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六十一回 利益趋狼狈互俦 志趣同虎豹相投(其一)
本章来自《清平世界》 作者:鲁南山
发表时间:2018-12-23 点击数:3633次 字数:

  因为常业清的死,杀人断腿案真相大白,而郭谋忠的美梦却再次落了空,歇斯底里的他把那段录音拿给了温局长,向她表明了自己的观点——谎言杂志社林雪飞等人就是连环刺杀案的真凶。他的觉察力之敏锐,推理之精妙令人折服,列举的几个事例也无可辩驳,但温局长并没有对他的话表现出应有的重视。郭谋忠手里的证据的确是常业清杀人的铁证,但并不能就此断定“谎言”诸人就是连环刺杀案的凶手,甚至它都不能证明当时出现在现场的周克新是共犯。这个案件非同小可,如果要对郭谋忠的推断做出确认,还需要经过细致缜密的调查,但郭谋忠认为温局长并没有采取行动。她不会纵容任何一个罪犯,也不会容忍法律之外的审判和杀戮,但实际上,她对常业清的行为有一定程度的尊重,认为他不愧为“谎言”中人。
  郭谋忠早就不再将自己的前程寄托在温局长身上,但这一次才算是彻底绝望,况且这一次,关系到的不仅仅是前程。郭谋忠甚至怀疑温局长同林雪飞等人有所勾结,将她的言论视作包庇。他苦笑一声,后悔不跌,怨恨自己的愚蠢。温局长对那段录音不感兴趣,谷市长绝不会无动于衷,虽然他前番的攀附碰了壁,但这一次他手中的筹码重了许多。自信的笑容出现在他脸上,这就叫“天无绝人之路”。
  谷市长中年丧子,沉浸在悲痛绝望中不能自拔,一向兢兢业业的他好几次缺席了市里的会议。每当他静下来的时候就会对着小召生前的物事发呆,忆起他活泼的样子便笑,见到他赌气的神情便愁,想起他凄惨的遭遇便哭。每天晚上他都会从儿子出生的那一刻开始回忆,仿佛又一次看着他长大。这位可怜的父亲,他头上已经没有黑发了,几天前还不是这个样子的。他时常在房间里踱来踱去,眼中含着泪水,一边摇头一边叹气。他为什么要做官呢?他整日操劳,呕心沥血到头来得到了什么?他坚持原则,刚正秉直,但老天爷最终还是让他孤独终老。尽管江露泠和于衍修尽可能多地陪在他身边,但这位父亲,感受不到来自儿子之外的其他人的慰藉。好后悔!好后悔!当初他应该选择成为一个好父亲,而不是一个好官,甚至好人。
  当郭谋忠登门拜访的时候,他是极为厌恶反感的,这样的人不过是想借着安慰和看望的名义结交自己,有几个是出于真心?他想想倒也为他们感到不值,他连自己的前途都不想要了,又岂会满足别人的期许?
  不过,当听完那段录音的时候他的态度发生了极大的转变,他问道:“这段录音你从何处得来?”
  “谷市长,恕我不能告诉您。”
  “好。”谷市长看了看他的脸,“这些都是小事。”
  “常业清不止杀害了您的公子。”
  “但是他也死了,我还能怎么样呢?”
  “是他杀害了您的公子不假,但他的背后还有人。”
  “你……你怎么知道?”
  “您一定听说过最近几年接二连三的刺杀案,我们警方一直在追查。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常业清便是这刺杀组织的一员。”
  “难道这个组织就是……”
  “谎言杂志社。”
  “你是说林雪飞他们?”
