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二章(八)
本章来自《林德的烦恼》 作者:端木文成
发表时间:2018-12-17 点击数:1240次 字数:

                                                                         (八)

  再有两个星期就过年了。年前,林德所在的部门组织了一次聚会。按照董建春的说法,聚会的目的就是要放松心情,解放身体,让积攒一年的疲惫全都得到释放。聚会定在周六的晚上。董建春已经在第一饭店预订了桌位。

  自从与李晴闹别扭以后,林德就再没有和李晴说过一句话,发一条消息。吵架那天回到家里,林德没吃晚饭。他一回到家,就一声不响地躺在了床上。他开始气愤,他气愤自己为什么会把事情搞到难以收拾的地步。他也生过李晴的气,觉得李晴不该连他的解释都不听就跟他发脾气。他认为李晴太孩子气了。可随后,他就推翻了所有对于李晴的指责。他认为自己的判断过于武断。他想,如果自己站在李晴的角度上去考虑当天发生的事的话,也许事情就变得合理了。晚饭的时候,马翠兰唤了儿子两次,都没得到应答。她以为儿子睡着了或病了,于是来到儿子的房中查看情况。当她得知儿子没睡觉也没生病后,便拉起了儿子,将儿子拖到了饭桌前。

  “你多少都得吃点东西,吃饱了才有力气干其他的!”马翠兰态度坚决地说到。

  “妈妈,我真的吃不下!您就让我躺一会儿吧!”林德央求到。

  “那就这样吧,你吃一碗米,我就放你回去!这样行不行?”马翠兰稍稍做出让步道。

  “那好吧,就一碗!多了我也吃不下了!”林德见母亲坚持,便遂了母亲的意。他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再让母亲操心。

  “哈,这才是我的乖孩子!”马翠兰高兴地说到。

  饭后,林德又倒在了床上。他又重新开始被晚饭打断的烦乱。他想找个解决烦乱的方法,最后,他犹疑地拿起了放在他床头的那本红色封皮的书。他机械地看着,半个小时都没能翻过去一页。他惊奇地发现,尽管这半个小时里他没有看进去一个字,可他的心起码有了些许的平静。他就保持着平静的状态,一点一点的融入到书中去了。直到他沉沉睡去,他都没再为李晴的事感到烦乱。

  星期六这天,林德起的很早。他时常都会因为李晴的事而惊醒。他发现自己已经陷入了感情的泥淖。这种感情,就像一阵浓雾一样,让他感到迷离。他想过各种爱上李晴的可能,但惟独找不到一种让李晴也爱上他的可能。他曾注视过李晴,可却无法找到那种含有爱意的眼神。哪怕是带有一丝丝好感的眼神,他都无法获得。他发现她总是有意地躲避自己的目光,而他们的交谈也只是几句简短的文字。他知道,凡事都可以挣取,唯有感情是不能勉强的。他为自己错过李晴这样美丽的女孩而感到悲伤。他设想过很多李晴拒绝自己的理由。他认为只有多读书,增加个人修养,才有资格和李晴交往。这也是他能想到的挽回爱情的唯一办法。

  中午,林月打来电话,邀请林德到家里读书,林德答应了。他本来不想走动,因为自从早晨起床,他就一直感觉浑身酸软无力。他躺在床上总是胡斯乱想,他的头快要因为疼痛而炸裂了。他想借着表妹邀请的机会,顺便放松一下烦闷的心情。要么,他也得为了赴当晚的聚会而赶去市里的。他计划先在表妹家看一下午的书,然后再步行去饭店。今晚,他要多喝些酒。想来也只有书和酒才能化解他心中的无限柔情。

  他很快到了表妹家。叔叔婶婶都不在家。林德走进表妹的书房挑选即将翻阅的书籍。

  “这么多的书,我能不能借几本回去?”林德指着林月的书架向表妹问到。

  “当然可以。不过我有一个条件,你不准折!”林月晃着手中的书说到。

  “不准折?是这样吗?”林德拿起一本书,用两根手指夹着一页书纸示范着向上翻折。

  “没错!不过这只是其中一种。弄皱了也算!”林月指着林德手中的书说到。

  “看吧,你可真是爱书的人!在这里看书我要小心谨慎;就连借你的书也让我神经紧绷。你可真是个怪丫头!”林德笑着说到。

  “反正我不管!借我的书,就要仔细些,不然我才不舍得外借呐!”林月得意的说到。

  “你说,我应该看哪本呢?”林德捧着一摞书问到。

  “你愿看哪本就看哪本,我才不管呐!”林月笑了笑说到。

  “你就帮忙推荐一本吧!求你了!”林德央求到。

  “好吧,那我就给你推荐一本我认为好的!就这本吧!”林月指着林德怀中的其中一本说到。

  “哪本?这本吗?”林德指着表妹推荐的那本书问到。

  “没错,就是那本!”林月点头说到。

  林德用左手将那本书的一角捏在手里,然后弯腰将怀中的书放在最底层的书架上。他抽出那本书,拍了拍书上的灰尘。他看着书的封皮读到:“《欧也妮.葛朗台》,作者,法国,巴尔扎克。”

