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二章(十)
本章来自《林德的烦恼》 作者:端木文成
发表时间:2018-12-20 点击数:1026次 字数:

    (十)


  到了锦绣食府门口,林德给思孝打了电话。约莫一分钟光景,思孝从饭店里跑了出来。


  “哇!你们都来了,见到你们真是太高兴了!我正在和几个朋友在里面喝酒呐!”思孝披着一件羽绒服,嘴里叼着烟向林德兄妹招呼到。


  “你在喝酒?今晚还有别人跟我们一起吃饭吗?”林德问到。他打量着思孝,对思孝的言行举止感到不可思议。


  “嗨!今天在饭店门口遇到几个初中同学。大家难得见面,就坐下来喝了几杯。不过,今晚他们不会和我们共进晚餐。哦,对了,这几个同学,没准儿你也认识的!”思孝向思齐兄妹笑了笑,对林德说到。


  “我认识?你的同学我应该不会认识吧!”林德猜测着说到。


  “苏荣、张作朋、马小军,我想你应该认识的!他们留级了,所以也是我的同学。”思孝肯定地说到。


  “哦,是他们三个,前一段时间我们还见过呐!”林德恍然大悟地说到。


  “瞧,我就说你们认识吧!包间我已经订好了。走,咱们进去吧!”思孝冻得直跺脚,他拉住了思齐,向林德、林月催促着说到。


  “小齐,我总觉得,你比去年长高了不少!”进了大厅,思孝对思齐说到。


  “我都多大了,怎么可能再长高呢?你就别拿我开玩笑了!”思齐笑着答到。


  “我是说真的!我总觉得你长高了!”思孝说到,他又转向林德问到:“你看,小齐是不是长高了一点儿?”


  林德打量了思齐一番后,笑着答到:“我可没看出来!我觉得和去年一样!”


  “是我看错了吗?哎!管它呢!走,咱们一会儿好好的喝他一场!”思孝扬起头说到。


  “哦,不,我喝不了酒的!我看,我还是陪你们说说话吧!”思齐推辞着说到。


  “那可不行!咱们兄弟一年才见一回。这好不容易见了,还不来个一醉方休吗?小齐,我记得你不是挺能喝的吗?怎么现在打起退堂鼓了呢?”思孝摊着手问到。


  “我一直都不能喝酒,你不会记错了吧?”思齐反问到。


  思孝一把搂住思齐的肩膀笑着说到:“好吧,就算你不能喝酒…五瓶总可以吧?我想,这么点儿酒,你就没必要推辞了吧?”


  “那好吧,今天我就舍命陪君子!我保证喝到吐为止,你看行不行?”思齐笑了笑说到。他的脸上露出尴尬的神情。


  “那好!老弟,咱们可一言为定!到时候可别耍赖皮呀!”思孝没有察觉思齐的神色,笑着说到。


  “对了,海伦怎么不来了呢?”林月问到。她之所以赴约,是因为海伦也来参加。


  “嗨!她原本要来的,可是妈妈非要让她参加一个私人晚宴。她执拗了一番,怎奈妈妈态度坚决,所以她就来不了了。对了,她还让我向你们带话,她说,不能参加聚会,她感到抱歉!不过,我到是觉得没什么的。小齐一时还回不了北京,我们还有的是时间聚会呐!”思孝说到。他的话,说的轻松而且随意。


  “私人宴会?什么私人宴会?”林月追问到。


  “就是那个恒昌地产的老板王德生在他的别墅里开的一个私人PATTY!”思孝解释到。


  “二娘去参加不就行了吗,为什么非要带上海伦呢?”林月疑惑地问到。


  “这我就不知道了!谁知道呢?她们爱怎样怎样,我和爸爸都不理会的!”思孝一副无所谓的态度说到。


  正说着,苏荣从隔壁的包间里走了出来。他面色红润,浑身散发着酒气,有些摇晃地向他们笑着走来。


  “喂!我说老弟,怪不得你不理我们呐,原来你这儿来了位大美女呀!”他第一眼就看到了林月,于是对思孝笑着说到。快要走到思孝面前,他才认出林德。他看了看思齐,感到陌生,就笑了笑没去理会。


  “哇!你怎么也来了?”苏荣看着林德笑着问到。“你们两个都是陪美女来的吗?”


