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二章(十一)
本章来自《林德的烦恼》 作者:端木文成
发表时间:2018-12-20 点击数:2050次 字数:

    (十一)

  吃完早饭,林德看了会书,便出发去叔叔家。由于昨天晚上喝了很多酒,因此他起的也比平时晚了一些。吃早饭的时候,他还隐隐地感觉有些头痛。看了一个小时的书后,他才感觉好了很多。他动身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多了。

  这天比近半个月里的任何一天都要寒冷。天空有些灰暗,太阳被厚厚的云层遮盖的只剩下些许的光亮。要下雪了。凛冽的北风打在脸上就像刀子划过一般。冻僵的树枝在寒风中抖动,许多树枝因此折断。林德不得不在羽绒服里面添了件厚毛衣。他把羽绒服的帽带紧紧地系在自己的下颌;他的脖子上围着一条厚围脖,嘴上戴了两层口罩。他抱着胳膊,步履沉重地走向公交车站。

  正当他走到离村口最近的一个转弯处时,一辆出租车和他擦肩而过。出租车在他的身后突然打了转儿,停在了他的身边。林德忙看向出租车司机,并向司机摇手示意不需要打车。正在这时,车后门开了,海伦匆忙地下了车。林德高兴地叫了起来,他对海伦的突然出现感到惊讶不已。出租车飞速地驶离村口,然后消失在大路的车流中。

  自从海伦下了车,便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抹泪。林德忙跑到她面前询问状况并给予安慰。

  “你怎么了?受委屈了吗?”林德低头问到。他仔细地查看着海伦的表情。

  海伦并没回答,继续抽泣。

  “别急,别急!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外面太冷了,咱们回家去吧!”林德安慰到。说着,他双手扶住海伦双肩,带着海伦向他家走去。

  走着走着,海伦一下子扑到了林德的怀里。林德顿时不知所措,但几秒以后,他又迅速清醒了过来。他想,表妹肯定遇到了什么困难,否则她不会哭的如此难过的。

  “乖,不哭了!你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吗?”林德轻声问到。

  海伦松开了林德,一边抽泣一边看着林德委屈地说到:“我和妈妈吵架了。吵完架,我就跑了出来。我没地方去,就跑到这里了。”

  “那么婶婶知道你来这里了吗?”林德问到。

  海伦想了想说到:“应该不知道吧,我出门的时候她正在她的卧室。”

  林德看着海伦说到:“那么,要不要给婶婶打个电话,免得她为你担心。”

  “不要!”海伦退后几步说到,“你要是打电话,我立刻就走!”

  “好吧,好吧,那我不打就是了!可是,如果婶婶发现你不在家,她会不会为你担心呢?”林德安慰着海伦的情绪。他还想试图说服海伦,于是问到。

  “她要是真关心我,就不会逼我往火坑里跳了!”海伦茫然地说到。

  “什么?什么往火坑里跳?”林德一头雾水。

  “昨天,妈妈带我去参加一个商人的私人PATTY。你知道,我原本是去参加我们的聚会的,可是妈妈偏偏不让我去。她说,要我陪她参加一个非常重要的PATTY,还说我会成为PATTY上的主角。可是我问她是什么样的PATTY,她没告诉我。可去了才知道,原来这场PATTY是…”海伦说着哭了起来,她因伤心而停止了诉说。

  “别急,你慢慢说!到底昨天的那场PATTY是怎么回事?”林德问到。

  海伦擦了擦泪水,说到:“那场PATTY实际上就是那商人为他的儿子准备的一场相亲会。结果,他看中了我。”说着,海伦又哭了起来。

  林德忙掏出纸巾,为海伦擦拭泪水。林德安慰到:“他看中了你,那是他的事,你要是看不中他的话,完全可以拒绝呀!你看,这种事很好处理的!”

