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二章(十五)
本章来自《林德的烦恼》 作者:端木文成
发表时间:2018-12-22 点击数:2241次 字数:

  (十五)

  大年初五,风雪交加,马路两旁许多梧桐的枝桠被风折断。从大年初三开始,林德便随着父母到亲戚家拜年。直到初五,林德才将本市以及外市的亲戚拜访完毕。直到这日下午,林德方才得了空闲,打算躺在家里休息半日。从下午一点半开始,他胡乱地吃了些饭,便躺在床上睡着了。下午两点多,他接到了海伦的电话。海伦邀他到市里去喝咖啡。

  林德起床后,洗了把脸,睡意便消散大半。他很快地打扮了一通。他跟母亲打了招呼后便出了家门。

  电话里,他能听出海伦的声音有些消沉。自从年前海伦打电话借钱的那时起,林德就听出海伦的情绪十分异常,因为它能明显听出海伦带着哭泣时才有的喘息声。他询问了一番,海伦都没有正面回答。林德猜想,海伦一定是和婶婶吵了架,受了委屈才哭泣的。年后,林德到婶婶家拜年的时候,也只见过海伦一面。那时,海伦两眼红肿,面容憔悴,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林德问起缘故,海伦因为母亲陪在身旁而隐瞒了事实。林德想,他一定要找个机会把海伦叫出来单独谈谈。

  在去往公交车站的途中,林德便想到,如果婶婶坚决反对海伦和王恩义的交往,海伦一定还会离家出走的。

  “上次她从我借钱,会不会就打算要离家出走呢?”林德想到。

  “不对呀,前天还在她家里见到她了。今天她叫我去喝咖啡,说明她还在家里呀?”

  “可是前天她的气色太差了,婶婶说她得了感冒。很明显,婶婶说了谎。”

  “假如,海伦和婶婶的矛盾无法协调,那么海伦得有多伤心呐!”

  “但愿不是什么坏事!如果海伦真的遂了婶婶的意,海伦会伤心欲绝的!”

  下午三点,林德到达约定的咖啡厅见面。林德刚一进门,便看见海伦向他招手。海伦坐在一个靠窗的角落里,蹙着眉无精打采地朝林德微笑。林德发现,海伦的脸色有些苍白,明显的感觉比一周前廋了很多;她的唇上没有涂妆,略显干燥,并且微微地颤动;她没戴发夹,头发也显得凌乱;她的眼眶湿润,眼角还残留泪水的痕迹;她的衣衫单薄,可她似乎并未感到寒冷。林德吓了一跳,他还从未见过海伦这个样子。

  林德摘下帽子和围脖,在海伦的对面坐下。他的神情有些黯然。因为看到海伦如此模样,他感到伤心。他不知道该怎样和海伦展开谈话。

  “你什么时候到的?看来我迟到了!”林德微笑着说到。

  海伦笑了笑,又擦了擦眼角,说到:“在家里待着没事儿,所以就早到了会儿。你想喝点儿什么?”海伦问到。

  “咖啡吧!”林德稍稍想了想回到。

  “甜的还是苦的?”海伦问到。

  “苦的滋味很难受,我喜欢甜的!”林德微笑着答到。

  海伦点了一杯加糖的咖啡。然后低着头沉默了一会儿向表哥说到:“新年快乐!上次你来我家拜年的时候,我竟糊涂的忘记了向你问候!”

  “嗨!这有什么的!那天去你家的时候,你得了感冒,否则我就拉你出去玩了!”林德笑了笑说到。接着,他又问到,“对了,看你今天的气色,感冒还没好吗?”

  “好不了了!”海伦低着头说到。她的眼睛又湿润了。她看了看表哥,低下了头;过了一会儿,又目光呆滞地望着窗外。

  “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又遇到烦心事了?”林德问到,“是不是和婶婶吵架了?”

  “没有。年后我们就没再吵过!”海伦答到。

  “年后?”林德问到。

  “是这样的,”海伦想了想说到,“约你来,是要告诉你我的一个决定!”

  “什么决定?”林德问到。

  “我决定同母亲和解,答应嫁给王英伦!”海伦痛苦地说到。

  “什么?”林德吃惊地问到,“你真的决定了?”林德倾着身子,等待海伦的回答。

  服务员端着热腾腾的咖啡走到林德身边。林德看了看服务员,勉强挤出一丝微笑。

  待服务员离开后,海伦才回答到:“也许你很吃惊,但我告诉你,我已经深思熟虑过了。”

  “海伦,到底是为什么呢?你明明爱着另外一个人的?”林德问到。

  “我爱他又能如何?他是个自私自利的人!我们已经分手了!”海伦气愤地说到。她流下了泪水。

  “你们…分手了?”林德更加诧异地问到,“什么时候的事情?”

  “年前!我们年前见的面,然后就分手了!”海伦哽咽地说到。

  “海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能跟我说说吗?”林德问到。

  海伦沉默了一会儿说到:“我叫你来,就是跟你说这件事的!”

  “海伦,你先别急,平复一下,慢慢说!”林德安慰着说到。

  “谢谢你,表哥!”海伦擦着眼泪说到,“我想我准备好了!”

