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三章(一)
本章来自《林德的烦恼》 作者:端木文成
发表时间:2018-12-23 点击数:1977次 字数:

      (一)

  林文军一家早早地起来,简单的用过了早餐,便赶去参加海伦的婚礼了。海伦的婚礼定在中午十二点,地点是在王德生的一栋私人别墅里。作为新娘的亲属,林文军一家要在早上七点前赶到林文海家,帮忙料理婚前的琐事。

  林文军一家在离公交车站不远的马路旁叫了辆出租车。他们在林文海家的小区门外下了车。下了车后,他们一直向林文海家的别墅(别墅共计两层,前后都有花园;每栋别墅都建有车库,进门前需爬一段楼梯。)疾行。还未行到林文海家,只见十几辆加长型SUV和越野车将林文海家楼下的大路堵得水泄不通。有五六个人急急忙忙地从一辆贴着婚纱海报的SUV车旁跑上楼梯,同时,又有三四个人手忙脚乱地从楼内跑回那辆打着婚庆广告的SUV车旁。有一辆越野车旁站着两个摄影师。他们将摄像机放到车顶,悠闲地和几个助手抽烟闲谈。

  林文军一家刚到楼下,就听杨曼站在二楼的阳台向马翠兰喊道:“嫂子!嫂子!你们快上来吧!”

  马翠兰向杨曼笑着问到:“这楼下的车都是干什么的?到时候接新娘的车子还能进得来吗?”

  杨曼侧着身子向一个年轻女孩交代了几句,便向马翠兰说到:“你别管它!你们快上来帮帮我的忙,这群人真是笨死了!”说着,她又转过身去,大声呵斥一个年轻的女孩。

  林文军一家上了一楼。一楼的大厅里有四五个人正忙着铺地毯;一位中年的摄影师正在调整摄像机的焦距,他的年轻的助手正在富丽堂皇的大厅里拍照;一个女孩神色慌张地从二楼跑下,待她到了一楼的楼梯口时,与一位正在专心铺地毯的中年男人撞在一起。中年男人起身后向姑娘笑了笑。姑娘瞪了中年男人一眼,匆忙爬起,然后嘀咕着跑开了。大厅的沙发上,林文海正翘着腿抽着烟。他见到哥哥一家,高兴地招了招手,随即起身迎接。

  “你们看吧,这里都乱成什么样了?我就说不用搞得这么铺张,可你弟妹偏偏不听!哎!她爱折腾就让她折腾去吧!”林文海埋怨着说到。他又笑着说到:“你们来的太好了,我正愁着没人说话呐!”

  “这外面是怎么回事?怎么又有摄像,又有婚庆?你们还请婚庆了吗?”林文军指着窗外问到。

  “他们呀?嘿!一波是摄影师,另一波是化妆师,都是男方找来的。车上喷的彩绘是他们给婚庆公司打的广告。还有几个是婚纱店的。海伦在他们店里定了一套婚纱,他们上门服务来的。”林文海指了指沙发说到:“上面乱糟糟的,我们就在这里坐吧!”说着,他坐了下去。

  马翠兰哪里有心思闲坐,于是说到:“不行,你媳妇叫我帮忙,我得上去看看!”她又对丈夫说到:“你在这里陪文海坐着,我和儿子上去看看!”说着,她和儿子向楼上走去。

  林文海笑着对马翠兰说到:“嫂子,我看你也不用上去!上面人多的都放不下脚,你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的!”

  马翠兰头也没回地说到:“你家楼上足足有一百五十平,怎么就放不下脚了?我看,你还是抽你的烟好了,其他的事也用不着你操心了!”话音刚落,她便已经爬上了一节楼梯。

  “哎!女人就是麻烦!坐下来喝喝茶聊聊天该有多好!这里有十几个专业人员为海伦打扮还怕不够吗?真够麻烦的!来,大哥,我们喝茶!她们爱操心就让她们去吧!”他拿起茶壶,正要倒茶,看见林德往楼上跑去,于是叫住林德说到:“小德,你就别上去了!来,咱们一块儿喝茶吧!”

