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五十九回 胁伊绝情笑痴夫 护子失正叹愚父(其二)
本章来自《清平世界》 作者:鲁南山
发表时间:2018-12-20 点击数:1100次 字数:

   婚期定了下来,郭谋忠不喜欢秋天,尤其是深秋,萧索、没落和死亡的信号让他非常不舒服,但他不会再给韩采梅反悔的时间了。韩采梅迟迟没有把这个消息告诉她的同伴们,更不敢告诉晋欢。可是郭谋忠却希望弄得人尽皆知,他最先把这个消息通知了谷市长,请他做他们的主婚人。市长礼貌性地回复了他,答应在他结婚那天出席。郭谋忠还想再说些什么,市长却有意无意地透露出不耐烦的意思,郭谋忠只好知难而退。
  其实市长何止是不耐烦,难过、愤怒、不解、恐惧、绝望,他自己也说不清自己心里的感受,他一生光明磊落,老天爷怎么会让这样的事发生在他的身上?看到他神色严肃地走进咖啡店,江露泠小心翼翼地迎了上去。
  不曾想,谷市长伸手在江露泠的脸上狠狠地打了一巴掌,然后愤怒地瞪着她。吓得江月影连忙跑过来一边抚摸着姐姐的脸一边挡在她身前,用埋怨的眼神看着谷市长。
  江露泠把妹妹推到一边,抚摸着她的肩膀叫她放心,然后问市长道:“市长,发生什么事了?”
  “跟我走。”谷市长说完话怒气未消,快步走出店外,上了车,江露泠跟了上去。
  市长一路上一句话都没说,江露泠心里一直在猜想发生了什么事但没敢开口问,直到谷市长将车开到谷小召的住处她才意识到可能小召出事了,心里不禁发了慌。小召双腿残废,谷市长多次哀求他跟自己住在一起好让做父亲的多少尽点心。但是谷小召始终不为所动,先前的时候他讨厌父亲,现在几乎成了痛恨。从前他不知道照顾他,现在他出了事便不需要他的可怜。从前他总是约束他,现在他的腿断了不是正好遂了他的愿吗?从前让父亲生气是一种快乐,现在麻木的神经需要父亲的绝望才能让他重拾快感。
  市长带着江露泠闯进谷小召的房间,里面有三个人,谷小召、于衍修还有一个被绑缚在座椅上的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这名男子见到谷市长和江露泠进来拼命地挣扎嘶吼,他是在向他们求救。由于他的嘴被封着,所以他发出的声音并不大。
  江露泠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于衍修见市长进来显得惊讶而又惶恐,谷小召对着父亲冷笑一声,毫不在意。于衍修走到市长跟前低头认错,市长伸出右手在他的脸上也重重打了一巴掌,怒喊道:“我把小召交给你们,你们就是这么看着他的!”
  “即便你们不看着他,也不能纵容他。”市长原本整齐地梳在脑后的头发纷乱地垂到了额头上,“这是丧天良的事!这是没有回头路的事!这是能害死人的事!”
  “我是怎么嘱咐你们的?我是市长,我是市长!我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我管辖的地界。你们都是我的孩子,都是我的人,叫我把脸往哪搁?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这么做?毁了你们自己,也毁了我。”
  “我不敢毁了你。”谷小召竟满脸笑意,“明天你把我送到公安局,保你前程似锦。”
  “小召!”江露泠和于衍修都给他使眼色。
  谷市长气得浑身颤抖,扬手又要打小召,终究没有下得了手。
  “我早就想死了,活着一点意思也没有。”谷小召的话句句刺痛市长的心,“我这么做就是为了找点乐子。”
  “你……你怎能拿着人命开玩笑?我是怎么教你的?”
  “你从来没有教过我什么。”谷小召针锋相对,“我觉得我应该这样做,凭什么我的双腿残废了,他们却都能走路?我就是要砍下他们的腿,这样才公平,你说是吗?爸爸。”
  江露泠听了谷小召的话不禁毛骨悚然,原来市里最近发生的杀人截腿案竟是他一直疼爱的谷小召干的。果然市长打她打得没错,骂她也骂得没错,市长知道谷小召跟他关系紧张,因此千叮咛万嘱咐叫他们两个好好管教他。他的心理产生了这样的扭曲她竟然一点也没有察觉,从双腿残废之后,他一直沉默寡言,常常一个人发呆,接连几天不跟人说话,本来他的性子就有些怪异,她怎能放任这样的情况发展呢?怪就怪她没有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没有全身心地陪伴他,疏导他。
  “市长,这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了。”于衍修说道,“是我动的手,让我承担吧。”
  “你承担?你承担小召能脱得了干系吗?我能脱得了干系吗?”
  “那……那怎么办?”
  “怎么办?做事不动脑子,出事了问我怎么办?”
