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二章(九)
本章来自《林德的烦恼》 作者:端木文成
发表时间:2018-12-18 点击数:3536次 字数:

  (九)

  农历腊月二十三,林思齐从北京回来。第二天,他便和妹妹一同到表哥林德家拜访。上午十点,兄妹二人便已到达。这日,林德刚好请假休息。

  “我的老天爷!这不是小齐吗?你哪天到家的?”马翠兰惊讶地叫到。林思齐兄妹到来之前,她一直蹲在院子里刷洗盛装海鲜的框。

  马翠兰急忙用围裙擦了擦手,然后站起身,笑着向思齐兄妹跑去。思齐唤了一声“大娘”,便快步地向马翠兰迎面走去。思齐抱了抱马翠兰。

  松开拥抱后,马翠兰笑着说到:“你看我的身上,脏的很,你不应该和我抱的,都把你的衣服给弄脏了!”马翠兰对思齐打量了一番。

  “没关系的,大娘,这算不了什么!”思齐笑着说到。

  林月走到哥哥身边,向马翠兰唤了一声“大娘”,也要和马翠兰拥抱。马翠兰摆了摆手劝阻到:“我身上全是鱼腥味,抱了以后,你的衣服就弄脏了。”

  “这有什么的!我就喜欢和您抱!”说着,林月便已经抱住了马翠兰。马翠兰高兴地合不拢嘴。

  “好了,好了,小月,外面太冷了,快和你哥哥进屋去吧!”马翠兰笑着说到。她又向思齐笑着问到:“小齐,你哪天回来的?”

  “昨天。昨天下午到的家。真没想到,今年家里的冬天,比北京还冷!”思齐笑着说到。

  思齐兄妹正在同马翠兰寒暄的时候,林德正躺在床上看书。他听见院中有人来访,便放下书,坐直了身子侧耳倾听。直到他听见林月的声音,才跳下床,穿了鞋,跑了出去。

  “是小月来了吗?”林德一边向门外跑去一边大声问到。他跑到门外,见到思齐,兴奋地冲了过去。

  “哇,是你小子来了,见到你真是太高兴了!快,快进屋吧!”林德激动地说到。

  “瞧你这么兴奋,我们又不是外人,干嘛这么客气!”林月笑着说到。

  “你不知道,能见思齐一面有多么不容易!我正想着盼着见到他呐!”林德拉住思齐的胳膊笑着说到。

  “这我倒想问问,见我一面真有那么难吗?”思齐笑着问到。

  “那还用说!你常年都在北京,那里离家又这么远,你说我见你一面容不容易?”林德笑着说到。他说着,同时招呼着思齐兄妹进屋。

  “其实也没有多远。坐火车才十个小时的车程。再说了,现在的通讯这么发达,你若想见我,咱们可以视频聊天呐!”思齐挽着林德走进客厅。

  “话虽没错,但视频并不能等同见面。在视频里,我只能看到你坐在电脑或手机前的样子,不能和你面对面坐下来喝酒,下棋,以及户外运动。”林德说到。

  “那可就没办法了!我在北京上学、工作,总不能分身来陪你吧!”思齐笑着说到。

  “咦?你工作了吗?”林德问到。

  “只是到外面做兼职。”思齐说到。

  “哇!你也做兼职?”林德惊讶到。

  “为什么我就不能做兼职呀?”思齐笑着问到。

  “当然可以。”林德笑着答到。

  “有一点我很佩服我哥,”林月笑着说到:“那就是学习、兼职、恋爱同时进行,并且哪样都没落下。总之,换做是我,我就只能做成其中一样。”

  “其实那并没有什么难的,关键在于调配时间。只要我合理地分配时间,并且按照计划行事,就能同时做很多事情了。”思齐笑着说到。

  “记得我上大学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合理利用时间。那时候,和其他的同学一样,都把大部分的时间花在了上网、打游戏上面,到头来一件正经事都没干。后来,对游戏也厌烦了,就出去做兼职。我做过很多兼职,但干得最多的还是发传单。想想那时候真的浪费了不少时间。要是花一点时间谈场恋爱的话,那样我的大学生活就会好很多了。”林德感慨到。

  “做兼职,既能积累社会经验,又能靠自己的能力赚些生活费,值得提倡。可要是把大部分时间花在了打游戏上面,我可要提出反对意见了。有多少人的宝贵时间是在游戏中浪费掉的?如果能够多花些功夫用在专业学习上,也不至于一无是处的。”思齐评论着说到。

  “话虽不错,可有多少人能抵住诱惑呢?何况是年轻气盛的学生。他们在校园里都不一定能守规矩,到了校园外,不就更加我行我素了吗?”林德摊了摊双手说到。

  “你说得对。就拿我们学校来说吧,很多女孩子都喜欢买奢侈品,为此,她们还不惜以自己的身份信用做抵押,到社会上贷款消费。而男同学呢,多半沉迷游戏;有的住处都乱的一塌糊涂,可他们依然沉浸在游戏之中。”思齐批评着说到。