  “他是我表妹!”林德笑着说到,“你可别乱说呀!”


  “你瞧,一定是你平时总有美女伴着,所以才这样猜测的!我说的对不对?”思孝搂着苏荣说到。


  “知我者,林老弟!看来我的这点小心思可瞒不住你呀!”苏荣怪笑着说到。


  林月觉得苏荣的笑阴阳怪气,懒得理会,就拉着哥哥和表哥进了包间。包间外,苏荣继续阴阳怪气地说到:“走!再到我那儿喝几杯!兄弟我今天高兴!兄弟我问你,兄弟今天高兴,你陪不陪我喝酒?”


  “陪,当然得陪!走,现在就去你那里,咱们一醉方休!”思孝喊叫着说到。


  思孝话音刚落,他便返回包间门口,对林德三人说到:“你们先点菜,我去陪朋友喝上几杯,一会儿就回…”


  思齐还没交代完,苏荣就过来把他拉走。思孝对苏荣说到:“你看,兄弟,我这里还有朋友,我得先把这边安排妥了,才能去你那里喝个痛快!”


  说着,思孝叫来了服务员。他对服务员吩咐到:“去,把你们这里所有的招牌菜都点上,”他指着包间的门牌号说到“就送到这个包间!去,快去吧!”


  服务员没听明白,笑着向思孝问到:“请问,先生,您要点几份菜呢?”


  “什么?几份?”思孝瞪着眼睛对服务员喊到:“你就把你们店里的好菜都上一遍就是了!”


  “不好意思,先生,”服务员有些生气,但依然带着笑容问到:“我们店里有好几百道菜,请问您是每份都要吗?”


  “好吧,好吧!”思孝缓和了态度说到,“就点十个菜吧!你先让我的朋友们点着,”说着,他指了指林德三人,“他们要是没点够十个,你就帮忙再添几个招牌菜吧!行了,你先去招呼他们点菜吧!”说着,思孝又向三人招了招手,便和苏荣一同去了。


  服务员拿着菜单请三人点菜。林德和思齐都不愿点菜。林月拿起菜单,笑着说到:“既然来了,就吃完再走吧!你们不点,好吧,我就来点!”她随意地在菜单上点了几个菜,然后把菜单递给服务员说到:“剩下的,你看着办吧!”


  服务员又询问了是否要喝酒水,林月要了一壶茶。服务员便笑着退出去了。


  “早知这样,我就不来了!”思齐冷笑了一声说到。


  “嗨!算了吧,思孝请我们来,我们还能推辞吗?”林德叹了口气说到。


  “你看他交往的那个人,算什么朋友?我看他就是一个痞子!”思齐冷冷地说到。“反正我一会儿就走,思孝真想聚会,就等下次吧!”


  “你跟他较什么劲,他就是一个公子哥,娇生惯养的。这么多年了,叔叔婶婶还管过他吗?这个你也不是不知道。要我看,还是吃完饭再走吧!”林德劝到。


  “哥,你就听表哥的吧!咱们好久才和思孝见一次面,怎么能说走就走呢?就算你看不上他那副公子哥的派头,但看在海伦的面子上,我们也要等聚会散了再走呀!”林月劝到。


  “好吧,就听你们的吧!不过,酒我是不喝的。”思齐说到。他看了看表哥说到:“你要是想喝,就陪他喝吧,不过我劝你还是少喝点儿!”


  “好吧,我少喝就是!”林德微笑着答到。


  二十分钟后,思孝哼着歌走回包间。他大声嚷道:“哥哥、弟弟、妹妹,你们久等了!”他一把将椅子拉出,靠近林德坐下。“你们不知道,这几个哥儿们可真能喝!还好我的酒量经得住考验,要不然,早就被他们喝的倒地不起了。哈哈,不过还真过瘾!来,咱们再喝!”他俯下身子四处找酒,找了一阵没有找到。“嘿,你们没叫酒吗?吃饭怎么能少了酒呢?”他转过身子,朝着门外大喊:“服务员,服务员!快上酒!”他又转过身来,对三人说到:“你看吧,这种小饭店不仅环境差,连服务员都懒得动!看来,我有必要知道这里的老板是谁了!瞧吧,你们瞧着吧,我一定会教训他的!”思孝说着,又朝门外喊了两声。


  林德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他连忙劝到:“行了,行了,你可别惹事呀!”