  “不了,叔叔!我要去看看海伦!”林德站在楼梯上侧身说到。

  “待会儿,她画完妆就下来了,你在这儿看,还不一样吗?”林文海说到。

  “那可不一样,叔叔!我还想和海伦说几句话呐!”说着,林德向楼上跑去。

  “有什么可说的,又不是再也见不到了!”林文海一边倒茶一边自言自语地说到。

  林德跑上了楼。刚进入大厅,突然一个女孩哭着从他的身边跑过。林德正要回身去看那女孩,那女孩的身子已经被楼梯给遮住了。紧接着,他听到婶婶朝着楼梯口骂了几句难听的话。大厅里有七八个女人都在地忙碌着。她们中,有三四个是未婚的姑娘,其余的几个都是已婚的少妇。有个妇人正在为海伦梳妆;一个年轻的姑娘立在梳妆台旁为那个妇人递取梳妆用具。大厅的一角,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少妇正在擦拭海伦的婚鞋;少妇旁边有一个少女,正坐在茶几旁为几十株玫瑰花去刺;玫瑰花是新鲜的,一些花瓣上还带着晶莹的水珠。杨曼和马翠兰以及一位约莫三十五六岁的女人正在为婚纱镶嵌珍珠;一位年轻的女孩双手捧着珠宝盒,为三人递送珍珠;她的眼睛不时地扫视地面,然后弯下腰去,拾起掉落的珍珠。

  “我能帮忙做点什么?”林德走到婶婶身边问到。

  杨曼猛地抬起头来,看了看林德,又低头忙活起来。“哦,小德,你还是到沙发上坐着去吧!这里都是女人的活计,你做不来的。再说,你一个爷们儿,手脚又不如我们女人零活,干起活来难免不会出纰漏的。要不,你到楼下和你叔叔喝茶去吧!”

  林德看着她们给婚纱镶嵌珍珠,可看了半日,也没理出个眉目。他看见那个给玫瑰花除刺的女孩不小心扎了手,于是跑过去帮忙。那女孩见来了帮手,会心地朝着林德微笑。

  “怎么样,疼不疼?”林德关心到。

  “有一点儿疼,不过没关系的!”女孩将刺破的手指放到嘴里含了一会儿,然后取出手指,笑着回答到。

  “我来帮你吧!”说着,林德拿起一把剪刀,准备修理玫瑰花刺。

  “可别扎到!我看还是我来吧!”女孩说到。

  “没事的,哪有那么容易就被扎到?况且这么一堆花,你一个人得弄多久?不如我帮你吧,还能早早了事!”说着,林德拿起一支花修理了起来。

  “那好吧,但你一定要小心!这么长的刺,扎在手上真的很疼的!”女孩微笑着说到。她将那根刺破的手指递到林德面前,作为警示。

  林德刚剪了两根刺,左手的无名指的指肚就被刺破了。他哎呦的叫了一声,忙将被刺的手指放入口中。女孩听见林德叫声,忙去查看。林德向女孩摇头示意不要让婶婶知道。女孩回头看了看杨曼,又心怀歉意地看着林德。

  “怎么了,小德?是不是扎了手呀?快放下吧,那不是你干的活!”杨曼朝着林德说到。她没有停下手中的活计。

  “没事的,婶婶!我小心着呐!我不会让刺给扎到的!”林德回过身子,朝婶婶笑着说到。

  “快放下吧,那种活你干不了的!万一扎到了,会感染的!”杨曼说到。

  “哪有什么事的?你就让他做吧!要么他闲着干嘛?”马翠兰对杨曼说到。

  “话虽这么说,可要真伤到了,你这个做母亲的就不会痛吗?”杨曼笑着说到。

  “一点小伤,能痛到哪里去?他要是连这点活都干不了,以后还怎么养家?”马翠兰看了看儿子,对杨曼说到。

  “没事的,婶婶,这点小事我还是能做的!”林德笑着对杨曼说到。

  杨曼笑了笑,说到:“总之,你得小心点儿,你要是伤着的话,我会心疼的!”