  “你们要是在教育部任职就好了,可惜你们不在。你们一味地发牢骚有什么用?要我说,我们脚踏实地做人做事,就比发牢骚要好的多!”林月插话到。

  “反正我也懒得说那些破事!随他去吧!”林德做出一副无所谓的表情说到。

  “我说你们两个,真是没有责任心!学生的问题就是教育的问题,教育的问题还是小问题吗?试问,世界上有哪个国家不把教育当回事的?”思齐理论到。

  “如今祖国日益强大,我国的百姓人人都有钱花,都能享受到丰富的物质生活。这对于老百姓来说,就足够了。我们生活着,有经商的头脑,有生存的本领,这就足够了。”林德笑着说到。

  “那么我国的科技创新呢?保证不了教育的水准,又怎能保证科技进步呢?”思齐问到。

  “就算你说的有道理,那又如何呢?现在一名教授一年的薪资还不如某些人随随便便在镜头前卖个笑脸的出场费高呐!这说明什么?为什么有那么多人会疯狂地为了一张假笑脸买单?教育缺失又如何?人们还不是照样的生活?”林德说到。

  “所以就听之任之了?我们明知自己患有什么病症,我们明知有药可医,可我们就甘愿等病情逐渐恶化然后死去?”思齐辩论到。

  “死?谁死了?”马翠兰走进客厅问到。马翠兰洗好了框,便急着要给孩子们做午饭。当她走到客厅门外,就听到思齐说出一个“死”字。她还以为自己认识的某个人去世了,于是惊讶地问到。

  “老妈,是你听错了!我们可不是在谈谁死了。”林德向母亲说到。

  “哦,你看,人一老,耳朵就不听使唤了!”马翠兰笑着说到。

  “这叫做幻听!我们大家都有过,跟您的耳朵可没有关系!再说,您可不老!”思齐笑着说到。

  “哎呦呦,你们看,思齐这孩子可真会说话,他的一句话就能让我乐的合不拢嘴!”马翠兰笑着说到。

  “尽管我和哥哥经常吵嘴,也很少和他有相同的意见,但是他刚刚的那句话我还是非常赞同的!”林月笑着说到。

  “你们的心意我知道,但我自己的身子我清楚,可不像你们说的那样好的。有时候,我总觉得,自己连话都听不清了;还有时候,多站一会儿或多蹲一会儿,我都感觉腿脚酸软,没有一点力气。你们说,这不是老了,还是什么?”马翠兰说到。

  “那您平时可得注意休息!可别把身子累坏了!”思齐关心到。

  “不行,我可不能休息。我要是休息了,那么小德的房子可怎么办呀?我和你大伯还盼他让我们抱孙子呐!”马翠兰笑着说到。

  “妈妈,房子的事,我自己就能解决。我现在不是已经工作了吗?”林德说到。

  “你工作?你工作能赚几个钱?就你那点工资还不够养家的呐!以后结了婚你就知道了,处处都得花钱!没钱你拿什么养家?难道你和你媳妇都去喝西北风吗?等你有了孩子以后,消费就更大了。不说别的,光奶粉钱,就够你折腾的!所以呀,趁着我和你爸没老,能多挣点就多挣点。要是你的事有了圆满,我们再挣点养老钱也就行了。”马翠兰看着儿子说到。

  “要不,我辞了工作,去做点儿小买卖。听说做小买卖还挺赚钱的!”林德说到。

  “哎呦,我的宝贝儿子,你可就别瞎折腾了!做小买卖可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首先你能吃得了那份苦吗?做小买卖可不容易,起早贪黑的,还整天被城管大队追的满街跑。挣不挣钱先不说,可别到了最后,你挣的还不够交罚款呐!”马翠兰说到。

  “那就开个店,开店总不会再被到处追了吧?我可以先租个门事房,然后再找项目。”林德轻描淡写地说到。

  “哎呦,我的儿子,要是事情真有你说的那么简单就好了!租个门事房,便宜的一年也要五万块,而且地脚又偏僻,一年到头都没多少顾客。”马翠兰说到。

  “那就在市中心租一处,贵点也行,只要能赚钱就可以了!”林德想了想说到。

  “哎呦,我的儿子,现在市中心的房租一年可得十几万块呐!我们上哪里弄那么多钱呀?再说,你开店,不能租个空壳吧?你还要装修,还要办理各种证件,这些费用加在一起,就能抵得上你的租金了!儿子,咱们还是踏踏实实的吧,虽然日子紧巴些,可我们力所能及。可别学村里那些不三不四的年轻人,整日眼高手低,没钱还要装傻充愣!”马翠兰劝到。

  “要是你这么说,那些白手起家的,早就应该打了退堂鼓的!凭什么人家就能成功,而我们却连一点尝试都不敢呢?”林德置疑地说到。

  “那毕竟是极少数人才能做到的!大多数人还是失败的。我们没那么多钱,也输不起。你想,我们一旦没了钱,你拿什么买房子,拿什么娶媳妇?我们是穷人,穷人是输不起的!”马翠兰说到。