  “不,一点儿也不!那公子看上我后,妈妈就非要让我和他跳舞。你知道的,我已经有了爱的人,怎么可以和别的男人有暧昧关系呢?”海伦委屈地说到。

  “我知道,我知道,你是一朵洁白的茉莉!可是,如果只和那个男人跳一支舞也没什么的,这并不代表你背叛了爱情!你知道,舞蹈只是用来交际的!外面太冷了,我们还是进屋说吧!”林德安慰到。他见海伦衣着单薄,于是拉着海伦要往他家走。

  海伦挣开林德的手,含着泪站在原地。林德无奈,只好将羽绒服脱下,披在海伦的身上。海伦愤愤地说到:“原本我也是这样想的,可我和他跳起舞来,情况就变了。一些好事的无赖趁机把我往他的怀里推。有好几次,好几次…被他搂在了怀里。那些无赖还在一旁大笑,真的快把我给气晕了。我用力挣脱,可他的胳膊就紧紧地搂着我的腰,让我无法挣脱。你说,他是不是一只禽兽?好几次我喊妈妈,可妈妈就坐在旁边的沙发上喝咖啡,都没有向我看上一眼。你知道吗?当时我的心都快碎了。我哭了。他发现我哭,才把我放开。我没管妈妈,自己跑了出去。没想到,他,竟然追了出去。然后,就在门外,他把我拦住。然后…”说着,海伦抽泣了起来。

  “然后怎么了?那个男人不会在门口就无礼了吧?”林德焦急地问到。

  “没有。”海伦说到,“他拦下了我,扑通一下就跪在地上。他说,他说很爱我,并要我嫁给他!你说可笑不可笑,我们不过见了一面,他就这样没有礼貌。假如我以后真的嫁给了他,一定会被他欺辱的!我们常说,嫁一个人,首先要看他的人品。你看他的那副样子,就知道他其实好不到哪里去!后来,几乎所有参加PATTY的人们都出来了。他们将我们包围,还在不停地起哄。你知道我当时的感受吗?我无地自容,真想找个地缝就钻进去!”海伦擦拭着泪水,继续说到:“更让我生气的是,妈妈竟然跑到我身边要我答应那个男人的求婚!那可是我的妈妈呀!无论如何我都想不到,我的妈妈会央求我嫁给一个我只见过一面的花花公子!我敢肯定,他一定是个花花公子!就像我弟弟一样,是个十足的花花公子!我当时头昏脑涨,眼前一片模糊。当我听到妈妈称呼那个公子哥为女婿的时候,就晕了过去。”

  “那么后来呢?后来你是怎么回去的?”林德问到。他对婶婶的做法感到生气。

  “他们想送我去医院,可是还没到医院我就醒了。然后他们就把我送回家了。还有,在送我回家的路上,妈妈同那个男人和我一起坐在车后座上,他们就把我夹在了中间。那时候,我想死的心都有了。我一直在哭,一直在哭。我拒绝他们中任何一个人为我擦眼泪。可是我当时虚弱无力,无法全部拒绝。最令人耻辱的事是,那个男人竟偷偷地摸我的大腿。”说着,她又哭的稀里哗啦。

  “简直太可恶了!人渣!他怎能那样对待你呢?”林德气愤地说到。

  “当天晚上,我真的太疲惫了。我的身子粘了床,整个人就睡着了。今天早晨醒来,妈妈坐在我的床前。她喂我喝燕窝粥,我没喝。我坐在床上和她理论,可她坚持她的立场!她说,那男人的父亲特别有钱,是什么地产老板。还说他就一个儿子,有一天他肯定会将全部财产都留给他儿子的。妈妈还说,如果我嫁了过去,就会成为名副其实的阔太太了。什么阔太太?我才不稀罕呐!我只想和我爱的人一起生活,我才不在乎当什么阔太太呐!妈妈还说,那个男人很喜欢我,愿意娶我当他的老婆。妈妈还把那个男人送我的一串翡翠项链拿了出来。我抢过项链,就狠狠地把它丢开了。当时妈妈很生气。她说,对于这桩亲事,她和爸爸都极力赞同。她还说,那个商人就是爸爸的好朋友,而那个商人以前见过我。但我却怎么也记不起来了。当时我的脑袋很乱,拼命地摔着枕头。妈妈又试图劝我,我捂起了耳朵,故意什么都不肯听。后来我央求妈妈,可妈妈依旧坚持。我和她大吵了起来。她骂我不懂事,一意孤行。我气得几乎昏了过去,就一动也不动地躺在床上。妈妈以为我睡着了,就回了卧室。我趁着她不注意,就偷偷地跑了出来。”海伦讲述到。