  “你说吧,我听着!”林德温柔地说到。

  海伦低着头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抬起头对表哥说到:“是这样的。那天妈妈把我接了回去,我们又吵了起来。我想,索性就将有男朋友的事情告诉妈妈,也许妈妈就不会为难我了。可是,妈妈知道我交往了男朋友以后,就立即向我询问他的情况。我告诉了妈妈。可妈妈依然反对。她反对的更厉害了!然后,我趁着妈妈不在家,就逃跑了。我去了他那里。你知道我指的是谁。”海伦看着表哥。她见表哥点了点头,又继续说到:“没错,我去找他了。我怕妈妈突然回家,所以走的很匆忙。我忘记带足够的钱。到了长途车站我才发现,身上的钱已经不够往返的路费了。我想过要回家取钱,可一想到可能会撞见妈妈,就打消了念头。我想,等我见了他以后,就有指望了。可是…可是,你知道吗?到了他那里,我就把和妈妈争执的事告诉了他。可是他不但不理解我,反而指责我要跟他分手!后来,我们发生了争吵。我们闹得很不愉快,所以导致了分手!”海伦说着,泪水像银线般的淌下。她一边擦着泪水,一边擤着鼻涕。她平复了一阵儿接着说到:“我没想到他能跟我说出那样的话来。当时他竟说些混话!我真不知道该用什么方法才能让他恢复理智。我从未想到,他会变成那个样子!说完分手后,我心如刀割。我甚至都不记得自己是怎么上了那辆出租车的!当时我脑中最强烈的想法就是尽快离开,尽快离开那个伤心地。后来,我在汽车站里坐了两个小时,才意识到自己没有返程的路费,所以就给你打了电话。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

  “我不明白,他到底为什么要和你分手呢?是不是你没有把事情讲清楚,让他产生了误会呢?”林德疑惑地问到。

  海伦把那天她和王恩义的谈话叙述了一遍。她在讲述的时候,又哭了一回。林德安慰了一会儿,海伦的情绪方才平稳了些。

  “我想,他一时迷失了本性,才会说出那些混账话来!”林德说到,“可能你们之间存在误解。”

  “不,我们之间的问题并非源于误解!”海伦摇着头说到,“而是源于我们的价值取向。我们在思想上存在着分歧,所以在事物的看法上就无法达成一致。以前,我们相处的时候,为了取悦我,他总是迎合我的观念。当时我太爱他了,才把他的敷衍当成是一种玩世不恭的态度。现在想想,那时的我真是太天真了!”海伦表情严肃地说到。

  “海伦,人在气头上的时候,总会说出一些狠话,这很合乎常理。可我希望,当你冷静过后,不会再为自己当初的鲁莽而悔过内疚。即使你不想嫁给那位误解你的人,那也不能随随便便嫁给一个你不爱的人吧?海伦,我希望你能冷静地想一想!”林德劝到。

  “可如果不这样做的话,我真的忘不掉他!你知道吗?忘记一个根本就放不下的人该有多痛苦吗?”海伦痛苦地说到。

  “海伦,我能体会到你的痛苦!我也有放不下的人,而且每天都很痛苦!可痛苦又能怎样?我还是得逼着自己放下!在我看来,这些痛苦都是我人生中的宝贵经历。之所以有了这些痛苦,我的人生才会变得有滋有味!我要学会接受所有的不幸,承受所有的痛苦。而你也一样,海伦,你要振作起来,美好的生活正等待着你!”林德鼓励着说到。

  “表哥,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可你得给我时间,让我在时间的河流里渐渐地淡忘吧!我相信,琐碎的生活会把我打磨的没有知觉。可那又怎样?毕竟我们谁都逃不过时间的责罚!”海伦叹着气说到。

  “你说的太过悲观!既然我们被生了下来,就注定要面对生而为人的烦恼。当我们敞开心扉去看待一切问题时,世界上便不会再有烦恼。如果生活要赋予我们权利,我想,保持乐观就是我们的权利。海伦,我希望你能乐观地面对一切!”林德对表妹说到。

  林德的话,让海伦感到安慰。她激动地看着表哥,声音有些颤抖地说到:“谢谢你,表哥!谢谢你能和我说这番话!我会尽快走出阴影的,一定会的!”海伦的嘴上带着勉励的微笑。

  “我相信你,海伦!我相信你一定会的!”林德笑着说到。“这样你就不必嫁给一个陌生人来作践自己了!”

  “这恐怕由不得我了!”海伦惆怅地说到,“我已经答应妈妈要嫁给那位公子哥了!”

  “什么?你答应了?”林德惊诧地问到。

  海伦点了点头。她对表哥说到:“这从头到尾都是妈妈的意思,可我却不能反抗!后来我又仔细地想了想,也许母亲的想法是对的。毕竟她是过来人了,况且她又是我的母亲。我想,她做的一切也都是为了我好。我怎么能再辜负她呢?”她自我安慰着,可这些话连她自己都不能信服。

  “既然如此,海伦,我希望你和他慢慢接触,先了解他的人品。”林德说到,“一个人的品行比他的任何东西都重要!我希望你能嫁给一个好人!”

