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二章(十二)
本章来自《林德的烦恼》 作者:端木文成
发表时间:2018-12-20 点击数:2105次 字数:

                                                                   

(十二)

  林月兄妹到达林德家,已是上午十点一刻了。林文军夫妇工作出门了,家里只剩下林德和海伦两人闲在沙发上看书。当窗外的那扇掉了漆的红色的大铁门的脚门上响起了“吱吱”的开门声时,林德和海伦都欠起了身子,望向窗外。

  “我就说他们会来的!”林德高兴地说到。他忙从沙发上跳起,拎着书跑到门外去迎接。

  “太好了,我还一直盼着他们呐!”海伦放下书,跟随表哥跑了出去。

  林德还未跑到林月兄妹面前,便高兴地叫到:“可把你们给盼来了!我和海伦都盼了你们一个上午了!”

  “是吗?那真是我和哥哥的荣幸!”林月笑着说到。

  “是呀,我和妹妹也非常期待见到你和海伦!只是有些抱歉,我们来晚了。”思齐看了看妹妹,对林德笑着说到。

  海伦见到林月和思齐,高兴地叫了一声说到:“你们终于来了,我终于把你们给盼来了!”

  林月见到海伦,高兴地跑了过去,抱住海伦说到:“我的大美人,听说你受了委屈,不知道是哪个狠心的人忍心欺负我们家的大美人呢?”

  海伦委屈地说到:“是我妈妈!昨天我和她吵了一架!”

  林月看着海伦,同情地说到:“真为你难过!等一会儿,你可得好好的跟我讲讲!”

  海伦点了点头。她看见思齐走过来和她打招呼,于是露出笑容说到:“见到你太高兴了!我们可有一年没见了吧?”

  “是的,一年了!”思齐笑着说到,“见到你太高兴了,你比去年更美了!”

  “是吗?”海伦高兴跳了起来,“那太好了!谢谢你的赞美!”海伦垂下眼眸略显羞涩地说到。

  “前天晚上,就期待着和你见面,可惜没能见到!今天是我运气好,终于见到你了!”思齐微笑着说到。

  “听你这样说,我会骄傲的!”海伦笑着说到。

  林德对林月兄妹的到来打心底高兴,他微笑着看着他们说笑,竟忘了把他们让进屋内。他忽然想了起来,向他们说到:“快,咱们进屋里聊,可别在外面受了风寒!”

  “好,咱们进屋去吧!”海伦拉起了林月的手向大厅跑去。林月笑着紧跟在海伦身后。

  “走,咱们快进去吧!”林德对思齐说到。

  进了客厅,林月和思齐都脱下外套,然后和林德、海伦并排着坐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四人都感觉有些凉意,他们便到林德的卧室去了。林月、海伦分别坐在书桌的两边,林德靠着自己的床坐下,思齐背靠着衣柜坐下。四人面对着面,交谈了起来。

  “你怎么会和二娘吵架?到底是因为什么呀?”林月向海伦问到。

  海伦将自己和母亲吵架的经过又向林月兄妹讲述了一遍。林月听了,向海伦安慰到:“你也别急,我看二娘只是着急你的婚事!说不定二娘现在已经想通了呐!”林月尽管这么说,可她的心里已经在暗暗地埋怨起海伦的母亲了。

  海伦叹了口气说到:“最好这样。但愿妈妈现在就能明白!”

  “我看,二娘也是为了你好!”林月想了想说到,“天下间哪个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过得幸福呢?我想,二娘也是为了你的幸福着想!”林月勉励的笑了笑。

  “我就说嘛,婶婶怎么能那么狠心呢?如果婶婶要是知道你对那个公子哥一点感觉都没有,我想,婶婶就一定不会逼你嫁给他的!”林德对海伦说到。

  “没错。二娘一定不会那样做的!”思齐应和到。

  “我就说嘛!开始我也是这么劝她的,可是她只顾哭鼻子了,直到昨天晚上她才明白过来!”林德笑着说到。

  “谁哭鼻子了?昨天人家不是伤心嘛!”海伦羞涩地说到。她向表哥撇了撇嘴。

  “婚姻不是儿戏,二娘都是过来人了,她不会不懂这个道理的!如果你对那个男人毫无感情,那么你们的婚姻又如何幸福呢?人生最可怕的事情,就是和一个陌生人沉默地过日子。想想都让人害怕!”林月说到。