  “天这么冷,你出门前就没带一件厚衣裳吗?”林德问到。

  “我怕惊动了妈妈,哪里还顾得上拿衣服呢?再说,我出来以后,原本打算坐车去找王恩义,可我发现,我的支付宝、微信上都没有多少钱了。后来我又想了想,就算我去找他,他又能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呢?还不是徒增伤悲嘛。我的脑袋里曾有那么一瞬间想过去他的城市从此就不再回来了,可我又想,妈妈可能是一时心急,毕竟她也是为了我好。说实话,在和妈妈争吵的时候,有好几回我都差点儿把我有男朋友的事情告诉母亲,可我怕母亲拒绝我和他来往,就没敢说出口。现在想想,如果我早点儿告诉她的话,也许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了。”海伦说到。她一直沉浸在伤心之中。过了一会儿,她继续说到,“他们认为,只要我们获得了好的物质生活,就一定会幸福的。可这恰好和我们这代人的想法不同。相比于物质,我们更注重于精神生活。他们眼中的幸福未必就是我们想要的幸福。他们应该放任我们去追逐属于我们自己的幸福。我应该和爸爸妈妈好好谈谈。我想,如果我把我自己对生活梦想说给他们,他们就一定会支持我的。所以,我先到你家待两天,等他们都冷静了,我再回家和他们谈谈。你先别打电话给妈妈,我怕她会立即冲到这里把我接回去的!我了解妈妈的脾气,她向来都很强势。你要答应我,好吗?”海伦最后央求到。

  “好吧,我答应你!”林德犹豫了一下说到,“可我总得告诉婶婶你的下落呀!否则,她会担心的!”

  海伦抓住表哥的胳膊央求到:“求你了,至少今天不要…今天我只想一个人安静地待着!”

  林德想了想说到:“好吧,我答应你!我想婶婶也会尊重你的意见的!”

  “走吧,我们回家吧!否则我们就要被冻成冰人了!”林德抱着膀子,打着哆嗦说到。

  “都怪我,太任性了,没有考虑到你还在挨冻!快,我们回去吧!”海伦拉着林德的胳膊说到。

  他们飞快地向林德家跑去。刚进院门,天空中就飘起了雪花。林德找出钥匙,开了锁,两人进了客厅。

  “大伯、大娘不在家吗?”海伦问到。海伦将外套脱下,递给表哥。

  “哦,爸爸去市场了,他几乎每天都要去的;妈妈上班去了,十一点前就该回来了。”林德回答到。他把外套挂在衣架上,然后又摘下围脖、口罩,将它们放到衣柜里。

  “他们也够辛苦的了。爸爸应该给大伯和大娘介绍一份好一点儿的工作的!”海伦同情地说到。

  “那倒不用。他们现在的工作就已经挺好的,至少他们还乐意做!你喝茶吗?喝一杯暖暖身子吧!”林德问到。

  “嗯,好吧!你给我泡一杯清淡一点的吧!”海伦想想说到。

  “客厅里有些冷,咱们还是到卧室里去吧!我的卧室很暖和,就是有点乱!”林德说到。提起卧室时,他有些难为情地笑了笑。

  海伦听表哥说他的卧室乱,忙跑到卧室门口张望。看到零乱的卧室,她笑弯了腰。“哇!这么乱呀!你们男生的卧室都这么乱吗?起床后,就不能收拾一下吗?瞧,你可真够邋遢的!”海伦嘲笑到。