  海伦冷笑了一声说到:“他一个花花公子,还能好到哪里去呢?他的为人只要有你一半儿好,我就知足了!”

  林德摇了摇头,认真地对海伦说到:“海伦,你是个好姑娘!如果那个人好过我十倍,那才配得上你呐!你可不能草草地把自己嫁掉呀!”

  海伦沮丧地说到:“可妈妈逼我嫁给那个人,我真的没有办法!我不想和母亲闹不愉快,更不想惹她生气。表哥,我实在走投无路了,才遂了母亲的意的!可能命运就是这样,总喜欢和人开玩笑!”说着,她冷笑了起来。

  “现在命运掌握在你的手里,海伦!如果你不喜欢那个人的话,就应该果断拒绝。我想婶婶总会理解的。如果有一天婶婶看到你过的并不幸福,那样她才会后悔的。你可不要做后悔的事呀,海伦!”林德劝到。

  “表哥,你就不要再劝我了,好吗?这一次,我要赌一把,就赌我的未来!无论是生是死,是喜是悲,我绝不后悔!”海伦目光呆滞,咬着牙说到。

  林德看着海伦。他无法想象海伦的痛苦,尽管他知道,海伦是痛苦的。他明知道海伦的决定是错误的,可他却无能为力。他只能坚定不移地站在海伦的身边默默地支持着她,并亲眼见证这位表妹经受生活的洗礼。

  “海伦,请你记住,无论你做出了怎样的决定,我都会坚定不移地支持你的!”林德郑重说到。

  “谢谢你,表哥!谢谢你!”海伦感激地看着林德。

  他们在咖啡厅坐了很久,也聊了很久。他们又回忆起了往事,并沉浸在美好的往事之中。相比于现在,我们往往会更加珍惜我们的过往。因为现在的我们,总是要面对这样那样的烦恼以及生活带给我们的种种压力。我们也常常会为了获取一块面包而采取欺诈的手段和过激的行为。有时候,为了生存,我们需要暂时忘记我们那不卑不亢的灵魂。面对生活的压力,我们无从选择。我们年轻时候经历的那些青涩的往事,尽管带着幼稚,可它是自由的、无忧无虑的。我怀念我的往事,就像所有和我有着相同经历的人们怀念着他们的往事一样。当我们含着泪从往事中走出,便会对现在的生活付之一笑,然后又弯下沉重的身子投入工作。

  林德回到家后,便把自己锁在了卧室。他枕着双手平躺在床上,漆黑的房间让他似乎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他一遍又一遍地回想着海伦的话,并为海伦的事感到难过。他认为,婶婶的做法过于偏激。即便是爱女心切,也不能逼迫女儿嫁给别人。他实在想不明白,婶婶为什么一意孤行。难道她就不明白,自己是在把女儿往火坑里推吗?林德想到头痛也想不明白。还有关于王恩义的事,他认为王恩义对待海伦是不公平的。像海伦这样好的女孩,比金银珠宝还要珍贵,为什么他王恩义就不懂得珍惜呢?难道真要等到失去了以后才后悔莫及吗?那又何必呢?当一个人活生生的站在面前时,为什么就不好好珍惜?这世上还有什么能比一个爱你的人更重要的呢?他想,如果李晴能有海伦一半好的话,那么他的爱也不会像一团污垢一样见不得人。他为自己爱上李晴那样的女孩感到羞愧。他真的希望自己从来都没有爱过李晴,哪怕一丁点儿也不曾爱过。和李晴的这段恋爱经历让他成熟了许多。一个人的外貌只代表他的外在。一个外表出众的人未必就会拥有一颗积极豁达的心胸。丑陋往往就掩盖在美丽的外表下面。一个没有灵魂的人,无论拥有多么光鲜亮丽的外表,他也不过是一具丑陋的躯壳;一个灵魂肮脏的人,即便拥有再多的财富,他也一文不值。

  林德在疲惫的思索中渐渐睡去。夜里,他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他梦到一个女孩子乘着一叶扁舟在大海中漂泊。忽然一阵狂风掀起滔天巨浪,将女孩和小舟一起吞没。在梦中,他曾试图看清女孩的面孔,可是那女孩的脸总是模糊不清的。他大喊着海伦的名字惊醒过来。他坐在床上回忆很久,也没能确定他梦到的那个女孩就是海伦。他拭去额头上的汗珠,重新躺了下来。他翻来覆去,已经无法入眠。

  两个月后,林德收到了海伦结婚的喜帖。面对着海伦的喜帖,他反而高兴不起来。自从咖啡馆分开后,他有两个月没见到海伦了。下班后,他需要到服装店买一套西服和一双皮鞋。因为海伦的喜帖上明明白白地写到:“观礼嘉宾,需盛装出席”的字样。林德还没穿过正装。这一次,他要像所有谈笑风生地出席婚礼的男嘉宾们一样,穿上让他感到别扭的西装。此外,他还要摆出一副轻松的姿态,身子挺拔地站在那些羡慕这桩婚事的人群中间,为这场豪华的婚礼频繁地鼓掌。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端木文成
对《第二章(十五)》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