  “我宁愿和我爱的人过简单的日子,也不愿守着一副满身铜臭味的空皮囊强颜欢笑。”海伦坚定地说到。

  “话虽不错,可是做起来就未必人人都会!”思齐说到,“这样的例子太多太多了,多到司空见惯,多到已经成为了普遍现象。其实,我有一点想不明白,现在的生活质量也并不算差,比起十年前都有着质一般的飞跃,可就是这样,人们依旧看重物质。人人丰衣足食,家家安居乐业,按理说人们对精神生活的追求要远大于对物质生活的追求才是,可事实恰恰相反,人们反而对物质上的享受极其看重。就好像物质生活和幸福生活划了等号一样。可物质的享受就真的等于精神的享受了吗?我看未必!”

  “毕竟物质生活是精神生活的基础嘛!要想精神充实,必须先保证物质上的充足。如果把物质和精神比作是一幢大楼,那么物质就是大楼的地基。这么看来,那些追求物质的人们的目的就不难理解了。毕竟,要让生活质量向精神层面提升,就一定要通过良好的物质基础。”林德解释到。

  “那么,还有一个问题产生了!”思齐皱着眉说到,“如果一个人是靠着自己的努力而创造的物质生活,我们的此番谈话也就显得多余了;可如果一个人获得物质的方式是从别人那里借来的,那么,这种获取方式就值得商榷了!如果具体一点儿来说,比如一个女人看中了一个男人的钱财、地位而嫁给这个男人的话,那么这个女人往往会面临以下几个问题:第一,女人对男人并没有充足的感情,而男人选择这个女人也往往凭着女人的样貌。婚后的两人激情一过,便貌合神离。此时,男人会寻求新欢,女人也会寻找新的感情寄托。这样一来,女人的精神生活就会支离破碎。而生活对于她来说,也会变得单调无趣;第二,双方的价值差异较大。由于双方出生环境、成长条件以及家庭观念的差异,所以在相处时,双方容易对同一件事情产生较大的分歧。价值差异越大,两个人的相处就会越困难。并且,在两个人相处的过程中,经济条件差的一方必须向经济好的一方做出一定的妥协才能维持婚姻的相对稳定。如果,两个人的价值观发生一定的冲突时,经济条件差的一方就必须向经济条件好的一方做出妥协,否则,他们的婚姻生活就将面临破裂危机。这样一来,原本想要过高质量生活的女人,就不得不为了稳定婚姻而耗神耗力了。她的生活质量会在琐碎的日常生活中逐渐下降,从而离真正的高质量生活越来越远;第三,婚后的财产问题。财产是个敏感的话题,经济条件好的一方往往出于对自己财产的保护,会对主动向其靠拢的经济条件差的一方产生一定的防备心理。这种心理往往伴随着整个婚姻历程。一旦防备建立,经济差的一方就会失去大部分的家庭经济决策权利。这就意味着,夫妻双方的家庭地位不会平等,而原本经济较差的一方会丢失其在家庭中应有的地位。这也意味着,原本想追求幸福的人,可能得不到真正的幸福;第四,双方家庭地位的差距。嫁给一个经济条件好的男人,其另一部分也往往意味着嫁给这个男人的家庭。家庭地位的悬殊,也让原本结成姻亲的两个家庭存在一定的歧视关系。也就是说,经济条件差的一方,往往会承受更大的心理压力;而作为经济条件差的家庭的一员,即使攀上了高枝,也很难在高枝上获得更多的尊重。”

  “魔鬼和天使共同执掌着灵魂,但不劳而获是魔鬼的作风!”林月严肃地说到。

  “这跟魔鬼有什么关系呢?”林德笑着说到,“我看,还是他们本身出了问题!”