  思孝摆了摆手说到:“不是我惹事,是他们的服务质量太差!你们等着看好戏吧!”他的脸上露出一丝坏笑。


  几分钟后,服务员到了。服务员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已婚妇女,她对思孝的连番叫喊感到不快。她一进包间,态度便有些冷淡。


  “请问?你们想点点儿什么?”服务员问到。


  思孝见服务员的服务态度冷淡,于是站起身来朝服务员吼道:“什么?你他妈的还来问我?我都告诉你多少遍了?”


  服务员见客人发怒,吓了一跳。她一时不知该如何应对,只是生气地盯着思孝看。思孝见了,更是气愤,于是嚷道:“你走吧,老子不用你了!我去找你们老板!我要他给我一个交代!”说着,他便冲出门外,喊起了老板。


  大堂经理匆匆跑了过来,他试图和思孝沟通,但思孝坚持要见老板。那大堂经理无计可施,便给他的老板打了电话。期间,林德、思齐、林月都来劝阻,但思孝依旧不依不饶。苏荣、张作朋、马小军三人闻声出来助威,其他包间里的客人全都出来看热闹。


  二十分钟后,老板来了。饭店老板是一个四十来岁的小个子中年男人,他的头顶已经光滑的像面镜子。他一到,就命令员工安稳住看热闹的顾客。他走到思孝面前,仔细地打量着。他打量了好几遍,依然没有嗅到富贵的气息。他立即拉下脸来,对思孝威胁着说到:“我说小朋友,你可千万别再这里闹事!否则我会送你到警察局的,听见了吗?我不管你是谁,吃完这顿饭赶紧给我走人,我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OK?”


  思孝见老板威胁,也不甘示弱,向老板说到:“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知道我是谁吗?你最好向我道歉!”


  老板听了,怒气骤起,继续威胁到:“小朋友,你还太嫩!可别没事找事呀!你就不怕,出门以后,会有什么不测?我劝你还是别滋事,否则,后果可真不是你能想象的到的!”


  思孝笑了笑说到:“那好,你打我一顿,明天你这里就会关门大吉!不信你就试一试,看咱们谁更硬气!”


  老板听了思孝的话,心里泛起了嘀咕。面对思孝强硬的口气,他的脑中迅速地思忖着。他控制情绪,态度还算和顺地问到:“我说小兄弟,你不妨告诉我你的后台,你说出来,也让我见识见识!”


  “杨舒城是我舅舅!他的名字你不会不知道吧?”思孝得意地说到。


  “谁?杨主任吗?”老板惊讶地问到,“我昨天还和杨主任一起喝酒呐!你有什么证据吗?”老板接着问到。


  思孝瞥了瞥嘴角说到:“你等着,我这就给舅舅打个电话!”说着,他拿起手机拨了杨舒城的电话。


  电话接通了。电话的另一头传来了杨舒城的声音,听起来他好像在和别人一起吃饭。林思孝将电话递给老板让他自己听电话,老板疑惑了一下,又忙接过电话跟杨舒城讲起话来。


  “喂,是思孝吗?”电话另一头,杨舒城问到。


  老板确定是杨舒城无疑,便陪笑着答到:“喂,杨主任吗?”电话另一头停顿了一下,又“嗯”了一声后,老板继续说到:“主任,是我,小金呀!您外甥正在我们这里用餐,我们一见如故,立刻就成了朋友!我这打电话顺便问候您一下!”


  老板话音刚落,电话另一头就说到:“哦,小金呀,回头再找你喝酒吧!你把电话给思孝,我跟他说两句。”老板忙应了一声“好”字后,忙将电话递给思孝。思孝扬着头接过电话后又看了一眼老板。电话另一头说到:“思孝,一会儿吃完饭就赶紧回家,别老在外面胡闹了,听见没?”


