陈东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主任杨舒城以及市开发银行行长李笠端着酒杯说笑着走来。王德生忙笑着招呼。张江月眯着眼睛,略显严肃地微笑着。四人向王德生举杯道喜,王德生笑着说到:“犬子的婚事是小,关键是诸位大人能赏脸到寒舍喝杯水酒,王某就已经感激不尽了!”

  “诶!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刘建森笑着说到,“我们是来沾沾你的喜气,可不是来这里给你当大人的!再说,现在都什么时代了,早就没什么大人了!”

  “对,对,是小弟口误!无论如何,您诸位能够到来,就足以令蓬荜生辉了!”王德生陪笑到。

  “对了,令公子的婚礼什么时候开始呀?我和杨主任有个牌局,不知道能不能提前过去!”陈东平向王德生问到。

  王德生看了杨舒城一眼,然后笑着对陈东平说到:“我也想去凑凑热闹,可是一会儿李书记和高市长都来做犬子婚礼的见证嘉宾,恐怕我是脱不开身了!”

  “噢!我们早就听说你要给令公子办一场旷世婚礼,这么热闹的场面,我们怎能缺席呢!”陈东平笑着说到。他的脸上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就是嘛!这么香的喜酒我们不喝,那岂不亏大了吗?”杨舒城笑着说到。

  “那您的牌局…?”王德生问到。

  “嗨,不就个牌局嘛,天大的事也没有令公子的婚礼重要呀!”陈东平笑着说到。

  刘建森和李笠递了一下眼色。张江月笑而不语。王德生偷偷地观察其他人的表情,然后又举杯敬了一杯酒。

  已经中午十二点一刻,婚礼司仪前来向王德生询问好几次婚礼开始的时间。由于李广雄和高建业还没到来,所以王德生必须得耐心地等下去。又过了半个小时,高建业姗姗到来。由于李广雄的秘书打来电话,说李广雄公务繁忙,暂时抽不开身,并委托高建业全权代理见证嘉宾。下午一点,婚礼才正式开始。

  婚礼主持人说了一些婚礼上常用的套话之后,宣布新郎新娘登场。海伦佩戴奢华,她的手由王英伦牵着。跟在新郎新娘两旁、同新郎新娘并排走出的是林文海夫妇和王德生夫妇。海伦紧紧地挽着她父亲的胳膊,她就像一个害羞的小女孩一样,脚步束缚地挪动着;而林文海则满面春风地迈着大步。杨曼的打扮和举止,都堪比贵妇摸样,就连王德生的老婆——一个沉迷奢华的女人,都逊色几分。其实,尽管杨曼已是半老徐娘,可她那姣好的容貌和苗条的身姿,还是让很多中年男人都垂涎不已。

  王英伦满脸得意的挺着胸脯,他的态度好像在说,他身边的这个绝色的美人是他的财产,他要向全世界宣布他对海伦的绝对占有权。关于王德生夫妇,王德生牵着妻子的手,并和妻子不停地向观礼嘉宾们挥手致意。而所有的观礼嘉宾也极力配合,报以热烈的掌声。跟在新郎新娘身后的是伴郎和伴娘。年轻的伴娘有些心不在焉,有好几次都差点踩到海伦婚纱的裙摆。而伴郎则有些兴奋过头,有好几次被新郎新娘落下好几步远,都还没有发现自己已经掉队。跟在伴郎伴娘身后的是八个身穿白色裙子的司仪小姐,其中有一个司仪小姐托着海伦婚纱裙摆的一角。

  新郎新娘走到红毯的中央,面对着一名手持《圣经》的神父。神父打开圣经读了一段文字,然后便让新郎新娘对着《圣经》宣誓。整个宣誓过程,就像王英伦单口朗读一般,几乎听不见海伦的声音。宣誓完毕,神父便宣布他面前的这对新人正式结为合法夫妻。众宾客欢呼雀跃,报以热烈的掌声。神父完成他了的本职工作后退到一旁。婚礼主持人请新郎家长为新人致贺词。王德生致了一番演讲式的婚礼贺词,其实,他很不满意主持人让他第一个致辞。在下台之前,他特别邀请了高建业以证婚人的身份致辞。高建业拍手走到话筒前。他拍了拍话筒,向所有的宾客扫了一眼,众宾客响起雷鸣般的掌声。掌声还未停止,他便招手示意众人安静。直到掌声彻底停止,他才开始他的婚礼致辞。

  直到婚礼开始以后,林月和思齐方才赶到婚礼现场。而林文义夫妇并未出席婚礼。

  “你们怎么来的这么晚?叔叔、婶婶呢?他们怎么没有来?”林月兄妹走到林德身边时,林德惊奇地问到。

  “爸爸妈妈向来不喜欢这种场合,就让我和哥哥来了。”林月回答到,“而我和哥哥本来就不熟悉路,再加上路上堵车,所以来的迟了!好在赶上了典礼,否则我和哥哥都会难过的!”