  “怎么输不起?别人都能输得起,为什么我们就输不起了?”林德质问到。

  “一旦输了,买房子、娶媳妇就会拖延好几年。你想想,再拖几年,你都多大了?人都是到什么年龄办什么事,过了那个年龄,想找合适的,也就更难了,你知道吗?”马翠兰说到。

  “要是我能成功呢?你就那么不相信你的儿子吗?”林德问到。他的脸涨红了。

  “不是不相信,而是你现在还不具备那个能力!你既吃不了那个苦,也沉稳不下来。儿子,做事可不能凭脑中的三分钟热度呀!”马翠兰劝说到。

  “表哥,我觉得大娘说的有道理,”思齐向林德说到。“要是开店,你缺乏的不一定是能力,而是经验,你没有任何相关的经验。吃苦耐劳主要考验的是你的毅力以及你对自己从事的事业的执着与热爱,而这些素质,也不是我们说说就可以做到的。”

  “我觉得,”林月对林德说到,“你要是真有开店的想法,不妨先去考察项目,再在其中择优选优,并对你感兴趣的项目做尝试。你可以先学习相关知识,了解风险,然后再理性分析,最后决定是否投资。如果你连这些基本的细节都不了解,你做了又有多大的意义呢?”

  林德思考了一会儿,笑着说到:“看来是我考虑的不够,你们兄妹点醒了我。看来,我还是听妈妈的吧!”

  “这份工作,你先做着;如果还是这个工资,就换个工作。以后的路,还得靠你自己,我和你爸毕竟能力有限的。”马翠兰语重心长地说到。

  “我知道的,妈妈!”林德抱了抱母亲说到。

  马翠兰心里高兴,脸上已经乐开了花。她笑着向思齐兄妹问到:“你们想吃什么,尽管跟大娘说,大娘这就到厨房给你们做!”

  “大娘,您做点简单的家常菜就行了。在外面待久了,最怀念的还是家乡菜。尤其是大娘您做的家常菜,那真是好吃极了!”思齐笑着说到。

  “好,好,那我现在就去做!”马翠兰笑着说到。她系好围裙,三两步便到了厨房。接着,她忙活了起来。

  午饭过后,海伦打来电话。她哥哥回来了,邀请林德以及思齐兄妹晚上到锦绣食府聚会。在出发前的几个小时里,三人又聊起了教育,思齐和林德又发生了同样的分歧。然后,他们又聊到了哲学,历史以及文学。谈到文学,思齐有些激动。他兴奋地说到:“我的偶像是列夫。托尔斯泰。他的《战争与和平》和《安娜。卡列尼娜》我已经读过很多遍了,而每读一遍,我都有新的收获。真的难以想象,世界上能有这么好的作品!”

  “世界上好的作品倒是很多,但能与托翁这两部作品比肩的,可是少之又少了。除了莎翁的戏剧,《荷马史诗》、《追忆似水年华》、《浮士德》、《尤利西斯》、《红楼梦》等作品以外,我认为还有一部容易被人们忽略的作品,那就是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卡拉马佐夫兄弟》。不知道这本书你有没有读过呢?”林月列举了几本著作后,又向哥哥问到。

  “上周,我才把它列入我的书单。我想,读完手头的这本,就应该读它了。”思齐微笑着说到。

  “那好,你读完以后,一定要和我分享你的读后感!我很期待你的见解。”林月笑着对哥哥说到。

  “好吧,那我们一言为定!”思齐说着,和妹妹击了击掌。

  “瞧,你们说的那些书,我一本都没看过。不知道我现在开始看,还来不来得及?”林德说到。

  “来得及,当然来得及!看书哪还有早晚之分呢?”思齐说到。

  “来吧,加入我们吧!我和哥哥都欢迎你和我们分享你的读后感呐!”林月拍手说到。

  “那我们三个一言为定!”林德兴奋地说到。他又对林月说到:“不过你得先借我这几本书,我知道你那里的都是好的译本。”

  “这个自然没问题。只要你真心想看书,我书房里的每一本书都为你敞开怀抱。”林月笑着答应到。

  “那将是我的荣幸!”林德起身作了个揖。

  下午四点,三人便从林德家出发,乘公交车来到市里。他们看着时间尚早,离约定的聚会时间还有一个小时,便在市里闲逛了一阵。五点的时候,海伦给林德打了电话,说她无法参加晚上的聚会,同时又表示了遗憾。海伦不能参加聚会,是因为她母亲要带她参加一个在王德生的花园别墅里举办的私人宴会(最近的几个月里,杨曼经常带着海伦参加各种宴会)。她只能顺从。而思孝则不会缺席晚上的聚会。快到五点一刻的时候,三人大步地向锦绣食府走去。正在等待他们的,是一桌丰盛的晚饭。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端木文成
对《第二章(九)》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