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五十九回 胁伊绝情笑痴夫 护子失正叹愚父(其一)
本章来自《清平世界》 作者:鲁南山
发表时间:2018-12-19 点击数:1933次 字数:

    褚亮被拘之后,陈海润得意忘形,邀请童卫权、叶舒眉、王明顾、于展颜和单必金赴宴,在望海楼做东请客。在案件的进展过程中,陈海润一直站在他们这边声援他们,给了他们不少帮助和鼓励,他们当然要给这个面子。
  “像你这样的人越来越少了。”于展颜为他斟满了酒,“大丈夫,真英雄,在所有人都忌惮褚亮的权势地位不敢发声的时候,你能站在我们这一边,足见是个男子汉。”
  “要说大丈夫,真英雄,还得算童大哥,为了报答别人的恩情连自己的前程性命都肯搭上。”
  “换做是别人也会这么做的。”童卫权谦逊地说道。
  “这件事还要感谢我们的温局长。”王明顾说,“单靠我们这些人是斗不过褚亮的。”
  单必金说道:“是啊,虽然经历了一些波折,但事情总算水落石出,恶人也受到了惩罚。”
  “想不到褚亮看起来像个谦谦君子,背地里却是个阴险小人,表面上做慈善,私下里谋利益。”陈海润说道。
  “有钱人都一个样,谁还嫌自己钱多不成?”于展颜说,“只不过褚亮做得太过分了,这个人简直比狐狸还狡猾,比狮子还残忍,比苍蝇还可恶。”
  “是吗?说来听听。”
  “这个人给别人的面孔是天使,给我们的面孔却是魔鬼。你们看到的是和善的笑容,我们看到的是可怕的鬼脸。以前的时候报社、电视都不敢报导,现在他落马了都要来分一杯羹,但是这独家的内幕我只说给你听,只有你敢于在他得势的时候批判他。”
  “老于,不要落井下石了。”童卫权说道。
  “不是你受苦的时候了!”于展颜叫道,“我就说,怎么都要给陈老兄些素材写写,算是我们的报答。”
  “你说吧,说吧。”叶舒眉笑道,“叫什么!”
  “褚亮,他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在员工身上少花哪怕一分钱的机会,集团发展越来越好,他的分红越来越多,但是员工的节日福利越来越差,餐饮标准越来越低。集团里有女工人怀了孕,他就吩咐下面的人安排她们出差或者派给她们又累又脏的工作逼她们辞职。有的员工受了伤,他总会找理由不给他们报工伤,说出来你都不信,有时候打官司的钱超出工人要求赔偿金额的好几倍,但是他说不能养成工人耍赖的坏毛病。最让我们头疼的还是他对手下人的不尊重,你问问在座的各位,哪一个没有被他羞辱过?如果是正常的批评也就罢了,他总是骂得我们狗血淋头。说我是蚂蚱眼,必金是马脸,明顾是蜡枪头。有些时候他甚至会辱骂我们的家人,简直让我们无法接受。”
  他说得兴致勃勃,一时半会没有停歇的意思:“趁火打劫,诋毁竞争对手,都是他的拿手好戏,你知道有多少家小企业死在他手里。我从来没有见过心胸这么狭窄的男人,他既狂妄自大又谨小慎微。对于任何一家新兴的竞争公司,他都不把他们放在眼里,认为同行业中没有第二个人能达到他的高度,即使给他们优于他的资源和人脉他们也无法做到,因为天赋并不是每个人都具备的。但他心里的危机感又让他想法设法把对手消灭掉,你知道吗?有一些小企业竟然还妄图得到褚亮的扶持,真是可笑至极。”
  “即使褚亮没有做上面那些事,他仍然是一个卑劣的人。他有一个人令人不齿的爱好——女人。他简直像一个荒淫无度的皇帝,从女下属,女员工到女顾客,只要有机会他就绝不放过。哎,如果不是我们大胆的劝止和舒眉断然的拒绝,恐怕……他光私生子大概就有四五个了吧,但你甭想找到有关的证据,他就是有这样的本事,玩弄了女人还叫女人对他死心塌地。有一件事我不得不说,你知道飞石岛,知道飞石岛上有山,可是一定不知道山上有一座雕像。”
  常业清听到这句话,抬起头双手握着酒杯,笑道:“哦?是吗?这倒没听说过,什么雕像?”