  “市长。”于衍修歪头看了一眼绑在椅子上的人,“这个人……”
  “解开他。”
  “可是……”
  市长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他只好从命。他一揭开粘在那人嘴上的胶布那人就喊了起来:“市长,您饶了我的命,今天的事我要是说出一个字就叫我不得好死。”
  “我这个人胆子小,不愿意惹事,就想平平安安过日子,我怎么会跟市长您过不去呢?您说是不是?”
  于衍修解开了绑在他身上的绳子,那人扑通跪在地上,磕头不迭,说道:“市长放我走吧,我一直都很爱戴您,也知道您是一个好官,是一个好人,是您的孩子犯的错,不是您。不,没有人犯错,我什么也不知道,我会离开花间,永远离开你们的视线。”
  “我不是一个说一套做一套的人,我活了下来怎么还会去做引火上身的事呢?市长,您仔细想想……”
  “砰”的一声响,江露泠身子一抖,那人停止了叫喊,市长先生用于衍修身上的手枪射中了他的脑袋,那人倒在地上没有了呼吸。市长的眼镜溅满了血浆,持枪的手不住颤抖,呆立原地一动不动足有一分钟。尽管在开枪之前他的脑中一片混乱,他的光明的前途、多年经营的名声、一贯坚持的原则、谨慎遵守的法律还有对于黎民发自肺腑的同情和热爱在他的心里激荡回旋,不过这一切都没能抵得了他对孩子的无限爱怜和想要保护他的强烈愿望,开枪那一刻这是唯一的信条,开枪之后他决定不惜一切代价捍卫它,因为这选择已经做出。
  江露泠和于衍修都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一向正直公道的谷市长居然会出手杀人。原先一直面无表情的谷小召突然大笑起来,笑着笑着,他的眼中噙满泪水,但他不愿深思这泪水的含义也不想无聊地剖析自己的内心。
  自此之后谷成甫严密地将儿子看管起来,但他分身乏术,还要寄托在江露泠和于衍修身上。江露泠知道了事情的真相自然不肯放松警惕,谷小召再也无法感受绝望中的快乐了。可他的断腿之恨没有释然,不得不寻找其他的发泄途径。他剪断了父亲养的花草,折断了笼中鹦鹉的双腿然后将它们放飞,把养在身边四五年的松狮犬的后腿打断,把它扔进垃圾堆。谷市长和江露泠对他一点办法也没有,在一次看心理医生时他把镊子插进了医生的大腿,自此这一条路也算是断了。
  市长这些天焦头烂额,怎可能将郭谋忠结婚的事放在心上呢?郭谋忠在市长这里碰了壁,在温局长那里也没有得到满意的回复。虽然缘于对温局长的了解,他本就没敢抱有多少期许,但温局长匆匆答应了一句便让他把黄敬庭叫进来商讨案情的做法着实刺痛了他的心。几年前黄敬庭因为赵恭凌和陆向期的案子被调到凌云渡,谁知道温局长不知从哪里听说了他的事,硬是把他要了回来,现在他是温局长跟前的大红人,自己早就入不了她的眼了。
  温局长找黄敬庭商讨的案子是关于飞石岛的,像陈海润一样,在所有证据都指向褚亮的时候,她也敏锐地发现了其中的破绽。在他们移交证据的第二天数十名飞石岛员工代表的到访让温局长改变了初衷,他们身有残疾,但他们的脑子都很清醒,褚亮平日的作为他们全都看在眼里,而她做出的判断仅仅依据眼前的证据。她认为一个为了利益不择手段的人绝不可能收服这么多人的心,她到看守所探访了褚亮,他从容的态度和对于公正的坚信让温局长意识到自己可能错了。他们调查发现,飞石岛上所有车间、休息室、食堂乃至宿舍的摄像头都没有捕捉到添加霞黄酚的画面。另外,没有任何一个工人承认自己接触过霞黄酚,至少飞石岛上无处不在的摄像不能证明他们说了谎。这就奇怪了,霞黄酚是在哪里被谁加入到了果汁之中?