  林德刚进大厅的时候,海伦就想着和表哥打个招呼。可那时她正在化妆,没有开口的机会。当她听到表哥扎了手,急的连妆也顾不得了,忙回身问到:“扎的疼吗?”

  林德见表妹担心,于是笑着安慰到:“没事的,它根本就没扎到我!”林德举起双手快速地翻转了一圈,接着说到:“你看,我没事吧!快梳妆吧!”

  “我看你们就别剪了,处理完的那些已经足够用了!”海伦说到。

  “你看,这里也剩不了多少了,再有几分钟也就剪完了!”林德笑着说到。

  杨曼看了看女儿说到:“海伦,那些花可是英伦为你准备的。他希望你能在婚礼上拿着那些花拍照!你看,他想的多周到啊!”

  “是吗?我可没看出来!”海伦生气地说到,“我只知道,他要是真为我着想,就不会连招呼都不打,送一堆带刺的花让我处理了!”

  “嗨!年轻人嘛!哪能事事都想的周到?他给你送花,足见他对你的诚意了!”杨曼笑着说到。

  “是吗?那您就没问问他,这花是他亲自采的,还是托别人代理的?我想,您再顺便问问,他到底给我送了多少束花吧!”海伦冷笑着说到。

  “你看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人家的一片心意,你还挑三拣四的!说这话,你也不怕人家笑话!”杨曼看了看众人,对海伦埋怨到。

  “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不就是嫁人吗?我嫁就是了!”海伦咬着唇说到。

 这时,为海伦梳妆的那个妇人说到:“哎呦!瞧您说的,这可不是一般的嫁人呐!您不知道,咱们城里有多少姑娘愿意嫁到王家去呢?她们都巴不得倒贴呐!您看您,能嫁到王家,那得是多大的福气呀!”

  “是吗?我可没感觉出来!”海伦狠狠地说到。

  “哎呦!我说姑娘,您可别身在福中不知福呀!您知道嫁到王家意味着什么吗?那意味着您可以高人一等呀!先别说那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就说您的身份,那可是受人敬仰的呀!您可别糊涂了!”那妇人说到。

  “人生在世,糊涂一点也没什么不好的!”海伦冷笑着说到。

  “瞧您说的那么深奥!可不管怎样,这天大的好事可落在您的头上了,无论如何您都要攥住呀!”妇人说到。

  杨曼见女儿态度冷淡,于是训到:“海伦,瞧你怎么和人说话呢?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你怎么也得高高兴兴地成亲吧?”她又对那妇人说到,“好了,快点儿化妆吧!再有一会儿婚车就要到了!”

  林德和那女孩俯着身子剪着花刺。他们剪的很快,再也没被刺伤到手指。他们的手指有好几回在不经意间碰到了一起。他们相视一笑,便又埋头干起手中的活计。林德能清晰地嗅到女孩身上的淡淡的洗发水或护手霜的香味。他暗暗地打量着女孩。他发现,尽管女孩的相貌并不出众,可她的仪态却十分端庄。她那粉红的脸颊上带着一股少女独有的娇羞;她的食指修长,捏住花枝的手指轻巧灵活。林德忍不住往她的脸上和手指上多看了几眼。女孩似乎有所察觉,遂抬起头去看林德。她的头还未抬起,脸颊便已绯红了。林德没来得及回避,他们的目光撞到了一起。林德顿时红了脸。他朝女孩笑了笑,问到:“我能冒昧的问问你的名字吗?”他的目光落到了女孩的脸颊上。

  女孩笑着回答到:“当然可以!我叫邓倩!很高兴认识你!”