“依我看,最大的原因还是教育问题。”思齐想了想说到,“首先,家庭教育,家长文化水平低或者道德素质低,造成其价值观狭隘,而狭隘的价值观对孩子的教育会起到绝对的负面作用。家长的宠溺也会让他们的子女变得懒惰、性情暴躁、自私自利、以及过分虚荣。再者,父母的感情以及性格会对其子女产生重大的影响。假如父母的感情不好,会造成孩子缺乏自信。缺乏信任,内心就会封闭。假如家长的性情暴躁,就会导致其子女的性情多变;其次,学校教育。当一个人处在学生时期,人的品格很容易被塑造。学校教给他们什么,他们就学什么。如果学校一味地把他们当做应试教育的工具的话,那他们就什么都学不会。应试教育本身就存在着一定的误导:第一,它存在一定的竞争性,既学生在学校中会形成一定的竞争意识。具有竞争意识当然是好的。可如果学校对学生们的价值观不加以正确的引导的话,学生就很容易产生攀比心理。他们在学习上攀比,在生活中也会攀比。因为他们根本就分不清哪种攀比是好的,哪种攀比是坏的;第二,学生往往会对新鲜刺激的事物感兴趣。而那些外表光鲜亮丽的影视明星们以及那些阔绰讲究排场的富商们便很容易成为他们崇拜和模仿的对象。学生的盲目的崇拜和模仿会让他们变得不切实际、好高骛远。当他们步入社会,四处碰壁,更容易丢失道德、迷失本性;其三,社会影响。第一,鱼龙混杂的社会会让刚踏入其中的人们陷入幻境,产生幻想。如果一个社会所树立的价值观有失偏颇,那么就会对人们产生误导。社会提倡纸醉金迷的生活,社会中的个体就会把纸醉金迷当做真理和信条。他们会全力追逐。第二,生活压力较大。生活压力有很大的程度是来自不良的社会环境。比如,当社会大力宣传房子是必需品的时候,那么买房子往往就成了结婚的标配。当大家都去买房子的时候,房子的价格就会变得昂贵。而昂贵的价格会造成较大的压力。人们在面对生活压力的时候,往往会变得不择手段,缺失道义;对物质的追求,也让人们迷失自我。在家庭、学校、社会三者的教育之中,家庭教育最为基础也最为关键。其次是学校教育。我想,那些崇尚物质生活的人们,主要还是因为家庭教育的缺陷所致吧!毕竟,社会是由一个个家庭所组成的。”

  林德听了,笑着说到:“看来还真和魔鬼无关!”说着,他向林月做了个鬼脸。

  “凡是涉及到人性的地方,都和魔鬼有关!”思齐笑着说到。

  林月拍手笑着向林德说到;“你听听,我说的没错吧!只是你听不懂其中的道理罢了!”她向林德做了一个鬼脸作为回应。

  “瞧你们两个,跟小孩似的!”海伦插话到,“不过,我还是赞同表哥的说法!毕竟我们都没见过魔鬼的。”思齐的一番话,让海伦陷入思考。当她听到思齐也赞同魔鬼的事,于是疑惑了起来。她还是无法想象魔鬼的样子。她觉得魔鬼是人们杜撰出来的。

  “没错,我们确实没见过魔鬼。不过,人心的险恶却如同魔鬼!你要是见过阴暗的内心,就等于见到了魔鬼!”林月解释到。

  “原来如此!原来魔鬼就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但它却能造成最可怕的伤害!”海伦恍然大悟地叫到。

  “海伦,有个问题我想你得认真考虑!”林月抓住海伦的手关切地说到,“如果二娘非要你嫁给那个你不喜欢的人,你是否还能坚守住你对爱情的意志?”

  林月的问题很突然,让原本对母亲抱有幻想的海伦失落了很久。其实,海伦一直都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她感觉母亲是不会同意她拒绝那位富家公子的。她一直在想办法去应对母亲的执着,可除了争执,她却想不出任何好一点的办法。她只能把事情往好的一面想,这样,她可以暂时忘记烦恼,让自己内心的愁绪得到些许的缓解。她没有对林月的发问感到生气,因为她知道她迟早都要面对这个难题。

  “我对爱情的意志从来就没有变过!”海伦坚定地说到。

  “假如,我是说假如,”林月问到:“假如二娘坚持要你嫁给那位富家公子呢?”

