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二章(七)
本章来自《林德的烦恼》 作者:端木文成
发表时间:2018-12-16 点击数:1536次 字数:

     (七)

  又到飘雪的季节,天空中飘起了雪花。这是今年的第一场雪,已经好多年没下过这般鹅毛大雪了。纷纷的大雪从遥远的天国缓缓飘落,将四处的山峦装扮成一片美丽的花海。村庄的琉璃瓦舍被厚厚的积雪覆盖,它仿佛是一顶棱角分明的奇异蘑菇,厚重而晶莹。原来的黑漆漆的楼顶,如今已白茫茫一片。雪是圣洁的,它在装扮大地的同时又拂去了肮脏。

  村子的道路被厚厚的积雪覆盖,没膝厚的大雪让人举步维艰。林德比平时早了半个小时就已出门。从他家院门口走到大路旁的公交车站,林德就已经满头汗珠了。大路上的积雪已被清理,这是凌晨五六点钟就已忙碌的环卫工人的功劳。林德等了足足半个小时,早晨的第一班公交车才缓慢驶来。林德上了车。车上的空座位很多。他走到靠近车门的一个座位上坐下。车窗的玻璃上结了一层薄霜,上面印着晶莹、烂漫的霜花。他无心留意窗上的冰花,把头深深地埋在了手机的世界里。一阵风起,满天落花。公交车摇摆着向前行进。

  自从和李晴相互添加了微信以后,林德每天都变得忙碌了。白天,他一有闲暇时间,就会和李晴在微信上聊天;而下班以后,他几乎半个晚上都在等待李晴回复消息。相比于白天,晚上他能与李晴聊天的时间短之又短。有的时候,他已经在等待中睡去,也仍不见对方的一条回复。在等待中,林德要么看电视,要么浏览新闻来打发时间。一天,他路过书店,就兴致勃勃地走了进去。他买了一本加西亚.马尔克斯的名著《百年孤独》,想以此来消磨晚上的时间。他记得高中的语文课本上曾经有过这本书的选段。自从他看完了海明威的《老人与海》以后,便对文学产生了兴趣。那次的阅读让他感慨良多,他很喜欢那种淡淡的忧伤的感觉。他把希望全部寄托在这本新书上面了。

  很多个晚上,他都捧着书睡去。他渐渐地发现,原本被他认为是厚重枯燥的读物,不知不觉间变得越来越薄了。李晴的回复越来越慢,信息的字数也越来越少了,可他却浑然不觉。转眼间,半月过去,他的书读完了。他还在书的最后一页上写下了自己的读后感。他太喜欢这本书了,那种激动的心情没人能够体会。他终于知道林月为什么喜欢读书了。那是一种纯粹的心灵颤动,比一切华丽的辞藻和语言都要美妙。林德第一时间给林月打去了电话,炫耀自己看过的书本,并夸夸其谈书中的内容。林月则微笑着向表哥祝贺,并表示,早在三年前,她就已经读完了那本书。林月也将自己的读后感分享给表哥,而电话另一头的表哥早已瞠目结舌了。林德还让表妹推荐一些同样耐人回味的书籍,林月一口气推荐了十几本。放下电话,林德又将表妹的解读与书本对照了一番,觉得甚是有理。林德思考了一遍又一遍。他认为,在书的镜子里,不同的人看到了不同世界,也看到了不同的自己。