  “你们能来就好!毕竟今天是海伦出嫁的日子。”林德说到。

  “是呀,这可是海伦的终身大事!我们错过谁的,也不能错过海伦的!要是让海伦知道我们没能参加她的婚礼,她一定会伤心难过的!”林月说到。

  “如果你知道海伦对这场婚礼的态度,我想,你就会明白她是不会怪罪我们没来参加这场婚礼的!”林德略显沮丧地说到。

  “看来还是你了解海伦!”林月附和到。

  在观看完神父主持婚礼以后,思齐低声地对他妹妹和林德说到:“你们有没有觉得,神父的出场有些怪怪的?总感觉神父出来的很唐突!这段婚礼完全是中式的,根本就不需要有神父主持!”

  “好像有这种感觉!是有点怪怪的!”林德应和到。

  待高建业致辞时,林月笑着说到:“你们看,市长的贺词和神父刚刚主持的那段宣誓就更加格格不入了!”

  “没错,我们市长的致辞已经将新人的宣誓给遮住了!还有,市长的贺词中大部分都在讲市里的经济建设和政府的工作重点,市长的贺词是不是已经跑题了?”思齐疑问到。

  “可你们看,人们都已经投入到市长的讲话中了!也许市长一时高兴,题外话也就有点儿多了!”林德分析到。

  “何止多呀,我看市长像是在做工作报告或者工作总结!”林月打趣着说到。

  “管他呐!反正他又不会真像做报告那样讲上一天!等一会儿我们就能看到新郎新娘交换戒指了!”林德说到。

  “还有喝交杯酒呐!”林月打趣到。

  “还有新郎向新娘表达爱慕的致辞呐!”思齐笑着说到。

  “也许还有更多呐!”林月说到。

  高建业致辞完毕,全场观礼嘉宾掌声雷动。紧接着,就是新郎新娘交换戒指的仪式。仪式完毕,一对新人喝了交杯酒。新郎趁机吻了新娘,而新娘木讷了半日,脸上些许愠色。之后,在主持人和现场观礼嘉宾的鼓动下,新郎单膝跪地向新娘献上一捧玫瑰,以表达爱慕之情。新娘愣了半晌,才在主持人的提示下将新郎扶起。紧接着,王德生夫妇走到新人的面前,宣布了他们即将献给新人的礼物。这时,一辆红色高级宝马跑车缓缓地沿着红毯驶来。宝马轿车后面跟着一辆绿色的路虎汽车。两辆车停在这对新人的正前方。

  “前面的这辆宝马轿车,是我们夫妇送给儿媳的见面礼!”王德生大声地对着现场嘉宾说到,他又侧过身子对海伦笑了笑,继续对嘉宾们说到:“此外,我们还要送给儿媳另一份见面礼——五百万人民币!”尤其是“五百万人民币”这几个字,他说的尤为大声。

  王德生话音刚落,路虎车的司机便打开车门。车里塞的满满的现金,有好几十打崭新的钞票从车里掉出,在草地上堆了一座小山。所有的嘉宾发出一阵阵的惊讶声和尖叫声。

  “这些钱,是我们夫妇送给儿媳的见面礼,希望能帮助他们小两口有个好的开端!”他又转向儿子和儿媳说到:“爸爸和妈妈这么做,无非是希望你们小两口过的幸福!”他又转向嘉宾们说到:“我还有第三份礼物要送给他们小两口,”王德生停了停继续说到,“那就是巴黎世家的别墅一栋!”他又转向儿子和儿媳说到:“希望你们小两口能够喜欢!”

  现场的嘉宾们疯狂地鼓起掌来。

  王德生试图暂停宾客们的掌声,可他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他对着麦克风连续喊了好几回,才将宾客们的激动情绪稍稍稳定。他对着麦克风继续说到:“接下来的这件礼物是我的夫人以母亲的名义送给我们的好儿媳海伦的!”