  “好吧,你现在待在客厅,我这就收拾一下;收拾好了我再叫你吧!”林德红着脸说到。话音未落,他就已经去到卧室。

  “还是我来帮你吧!两个人打扫还有些意思!”海伦笑着说到。她挽起袖子去找笤帚。

  “我看还是我自己来吧!我想很快就能搞定的!”林德拦住海伦说到。

  “那这样吧,你自己的物件你来拾掇,我来帮你扫地还有擦柜子吧!”海伦建议到。

  “柜子不用擦的,你就帮我扫地吧!”林德搔了搔头说到。

  “好吧!笤帚在哪?拖把在哪?”海伦四处寻找着问到。

  “笤帚在厨房!拖把吗,在洗手间!”林德答到。

  半刻钟后,两人将卧室打扫干净。林德累的倒在床上喘气,海伦则坐在椅子上一边擦汗一边嘲笑表哥。海伦看见书桌上摆着一摞书,顺手将最上面的那本拿了起来。这本书是列夫.托尔斯泰的《安娜.卡列尼娜》。她看了看书名,翻了几页,然后又合上书本问到:“这本书是你的吗?你还看书吗?”

  林德仰起身子看了看又躺下去说到:“书都是从小月那里借的,我只是偶尔看两眼。”

  “这种纯文学类的书籍,现在很少有人看了吧?我听说,这类书籍大多都比较枯燥。真没想到,你也能耐得住这种寂寞!”海伦说着,突然拍手笑了起来:“哈哈,看来全中国四分之三的文学读者都在我的身边!”

  林德坐起身子不解地问到:“为什么是四分之三呢?全国像我们一样的文学读者可有千千万万呐!”

  “哈哈,我是这么理解的:若将全国读者分为四份,你、小月、思齐三人便各占一份;全国其他的读者共占一份。你看怎样?”海伦笑着说到。

  “好你个小鬼灵精,你就会打趣我!我才读过几本书呀,怎么能和那些大作家、大学者、大教授们相提并论呢?你可以把我们比作爱好文学的萤火虫,在千千万万只中,我们只是那微不足道的三个!”林德说到。

  “我可没见过你这大的萤火虫!”说着,海伦笑了起来。

  “这些书里都讲些什么?”海伦指着那一摞书又问到。

  林德想了想答到:“智慧!人生的智慧!它虽不能让每个人都获得名利,但可以让每个人都踏踏实实地做个好人!”

  “是吗?它竟有这么厉害?”海伦问到。

  “对呀,它还有更多厉害的地方呐!他能让一个浮躁的人变得安静;能让一个不善于思考的人变得智慧;能让一个目光短浅的人领悟到人生真谛!”林德出神地说到。

  “瞧,你把它形容的那么好,为什么人们还是不愿意领悟它呢?”海伦问到。

  “人们都忙着懒惰、享受和贪婪,哪里还有时间理会这些枯燥的东西呢?”林德笑了笑说到。他很喜欢海伦提问时用的“领悟”二字。

  “瞧你都快成为一个哲学家了!”海伦笑着说到,“不过,你刚刚说的都太过笼统。既然,它们(我指的是这些书)这么神奇,究竟对我们的生活会有怎样具体的帮助呢?”海伦又问到。

  “我们的生活:比如婚姻,爱情;比如怎样看待事物,怎样看待他人,等等…”林德解释到。

  “可我们不同的人都有不同的价值观呀?难道要改变所有人的价值观吗?毕竟很多人的价值观都没有什么不对的呀?”海伦不解到。

  林德想了想说到:“它并不是要求人们改变其价值观念,而是正确地引导其价值观念向着美好的一面发展。只要每个人都向着善良、美好的一面发展,那么它的目的就达到了。”

  “比如呢?你能举个例子吗?”海伦认真地问到。

  “你这个问题太难回答了!”林德笑了笑说到。

  “你不会说一些连你自己都不懂的话吧?”海林问到。

  “好吧,让我想想!”林德说着,思考了一会儿,接着说到:“比如婚姻!你先说说你对婚姻的看法!”

  “你是问我吗?”海伦不解到。

  “是的,我想听听你对婚姻的理解!”林德微笑着说到。

  “婚姻吗?好吧!”海伦说到。她思考了一会儿接着说到:“我觉得婚姻,就是由两个相爱的人组成的一个家庭。我们在这个家庭里不用扮演任何人,我们就是我们自己。我们会一起散步,一起跑步,一起旅游,一起看电视,一起听音乐,一起做饭,一起洗碗,一起懒床,一起做家务,一起逛街,一起买菜,一起看电影,一起读有趣的书,一起抚养孩子,一起赡养老人;我们一起到老,直到老死。对于婚姻,我是这么理解的!”海伦微笑着看向林德,她想知道表哥对自己看法的评价。

  “看来,你是个理想主义者!”林德笑着说到,“不过,你的理想很让人羡慕!”