  思孝笑着说到:“舅舅,你就只管你的花天酒地吧,我的事你就别管了!我不向舅母讲就是了!”


  “你这孩子,真拿你没办法!行,那你可别疯的太晚,免得你父母担心!好了,我有事,就先挂了,回头我再去你家看你!”杨舒城说到。


  “好吧,那你可别空手来呀!”思孝说到。


  “放心吧,不会的!”杨舒城随即挂断了电话。


  思孝将电话扔到桌上,直勾勾地盯着老板。老板连忙握住思孝的手,赔笑着说到:“你看,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兄弟,这样吧,我自罚三杯!”


  “没事,我就是刚刚气不过你们这里的服务员。咱们既然把话说开了,以后就是朋友了!”思孝笑着说到。


  “没错,没错,我们一直都是朋友!”老板笑着说到。他又向林德、思齐兄妹点头致意。


  服务员拎来两箱白酒。她正要弯腰拆箱,老板一把将她推开。那服务员险些倒地。老板拆开箱子,取出两瓶酒放在桌上。他将三个高脚杯排成一排,然后打开瓶盖,倒了满满的三杯白酒。他拿起左侧的一杯对着思孝说到:“今天,我很高兴结识你这个朋友。咱们今天不打不相识,这三杯酒,我先干为敬!”说着他一仰脖,整杯酒便下了肚。


  接着,他又将其余的两杯一饮而尽。他放下酒杯,对服务员命令到:“把这三个酒杯撤走,再换三个新的过来!”


  服务员灰溜溜地拿着酒杯跑了出去。老板瞪了那女服务员一眼说到:“以后仔细点,再认错朋友,就他妈的滚蛋!”


  老板又向思孝陪笑着说到:“兄弟,今天您和您朋友的这顿饭我请了。想吃什么,尽管点,千万别和兄弟我见外才是呀!”


  思孝拍了拍老板肩膀说到:“都是朋友,有什么好客气的!有时间我请你喝酒!”


  “别别别,我请!我请!咱们加个微信,您有时间的话,随时通知我,我随叫随到!”老板笑着说到。


  “好,咱们一言为定!”说着,思孝拿起手机,打开微信,同老板互加了微信。


  “那好,我就不打扰了!我还有点事处理,就先走了,咱们回头见!”说着,老板又向思孝、林德、思齐兄妹点头致意。


  老板走后,四人继续用餐。思孝拎起一瓶白酒,麻利地打开了瓶盖。他要给思齐斟酒,思齐拒绝,他只好作罢。他给林德斟酒,林德捂住酒杯央求到:“这个我不行!我真喝不了这个!”


  思孝一边抢着林德的酒杯一边劝到:“这有什么的?小月是女生,喝不了酒情有可原,难道你还不能喝吗?就一杯,一杯而已!”思孝说着,看了林月一眼。林月满脸不快地看着思孝,没有说话。


  林德没有松手,他继续央求到:“要不,我喝啤的吧!白的我真喝不了!”


  思孝见林德不肯喝白酒,于是做出了让步。他说到:“那好吧,随你吧!不过。你喝酒的时候可别小气!”说着,他唤来了服务员,点了一箱啤酒。


  “我一杯这个”思孝指着面前的白酒说到,“你们一瓶那个”他又指了指桌上的啤酒说到,“怎么样?”


  林德、思齐都没出声。思孝笑着说到:“好了,都是男人,别扭扭捏捏的,行了,就这么定了!咱们今天不醉不归!”说着,他打了个响指,又吹了个口哨。


  “我们今天是来看你的!听说你回来了,我们都高兴极了!”林德说到。


  “见到你们我也同样高兴!让我们先干一杯庆祝一下!”思孝笑着说到。话音刚落,他已将一杯酒喝光。


  “嘿,你慢点儿!酒可不能当水来喝!”林德劝说到。


  “没事儿,我今天高兴。你知道的,我一高兴起来,就爱喝酒!而且一杯又一杯,千杯不醉!”思孝笑着说到。他把自己的酒杯斟满了酒。


  “我们来这里可不是跟你喝酒的!你知道,我和思齐的酒量微不足道。我们是想看看你这一年里的变化。”林德说到。


  思孝吹了个口哨说到:“变化?什么变化?我还是老样子呀!一天到晚,除了打游戏就是泡妞。对了,还有喝酒!我不一定每天都泡妞,但我每天一定会打游戏、喝酒。这样的生活简直好的不得了!我每天都和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HAPPY!你们不知道,这种日子仿佛像在天堂一样!”


