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二章(十三)
本章来自《林德的烦恼》 作者:端木文成
发表时间:2018-12-21 点击数:1016次 字数:

  (十三)

  回到家里,海伦便躲进了自己的闺房。杨曼觉得女儿太不懂事,便去到女儿房中进行开导。她压制住自己的火气,想平心静气地和女儿讲道理。海伦也想和母亲好好谈谈,但她认为母亲太过强势,又始终鼓不起勇气去到母亲房间。她知道母亲一定会找她谈话的。她想借着母亲找她谈话的机会说服母亲。她相信,只要她能拿出足够的理由,就能说服母亲。因为她相信母亲是爱她的。

  “海伦,睡了吗?”杨曼走到女儿床边,看到女儿埋头趴在床上,于是问到。

  “没睡,妈妈!”海伦欠起身子回答到。

  “你知道吗,你突然间消失,妈妈有多担心吗?”杨曼问到。

  “对不起,妈妈!我以后不会那样做了!”海伦看着母亲答到。她带着委屈的神情,希望母亲能够原谅自己。

  “昨天,我和你爸爸找了你一夜。后来打电话给你大伯,才知道你去了他家。”杨曼说到。她停了停接着说到:“你要是有什么委屈可以跟妈妈讲的!”说着,她坐到床沿。海伦扑到了她的怀里。

  “妈妈,我错了!我不该一声不响地离家!我离家,是因为我不想答应任何关于接触那位富家公子的要求。我讨厌嫁给他!”海伦说着,留下了眼泪。

  杨曼听了,立即推开女儿责备到:“你怎么这么傻?你知不知道他家有多少家产?有多少人家都巴不得攀王家的亲,巴不得把女儿嫁到王家!而你呢?到了嘴边的肥肉,却硬生生的把它给往外吐!我真不知道你的小脑袋是怎么想的!”

  海伦忙拉住母亲的手,向母亲哀求到:“妈妈,您就别再逼我同意王家亲事了,好吗?我根本就不喜欢那位公子哥的。况且,他对我也只是表面上的喜欢…”

  杨曼打断女儿的话,不解地问到:“喜欢就那么重要吗?你看,我和你爸爸,我们只见了一面就结婚了,还不是照样过得好好的?海伦,妈妈劝你,你就别跟妈妈较劲了,好吗?”

  海伦摇着母亲的手说到:“妈妈,遇不到我喜欢的人,我宁愿不结婚的!”

  杨曼挣脱女儿的手反问到:“什么?你在说什么?什么没有喜欢的人你就不结婚?喜欢就有那么重要吗?”

  海伦看着母亲的眼睛坚定地答到:“重要,像呼吸一样地重要!”

  “什么?”杨曼叫了一声,她又缓和了情绪向女儿劝到:“你这么认为,那是因为你没有结过婚,没有经历过男人。告诉你吧,男人没有好东西,所有的男人都一样!他们婚前和你甜言蜜语,海誓山盟,婚后就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所有的男人婚后都会出轨,不管他婚前多么在乎你。他们一旦得到了你的身体,就不再对你感到新鲜,就会轻而易举地把你抛在脑后!你所谓的感情,都是一些虚无缥缈的东西,是靠不住的!最实在的,还是嫁给一个有能力负担你未来的男人!”

  “妈妈,物质固然重要,可它却无法换来真正的幸福!”海伦说到。

  “幸福?什么是幸福?”杨曼问到。她对女儿的坚持表示反感。“幸福是建立在丰厚的物质基础上的!难道你没发现,那些穿戴名牌的人们是怎么引起别人羡慕的眼光的?那些开着几百万豪车的人们又是如何让别人感到自卑的?当你拥有了富足的物质生活,就有大把的时间去追求你的理想了。到那时,你喜欢什么就有什么,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你看,这才是幸福!”

  “妈妈,很抱歉,我们的想法存在分歧!”海伦带着哭腔说到,“我想要幸福的生活,也相信我和我未来的丈夫有能力去实现它!我愿意和他一起打拼!”

  杨曼冷笑着说到:“海伦,你真是太天真了!你真的以为凭你们自己的打拼就能成为有钱人吗?一个依靠白手起家的人,他的财产若想达到一定数目,那就绝非正规途径所能办到的。”她又深吸了口气,缓和了语气接着说到:“我说这些话,就是想让你知道,社会是不会真正接受穷人的!妈妈不希望你走错了路,更不希望你以后吃苦!”

  “妈妈,只要是我选择的路,我会坚持到底的!我相信我会争取一个好的未来!”海伦坚定地说到。

  杨曼见女儿不听自己的话,气得直跺脚。除了向女儿发一通脾气外,她不知道该用什么方法能压制住女儿的想法:“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真不知道你那些稀奇古怪的想法是哪儿来的?我是你妈妈,我只想把我的经验传授给你,希望你以后不要走太多的弯路!你难道就不知道吗?你就体会不到妈妈的苦心吗?妈妈这样做都是为了你好!”