  “是的,常业清、林雪飞、刘问之、周克新、陈海润和傅枕云走得最近,是我们的重点怀疑对象。”
  谷市长与林雪飞曾打过几次交道,但此时心中想起的只有一个画面:当年在他的欢迎晚宴上,一群年轻人起身为林雪飞鼓掌,这是他没有受到的礼遇。原来是这样一群人害死了他的儿子。
  “温局长也知道了吧?”谷市长问。
  “知道,但她并不相信。”
  “这无关紧要,她相信与否,我们相信与否都左右不了事实。”
  “他们一直在宣扬正义,但他们却杀害了无辜的人。没有人能代替法律做出审判,既然做了这样的事,就该付出代价。”
  “但是目前看来,我们手里的证据……”谷市长若有所思。
  “这群人阴险狡猾,残忍毒辣。”郭谋忠留意着谷市长的表情,“对付他们的方法不能拘泥。”
  谷市长摆了摆手,对他的话表示不赞同。
  “证据或许会出现,但谁知道那一天什么时候到来?谁又能保证能将他们一网打尽?这么多年他们竟能无声无息地蛰伏隐藏,不得不佩服他们的狡黠,如果不是机缘巧合,我们连手里这仅有的证据都得不到。市长您想想……”他停顿了一下,“想想他们做的那些事,我们非但要对他们过往的行径进行惩罚,更不能允许刺杀事件继续发生。如果市长您允许的话,我愿意效劳并承担所有责任。”
  “你容我想一想。”谷市长说道,“你既然对我说了这样的话,我就把你当成我的人。你说的话有道理,但这不是一件小事,我需要慎重考虑。”
  郭谋忠走后,江露泠和于衍修走了进来,见市长有疑难之色,上前询问。
  “露泠,衍修,你们两个这些年做的孽也不少。”江露泠听到市长的话瞪了于衍修一眼,知道他已经把所有事都告诉了市长。
  “小召,你们两个,还有我,居然都走上了不归路。”谷市长连连叹气。
  “市长,我们要走好以后的路。”江露泠说道。
  “以后……再说吧。”市长叹息道,“现在我要请你们为我做一件事,是我不对,要为难你们了。”
  “市长尽管吩咐。”于衍修说道。
  “要你们重操旧业我于心不忍,但如果不这样做我一辈子都得不到安宁。”市长说道,“谎言六人——现在只剩了五个,你们应该知道吧。是他们害死了小召,我要他们血债血偿,尤其是林雪飞,他是罪魁祸首。”
  “市长,我早就想除掉他们了。”于衍修看了一眼江露泠。
  “露泠,你怎么说?”市长问她。
  “全听市长的。”江露泠知道经受丧子之痛后的谷成甫已经不是之前那个正直刚毅的谷市长了。这个时候的江露泠不管是出于对林雪飞的爱恋还是出于她跟过往一切的断绝和对平静生活的向往,她都不会再次拿起屠刀。但谷市长变成了疯子,在他面前推脱无济于事,倒不如先把这件事应承下来,对林雪飞他们还能有所照应。倘若叫他知道她的心思托给了别人,那事情可就不好办了。
  不过于衍修了解江露泠,在离开房间之后,他向她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你不会杀了林雪飞的。”他说,“以前你曾经尝试过,你知道的。”
  “是这样的,我不会杀了他们当中的任何人,而且我也不会让你这么做。”
  “你放心,我不会把这件事告诉市长,我也会尽量满足你的要求,可我不敢保证能把自己控制得这么好,毕竟我太想赢他了。”
  “谢谢你。”
  “你还是想想以后怎么跟市长交代吧。”
  谷市长做事一向谨慎,他既然开了口就绝不会善罢甘休。而她固然不会伤害“谎言”的人分毫,身处两难境地,她痛苦又迷茫,更让她忧心的是,这样的状态无法长久维持,总有一天,谷市长会失去耐心的。等待和拖延对事情的解决没有帮助,她必须做出选择并采取行动。
  又是一年寒冬时候,北风将冬至时节装扮得恰到好处,这几日天上零星飘了几个雪花,林雪飞独自一人到飞雪山逛了一遭。回来路过暮山庄园的时候又想起了常业清,自他走后他们这群人再也没有聚过会,失去挚友的刻骨伤痛始终让他们无法释怀。林雪飞不知不觉进了店,看到他们在这里聚会时的桌子,常业清仿佛正坐在眼前。他缩在角落里,不说话,不喝酒,也不吃菜,只是饶有兴致地听着朋友们激烈的辩论,观察着他们夸张兴奋的表情,似乎非常享受这种剑拔弩张的气氛。周克新的大吼和陈海润的贫嘴都会让他的眉毛轻轻扬起。
  林雪飞点了两样小菜,要了一壶酒,坐在常业清对面,斟上满满一杯向他举了举,一饮而尽。
  因为还不到吃饭的时间,店里的人寥寥无几,显得有些冷清。所以当一个人跌跌撞撞跑进来的时候格外扎眼,他紧张而又恐惧地回头望了望,接着便钻进一间小房间,柜台上的老板娘早就看到了他,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不一会儿功夫,又有一个人跑了进来,东张西望,似在寻人。林雪飞一看,竟是黄敬庭。他也看到了林雪飞,两人对视,没有说话。老板娘迎了上来,满脸堆笑:“小黄,你怎么来啦?”