  “拜托,你是去上学的,怎么每天都沉迷在虚幻的东西上呢?”思齐问到。当他听到思孝沉迷于糜烂的生活时,感到异常的气愤。


  “嘿,老弟!你是来教训我的吗?”思孝不以为然地笑着说到:“你是好学生,这点我和你没法比!但话又说回来了,光学习好有什么用呢?你知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社会?就这么说吧,学习再好,也不如拉关系来的实在!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企业里的高材生都不得不为政府官员和公司领导的子女或亲属做下属;你说这些关系户能会些什么?他们除了一张引以为傲的毕业证书以外,还能拿出什么其他的本事呢?算了吧!认清现实吧!反正我已经想好了,毕业以后,我就回来工作。我也像爸爸和舅舅那样,当公务员。一辈子的铁饭碗,然后还有人请客喝酒拍马屁,何乐不为呢?”说着,他夹了一块肉,塞进嘴里,津津有味地嚼了起来。


  “要是每个人都像你这样想的话,这个社会注定就没公平可言了!”思齐坚定地反驳到。


  “公平?我没听错吧?”思孝笑的前仰后合,说到:“喂,我说老弟,你也太天真了!有哪个人得到财富后,会因为他获得财富的途径是不法的或不道德的而放弃他的金山银山呢?有哪个人辛辛苦苦地得到权势以后,会因为他使用了卑劣的手段和肮脏的思想而放弃话语权呢?你就别再天真了!你看,这个社会上,没有一个人不是为了名利而奋斗的!他们嘴里说的好听,说自己追求的是事业和爱情。可事实上呢?他们不过是为了金钱和美色!女人想体验更多地男人,而男人恨不得想玩遍所有的女人!这就是现实,只不过有的人善于伪装,他们总喜欢用虔诚的外表来掩盖奸诈的头脑和虚伪的内心!”


  “那只是你的狭隘!”思齐愤愤地说到,“这个世界到处都有正直、善良的人!只是你缺乏发现美的眼睛而已!”


  “哎呦呦,别生气嘛!”思孝一副不正经的样子说到,“你眼中那些所谓正直的人,和他们成为纯粹的朋友还是不错的。但你千万别跟他们涉及任何利益问题,否则他们翻脸比翻书还要快的,会吓死人的!”他又夹了一块肉,吃了起来。


  “好了,好了,你们别再争论了!争来争去有什么用呢?社会是什么样子,我们都无法改变,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祷,祈祷它能变成自己梦想中的样子!”林德劝着说到。


  “这话我同意!我能做到的只是过舒坦的日子,其他的都见鬼去吧!来,我们干杯!”思孝举杯喊到。


  思孝还未放下酒杯,苏荣便来到包厢敬酒。众人又喝了一杯。林月称自己身体不舒服去了洗手间。在哥哥和思孝争论的时间里,她用态度表明自己完全站在哥哥的立场上。


  喝了酒后,苏荣又把思孝拉到他的包间。林月从洗手间回来,和她哥哥商量一下,决定离开。他们兄妹要拉着林德一块儿离开。林德为难地说到:“咱们这样突然离开,好像不大妥当。要不,咱们再坐一会儿吧!等思孝回来,咱们再离开也不迟。”


  “我可受不了了!我看,我们和他根本就不是一路人,更没什么共同语言!我和哥哥真的受不了了!”林月冷笑着说到。


  “真没想到,思孝会变成这样!我很失望。今天的晚饭真是糟糕透了,我一分钟都不想待在这里了!我和妹妹必须离开!”思齐气愤地说到。


  “表哥,我们一起离开吧!到时候思孝问起来,我们就说有急事回家了。我们一起走吧!”林月对林德说到。


  林德犹豫了一会儿说到:“我还是觉得突然离开不太礼貌。要不,你们先走吧,等一会儿思孝回来,我再向他告辞!”