  “一个女人的雕像,别说是你,就连飞石岛上的员工都没人见过。他把山头围了起来,除了他自己,谁都不能靠近那座雕像。”
  “是哪个女人?她跟褚亮是什么关系?”
  “情人。”于展颜说,“她是他的情人。”
  “什么!”陈海润手中的酒杯滑落,幸好他反应快,只有几滴酒洒到了桌子上。
  “怎么了?”叶舒眉问。
  “连你也惊讶了吧。”于展颜笑道,“这么一个衣冠楚楚的人居然在背地里做这样的事。”
  “你确定吗?”陈海润隐藏起他的慌张,“这可不能乱说。”
  “我亲眼所见。”于展颜说,“她在他的别墅里待了整整三天。”
  陈海润头脑嗡嗡响,定了定神,问道:“什么时候的事?”
  “什么时候的事我不记得了,如果你把这个写出来绝对是一篇好故事。”
  “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陈海润不敢往下问却又忍不住。
  “他说她是他最爱的女人,我想她也应该是爱他的,要不然她怎么肯为他生孩子呢?”
  陈海润听到这句话低下了头,要不然他那瞪大的眼睛会出卖他的真实想法,惹他们怀疑。
  “这个女人为他生了孩子,但是他最终却抛弃了她,这种人怎么会真心实意对一个女人呢?”
  “是吗?”陈海润的脑中想起一声惊雷,他已然意识到,于展颜正在说谎。
  “这个女人最后怎么样了?”
  “谁知道呢?有人说回老家了,有人说自杀了。”
  “真是好故事,我可得好好写一写。”
  “听你的意思,你认识这个女人?”
  “不认识,见过。”
  “哦,她是哪里人?长什么样?是做什么的?你得跟我仔细说说,要不然我没法写得生动。”
  “乡下人,本来在一家电子厂打工,长得真叫一个漂亮,身材苗条,脸蛋匀称,皮肤白皙,你可是作家,凡是你能想出来的好词儿都能用在她身上。”
  “好了,展颜。”童卫权说道,“让陈先生的耳朵清静清静吧。”
  陈海润托醉早早结束了宴席,回去的路上他呕吐起来,他并没有喝醉,但这感觉比醉酒还要难受。他如梦初醒,如果于展颜可以面不改色地说出那样一个谎言而其他人也都表示默认的话,那么他凭什么相信他们指证褚亮的证词是真实的呢?如果他们在女人的问题上污蔑褚亮,那么为什么不能在霞黄酚的问题上污蔑他呢?
  这一段时日以来,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清醒过。他之所以认定褚亮有罪,完全是出于妒忌和自私,妄图使傅枕云看到他所认为的真相的欲望蒙蔽了他本来睿智的心和明亮的眼。他回想了整个案件反转的过程,其间疑点重重。除了他们五个人的证词之外,没有任何一项证据直接证明褚亮有罪。霞黄酚出售人没有证实褚亮是购买人,也没有证据说明那张购货单上的签字是褚亮伪造的。想到这里他惊恐万分,也许正如褚亮所争辩的那样,这五个人联合起来诬陷了他,而陈海润、惠如甚至连温局长都成了他们实现目的的棋子。
  如果真的是这五个人联合起来陷害褚亮的话,破绽或许不能弥补得十全十美,但证据他们也不会轻易留下。陈海润花费了比先前的调查多出几倍的努力和心思也没能发现他们的罪证。这一次他没有急着去找温局长,上一次就是因为他的冒失才加速了褚亮被诬陷的进程,这一回他一定要沉下心来。
  就在陈海润面临困境的时候,韩采梅即将陷入比他还要糟糕的境地。三年未见,郭谋忠的突然造访让她捉摸不透。他把她约到了星月湾,两个人走在一起韩采梅觉得无话可说。
  “那一年我们相约来看‘碧海揽月’”郭谋忠率先说道,“还记得吗?想想真是可笑,世上哪有这东西?”