  “妈妈!你要是真的为了我好的话,就不应该干涉我的生活!您不是希望我快乐吗?您不是希望我过的幸福吗?那么我告诉您,我现在的选择就能让我获得快乐和幸福的!”海伦央求着说到。

  杨曼愣了一下,然后问到:“你的选择?你到底做了什么?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杨曼一直以为,海伦的所有思想,都是她思想的分支,而海伦本身,是不会有什么新奇、怪诞的思想的。她感觉海伦已经脱离了她的掌控。她开始不安了起来。

  “我的而选择就是…”说着,海伦停了下来,她要权衡一下是否要将自己的恋情向母亲公开。她害怕将此事告诉母亲以后,会招来母亲更加强烈的反对。她想了想,还是决定将自己的恋情向母亲公开。因为她知道,如果想要和爱的人走入婚姻殿堂,是不可能不经过她母亲这一关的。她一字一句地说到:“我有了喜欢的人,无论怎样,我都会坚定不移地和他在一起的!”她每一个字都说的铿锵有力。

  杨曼听了女儿的话,气得满脸通红。她突然间发现,女儿竟然无法沟通。她一只手掐腰,另一只手的食指指着女儿说到:“你给我闭嘴!我不允许你在我面前胡说!你知道吗,你的话简直是谬论!对,谬论!非常滑稽的谬论!我最讨厌别人跟我说什么情情爱爱的,尤其是你!”她被女儿的态度给气糊涂了。她突然想到女儿刚刚的话,于是问到:“你刚刚说什么?什么你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海伦看着生气的母亲,竟然没有了胆怯。她回答到:“我有男朋友了,我们交往的很好!之前怕您不接受他,所以就一直没敢告诉您!”

  杨曼疑惑地问到:“你不会是因为不想嫁给王英伦编出来骗我的吧?”

  “这种事情,怎么可以随便开玩笑呢?我的话句句属实!”海伦看着母亲说到。

  杨曼用深呼吸来缓解自己的情绪。女儿的话虽然不能让她信服,可她从女儿的表情中看到了让她难以接受的答案。“他叫什么名字?家住在哪里?你们是怎么认识的?海伦,我要你详详细细地介绍他!”

  海伦毫不思索地回答到:“他是我的同学…”

  “什么同学?哪个阶段的同学?”海伦刚开口,杨曼就迫不及待地问到。

  “大学,大学同学!”海伦答到。

  “好,你继续吧!”杨曼侧对着女儿对女儿摆手说到。

  海伦接着说到:“他是我的同学,我们在大二的时候就恋爱了!他很潇洒,也很帅气,关键他很善良…”

  杨曼又打断女儿的话说到:“我不想知道他的为人,我只要你告诉我他家在哪里,父母是干什么的,家庭条件怎么样!”

  海伦不解地问母亲:“妈妈,难道品格就不重要吗?难道您希望我嫁给一个品行不端的人吗?”

  “你能将他的真实品行描述准确吗?你现在喜欢他,当然认为他到处都是优点。但现实可不是按照你那小脑袋里的臆想进行的!哪里有和你描述一致的人呢?相比那些虚无的东西,我更加注重实际情况!”

  海伦含着泪看着母亲。她知道,自己再怎么和母亲争论下去都不会有结果的。她抹了抹泪珠说到:“他家在S市,父母都是做生意的。此外,他还有个哥哥。他哥哥毕业后留在家里帮他父母做生意了。”

  “外地人?他父母都做什么生意?”杨曼问到。

  海伦想了想回答到:“听他说,他家是做瓷砖和卫浴销售的!”

  “瓷砖和卫浴?”杨曼问到,“那能赚几个钱?”

  “这我就不知道了!”海伦答到。

  “什么?”杨曼吃惊到,“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都不问个明白呢?你不知道这有多重要吗?再有,他是个外地人,如果他骗你怎么办?”杨曼盯着女儿。

  “妈妈,他是临市的,怎么能是外地人呢?我只想谈恋爱,不会把事情想的这么复杂!”海伦看着母亲回答到。

  “复杂?复杂?”杨曼冷笑着重复到,“你知道吗?外地人是最爱骗人的了!再说了,恋爱能解决什么问题?恋爱能不受欺骗吗?天下间再没有比你更傻的姑娘了!”