  “我想妈妈不会那样做的!妈妈是爱我的,她会尊重我的!”海伦摇着头回答到。

  “假如呢?这个问题你迟早都要面对的呀!”林月说到。

  “要是那样,我就先假装答应,然后再逃婚!电视上不是经常那样演吗?男主角或女主角会在婚礼当天逃走。妈妈要是逼我,我就会那样做!”海伦含着泪说到。

  “你可千万别学电视里的那套!都快进婚礼现场了,却临阵脱逃,这既不负责任又不够尊重!如果你不想和对方结婚的话,为什么不提前说明?为什么不在婚前就深思熟虑呢?偏偏等到亲朋好友齐聚的婚礼现场的时候再意外出逃,让所有参加婚礼的人们相互猜测、搬弄是非?让一心想要嫁你或娶你的人伤心难过并且直面众人的嘲笑?这未免太自私了吧?我想,你不是那样的女孩,你只是一时没想到其中的道理。”林月说到。

  “那我该怎么办呢?我总得想办法拒绝吧?”海伦泛着泪光问到。

  “如果,你真的不想嫁,就果断拒绝!无论谁来劝你,你都要坚持!”林月说到。

  “这未免太主观了吧?万一他们很合适呢?只是他们都没有彼此了解的机会!”林德插话问到。

  “那就先了解呀!如果双方真的产生感情,那么结婚也就是很自然的事!可表姐的问题是,她现在已有喜欢的人了,而且他们已经确定了恋爱关系。如果她在没有结束已有恋爱关系的同时嫁给了别人(一个她根本就不爱的人),她怎么对得起她喜欢的人呢?又怎么对得起他们之间的感情呢?”林月说到。

  “海伦也是迫不得已的呀!她也不想嫁给别人的!”林德辩解到。

  “在她还有权利决定自己的命运的时候,就要坚持自己的决定!如果遇到一点困难就缴械投降的话,那么她以后的所有不幸都将归咎到她个人的身上!”林月说到。

  “你们也不用再争论了,我是不会做出妥协的!”海伦坚定地说到。

  “那么,我还要问你,你确定你喜欢的那个男人是真心爱你的吗?或者说,他是不是一个好人,有没有责任心?因为我不想看到你为了一个错误的人而执着。”林月问到。

  海伦毫不犹豫地答到:“他是爱我的,我也爱他!我相信他不会辜负我的,他会永远爱我的!”海伦的神情坚定,她的目光毫不动摇。

  “那就好!这样,你接下来的坚持就是对的!”林月握住海伦的手欣慰地说到。

  “谢谢你的支持!你是我精神的榜样!”海伦抱着林月说到,“我很想知道,你恋爱时什么样子,结婚后又是什么样子?”

  林月笑了笑说到:“我会找一个在思想上和我不分伯仲的人恋爱。他经济独立,人格独立,心地善良。工作时,我们都全身心地投入到各自的工作之中;工作之余,我们把大部分时间投入到双方的情感交流之中。我们有相同的爱好,并且热爱生活,我们一同分享忧伤和快乐。无论他的经济能力有多好,我都不会放弃我的工作,因为这是我和他保持平等地位的基础。我结婚后,生活的重心应该更多的集中在照顾家庭上面。我们彼此经济独立,人格独立。相互包容,相互爱护,相互尊重。遇到问题时,我们共同面对。当发生矛盾时,我们都会保持冷静,站在对方的立场上去考虑问题。我们都会有很多的缺点,但我们会相互忍让,相互体谅。我们既是夫妻,又是情人,同时也是朋友,我们一辈子都会保持这样的关系。我们共同承担一切,包括疾病、衰老和贫穷。我们既可以抱头痛哭,又可以彼此撒娇。当我们沉默时,我们都不会因为沉默而感到无趣,相反,我们会更加自然地保持我们各自的状态。我们生儿育女,并以身作则地教育他们。我们敬爱父母,尽我们的心去善待他们。我们会共同回忆那些逝去的时光。当有一天,我们都白发苍苍,满脸皱纹,老掉了牙,就肩靠着肩,背靠着背,为彼此回忆那些美好的往事!我想,这就是我的恋爱和婚姻了。”

  “哇!多么幸福美满!我好羡慕这样的生活!”海伦双手贴紧胸口,双目炯炯有神地说到。

  坐在一旁的思齐向海伦鼓励到:“表姐,我相信你一定会幸福的!”思齐一直安静地听着海伦、林月姐妹的谈话,也一度陷入了思考。他认为表姐温柔、善良、单纯,对爱情又坚韧执着,这样的女孩一定会获得幸福的!