  “是这本书吗?哇!原来是大作家巴尔扎克的作品呐!这本书的名字,我只在中学的历史课本中见到过。真没想到,有一天我能有幸去读它!”林德高兴地说到。

  “我想,你先把它读完再说吧!到时候你可以跟我讲讲你的读后感。”林月笑了笑说到。

  “你认为我读不完吗?不,这么薄的书,我一会儿就能读完!等到下午四点,我就和你分享我的读后感。”林德自信地说到。

  “但愿吧!那么就别再废话了!我们开始吧!”林月说到。说着,她拿着书转身向卧室走去。

  “我们就坐在这里看不是挺好的吗?”林德问到。说着,他便坐了下来。他刚一坐下,又立即站起身来,自言自语到:“我还是去客厅吧!”

  四个小时过去了,林德也只是看完全书的四分之一。他对这本书爱不释手,于是恳求表妹把书借给他看,林月欣然答应。

  “你要是喜欢,这本书就送给你了!你知道,我可不会随随便便地把书送人哦!”林月看着表哥说到。

  “真的吗?那简直太感谢了!”林德激动地说到。“不过,为什么呢?你为什么要把这本书送给我?”他不解地问到。

  “书的知己是人,书只配喜爱它的人拥有!既然你喜爱它,我就愿意成全你们这对儿知己!”林月说到。

  “你真是个怪人!你可想好了。如果你反悔,那么我就买一本精装版的送给你!”林德笑着说到。

  “不必了!我要是反悔了,你就买一本精装版的,然后再把这本书还我!”林月笑了笑说到。

  “为什么呢?你看你这本书都变黄了!”林德不解地问到。

  “因为我只对这本情有独钟!就这么简单!”林月坚定地说到。

  “好吧,我越来越觉得你是一个怪人了!”林德笑着说到。

  下午五点,林德辞别了表妹一家,径直向饭店走去。在他去向饭店的途中,董建春打来电话,询问他何时到达。林德进了饭店,上了二楼,在最内侧的一个包间门口停住了脚步。还没到门口的时候,他就听到了董建春公鸭一般的嗓音。他走进包间,董建春大笑着站起身来,向他张开胳膊做出欢迎的架势。董思思、徐彬都已到达。徐彬也效仿了董建春对林德做出欢迎架势。董思思将身旁的一张椅子往远处推了推,并示意林德入座。林德挨着董思思坐下。

  “我得跟你们说个有趣的新闻!董建春得意地笑说到。他的态度,有一种吊人胃口的感觉。

  “什么新闻?你说说看!”徐彬好奇地问到。

  “刚进门的时候,我看见一个人;你们猜,我看见谁了?”董建春挑着眉毛问到。

  “那怎么猜的到?”董思思笑着说到。

  “好吧,那就告诉你们,”董建春又得意地看了看三人说到,“是一位财务部的同事!”

  “财务部?财务部有那么多人,我们怎么猜的出来!”董思思瞥了董建春一眼说到。

  林德身体抖了一下。他下意识地吐出了一个字“谁?”

  董建春大声笑了起来,说到:“是财务部的李晴!我一直以为她单身,谁知道她私底下竟交往一个小白脸儿!”

  徐彬听了,向董建春拍手笑着说到:“昨天你还偷偷流口水呐,今天你就没机会了!”

  “你可别瞎说,我那是在欣赏,可没流什么口水!”董建春笑着说到。他的眼神,色眯眯的。

  董思思看了看林德,忙向董建春说到:“你可别瞎说,没准儿人家只是约朋友吃饭呢?”

  董建春笑着说到:“哈哈,那也一定不是普通朋友!因为普通朋友不会搂搂抱抱的!”

  林德越听越感觉胸闷。他的脸色苍白,整个人就像患了大病一样的虚弱。他站起身来,推开椅子,低着头走出房间。他不想再听到任何关于李晴的事情。他踉踉跄跄,向洗手间走去。他迷迷糊糊地找了一阵儿,却没有找到洗手间。他下了楼,向服务员打听了一番,然后躲进了洗手间。

  他一遍又一遍地洗着脸,想让自己清醒过来。他在洗手间里足足呆了十几分钟,方才恢复一些意识。他理了理衣襟,没有擦脸,便上了楼。当他路过二楼的一个包间时,忽听到包间里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他停下了脚步,退回到包间门口。包间的门没关好,留了一条一指宽的缝隙。他屏住了呼吸,慢慢地将将头靠了过去。他看到包间内有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斜倒在一个手腕上带着金色表的男士的臂弯里。他识得那个熟悉的身影正是他朝思暮想的李晴。