  “我叫林德,也很高兴认识你!”林德笑着说到。“你在哪里上班?是花店吗?”林德问到。

  女孩笑了笑回答到:“不,我还在念书!花店是姐夫开的。表姐临时有事忙不过来,就叫我过来帮忙了。”

  林德略显吃惊地说到:“那你姐夫一定很厉害了!我一直都梦想着能有自己的一间花店!”他停顿了一下,又问到:“你说你在念书,你念到几年级了?”

  “大学四年级,不过再有半年就要毕业了!”邓倩答到。

  “毕业?毕业多无聊!想想还是上学的时光美好!等你工作了以后,就知道了。对了,毕业后,你打算上哪儿工作?”林德问到。

  “还没想好!我想留在外省工作,可妈妈想让我到一个离家近一点儿的单位上班!我还在犹豫。毕竟,离家近的地方也没有一个像样点儿的大公司!”邓倩说到。

  “说实话,其实我也不愿意回来工作的!原本我想留在外省工作,可妈妈非要让我回来。后来,我就遂了妈妈的意!如今,市里的大部分年轻人都去了外省,而大部分的人也都在外省扎了根。说实话,我还是挺羡慕他们的。至少他们都有漂泊的勇气!”林德若有所思地说到。

“对了,你是学什么专业的?”林德沉默了一会儿又问到。

  “会计!”邓倩回答到。

  “嗯!还是你的专业好,至少不用为了找工作发愁!”林德点头说到。

  “也许是吧!”邓倩皱了皱眉说到。忽然,她惊喜地叫了起来,“快看呐,就剩最后一支了!”她拿起最后一支玫瑰花说到。

  “哈哈,我们终于做完了!”林德拍手附和到。

  “你去拿笤帚和抹布!剪完这支,咱们就清扫战场!”邓倩笑着说到。

  “好吧,我这就去取!”说着,林德跑去了洗手间。

  林德将杂乱在茶几上以及散落到地板上的花刺和花瓣清扫干净;邓倩则快速地将玫瑰花束制成了精美的手捧花。她高兴地拿着花在林德面前摆动了几下,向林德展示着她的成果。

  “为什么这些花在到这之前没有去刺呢?”林德问到。

  “因为客人是今天一早订的!客人只要最新鲜的花!表姐店里哪里有那么多新鲜的玫瑰?所以姐夫早晨五点就去了花田,好不容易才摘了这些花来!摘完花后,就已经六点多了。姐姐怕误了客人的事儿,所以就匆匆忙忙地把花给送来了。”邓倩口齿伶俐地回答到。

  “哦!难怪呐!还是你们的服务周到!”林德赞赏到。

  说话间,海伦已经妆扮完毕。接下来,海伦需要回到她的卧室安静地等待婚车的到来。梳妆的时候,海伦的表情还像英勇就义时的从容不迫,可当她回到自己的卧室后,心里就开始忐忑难安。幸好有林德陪在她的身边,她才稍稍得到了一丝缓解。

  林德和表妹一动不动地坐在卧室里。海伦双手捂着胸口坐在床沿叹着气;林德则双手合拢,俯着身子坐在书桌旁的木椅上看着地板发呆。他们能够清清楚楚地听到大厅里的人们的忙乱的、杂错的脚步声以及铿锵的、窸窣的碰撞声和摩擦声。就在这段时间里,仿佛全世界都在为海伦的婚事忙碌,就只有海伦和林德在专心的享受安闲。对于海伦来说,她多么希望,时间能永远地停留在这一刻。因为过了这一刻,她将永远告别平静的生活。

  林德和海伦倾听着大厅里的状况。刺耳的电话铃音频频响起。突然,一个小个子男人跑了上来。他扯着公鸭嗓向大厅里的所有人喊到:“赶快!赶快!新郎那边的婚车已经出发了,我们这边赶紧准备迎接吧!”

