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五十八回 小人心机出诋毁 君子坦荡受欺侮(其一)
本章来自《清平世界》 作者:鲁南山
发表时间:2018-12-18 点击数:976次 字数:

       我们的世界没有一天是安宁的,从人类出现到现在的几百万年,再从现在延续到遥远未来的亿万年,安宁也绝不可能在这个世界上出现。人类继承了大部分作为动物的人类祖先的本性,我们所具有的凌驾于所有动物之上的优越感恰恰证明我们跟动物的真正差别只是人类多了虚妄和无知。
  花间市出了一件骇人听闻的事,近一年多来,有五名市民遭到残忍杀害,他们的身份分别是公司职员、在校学生、邮递员、出租车司机和公务员。被害者全都是二十岁到三十岁的青壮年,每一具尸体都被砍去双腿,然后被扔到荒山或者水库。
  这个案件惹得花间市人人自危,尽管谷成甫多次出面安抚市民,温牧慈也承诺会尽快将凶手缉拿归案。但真凶一日没有落网,老百姓心里就一日不能踏实。这一天晋欢惶恐万分地跑到韩采梅家里寻找正在聚会的朋友们的时候,他们也正在讨论这个话题。
  “坏事了!坏事了!”晋欢跑得上气不接下气。
  “你才知道!”韩采梅说。
  “你知道我要说什么?”
  “不是最近的杀人案吗?”
  晋欢走到众人中间,满脸忧虑地说道:“都怪我,都怪我。”
  “怎么了?”他们问。
  “这里没有其他人吧?”晋欢紧张兮兮地环视一圈之后想要再确认一遍。
  “快说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傅枕云说道。
  “我的电脑被人动过了。”晋欢急得双眼通红。
  “你的电脑这么金贵,动不得么?”周克新笑道。
  “电脑倒没什么,关键是里面的东西。”
  “什么东西?”众人问。
  晋欢低下头,抬眼看了看众人,马上又把目光移开。
  “你说不说?”连陈海润都不耐烦了,“要是不打算说你来这里干嘛?”
  “我……你们……”晋欢吞吞吐吐,欲言又止。
  “你回去吧,想好了再来找我们。”刘问之说道。
  “你们还记得……”晋欢咬了咬下嘴唇,“还记得地震那年,孔献良死的时候,我把业清和他的对话录了下来……”
  “你是说……”众人这一惊着实不小,连空气都凝结了。
  “我早就想把它删了。”晋欢点了点头,“可是,可是……”
  周克新猛地跳上去抓住晋欢的衣领,愤恨地说道:“你这个混蛋!”
  “都怨我,都怨我。”晋欢本就内疚,被他一骂,鼻子一酸,流下泪来。
  “你留着就留着了。”傅枕云埋怨道,“为什么不小心存起来?”
  常业清走到晋欢跟前扯开周克新的手,笑道:“事情都没说清呢?你们急什么?”
  “我在厕所里洗衣服,回来就发现电脑被人动过了。”
  “我告诉过让你锁上门没有?”韩采梅大声训斥,“为什么不听?如果你害了业清,我不会原谅你的!”
  “你说电脑被人动了是什么意思?”常业清问。
  “我回去的时候不是原先的页面,担心有人动过那个文件,打开发现进度条已经走完了,原先不是那样的。”
  “说不定是你记错了呢?不是没看到什么人吗?”
  “我担心别人看到或者拷贝了去。”
  “这只是你的担心罢了,不要难过。”常业清说道,“大家也不要怪他了。”
  “你们忘了我们的誓言吗?”常业清看到大家依然表情严肃,说道,“凡是有背正义的人都应受到惩戒,如今这惩戒也该轮到我头上了,否则我们就践踏了自己的承诺,背弃了心中一直坚持的理想。宗教不能把牺牲作为教义,国家也不能把舍身当成信条,何况是我们这些无名小卒呢?没有任何一个人有权利剥夺另一个人的生命。我们知道那样做是不对的,可是为了心中的清平世界,我们任性妄为了一把,现在是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所有人听了常业清的话都不言语,韩采梅和周克新也冷静下来,在这件事情上,晋欢是没错的。现在这段录音是不是被人取走尚未可知,但“谎言”的同事们都在为这件事提心吊胆,常业清的话说得没错,但他们希望这一天晚点到来,他们的理想永远都不会实现,可离它更近一些不是更好吗?