  “妈妈,我知道我自己要的是什么,请您让我选择我自己的幸福吧!”海伦含着泪乞求到。

  “你知道吗?你真的知道?”杨曼向海伦嚷到,“我告诉你,你现在的想法极其不切实际!你才多大?你哪来的经验证明你的想法是对的?相反,你的想法极其天真!极其幼稚!”她深吸了一口气,语气稍稍地缓和了下来,对女儿继续说到:“妈妈告诉你,男人没有一个能靠得住的,他们都是一些只爱拈花惹草的低等动物!当男人需要我们的时候,他们就会甜言蜜语、假仁假义地欺骗;当男人在我们身上找不到新鲜感的时候,他们就会去找其他的女人。他们迟早都会背叛我们的!所以,海伦,听妈妈的,妈妈是不会骗你的,与其找一个迟早都会背叛你的穷光蛋,还不如找一个同样会背叛你的有钱人!穷光蛋背叛你,你将一无所有;而有钱人背叛你,你至少还能得到经济补偿!你想想吧,海伦!妈妈是爱你的,妈妈只想让你过的幸福!”杨曼对自己的这段动情的话感到满意。她认真地观察着女儿,等待女儿给她一个满意的答复。

  母亲的话,让她难以认同。她觉得母亲把男人形容的太过冷酷了。她想,男人一定不会像母亲形容的那样不堪(至少有一部分不是),不然她的心上人不就成了负心人了吗?

  “妈妈,可能有一部分男人确实如您所说,是那种滥情的、见异思迁的坏男人。可是,还有一部分男人,他们坚毅勇敢、专情、有担当。这样的男人才是我要找的!妈妈,我不想一辈子守在一堆不会哭也不会笑的奢侈品上孤独终老的!”海伦对母亲说到。

  “简直胡说八道!”杨曼生气着说到,“什么一部分是好男人,一部分是坏男人?都是坏的!他们就没有好的!他们都是虚情假意的、当面说一套背后做一套的人!我看,你是被你的那个小情人的花言巧语给蒙蔽了!我猜,你那个小情人是不是还长着一副迷人的脸蛋儿?要是那样,迷惑你的,就是他那张除了俊俏以外就一无是处的小脸蛋儿了!”她停顿了一下,喘了口气,接着说到:“我看你真是傻到了极点,守着金银珠宝竟然说自己不幸福!哈哈,真是可笑!金银珠宝是你的物质基础,没有它们,你如何幸福?你想想吧,如果你每天都像一台机器似的为生计奔波,你会失去自由,会被柴米油盐剥夺梦想,会被哭闹的孩子搅得心神不宁,会被拥挤的交通挤得脾气暴躁,会被压抑的打工生活绞的筋疲力尽!那才是真正的痛苦呐!你看看吧,现在大街上的那些人,哪一个敢说自己过得幸福?他们整天都忙忙碌碌,四处奔波,到底为了什么?还不就是为了能有更多的金银财宝进口袋吗?可到头来呢,他们也只不过是为了别人的口袋瞎折腾!海伦,你醒醒吧,好吗?”杨曼向女儿劝到。

  “妈妈,我不怕辛苦!只要让我和我喜欢的人在一起,做什么我都愿意!如果有一天,我的生活和街道上那些来往的行人没有什么两样时,我想那就是我的命,我无怨无悔!只要让我守着心爱的人,我就感到满足了!”海伦出神地说到。

  “简直无药可救!无药可救!”杨曼踱着步嚷到,“我真怀疑你是不是我的女儿!好了,我也不跟你废话了。总之,这门亲事,由不得你,我和你爸爸全权做主了!我看,要是再任由你胡闹下去,恐怕煮熟的鸭子都会飞了。好吧,我们的谈话到此为止。我想你应该冷静地想想你的错误,别再像小女孩一样的犯傻了!”说完,她叹着气走出卧室,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海伦坐在床上,泪水止不住地流下。母亲的坚决,是她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的。这是她生平第一次和母亲吵架,第一次就吵得如此的凶。尽管母亲给她施加压力,可她并未打算向母亲屈服。要是她还没有喜欢的人,可能就会遂了母亲的意。可她现在已经有了心上人,就没法再向母亲让步了。或者说,所有的一切都可以让步,除了嫁给她不喜欢的人。因为她的心是属于自己心上人的,她没办法放弃心上人而转嫁别人的。她认为,这是她对爱情的承诺和坚守,也是她为了爱情应尽的义务。无论如何,她都不会放弃的。

  她又试图到母亲的房间向母亲请求,可是她们又大吵了一架。海伦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趴在床上哭个不停。海伦知道,她已经不可能和母亲达成一致了,除非她同意嫁给那位姓王的公子哥。她不明白母亲为什么就不能理解自己。她既没有做错什么,也没有任何无理取闹的要求,她只是正常的追求自己的幸福而已。海伦越想越委屈,越委屈哭的就越厉害。不知过了多久,她忽然有了一个更加大胆的想法。她决定要去S市找她的心上人。她想,他会帮她渡过难关的。可一想到自己又要离家出走,她的心就开始惶恐不安起来。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她知道,如果她一味地待在家里,是无法拒绝嫁给那位公子哥的。她决定再次离家。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端木文成
对《第二章(十三)》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