  王德生向司仪招了招手,一位美女司仪端着一个精美的水晶盘走来。水晶盘里装着一条闪着异样光芒的蓝宝石项链。

  王德生的妻子取出项链——一颗明亮、璀璨的蓝宝石,让众人的目光闪亮起来。“这是我作为母亲,送给我的女儿——海伦的一份薄礼!”她转向海伦:“愿你永远漂亮,就像这颗美丽的蓝宝石一样!”说着,她将项链戴在了海伦的脖颈。

  海伦愣住了,她完全没有想到她的公公婆婆出手会这么阔绰。她哭了,但不是因为感动。她想,但凡王恩义能对她多几句关心的话,她都不会与他分开的。

  王德生夫妇又送了很多贵重的礼物。礼物送罢,四周响起了震耳欲聋的鞭炮声。这时,新郎新娘共执一大瓶香槟向叠成金字塔状的香槟酒杯里倾倒。与此同时,婚礼现场响起轰隆隆的礼炮声和烟花声。五颜六色的礼花的火药球呼啸着钻向空中,然后在空中炸裂。原本璀璨的礼花,却在太阳的光芒下仅剩下一片闪闪的白光。轰鸣的礼炮声,震得宾客们一阵阵尖叫。王德生端着酒杯,先朝着高建业躬身致意,然后又向众宾客举杯敬酒。接着,婚宴便正式开始了。

  王德生跑到高建业身边,陪笑着说到:“昨天您可真下了我一跳!您说您来不了现场,可把我给急坏了!您要是不来的话,这婚礼可怎么进行呀?”

  高建业向着众人笑了起来,又对王德生说到:“瞧你说的,难道我不来了,你就没办法娶儿媳了?我也是公务缠身嘛!”

  王德生忙笑着接到:“我怎能不知您的操劳呢?只是您要不来主持婚礼的话,我真就六神无主了。即使婚礼照常进行,也会少了几分喜气的!”

  “你可不能这么说!”高建业说到,“结婚自古以来都是人生大喜之事,怎能因为某个嘉宾的缺席而少了喜气呢?高总,你可不要乱讲话呀!”

  “您瞧我这张嘴,真不会说话!”王德生赔笑着说到。他举起酒杯,向高建业及众宾客说到:“这样,我自罚一杯,算是弥补刚刚的口误!”说着,他一仰头,将杯中的酒喝干。

  “知错就改,才是好同志嘛!”高建业笑着说到。

  “这可多亏了您的提醒!要不我犯了错自己还不知道呐!”说着,他倒满了酒,又向高建业敬了一杯酒。

  高建业看着王德生把杯中的酒喝干,才将酒杯送到嘴边抿了一口。接着,众宾客齐向高建业敬酒,高建业又抿了一口。

  “您要是不急着回去,就到我庄上打牌吧!这回,包您满意!”王德生弯下腰对高建业低声说到。

  高建业笑着点了点头,与王德生轻碰酒杯,喝了一口酒。

  李玉生见高建业心情大好,便想趁机拉近关系。他端起酒来,小跑过去,向高建业敬酒。

  “高市长,这杯是我敬您的,还望您日后多莅临寒舍!”李玉生殷勤地说到。

  “好!有时间的话,我会去的!这一年,我还没到你那里去过吧?”高建业没抬头,也没看李玉生,他压低了声音说到。

  “可不是嘛!我时时刻刻盼望您能够莅临呐!”李玉生躬着腰答到。

  高建业点了点头。两人轻碰酒杯,高建业抿了一口,李玉生将酒喝干。

  “高市长,要么咱们用完餐,到正气山庄打牌去吧?”李玉生小心翼翼地问到。

  “谁说我要打牌?”高建业大声问到,他的脸色突然严肃了起来。李玉生一时没反应过来,愣了一下,竟不知该如何答复了。高建业凝视了一会儿,又转向众宾客笑着说到:“李总真是糊涂了,我怎么会打牌呢?不过今天是大喜之日,如果你邀请我的话,我也可以学习一下子嘛!都说人民群众喜欢打牌。我要是不体验一下群众的乐趣,那岂不是跟人民脱钩了吗?”

  邹华明笑着接到:“还是高市长您说的有道理,要不咱们一块儿去学习一下?”