  晋欢受到的煎熬比他们还要多,除了担心之外,深深的歉疚和悔恨更让他的痛苦加倍。祸不单行,近一年多来,飞石岛上生产的食品销量越来越少,相比于刚开始两年的火热,如今不免显得凄惨,他们始终没有找到行情变化的原因。这本来就使飞石岛上的员工人心惶惶,霞黄酚色素事件的出现更让他们陷入绝望。
  太阴县城三个年轻人在聚会中突然晕厥,送医后不治身亡,尸检显示他们死于霞黄酚中毒。警方在他们所饮用的果汁中发现了这种成分,而这果汁产自飞石岛。几天之内,又有几个地方出现了饮用飞石岛果汁引起的中毒事件。消息很快在全国范围内发酵,人们有了被愚弄的感觉,他们出于善良购买了飞石岛出产的果汁,可是该死的奸邪的商人居然利用了他们的同情心。助人的满足感和作为助人者的优越感全都化作无以复加的怒气,褚亮和飞石岛成为众矢之的。
  花间警方迅速展开调查,褚亮完全配合公安机关的工作,但是他声称自己并不知情,希望大众在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不要妄下定论,以为飞石岛是是非之地,对他们的品质和信誉产生质疑。不过他的解释在大众的唾骂声中显得苍白无力,人们已经认定,飞石岛不过是黑心资本家谋取暴利的集中营,而褚亮就是这集中营里的是罪魁祸首。
  事情似乎并不像人们想象得那样,褚亮果然是无辜的。事发后的第三天真相就浮出水面,童卫权顶不住压力承认了自己的罪行,购货单上的签名不容他争辩,这些物品的采购本应得到褚亮批示方可进行,但公司里并没有相应的档案留下。童卫权说他这么做并不是为了利益,而是为了飞石岛事业的生存。最近一段时间,飞石岛食品的销售状况越来越差,果汁产品首当其冲。他将飞石岛果汁和其他公司的果汁进行了分析比对,他们的果汁几乎不含有任何合成色素,但其他公司却或多或少都有违规情况发生,这让他很憋屈。为了挽救果汁产业,他私自购进了一批能使果汁看上去色泽艳丽纯正的霞黄酚。超标的霞黄酚竟然致人伤亡,这是他不曾想到也不愿看到的事。他深刻检讨了自己的罪行,向受害人及其家属忏悔,并对因自己的无知而对飞石岛事业造成伤害深表歉意,愿意承受应得的惩罚。叶舒眉、王明顾、于展颜和单必金四个人也因为这件事引咎辞职,离开了公司。
  事情几乎就这样尘埃落定了,但有很多人质疑结果的可靠性。人们认为像褚亮这样的上层人士应该是为富不仁的,他的虚伪狡诈刚刚暴露出来就被官方急切地否认,这背后一定存在阴谋。谁都知道褚氏家族财雄势大,区区三两个人的性命怎会动其分毫?这无疑是一出移花接木的戏码,人们心知肚明。
  陈海润也是这众多质疑者当中的一个,与其说他认为褚亮有罪,倒不如说他希望褚亮有罪,因为褚亮跟傅枕云的瓜葛一直让他耿耿于怀。不过他跟那些议论纷纷的民众有所不同,他开始着手调查这件事,一方面兴致勃勃地想要找到褚亮就是幕后黑手的证据,另一方面又担心自己的调查到头来反而会替褚亮洗白。不过他自己心里是有分寸的,这件事非弄清楚不可,所有的小心思都是额外的事,最重要的还是真相本身。
  “我一定会找出真相。”他信誓旦旦地对傅枕云说。
  “你以为什么是真相?”傅枕云问他。
  “我用事实说话。”
  “别装蒜了,你的那点小心思我还不知道。”
  “是,我怀疑褚亮是幕后黑手,他要是真害了人,我不会饶了他的。”
  “我告诉你吧,褚亮绝对不会做那种事。”
  “你这么相信他?”
  “我承认他是一个在某些事情上很荒唐的人,但他不是一个恶人。”
  “某些事情?”陈海润听着刺耳,“是什么事情?”
  “你……”
  “你这是在袒护他,即使证据证明了他的清白,你也不能在那之前说这样的话,你以为你很了解他吗?他是你的什么人?你又是他的什么人?”