  “出发了?他们什么时候出发的?”杨曼忙问到。

  “就在刚刚,也就是两分钟前的事!司机老何给我打的电话!他是接新娘的司机。他们预计十五分钟左右到达!”小个子男人对杨曼说到。

  “好,我知道了!”杨曼对小个子男人说到。小个子男人转身向跑下楼去。杨曼忙对婚纱店的工作人员说到:“赶快给海伦穿婚纱!我们要在十分钟内把海伦的婚纱穿好!”

杨曼紧忙到卧室门口去唤海伦。这时,马翠兰和两个婚纱店的工作人员将婚纱从婚纱架上小心翼翼地取下,她们双手高高地擎着婚纱等候着。因为海伦要穿婚纱,林德不方便待在楼上,于是下到一楼等待。

  “你,快到楼下告诉摄像,叫他们随时准备开机!”杨曼向靠近大厅门口的一位年轻女孩吩咐到。那女孩急忙跑下楼去。

  杨曼又走到邓倩面前,向她问到:“手捧花扎好了没有?这可是英伦亲自选的花,可不能稀里糊涂地乱扎!”

  邓倩笑了笑回答到:“您放心吧!我怎么舍得把这么漂亮的花弄烂呢?”她理了理绑好的蝴蝶结,小心地将花递到杨曼面前,说到:“已经好了,您看看吧!”

  杨曼看了一会儿,然后点头说到:“还挺好的,至少没发现碍眼的地方!行了,你就看着这花。一会儿等新娘下楼以后,你就把花交给新娘吧!”

  邓倩听了,笑着说到:“好的!不过我觉得,这花交给伴娘会更好些!”

  杨曼听了,觉得很有道理,于是说到:“好吧,就交给伴娘吧!不过,交接的时候,你得叮嘱一下伴娘,可别让她把花弄烂!”

  邓倩连忙点了点头。

  十分钟后,海伦的婚纱还未穿好,婚车便已到了楼下。杨曼得知婚车提前到达,急的来回打转儿。她不停地催促婚纱店的员工,而婚纱店的员工也忙的满头大汗。由于海伦的婚纱上镶嵌了大量的珠宝,所以婚纱穿起来格外麻烦。杨曼害怕新郎冲到楼上,影响彩头,所以她急忙跑到了阳台。新郎下了车,正要上楼迎接新娘,被杨曼唤住。杨曼站在二楼阳台对王英伦说到:“英伦,你再稍等一下吧,海伦还没准备好呐!”

  王英伦半仰着头向杨曼笑着指了指自己的手表,杨曼陪笑着点了点头,然后跑回了大厅。王英伦把自己的手捧花放到车顶,随手从西服内兜里掏出一盒烟来。他的司机迅速掏出了打火机,为他点燃了香烟。王英伦吐着烟雾,从容地和他的伴郎聊起天来。过了一会儿,仍然没有消息,王英伦打发伴娘上去查看。伴娘是个二十五六岁的女孩,身穿一袭紫色的礼服。她步履轻盈,身材曼妙。新郎唤她的时候,她还在车里忙着打手机游戏。新郎唤了她好几次,她才慢慢悠悠地下车。

  “死鬼!你要干嘛?”伴娘嗲声嗲气地向王英伦责备到。

  “拜托!今天我结婚呀!新娘这个时候还没下来。我不方便上去,你是伴娘,你上去看看吧!”王英伦笑着说到。

  “哦,我还以为什么大事!好吧,我看看就是!”伴娘一边看着手机,一边向台阶走去。

  “拜托!爸爸还在那边等着呐!”王英伦对伴娘说到。

  “那你有什么奖励?”伴娘笑着回头问到,“要不,今晚…”

  她的话还未说完,王英伦便向她眨了眨眼。伴娘娇滴滴的做了个鬼脸,向大厅走去。王英伦紧忙看看周围的人,又向一楼和二楼的阳台看了看。这时,林文海正站在窗前笑着向他招手。他扔下手中的半截香烟,用力地将烟踩灭,然后抱着花跑进了大厅。