  “我怎么就成了理想主义者了?你说来听听!”海伦问到。

  林德笑了笑说到:“首先,你和你的爱人各有各的事业,而事业会占用你们大部分的相处时间;其次,爱情是有保鲜期的。而两个人一旦没了新鲜感,恐怕你们都得为保卫爱情而花些心思了;其三,站在你们背后的,会有两个家庭。这两个家庭由于价值观的差异会有一些分歧,这所有的分歧需要你们两个在中间协调;其四,即使你们两个相爱,也不能否定在你们之间会存在一定的价值分歧。比如,你喜欢做饭,而他讨厌油烟,那么你们以后在一起做饭的时间就会少之又少,即便在结婚前或婚后的一段时间里他会陪你做饭;其五,你们可能会面临经济压力,面临生活的困扰。即便你可以保持乐观的面对,那么也不能保证他也会和你一样的保持乐观。他也许会失望。失望会伴随着怒火、歇斯底里以及一定程度的逃避现实。他也可能会冷落你,也有可能会背叛你;其六,当你们有了孩子,你很有可能会把大部分的情感都放在孩子身上。当你这样做时,受到冷落的丈夫一样会打起背叛你的念头;其七,当你发现他有一些婚前没有发现的坏毛病时,你又会对他容忍多少?同样,当他发现一些你的坏毛病时,又会对你容忍多少?你肯放下多少你婚前的习惯去顺从他,而他又会放下多少他婚前的习惯去顺从你?如此总总,你又如何保证你的爱情在婚姻生活中不会磨损呢?”

  “如果我爱他,我会接受他的所有,倾尽一切去爱他;如果他爱我,他也一定会接受我的一切,倾尽所有的来爱我!我相信他,我也会让他相信我的!我们的爱情会在信任中开花结果,直到我们的身体干枯的没有一丝气息。我坚信我的爱情,我相信我的爱人也一定会坚信爱情的!我相信,爱情可以解决一切问题!”海伦出神地说到。

  “没错,爱情就是一种信念!看到你能坚定你的信念,我感到欣慰!你一定会幸福的!”林德祝愿到。

  “谢谢你,表哥!你真是我的良师益友,我会记住你的忠告!”海伦感激地说到。

  马翠兰回来的时候,已经中午十一点半了。她见到海伦到来,非常高兴。回来时,她本没有买菜,因为她知道儿子中午不在家吃饭。她把早饭热热,就可以打发午饭了。她兴高采烈地给丈夫打电话,教他中午回家前在海鲜市场附近的菜市场多买些菜回来。同时,她还提醒丈夫早点儿回家。她担心丈夫将她在电话里列出的那些食材中的一部分忘掉,所以又在纸上列出了清单,用手机拍了照片发给丈夫。她的清单都精确到了公斤。她既担心买多又担心买少,而她的丈夫则对菜的数量没有任何概念。

  一直到了下午一点多,马翠兰的午饭才全部做好。午饭很丰盛,每个人都吃的津津有味。他们一边吃着,一边聊着,就像一个其乐融融的大家庭一样!对于海伦来说,她的家还从没有过如此温馨的情景。在她的印象里,她的家庭用餐从来都是沉默的、只言片语的咀嚼过程,根本没有任何乐趣可言。她对这次愉快的家庭聚餐感动不已。

  下午,马翠兰夫妇又回到了各自的岗位。林德和海伦一直待在家里没有出门。林德怕林月兄妹为了等待自己而耽误了各自的事情,于是给林月打去电话以实情相告。林月兄妹对海伦的事表示难过,并约定明日到林德家探望。林德和海伦都期盼着林月兄妹的到来。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端木文成
对《第二章(十一)》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