  “还有谁要学习的?”高建业向众人问到。

  “既然高市长您组织学习,我们大家都愿意听从差遣!”陈东平笑着说到。

  高建业环顾一周,抬起酒杯说到:“那好,我们就去学习一下!就去德生的庄园吧!不过我要事先声明,牌桌上一律不准出现现金!千万要认清,我们不是聚众赌博!”高建业看了李玉生一眼,李玉生忙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众人忙起身碰杯。高建业等众人把酒喝干,才轻轻地嘬了一小口。他放下酒杯,摆手示意众人落座,众人方才坐下。

  “我看大家今天都很拘束嘛!是不是因为我和邹书记在场的原顾呀?”高建业向众人问到。

  “当然不是!当然不是!”众人忙笑着答到。

  邹华明笑着向众人说到:“上班的时候,我和高市长是你们的领导;但下了班以后,咱们就是朋友了!你们都随意些,想怎么聊就怎么聊,别放不开呀!”

  “就是嘛!我和邹书记又都不是外人!咱们干工作时兢兢业业,一板一眼;可闲暇之余,我们还都是朋友嘛!”高建业笑着说到。

  “高市长说得对,下了班,我们都是朋友,我和高市长就不是领导了!”邹华明接着说到。

  众人正聊着,王进之来了。王进之向高建业敬酒。高建业起身笑着说到:“你来晚了,可要自罚三杯呦!”

  王进之笑着说到:“就算您不提醒,我也要罚酒的!”他又向王德生敬酒说到:“恭喜,恭喜!我看了,您的儿媳可真是个标致的美人呐!”

  “是吗?”王德生笑着说到,“您要是不提醒,我还真看不出来!”说着,他和王进之碰了碰杯,一仰脖,将酒喝干。

  王进之又向邹华明以及林文海夫妇敬了第二杯酒,向众人敬了第三杯酒。

  高建业吩咐礼仪小姐在他身边多添了一张椅子,让王进之挨着他落座。王进之刚坐下,张江月、陈东平就端起酒杯向他敬酒。王进之忙倒满酒,举起酒杯回敬。三人都一口将酒喝干。

  “看来,一会儿,我得叫孙秘书背你回去了!”高建业打趣着说到。

  “今天是好日子,大家难得欢聚,我怎能不尽兴呢?”王进之笑着说到,“没事,咱们先好好喝一通,然后再到王总的庄园里打牌去!看我今天不把你们赢得底朝天!”

  高建业笑了起来,众人也跟着笑了起来。

  “我们刚刚还计划要去打牌,你要愿意,就一起去吧!我还跟大家说,都不要用现金,但你去了,我只允许你一个人用现金;我们要是赢了,你就掏钱;你要是赢了,我们大家给你鼓掌,你看怎样?”高建业说到。

  “那我可得叫几个外援!免得我输得连裤衩都不剩了!”王进之说到。说着,众人都笑了起来。

  “瞧你说的,好像我们连一条内裤都不给你留似的!你放心,内裤总要留的!”高建业笑着说到。他对众人说到:“那我们现在就用餐。吃饱了,咱们就一起去王总的庄园!”

  高建业话音刚落,众人便端起盘子纷纷取食。

  高建业正在同王进之闲聊,梁闻道、杨慧夫妇前来敬酒。高建业笑着说到:“这不是我们的大台长吗?您怎么没跟我们坐一桌呀?”

  “您这里可都是咱们市最有威望的嘉宾,我怎么敢自不量力呢?不过,敬您一杯酒还是应该的!”梁闻道笑着说到。

  “你们看,有文化的人真会说话!”高建业笑着说到,“要说咱们市里知名的人物,还得要数你梁大台长呦!”

  “领导,您可折煞我了!我哪算什么名人呀!”梁闻道笑着说到。

  “又不是在政府的办公室,哪来的领导不领导!咱们都是老朋友,坐在一起就要高高兴兴地喝酒嘛!来,干杯!”高建业说到。

  梁闻道笑着点了点头,然后一口将杯中的酒喝干。

  “诶!对了,曹厂长,”高建业对曹国平说到,“我记得你儿媳好像就在电视台上班吧?”曹国平的儿媳叫做安妮,是市电视台的一档娱乐节目的主持人。她的本名叫做马晓娟,后来因为自己讨厌这个名字,所以一进电视台,就改了名字。

  曹国平自顾自的喝茶,高建业突然间一问,让他愣了一下。他忙端起酒杯向高建业敬酒。“高市长,我敬您一杯!”