  “你说呢?”
  “哦,对对对,你看我这说胡话了,开店是为了什么来?你吃点什么?”
  “我不是来吃饭的!”
  “不是来吃饭的?难道我的店里有小毛贼?不会吧,你看就这么几个客人。”
  “你弟弟呢?”
  “我弟弟?他又惹事了?这个小畜生!”
  “他在不在这里?”
  “他连家都不愿意回,怎么肯待在我这里呢?小黄,你要是见到他可得帮我好好教教他。”
  “你不问问你弟弟惹了什么事?”
  “哎,还能有什么事?你又不是第一次跟他打交道。”
  “这次不一样,他在海峰路帮人打架,捅伤了人。”
  “天呐!他怎么会做这样的事!”
  “叫他出来吧,这可不是小事。”
  “你说得对,这是天大的事,等我见到他一定叫他去自首。”
  黄敬庭见她不肯松口,转脸看了看林雪飞,林雪飞端起酒杯啜了一口,接着轻轻放下,不过他一直没有抬头。黄敬庭笑了笑,说道:“是你叫他出来,还是我请他出来?”
  “小黄,你叫我怎么说呢?”
  “妈的,找死!”老板娘的弟弟从小房间里挥舞着刀子冲了出来,“老子今天开了杀戒,不差你一个。”
  “小混蛋,你要干什么!快把刀放下!”弟弟的举动唬得老板娘魂魄都丢了。
  黄敬庭早已举起手枪,接连两次扣动扳机,嫌犯只听得嗖嗖两声,子弹从他左右两侧脸颊飞过,不至于伤到他,也足够叫他吓破了胆。嫌犯手中依然举着刀子,却没有继续向前奔袭,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大声哭了起来。
  黄敬庭走上前去,扔掉他手里的刀,把他铐了起来。就在黄敬庭开枪的当口,有五个人从楼上包厢里走了出来。这时候饭店里吃饭的人多了一些,听到枪声之后要么尖叫着向门外狂奔,要么惊慌地躲到桌下。老板娘吓得闭上了眼睛,双手捂在耳朵上,枪响之后慌忙上前查看弟弟的情况。唯独没有被这枪声惊扰的人除了林雪飞就是这五个人了。他们淡然镇定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没有一丝一毫的慌乱和恐惧,在黄敬庭用奇怪地眼神望向他们的时候,他们这才双手抱头蹲在地上。
  林雪飞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并且惊讶地发现,这五个人当中的两个他是认识的,正是当时凌云渡爆炸期间他在船上遇见的那几个人当中的两个。林雪飞兀自纳闷,觉得有些蹊跷,把身子往外一侧,低头饮酒。在黄敬庭表明他的警察身份并向大家说明缘由之后原先躲在桌下的人都站了起来,有几个走了出去,还有几个选择留下来。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鲁南山
对《第六十一回 利益趋狼狈互俦 志趣同虎豹相投(其一)》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