  “我特别喜欢下雪,下雪的时候整个世界都变得美好!你见过诗一般的世界吗?那就是下雪的时候!”李晴细声细语地说到。

  “哈,雪再好看,也没有你好看!你就是我心肝宝贝儿!”那个男人笑着说到。说着,他又转头吻了李晴的脸颊。

  “呀!你真坏!你的胡子扎到人家了!”李晴娇声地抱怨到。

  “哇!你个小冤家,今晚我就要扎的你向我求饶!”那个男人粗声地说到。

  “你真坏!你真坏!你竟会欺负人家!”李晴撒娇地用拳头捶打着那个男人的胸口。那个男人吸了一口烟,和李晴接起了吻。

  眼前这一幕,让林德震惊不已。他踉跄着向后退了几步,险些坐倒在地上。他害怕被房间里的人发现,于是跌跌撞撞地向自己的包间跑去。他跑到包间门口,又停住了。他感觉颜面扫地。因为他知道,董思思一定会将自己喜欢李晴的事告诉董建春和徐彬。他要找个借口离开,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他匆匆向楼下跑去,一直跑出了饭店。

  他在路口叫了一辆出租车。他上了车,报了站地,然后掏出手机给董建春打了电话。他推说自己胃不舒服,不能参加聚会。电话那边,董建春又挽留了一番,才肯放林德回家。一路上,林德只觉一阵恶心,胃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往上呕。他掐着喉咙,喘着粗气。不知在哪一瞬间,他的眼睛模糊了。他不断地擦着泪水,而泪水却像泉水一般不停地涌出。

  出租车在林德家的大门口停下。下了车后,林德在门口的一块长条的大理石上坐下。他的脑海里一遍又一遍地想着李晴和那个男人暧昧的一幕,就像一幕连续循环的电影一样,不停地在一个片段上重复。也不知道坐了多久,直到刺人的寒意让他的全身颤抖,他才不得不走进屋去。

  林德走进客厅,客厅里没人。马翠兰正在厨房忙着收拾晚饭后狼藉的盘碗;林文军正在洗手间里洗澡。林德走到厨房门口,向母亲打了个招呼。他本想用尽全部力气来跟母亲说上几句话,可他刚一开口,他的嗓子就把他给出卖了。马翠兰询问原因,林德只推说嗓子不舒服,吃点药就没事了。他回到自己的卧室,和着衣服倒在了床上。他感觉身体轻飘飘的,鼻子总也不太顺畅。他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晨,醒来的时候,他感觉全身冰冷,喉咙疼痛,额头滚烫,并且不停地流鼻涕。他感冒了。他跌跌撞撞地起身,到抽屉里找了一包感冒药,就着凉水服下。他脱去了外套,钻进了被窝。他感到寒冷难当,身体颤抖的像一片寒风中的树叶。他又穿上外套,打着哆嗦地裹上了棉被。他昏昏沉沉地躺在床上,同身体里的寒邪做斗争。

  早饭时候,马翠兰唤了儿子几次,都没得到回复。她来到儿子房间,发现儿子正在裹着棉被打颤儿,便一个箭步穿了过去,用手贴在儿子的额头检查状况。儿子那滚烫的额头着实吓了她一跳,她又把脸贴到儿子的额头,直到对儿子的病情确认无疑。

  马翠兰急忙唤来丈夫,林文军小跑着进来。林文军紧忙跑到院子里去发动汽车。由于天气寒冷,汽车的发动机很难启动。他尝试了几次,直到车子被启动。林文军抱着儿子上了车。他要开动汽车的时候,发现大门没开,又不得不下车去开大门。他刚下了车,大门就已经打开。马翠兰双手抓着冰冷的铁门向丈夫催促。林文军上了车,挂了挡,踩下油门。他开着汽车,在大门外做了个急转弯后,便箭一般地驶出了村口。

  到了医院,林德就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医生为林德打了针又输了液。几个小时后,林德的病情略有好转。马翠兰守了一天,见到儿子好转,她的心也乐开了花。下午四点,林德的病情好了很多,医生嘱咐再输个液,吃些感冒药就没事了。林文军也早早地从海鲜市场赶了回来,他要接儿子回家。

  经过一场大病,林德如梦初醒。关于他对李晴的这份感情,不过就是他一厢情愿的笑话,而对方根本就没把他视作恋爱对象。失恋就像感冒,几乎大部分失恋的状况都能在感冒中见到。在他生病的这段时间里,他根本无法分辨自己到底患了感冒还是因为失恋,或者两者都有。他嘲笑自己,嘲笑自己痴的像个傻瓜。他又重新的审视了李晴,发现李晴并没有想象的那样美好。他明白到,原来在这场没有结果的单相思中,他一直都在设想一个完美的恋爱对象,并把所有完美的幻想全都加在了李晴的身上。至于他对李晴的感情,的的确确的真实的发生过,只是他更爱幻想中的那个李晴。尽管李晴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美好,可在短时间内,他仍然无法忘掉这个让他心碎的姑娘。尽管放弃很难,但他必须学会放弃,这是无论多痛都要去做的事情。在恢复健康的那几日里,他把上班和看书当成了消遣。尽管上班枯燥,又总有一大堆琐事需要处理,可忙碌总能帮他避免过多的分神到李晴身上。渐渐地,他爱上了读书,发现读书是一种享受。他把从表妹那里借来的书一字不落地读完了。年底的时候,他又从表妹那里借了几本新书来读。多年以后,当他再度回想起这段痛苦的感情经历时,从容一笑,这样总结到:我们无法拯救一份堕落的爱情,就像无法拯救魔鬼一样。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端木文成
对《第二章(八)》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