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二十八章
本章来自《西县旧事》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8-12-21 点击数:3785次 字数:

两人别过,董道昌出县衙奔兵营。李成义也叫县警散了跑回后院,照话劝抚他娘子。

县长夫人孙翠花,本是平常的妇人,不太理会外间事。但从李成义当县长,凡她常见的,尽点头哈腰恭敬她,时不时有人送钱物,久之养成妄自尊大的习惯,虚飘飘以为西县数她家最大,开始作姿态,居高临了下,开口 ‘我家的县长,怎样怎样又怎样,咋说咋说又咋说。‘ 偶尔出趟门,总爱端架子,走在县城的街上,认为众人必瞧她,因此十分很下意,拿足夫人的派头,一摇三扭常怀贵妇那种劲,平白无故抛洒笑,最喜别人唯唯诺诺特紧张,这更使她觉得贵,其实呢,百姓尽在背地笑。

这些翠花全不知,始终陶醉虚幻中。

孙翠花因为疼儿子,悲痛到极点,眨着泪花说:“喝碗姜糖水,将汗捂个透。” 因此就高喊:“快拿姜汤来!” 声调烦又急。一位白胖的丫头,穿着花衣和花裤,脚上一双绣花鞋,笑眯眯的端碗汤,摇曳生姿款进来。孙翠花拧紧眉头问:“托盘呢?手摸过了碗不脏?再者又说了,能捧住的还热吗?能够发汗吗?你是丫头中的大笨蛋!” 李月明瞅是冯丫头就来了劲,满脸喜欢一切没事嘻嘻说:“娘俺缓多了,汗也出透了,身想动弹了,要喝凉的了。” 伸手接过又说道:“娘去歇息吧,俺能下床了。” 孙翠花摸他额头说:“娘去瞧粥得没得,你好歹先喝碗定定神,等你爹找团长算账回来后,咱那恶气算出一半,剩一半找王什么再算总账。哼,哼哼哼!也不眯着好好看看惹了谁!” 久坐身发硬,她起身撑腰哎哟一声皱眉说:“这半天,扭着坐,腰酸了,腿麻了,为娘开始变老了。” 边叹边跛愁着走了。 李月明见娘出屋,欢欢喜喜轻声叫:“冯丫头,快过来!”

冯丫头长得胖乎乎,嘻嘻一笑故意扭头不看他,冲着天花板说道:“哇哈哈,真的吔,这是一头肥公猪,想得倒挺好,一点不老实。那些守城兵,把你毙了才好玩!省得俺呀名也不正言也不顺,总被傻肥胖子占便宜。” 催促他喝完后,收拾好去坐床边,扭身笑着照他脑袋轻轻一拍羞涩道:“你呀死了才最好!” 话完早被拖进怀,这是胖丫意料之中应有的,于是两人动手动脚开始嬉闹。

此时董道昌正往兵营,突感浑身发软心发慌,知道是饿了,忙寻一处买烧饼吃,半晌才稍好。他一边走一边想,事情到这会儿,办得不从容,刚才在县衙,因为事急不能周全下的是急方,只管得一时。那李成义的疑心重,定会招集手下再议,难免生变,要尽快再想好法子。又想送钱物给王国华,一是防他起坏心,二是诓骗他,以为宋家顺服了。团长和王国华父亲王来顺是义兄,立在‘利’字上,根基不牢固。常言道,‘利来无兄弟。’  咱就再使把子劲,造化了他们。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二十八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