  林德揣起了手机,下了公交车。天空又飘起了雪花。还没到公司门口,林德的身上就已经粘满轻盈的雪片。走到大厅门口,他停下脚步,轻轻地拍去满身的晶莹。进了大厅,他在大厅门口的一块脚垫上,用力地抖跺掉粘在鞋面上的细雪。外面的雪越来越大了。林德站在门旁的落地的玻璃大窗前,静静地欣赏着窗外的飞雪。这漫天的大雪,让他的呼吸更加畅快了。他感觉自己呼吸的每一口空气都新鲜的没有一丝污染。正当他要上楼的时候,猛然间看到白茫茫的窗外有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向门口跑来。他立即认出了那个身影。他的呼吸突然间变得急促起来,心里砰砰的乱跳不止。他感觉自己的身体轻飘飘的,仿佛整个灵魂都不归自己自由的支配。他的双手一会儿交叉紧握,一会儿又故作自然地揣进裤兜,一会儿又急忙地从裤兜里抽出,紧紧地抓着裤子。在她面前,他就像一只慌乱而俯首的小羊,不知所措;他知道,他的行为并不妥当,可他却无法控制。最后,他只能将两只手并不自然地下垂,来迎接他心仪的姑娘。

  “咦,你在这里干嘛?”李晴跺了跺脚走进大厅。她正要拍打身上的雪,忽然看到站在门旁的林德,向他问到。

  “没,没干什么!”林德连忙答到。他的动作显得拘谨,但笑容却灿烂极了。

  李晴看了林德一眼,笑了笑,然后向楼梯走去。“你不上楼吗?难道你还在这儿等人吗?”李晴面露笑意说到。

  “哦,不,我没等人!”林德连忙答到。“我在看窗外的雪景。”说着他追了上去。

  “什么?看雪景?”李晴笑着说到。她的笑声婉转而动听,让林德沉醉其中。“你可真有意思,那白白的一片有什么好看的?”

  “雪也有雪的乐趣!它们轻盈、洁白,有时像柳絮,有时像鹅毛;当它们一片一片落在我们身上,我们就能感受到它的温暖与清新。总之,雪是诱人的!”林德兴高采烈地说到,他想,他的看法一定能得到对方的赞同的。

  李晴听了林德的话,笑着说到:“我看,你都快成诗人了。雪既然像你说的那么好,那么它为什么还给我们制造麻烦呢?今天早晨的路难走死了,把我的鞋子和裤子都给弄湿了!就连我的大衣都难以幸免。真恨不得永远都不要下雪!再说了,雪的颜色那么单调,我可没看出它一丁点儿的好。我现在觉得,你还真是个怪人!”

  林德脸上一阵红晕。他害怕和李晴发生分歧,于是忙解释到:“其实,就像你说的,雪的确没那么美,他反而给我们制造了很多麻烦。我之所以那样说,是因为刚刚我站在窗前的时候,它的确有那么一瞬间感动到我了。但要是谈到喜欢,我也没有多么喜欢它的!”林德说着,快速地跟随李晴爬着楼梯。

  “那么说,你还是喜欢雪了?”李晴有些不高兴地说到,“你说你有一瞬间被它吸引了,就说明你还是喜欢它的。你看我,一见到它就烦,这才是真的不喜欢!而你,既然会被它感动,就说明你是喜欢它的。不喜欢的话,又哪来的感动?我看你是在故意开我的玩笑!”

  “天呐!我对天发誓,我对你说的句句都是真心的!”林德急切的说到,“我真的没有喜欢它,就只有那么一瞬间,一瞬间而已!我更不会有什么打趣你的意思。我要是那样做,那我可真就是个十恶不赦的大混蛋了!请你相信我!”林德快速地追赶着李晴解释到。

  李晴突然停了下来冷笑着说到:“你可不用那么说!你喜欢什么自有你的道理,千万不必顺着我的意!看吧,你到了,我该上班了!再见!”李晴说完,便向楼上跑去。

林德站在楼梯口怔了半晌,方才去到办公室。

  他悻悻地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一遍又一遍地埋怨着自己。他责怪自己让心上人生气,好端端的一次相遇让他给搞砸了。他一动不动地发着呆。他要找到挽回的办法。他的心里胡乱地想到:“我可真蠢,怎么就把事情给搞砸了呢?”

  “我干嘛要赞美雪花呢?难道我真是喜欢雪花、喜欢下雪吗?她说的对,雪只能制造麻烦,增添人们的烦恼,除此之外,一无是处!对,一无是处!”