  高建业面色凝重了一下,然后笑着说到:“我一点你名,你就敬我酒?要是人人都这样,恐怕我今天就得躺着离开了!我问你,你儿媳是不是在电视台工作呀?”

  曹国平忙点头答到:“是,是!您的记性真好!”

  “我又没叫你夸我!我的意思是,”高建业转向梁闻道说到,“这么说,你们还是亲戚关系喽!”高建业笑了起来。众人随着高建业笑了起来。

  梁闻道不明白高建业的意思,笑着问到:“您的意思是…?”

  “嗨!还能有什么意思!你看,你们在一起工作,不就成了一家人了嘛!恰好你又是她的领导,不就是她的家长嘛!你看,这不是一家人是什么呀?”高建业笑着说到。

  “对,对,一家人,一家人!”梁闻道重复到。

  “我看你们两个应该喝一个!”高建业说到。

  梁闻道笑着斟满了酒,把酒杯举向曹国平。

  “对,对,应该喝一个!”曹国平笑着说到。他立即举杯,向梁闻道敬酒,然后一口将酒喝干。

  “文海!你是今天的主角,你可不要保持沉默呀!”高建业笑着向林文海说到。他见林文海一言不发地端坐着,于是说到。

  林文海忙端起酒杯,红着脸陪笑着说到:“这么多领导都在,我听取领导们的话就是了!”

  高建业瞪了他一眼,笑着说到:“文海!这里哪有什么领导?我刚刚就讲过,出了办公室,我们就是朋友的嘛!你畅所欲言,有什么就讲什么嘛!”

  林文海双手平托着酒杯向高建业敬酒到:“高市长,我敬您一杯!”

  高建业并未看林文海,向着众人笑着说到:“我让他畅所欲言,他让我喝酒!”他又对林文海说到:“那么咱们就喝一个吧!我真的不胜酒力了。”说着,他端起酒杯,没有和林文海碰杯,便抿了一口。

  林文海一口将就喝干。他放下酒杯殷勤着说到:“要么您就以茶代酒吧!”

  高建业摆了摆手说到:“我是来喝喜酒的,怎么能喝茶代替呢?”他直勾勾地看着林文海,让林文海的眼睛都不敢向他直视。他的眼神似乎在说话。

  杨曼坐在丈夫的身旁,忙站起身来笑着对高建业说到:“文海是您的学生,您的事就是文海的事!我看,您的酒就让文海来喝吧!”

  高建业笑着说到:“不用,不用!我的酒量虽然不如诸位,但少喝一点还是死不了的!”

  杨曼忙笑着答到:“这就是您的不对了!您的学生就向您提出这么小小的请求,您都忍心拒绝吗?再说了,您的学生也是为了您的身体着想呀!全市人民还盼望您主持大局呐!”她见丈夫只顾木讷地立着,忙踢了踢丈夫的小腿。她对丈夫的表现感到失望。

  杨曼的话,让高建业心里高兴。高建业环顾众人,众人一致赞成杨曼的提议。高建业笑着说到:“既然这样,文海就多喝几杯吧!你们大家可不要学我,你们一定要尽兴呀!”

  高建业说完,环顾了一周后,把目光落在水利局局长郑爱民身上。郑爱民忙笑着端起酒杯,向王德生说到:“我和文海是同事,这第一杯酒理应由我先喝!王总,非常高兴你能和文海结为连襟!今后的路你们可要多多扶持。今天是你们两家大喜的日子,恭喜恭喜!这一杯酒,敬高…”他的话音刚要吐出,就发现高建业瞪了他一眼,于是连忙更正到,“噢,敬你和文海!”

  王德生忙起身说到:“郑局,应该由我和亲家先敬您才对!这样,我和亲家每人用三杯酒,来回馈您的祝福!”

  三人起身,将酒杯向空中一抬,做了个敬酒的动作,然后一口将酒喝干。

  郑爱民又敬了高建业一杯酒,高建业看了林文海一眼,林文海将酒喝干。紧接着,高煜光(市国土资源局局长)、邹华明、张江月、陈东平、王继来、蔡秉万、刘建森、周作虎、唐庆尧、张崇祥、王进之、李添福、李玉生、李笠、张志成(富裕水产公司老板)、徐进东(市商业银行行长)、王利民(市投资银行行长)以及曹国平、赵其方等人分别向高建业敬酒。十几杯酒下肚,林文海有些踉跄了。

  接下来,便到了新郎新娘向亲朋好友以及到场嘉宾们敬酒的时间了。新人首先向首席嘉宾席敬酒。高建业站了起来,众嘉宾也一齐站了起来。高建业看着海伦,目光炯炯地笑着说到:“新娘子真是神仙下凡呀!”他又看着王英伦笑着说到:“兄弟,你可真有福气呀!恭喜恭喜!”