  “既然这样,我们也就不勉强你了,我和小月先走了。到时候他问起来,你就说我们家里有事先回去了,他也不会埋怨什么的。好了,一会儿他就回来了,我看我们该走了!咱们明天见!”思齐说到。说着,他拿起衣服走出了门口。林月紧跟在她哥哥身后。


  “明天我去你家,咱们明天见!”林德送出包间门口,向思齐兄妹说到。


  “明天见!”思齐说到。说着,他和妹妹已经下了楼梯。出了饭店,他们地叫了一辆出租车,匆匆回家去了。


  思孝回来后,询问了思齐兄妹离开的原因,林德只道他们家里有事便赶回去了。他们又坐了一会儿,林德提出离开,被思孝拉住了。


  “你可别走!我们好久没见了,我还要和你好好聊聊呐!他们兄妹走就走了,因为他们和咱们想法不同。你也知道,有时候书读多了,人就迟钝了。不过,思齐和小月还是不错的,只是书读的多了!”思孝笑着说到。


  “我只是觉得有些累,想早点儿回家休息。咱们以后有的是时间坐下来聊天,要不就改天再聊吧!”林德说到。


  “那怎么行!难道你不想和我多聊一会儿吗?”思孝拉着林德说到。


  “那好吧,咱们就再聊一会儿!不过,十点前我就得回去!”林德说着坐下来。


  “哦,让我看看,”他撸起袖子看了看表说到,“离十点还有三个半小时!”他又向林德问到:“你吃饱了吗?”


  林德点了点头。


  “那好吧,咱们现在去KTV,保证不到两个小时我就放你回去!”思孝耸了耸肩说到。


  “什么?去KTV吗?我唱不了那个的!”林德为难地说到。


  “唱歌而已,有什么不会的!咱们叫上他们三个,让他们给咱们助助兴!”思孝说到。说着,他拉起了林德向苏荣的包间走去。


  他们来到苏荣的包间门口。思孝踢开了门,大声嚷道:“瞧,你们可真能吃!走,咱们去KTV,我请客!”


  苏荣听了笑着说到:“好,我们舍命陪君子!走,我们也不吃了,现在就走!”说着,他拿起衣服站了起来。张作朋、马小军二人吹着口哨,跟在苏荣身后走出了包间。


  “嗨,兄弟!我们怎么去?”苏荣向思孝问到。


  “你开车了吗?没开的话,咱们就打车去吧!”思孝挽着林德一边向外走着一边嚷道。


  “你可别闹了,喝成这样,还叫我怎么开车?”苏荣醉醺醺地说到。


  “瞧你说的,太没自信了!喝了酒怎么就开不了车了?我现在怀疑,一会儿你到了床上,还能不能干正事了?”说着,思孝大笑了起来。


  “对了,咱们一会儿去哪家KTV?”苏荣问到。


  “当然是碧水云间了!其他的KTV还上档次吗?”思孝潇洒地说到。


  “哇!太棒啦,那里的妞可是全市最正点的呦!”苏荣怪笑着说到。说着,他和张作朋、马小军一同坏笑了起来。


  “那是什么地方?是唱歌的地方吗?”林德疑惑的问到。


  “没错,全市最好的KTV非它莫属!”思孝笑着说到。他回头向苏荣使了个眼神。苏荣和他的两个朋友又大笑了起来。


  到了碧水云间,思孝订好了包房,他们便乘电梯上楼了。到了五楼走廊,震耳欲聋的音响声以及各个房间内传来的叫喊声让林德几乎昏聩。他们进入包房,刚坐下,服务员便端着啤酒和果盘上来。服务员还未摆完果盘,就从门外进来十几位身材高挑、相貌俊俏的小姐。思孝让苏荣先挑,苏荣选了一位。随后,张作朋、马小军也各选了一位。林德猜出些端倪,他只能硬着头皮选了一位。思孝挑了一阵儿,然后一把将其中一个小姐拉入怀中。那小姐娇滴滴地叫了一声,随即趴在思孝怀里笑了起来。挑选结束,未被选中的小姐略显扫兴地离开了。