  林德也起身鼓励到:“海伦,我的好妹妹,你一定会幸福的!”

  海伦微笑地向林德和思齐点了点头,然后又激动的拥抱了林月。他们四人聊了很久,直到马翠兰拎着满满的两大包菜回来,他们才跑去客厅帮着择菜。

  午饭过后,马翠兰忙着洗刷餐具;林德、思齐在客厅看球赛;海伦和林月到卧室里闲聊。林月让海伦给家里打个电话,报个平安。海伦犹豫了一阵后,启动了手机。手机屏幕点亮后,海伦的电话簿上显示了三十三个未接电话,其中二十几个是杨曼打来的,还有一些是她爸爸打来的,剩余的几个都是王恩义打来的。海伦知道,她失踪以后,她父母一定会打很多电话联系她的。所以她选择关机,不想让她的父母催促她立刻回家。海伦先给王恩义回了电话,她怕王恩义联系不到她会为她担心。他们两个人缠缠绵绵地通了半个小时的电话,方才结束。海伦犹豫着是否要给她母亲回个电话,可是她害怕听到母亲的责骂,于是决定给父亲打个电话。在电话的另一端,林文海询问了女儿的状况,又劝导女儿和妻子和好。海伦本想好好地和父亲诉苦,可她父亲那一端的通话质量始终不是太好,导致通话总是断断续续的。紧接着,她听到电话的另一头有个娇滴滴的声音正在催促父亲。而他父亲则压低了声音,让她更加听不清楚。她正要询问父亲在忙些什么,她父亲便匆忙地挂断了电话。她愣了很久,胡思乱想着。她越想就越头痛,最后不得不停止去想。她躺在床上,林月跟她说话也没有理会。林月以为海伦困了,于是去到了客厅,让海伦安静地休息。电视里的球赛结束了,林德、思齐关上了电视。林月去到客厅后,他们三个就坐在沙发上安静地看起了书。

  海伦躺在床上刚要沉沉睡去,就听见屋外传来叽叽喳喳的说话声。她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正在和马翠兰交谈。她支起身子,揉了揉眼睛,突然慌张了起来。她分辨出母亲的声音。她急忙跳下了床,心里砰砰地乱跳了起来。她想跑去迎接母亲,可刚到门口,又退了回来。她急的在床边来回打转儿。

  杨曼冲进了客厅。她的神情就像似寻找无意间丢失的珍宝一样的焦急。林德、思齐、林月向她问候,她只匆匆扫了一眼,没有理会。她推开林文军夫妇的卧室房门向里面查看了一番又转身向林德问到:“海伦呢?海伦在哪里?”

  林德悻悻地回答到:“她在卧室午睡呐!”

  这个时候,马翠兰走了进来。她笑着对杨曼说到:“你看你,这么大声,孩子还在午睡呐!你可别把她吵醒了!”

  杨曼瞪了马翠兰一眼,然后指着林德的卧室问到:“海伦在这里吗?”

  林德不敢回答,他看了看母亲。马翠兰点了点头。

  杨曼推开了门,她的表情十分严肃。海伦听到母亲走到门口的时候,心里便一阵忐忑。她不知道母亲会不会原谅自己的突然失踪。当她和母亲四目相对的时候,心中突然害怕了起来。她从未见过母亲如此阴沉的脸。此时此刻,对于海伦来说,母亲更像是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当她的胳膊被母亲钳住的那一瞬间,她感到头晕目眩,全身酸软。她发现母亲的样貌如此的模糊,就像眼前隔了一层淡黄的纱布一样。她像一只布偶一样地被母亲拉了出去,又像一件无足轻重的物品一样地被扔上了车。

  马翠兰发现海伦衣衫单薄,没穿外套,于是叫儿子去拿外套。马翠兰忙跑到杨曼身前拉住杨曼,劝她不要对海伦发脾气。杨曼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然后挣脱马翠兰的双手上了车。林德听见汽车发动的声音,忙拎起海伦的毛呢大衣和林月兄妹一块儿向外跑去。待林德拿着外套跑出院门时,杨曼的汽车已经驶远了。他们怔怔地望着远去的汽车,直到汽车完全消失在穿梭的车流中。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端木文成
对《第二章(十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