  韩采梅笑了笑,没有回答。
  “那天晚上害你自己一个人回去。”郭谋忠又说,“我还记着呢。”
  “没什么关系。”韩采梅淡淡地说。
  “我都记着呢,那时候我真的不像样,常常对你发脾气,耍小聪明,不信任你。”
  “你都记着些不好的,还有好的你没说呢。”
  “采梅,你看那片海。”郭谋忠手指着眼前的茫茫大海,“以前我常说我的胸怀像山一样博大,实际上差得远了。但你的胸怀真的比这无际的汪洋还要开阔。”
  “这我可配不上。”
  “配得上。”郭谋忠郑重地说,“所以你应该原谅从前的我。”
  “我并没有怪你什么呀?”
  “不,你是怪我的,要不然你怎么会离开我呢?”
  “我……”韩采梅的话没有说出口,因为同样的话已经在三年前说过了,她不想重复。
  “三年了,你在我心里的地位从未变过。”
  “谋忠,我们不要谈论这个了。”
  “我还爱你,你知道吗?”郭谋忠的眼中闪着泪花。
  韩采梅摇了摇头:“当时我已经说得很明白了。”
  “不行,我忘不了你,我敢说这个世界上没有第二个人比我更爱你,所以我一定要跟你在一起。”郭谋忠的眼神中透着坚毅。
  “谋忠,你清醒点,我不会跟你在一起了!”韩采梅早就不耐烦了。
  “你会的。”从他的语气听得出来,这句话他说得极为自信。
  韩采梅转身要走,她不想再为这件事纠缠了。可就在她转身的那一刻,郭谋忠手机中播放出的录音让她顿时面如死灰。他播放的正是前段时间晋欢怀疑被人盗走的常业清刺杀孔献良时的录音。
  韩采梅回过头来,惊恐不安地望着郭谋忠。
  “警方早就判定有一个刺杀组织操纵了多起谋杀案。”郭谋忠势在必得,“我想应该就是谎言杂志社吧。真是太讽刺了,我们追查了那么久你们却在我们的眼皮底下。这段录音不仅可以定常业清的罪,还能让‘谎言’万劫不复。”
  “原来是你偷走的。”
  “不是我,是揭发人给我的。”
  “是谁?”
  “不能说。”郭谋忠虽然握着这铁证,但他的语气却近似于哀求,“对不起,你可以说我在威胁你,但是在我看来,这只是一个被抛弃的人守护爱情和爱人的简单手段。不要怪我没有考虑你的感受,我会用我的全部,用我的生命来爱你,我要用我的付出证明你现在的犹豫和难过是完全没有必要的。一个女人应该找一个什么样的男人?对于一个实心实意爱她的人,她至少应该学着去接受他,更何况他们两人之间曾经有过刻骨铭心的爱情,而他也没有做出过伤害她的事。我不会掩饰我的缺点,那不再会成为你拒绝我的借口反而会成为你爱上我的理由,因为我会将它们一一改正。我之所以有那样的缺点,还不是为了钱和地位,但是有了你我就不需要它们了。采梅,回到我身边吧,尽管我现在的手段令你不齿,但我有信心我们能像从前一样。”
  “好。”韩采梅只说了一个字。
  “你说什么?”郭谋忠欣喜若狂,想再确认一遍。
  “我答应你。”韩采梅提高了声音。
  郭谋忠走上前去拥抱韩采梅,他听到海浪在欢呼,不过韩采梅觉得它们是在哭泣。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鲁南山
对《第五十九回 胁伊绝情笑痴夫 护子失正叹愚父(其一)》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