  王英伦笑的合不拢嘴,脸上一副得意的神色。王德生见儿子傲慢,于是忙替儿子谢到:“犬子有些激动,我替他谢谢高市长以及在座诸位送上的祝福!”

  高建业笑着说到:“哈哈,这个我们都能理解!不管谁娶到像海伦这么美的新娘,谁都会激动地心肝乱跳的!”

  “海伦是我见过的最美的新娘!”高煜光笑着说到。当他看着海伦的时候,他的圆圆的牛眼中迸发出一股异样的闪光。

  “您过誉了!我记得令千金出阁的那日,可是比天上的神仙还要漂亮十倍呦!”王德生对高煜光笑着说到。

  “能娶到像海伦这么美的儿媳,也是德生你的福气呀!”高建业对王德生笑着说到。他又转向王英伦笑着说到:“古人讲的好,春宵一刻值千金,我看你的新娘起码也得值千万金呐!等敬完了酒,你们就赶快入洞房去吧!”

  “洞房的事,也不急在这一时!”王英伦笑着说到,“从今晚开始,只要我们愿意,以后的每时每刻都将是洞房时间。您说是吧?”

  “年轻人果然有信心!很好,很好!”高建业笑着赞成到,“既然如此,那就尽情地喝酒!喝痛快了,入洞房的时候才更有劲儿!”

  高建业刚要喝酒,发现海伦并未举杯,于是笑着对海伦说到:“新娘子也得喝一个吧?”

  王德生酒喝一半,就听高建业向海伦催酒。他发现海伦离席稍远,于是伸手去将海伦拉的近些。没想到,他的手刚好拉到了海伦的手。海伦那细嫩、柔软的手,让他的心头不禁一颤。他的妻子看到丈夫拉起儿媳的手,一股醋意涌上心头。她恶狠狠地瞪了丈夫一眼,忙将丈夫牵着海伦的那只手打开。她将海伦拉到身边,又看了看丈夫的表情。她丈夫往她身边看了一眼,又匆匆地把目光投向别处。王德生夫妇的举动被杨曼看在眼中。她低下头,装作不见。

  新人在主席嘉宾的席前敬了半个多小时的酒,才开始到其他的桌席敬酒。当海伦和王英伦到了林德所在的桌席时,这个桌席上的宾客几乎酒足饭饱了。其实,从海伦以新娘的身份出现在婚礼现场的时候,林德就一直关注着海伦的举动。他知道,海伦对这场豪华的婚礼没有半点的喜悦之情。尽管她看起来像个正常人,可她的灵魂早已经游离到某个安静的角落里悲泣去了。在他看来,这场婚礼除了豪华、奢侈的场面和大人物们的捧场之外,就没有一点儿与情感有关的东西了。

  “这种华而不实的场面又算得了什么?难道它真能换来一个人的真情实感吗?就像这高楼,盖的再高,也不过是些冰冷无情的摆设!当然,楼的高,并不是楼的错,它不过是欲望的产物。那些居住在高楼里的跳动的心脏,才是主宰高楼以及城市的幕后黑手!而高楼只能逆来顺受。”林德思考到。

  除了林德,海伦的失态也没能逃过林月的眼睛。她向林德提出了一些质疑。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林德又不能透露什么。还有,他也在考虑着应不应该将海伦的事告诉林月。毕竟林月是可靠的。即便她知道了海伦的事,也不会把事情告诉给别人的。林德感觉,要是由他一人保守秘密,定会被秘密压垮的。他要找个宣泄的出口,或者是把秘密告诉给他最信赖的人。而这个人就是林月。他会把海伦的事讲给她的,但不是现在。他需要找个合适的机会再将事情和盘托出。

  婚宴结束后,众宾客受邀到王德生的别墅里参加舞会。舞会由王德生的妻子和几位官员夫人带领组织。一些位于首席嘉宾席的嘉宾们本打算要跟高建业到庄园里打牌,可被高建业借口拒绝了。而高建业则同王德生、王进之、以及李笠三人到王德生的山水庄园的棋牌室里打牌去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端木文成
对《第三章(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