  林德直挺挺地坐着,他不敢看也不敢碰身边的小姐。张作朋正在和他选好的小姐一同点歌;马小军正在搂着小姐喝啤酒;苏磊则把那小姐按在了沙发上,手和嘴都不停地乱碰着;思孝亲了那小姐一口,那小姐则撒娇地咬了他的耳根。林德的脸火辣辣的,他感觉自己的脸就要烧起来了。他的心剧烈地跳动,长这么大,他还从没和女孩子有过过分的亲昵动作,尽管他已经谈过一段恋爱了。坐在他身边的那个小姐轻轻地摇着他的胳膊,还撅起嘴来亲了他的脸颊。他的脸就像火烧一般,火辣滚烫。思孝见表哥没有动作,于是拉着他的女伴坐到表哥的身边说到:“别紧张!放松,放松,这没什么的!”


  林德摇了摇头问到:“你不是说,咱们来唱歌吗?怎么?”


  “没错!就是唱歌!不过光唱歌没什么意思,找几个美女陪伴一下,不是更有乐趣吗?”思孝大声喊到。


  “你怎么不提前告诉我呢?要知道这样,我就不会来了!”林德埋怨到。


  “哇!你还是不是男人?掉到温柔乡里还不知道?我想你还是太紧张了,有些放不开。你看他们,只顾忙着自己的好事,谁还有心思看你呢?你尽情地享受就好了。你要放松,然后和身边的美女好好的快活一下!要不,你先点几首歌唱唱,唱几首歌就没事了!”思孝把嘴贴到林德的耳边大声地说到。


  “我看我还是回去吧!这里真的太吵了!”林德站起身要离开。


  思孝一把抓住了林德,把嘴凑到表哥的耳边喊到:“朋友们都在这里,你就这么走了,那多扫兴呀!没事的,你陪美女唱唱歌就行了!”


  林德无奈,只好留下。他点了几首歌,也让女伴点了几首。他和女伴一起唱着他点的歌,而女伴点的歌他多半都没听过,只能跟着瞎唱。他觉得既尴尬又无聊。他以频繁的上洗手间为由躲避嘈杂。他觉得时间过得很慢长。


  他们唱了两个小时,苏磊、张作朋、马小军带着女伴不知去了什么地方。思孝搂着女伴摇摇晃晃地出了包房。在离开前,思孝塞给林德一张房卡。借着昏暗的灯光,林德隐约看到卡上的一串数字:2203;在数字的下方,印着一排汉字:碧水云间商务宾馆。林德忙将房卡揣进裤兜。他的女伴见他迟疑,便轻声催促。林德将女伴拉到电梯门口,对她说到:“美女,不好意思,我身体不太舒服,得回家了。”


  那女伴搂住他的胳膊娇声说到:“没关系的,只要方便,去你家也行的!”


  林德忙推开女伴,摇着手说到:“不,你误会了,我只想自己回去!你忙你的就好了!”


  女伴愣了一下,又笑着说到:“怎么,怕你老婆吗?男人们来这里消遣,都是背着老婆的。再说,我们可以不过夜呀!应该很快的吧!”


  “不,我现在要回家,家里人还在等我呐!”林德拒绝到。


  “喂!你是不是男人呀?叫了人家,不肯跟人家唱歌也就算了,怎么连你们男人都爱做的事都…?哎,算了,你走吧!今晚真扫兴!”女伴生气地走开了。


  林德松了一口气,紧忙按了按钮。电梯开了,他快速地闪进电梯内。出了碧水云间的大门,他又沿着非机动车道跑了一段路。他回头看了看,见没人追来,便靠着墙喘息了起来。


  他叫了一辆出租车。上了车后,他那颗可忐忑的心方才安稳了下来。他想起思孝以及他的三个同学都在忙着云雨之欢,哪里还有心思来顾自己。想到这里,他苦笑了一番。他把头埋进手中,用力地揪着自己的头发。这段经历他不想对任何人提起,也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他觉得颜面扫尽。他想,以后和思孝一同出来,绝不会再去KTV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端木文成
对《第二章(十)》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