  “我什么时候袒护他了?”傅枕云怒道,“我只是提醒你不要感情用事。”
  “是谁在感情用事?你以为我是一个小气鬼,没错,就是这样的,但我不会污蔑他,我会找到证据的,谁也别想阻止我。”
  “我不但不会阻止你,而且还会支持你,好让你还他的清白,我知道现在外面说什么的都有,你是在帮他。”
  “哼!如果他犯了罪,还让别人顶替,他应受的惩罚就会降临。”
  “好,放手去做吧,希望你的私心不要影响了公正。”傅枕云故意转怒为喜,“我先替褚亮谢谢你的辛苦。”
  陈海润听她这样说,气得两眼发绿,越加坚定了寻求真相的决心。调查虽然艰辛,但心中怀着击败褚亮阴谋的希冀,想象中事成之后在傅枕云面前耀武扬威的样子让他乐此不疲。很快他就掌握了极有分量的资料,他斟酌再三,判定这些成果不算是污蔑之后在林雪飞的陪伴下找到了温牧慈局长,向她说明了状况。
  “温局长,这是显而易见的,全天下的人都心知肚明。”陈海润说道。
  “说说看。”温局长的微笑表示她对他的话产生了兴趣。
  “不是我多管闲事,每一个市民都应该这么做不是吗?当然了,我们是为了真相而来,这也一定是您想知道的,必须说明,我们并没有责怪你们不够尽责的意思。”
  “嗯,说下去。”
  “这是一个有待昭雪的案子,但是童卫权可能永远也不会为自己辩白。”陈海润开始了陈述,“因为他站出来顶罪——请允许我用这个现在看来还不太确切的词,极有可能是自愿的。我听说他对褚亮一直心怀感激,听说是不足信的,我去了他曾经工作的地方,询问了许多他过去的同事和朋友。我还跑到了他的家乡,向他的亲友、同乡咨询他从前的状况。原来那些传说都是真的,童卫权是一个才华横溢但运气差到了极点的人。相信您一定知道,他出身的家庭相当贫困,他学历也不高,中专毕业以后去了城里。他辗转了许多地方,做过服装生意,开过饭店和冷饮店,贩卖过水产,这些不但都没有成功反而使他背上债务。他从南方跑到了北方,打算重新开始。打零工赚了一些钱之后他看上了花间市的山货市场,把钱都投了进去,您也知道,那年因为毒蘑菇事件,花间市很多家公司和小贩受到了牵连,很不幸,他又是其中之一。后来他买了一辆卡车跑货运,雇的司机撞死了人逃之夭夭,他又把家当都赔了进去。最后一次是跟朋友贷款投资了一家汽车租赁公司,他的朋友卷钱跑了。这就是他跟随褚亮之前的‘光辉历史’,褚亮见到他的时候他在一家会馆做服务经理,其实就是类似小班长一类的职务,手下有十来个人。稳重细腻是褚亮对他的第一印象,褚亮说他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四十岁的中年人能够从心底里佩服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这个人是有胸怀的,那时候褚亮就有打算将其收为己用了。后来他又因为客户投诉离开了那家会馆,手下的十几个人全都追随他而去,这个人有天生的领导力。褚亮最终录用了他,一年之内就成为集团中层,四五年来已经成为褚亮之下的集团二号人物,飞石岛农场建立的时候,他是总负责人。”
  “您能明白一个长年累月倒霉透顶怀才不遇的人对于对他有知遇之恩的人是怎样的情感吗?”陈海润歇了歇继续说道,“所以他顶了这个罪。”
  “这只是推测。”陈海润又说,“没错,这只是推测,不能当作证据,仅凭这一点我也不敢来浪费您的时间。添加有霞黄酚的果汁是在七月中旬左右生产的,根据警方公布的消息,购买霞黄酚的单据上显示的日期是七月三号,上面的签名是童卫权。我告诉您,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从六月底到七月底近一个月的时间,他都在国外陪着女儿,很少有人知道这件事,心脏室间隔缺损并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但这并不代表没有人知道。”
  “你调查得很细致。”温局长笑道,“我本来是不能告诉你们的,但既然你知道这么多,其他事恐怕也隐藏不住了。”
  “温局长,您是说……”
  “童卫权确实在案发时段出了国,这一点我们已经证实。不仅如此,购买霞黄酚的单据上的签字也是伪造的。另外,我们找到了霞黄酚供货人,他说购货人没有让他看清模样,他当时也没觉得奇怪,因为他知道很多人买霞黄酚都是添加在果汁里的,不敢叫人认出来是理所当然。而他之所以在法庭上指认童卫权是因为童卫权花钱收买了他来指认自己。你说得没错,童卫权的确是自愿站出来的。”
  “那我来得真是多余了,您为什么不把褚亮抓起来呢?”陈海润再次见识了温局长的公正和智慧,自己费尽心力折腾了半天没起一点作用,想到这里就有些扫兴了。
  “不,这些证据的确对褚亮不利,但也只能证明童卫权无罪,而不能把褚亮投进监狱。”
  “那……那怎么办?”
  “你们想想,为什么童卫权顶了罪,叶舒眉、王明顾、于展颜和单必金四个人也都离开了公司呢?”
  “他们是知情人?”陈海润叫道,“请他们出来指认。”
  “他们要是肯指认早就指认了。”局长叹气道,“我多次去拜访过他们,但他们口径一致,都说不知情,咬定自己离职只是因为内疚。我猜想他们可能都记着褚亮的恩情或者顾忌褚亮的财势。”
  “我有办法叫他们开口,只要他们真的知情。”陈海润信誓旦旦地说。
  温局长急切地问道:“你有什么办法?”
  “只要他们当中一个人开口,其他人也就没什么顾忌了。”
  “对是对,但是能叫谁先开口呢?”
  “王明顾。”
  “你跟他打过交道?”
  “我不行,可有人能说得动他。”
  “谁?”
  “惠如,梁佃桥将军的儿媳妇。”陈海润又补充了一句:“曾经的儿媳妇。”
  “她……”
  “她曾跟王明顾有过一段感情,他辜负了她,只要她开口,我想他应该会答应的。”
  “太好了,可是她肯见他吗?”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鲁南山
对《第五十八回 小人心机出诋毁 君子坦荡受欺侮(其一)》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