  他们还发现,所有出事的和召回的飞石岛果汁的出厂日期集中在七月六号和七月七号两天,而且目前发现的所有含有霞黄酚的果汁只有三十六瓶,按照八瓶一箱的装法,四箱多一点。批量生产的话绝不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有人故意投毒诬陷褚亮和飞石岛不是无理的猜测。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指证他的五个人就有较大的嫌疑了。在褚亮被拘之后,他们五个全都返回了公司,童卫权被认定为褚亮之后的集团领导人,动机昭然若揭。
  温局长布置对童卫权、叶舒眉、王明顾、于展颜和单必金五个人进行暗中侦查,结果或多或少地提供了一些线索。叶舒眉每个月都会购买飞石岛果汁,按照她给别人的说法,她的女儿最喜欢喝果汁,而飞石岛果汁是绝对安全的,她在那里工作,再清楚不过了,但是七月份她没有购买。王明顾住宅附近的摄像头录像显示,七月十五号这天他从车上抱下一箱飞石岛果汁,并于第二日重放回车中。温局长认为褚亮在法庭上的辩解尽管听上去像是天方夜谭实际上并不是强词夺理。童卫权等五个人是有预谋地污蔑陷害,褚亮、陈海润还有警方都上了他们的当,这一切都在他们的计划之中。
  可惜警方掌握的证据还不能彻底扳倒他们,此时不敢贸然出手,毕竟舆论已经成了一边倒的趋势。不过事情转机的出现很快到来,让警方都有些措手不及。陈海润跟童卫权一伙人交了朋友,一次他到王明顾处拜访的时候突然呕吐腹泻不止,难受得在地上打滚哀嚎。王明顾吓坏了,赶紧把他送到医院,医生证实他的症状是霞黄酚中毒。警方很快赶到王明顾家中,在他给陈海润喝水的杯壁上检测到了霞黄酚成分,并在卫生间的柜子里发现了开了封口的一袋霞黄酚。
  依据本次事件加之先前的证据,局方逮捕了王明顾。他们认定是王明顾将霞黄酚加入到了果汁当中并使其流入市场,他没来得及处理剩余的霞黄酚,而陈海润拜访他的时候恰好使用了被霞黄酚沾染的杯子才最终使这件事情水落石出。
  在王明顾被羁押期间,陈海润去探望了他,按照陈海润的要求,局长为他们单独安排了一个房间,没有警察跟随,没有摄像头也没有录音设备。
  “你陷害我。”王明顾说。
  “是的。”陈海润说,“也不是”
  “是我做的,我认罪。”
  “不止是你。”
  “是啊,还有童卫权、叶舒眉、于展颜和单必金。”
  “你不指证他们吗?”
  “对。”
  “你们五个人做的事要你一个人顶罪你甘心吗?”
  “不甘心。”
  “你在这里受苦,他们却在外面逍遥,想不到你们的关系好到了这般地步。”
  “我跟他们之间的关系还没有我跟你的关系好。”王明顾已经做好了打算,“但我不会出面指证他们,我这么做不是庇护他们,也不是我多么讲义气,我死他们活,这让我很难受,但我不想让你们得逞。”
  “做得好,要是我的话我也这么做,我可以死,但不能叫敌人高兴。”陈海润笑道,“你一定要挺住,我怀疑警方会放你出去,使你们自相残杀,露出马脚,这叫做放长线钓大鱼。”
  “多谢你的提醒。”
  “要不要我出去跟他们几个交代一声?”
  “不敢麻烦你。”
  “我有一个疑问,你们是怎么骗过褚亮的?”
  “哦,他是一个好人。”王明顾说,“就是这么简单!”
  “我猜猜看。”陈海润笑道,“你们早就盘算好了一切,童卫权一出国,你们四个就买了霞黄酚加在果汁里。出事之后你们去找褚亮认错,童卫权说是他担心飞石岛的事业一蹶不振,才想出这个办法叫你们四个这么做的。我想他还说既然事情已经出了就不要把五个人都搭进去,他愿意自己一个人承担罪过。”
  “你说的都对。”王明顾说道,“可褚亮对出事这段时间他在国外表示担忧,童卫权说不要紧,只要我们几个不提起就没有人会去查的。褚亮想到购货单是于展颜签的字,童卫权又说伪造一个购货单让他签上字就好了。我们果然就伪造了一个购货单,但那上面的落款却并不是童卫权签的而是我模仿他的字迹签的。事情就这样成了,只要褚亮一答应,他就上钩了,后面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你们的计划听上去很不错,但是童卫权担了罪,你们怎么知道会有人出面调查呢?”
  “欺压和愚弄是这个世界的常态,你知道的。出于思考的惯性还有不易发觉的嫉妒心理,人们一定会认为童卫权是替罪羊,更重要的是。”他停了停,注视着陈海润,“更重要的是花间市有谎言杂志社和温牧慈局长,他们自诩正义的守护者,一定会出面调查的。”
  “你们很狡猾,也很卑鄙,不过我真的很理解你们,要是背叛,陷害朋友能获得更高的地位,赚取更多的钱,我也愿意去做。”
  “不管你信不信,我们是为了集团的发展。”
  “我信,我信。”
  “褚亮是一个好人,但他不是一个好的领导。作为一家前途无量的大集团的领导人,他不致力于企业的扩大和发展,却建什么农场养一堆废人,而且把我们几个全都拴在这上面。为了集团的未来和上万员工的前途,我们必须要这样做。”
  “你们最终还是失败了。”
  “因为你的恰到好处的诬陷。”王明顾说,“你以为你做了一件好事吗?我们的手段是卑鄙,但那样做会给更多人带来福祉,会给社会带来更多的利益。如果集团把过多的精力倾注在妇人之仁上,它迟早都要完蛋。社会福利的改善是政府的事,企业有企业的使命。”
  “你问我是不是做了一件好事?我回答你。”陈海润站起来向门外走去,“是的。”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鲁南山
对《第五十九回 胁伊绝情笑痴夫 护子失正叹愚父(其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