  王英伦进了大厅,林文海便笑着迎了上去。他们聊了几句,便开怀大笑起来。王英伦仰头走到沙发前。林文军没有起身,笑着向王英伦招了招手。王英伦没有理会。林文海见到哥哥表情尴尬,于是向王英伦做了介绍。王英伦朝林文军笑了笑表示问候,林文军点了点头没多理会。

  林德一直在楼梯口焦急地等待着新娘,他频频地向楼上张望。当王英伦走进大厅时,林德便看到了他。林德仔细地打量了王英伦一番。他发现王英伦尽管一身名牌,外表斯文,可依然难掩身上的痞气。他观察了王英伦很久,觉得他眼前的这位新郎还不足以和海伦匹配。他发现叔叔正向王英伦介绍自己。王英伦向他点了点头,他也点头回礼。林文海挥手招唤林德,林德略显失落地走了过去。

  “小德,这是海伦的丈夫,我的好女婿英伦,你们认识一下吧!”林文海笑着介绍到。

  “很高兴认识你!”林德伸手对王英伦说到。

  王英伦站起身来,握住林德的手笑着说到:“我也是!表哥!有空我们一块出去玩吧!”

  “好的,等有空吧!”林德笑着答到。

  王恩义坐了下来,林德也挨着父亲坐了下来。

  林文海从茶几上的一个包装精美的烟盒里取出一支雪茄,递到王英伦面前说到:“你尝尝,这是我托人刚从国外弄回来的精品,味道还不错呐!”

  王英伦接过了雪茄,看了看,又闻了闻,评价到:“这味道真不赖!你从哪里弄来的?”

  “哈哈,古巴!你尝尝怎么样!”林文海说到。说着,他拿起雪茄刀,递给王英伦。

  王英伦动作娴熟地剪掉雪茄头,将雪茄叼在嘴里。接着,他从衣兜里取出一个纯金的打火机来,将雪茄点燃。他用力地吸吮了几口,笑着说到:“不错,还算是上等货!不过我那里有更好的!等婚礼结束,我送你几盒!”

  “那太好了!我可得尝尝顶级雪茄的滋味!”林文海笑的合不拢嘴。

  正当他们闲谈之际,忽然楼上传来消息,海伦已经准备就绪,只待新郎上楼接亲了。王英伦忙灭了雪茄,将剩下的部分扔到烟灰缸里。他急忙捧着花向楼上走去。不到一分钟,就听见楼上传来杨曼的朗朗的笑声。

  两分钟后,王英伦牵着海伦的手下了楼。杨曼满脸笑容紧跟在新人身后。伴娘和工作人员则跟着杨曼身后。王英伦拉着海伦的手面对面地站在大厅中央。他抬起海伦的手,俯下身子吻了吻,然后又去吻海伦的额头。海伦躲了一下,王英伦没有吻到。王英伦非常绅士地向林文海夫妇以及在场众人鞠了一躬,然后拉着海伦的手出了大厅。上车前,王英伦突然抱起了海伦。海伦惊慌失措,险些摔了下来。王英伦将海伦抱上婚车。一分钟后,那辆气派的林肯加长型轿车一个转身,便驶出小区。

  跟在林肯加长型轿车后面的,是二十两黑色的兰博基尼高级跑车。林文海夫妇上了第二辆婚车;林文军一家则上了第三辆婚车。其余的十八辆婚车则空空如也,只有司机一人。

  当海伦穿着婚纱走下楼梯的那一刹,林德感到了无比的惊艳。他感叹海伦的美貌。海伦的美,是那么纯洁,那么清新脱俗。身穿洁白婚纱的海伦,像一位高贵的公主;而她的新郎,更像是她的车夫。但最让林德感到意外的是,穿上婚纱的海伦,样貌也发生了变化。当海伦站在他面前的时候,他险些没能认出。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端木文成
对《第三章(一)》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