  “我可真笨的要死,人家都表明讨厌雪了,我为什么还要在那当口说雪的好处呢?我真是笨的没长脑袋!”

  “可她为什么就那么讨厌雪呢?真奇怪!反正归根究底都是我的不是!”

  “我该如何同她和好呢?要么我这就去她的办公室向她道歉,求她一定要原谅我。原谅我的无知!哎!林德,你可真是太无知了!”

  “现在去的话,可能她还在气头上。不如过一会儿再去吧!”

  “不行,我真的连一分钟都不想等了!等待的时光真是太煎熬了!”

  “不行,我到了她的办公室应该怎么跟她解释呢?向她道歉?还是做些其他的解释?”

  “不行,如果解释的话,应该怎样开口呢?会不会越解释越糟糕呢?我真是个猪头,怎么就想不出一个好办法呢?”

  “不行,一定要解释!解释我为什么会大错特错。如果她坚持追问我的错处呢?我到底错在了哪里?我该怎样解释我犯错时的心理?”

  “首先,我肯定做错了;然后我再想办法把她逗笑,这件糗事也就过去了!老天呐,求你赐我一张灵牙,一副利齿吧!求你赐给我睿智的头脑,冷静的分析,准确的判断吧!”

  “哦,天呐!你看我今天早上都做了些什么?我是不是快成为这天底下最笨的男人了?”

  “如果打自己几巴掌能解决问题的话,我一定多扇自己几个耳光!”

  “你看,她那么美丽、那么楚楚动人,我怎么能忍心伤害她呢?真该死,林德,你当时都在想些什么?”

  “不行,我一定要亲自去向她道歉!她让我干什么都可以,只要她高兴!”

  “现在,现在就上楼去,否则她还要难过下去的!”

  尽管林德想了很多道歉的话,可他始终没有勇气去将它实现。他内心焦急,一会儿突然站起,唉声叹气,来回踱步;一会儿又扑通一声坐了下去,两眼直直地盯着漆黑的电脑屏幕发呆。上楼的理由和延缓上楼的理由在他的心里来回地打架。

  “嘿!你在发什么呆?”董思思笑着问到。

  “嗯?”林德被惊了一跳,他忙抬头看董思思,勉强挤出一丝微笑答到:“没,没什么的!”

  “真的吗?没准我还可以帮帮忙呐!”董思思笑着说到。看她的样子,就好像她已经看透林德的每一个细小的心思。“你总是这样的唉声叹气可不是办法,要我说,你应该想办法和她和解!”

  “啊?没关系的,我想一会儿就好了!”林德又挤出一个勉励的微笑。

  “要我说,你是不懂女孩子的心思!女孩子是需要哄的。她生气了,你多哄哄就没事了。”董思思说到。

  “我只怕哄不好!我可真笨!诶?你怎么知道她生气了?”林德问到。

  “这还用猜吗?看看你那魂不守舍的样子就知道了。”董思思得意地点着头说到,“如果你要是觉得哄不好的话,就去给她买点礼物或者买点什么好吃的,我想她一定会高兴的!”

  “真的吗?”林德高兴地喊了一句,随后他又消沉地垂着头说到:“现在是上班时间,况且公司离市里又那么远,我怎么去给她买礼物呢?”

  “等到中午,你出去一趟不就行了嘛!”董思思笑着说到。

  “那现在呢,人家可还生气呐?”林德问到。

  “那你就上去哄哄吧!说些好听的话,有哪个女生会拒绝甜言蜜语呢?”董思思说到。看她的样子,她的办法似乎非常可行。

  “现在就上去吗?”林德犹疑的问到。

  林德的话音刚落,祝永康便走了进来。他那双圆圆的小眼睛环视一周,又看了看林德和董思思说到:“你们在干什么?聊天吗?”他的目光在两个人脸上快速地移动着。停下一会儿,他继续说到:“哦,没事的,聊天也没关系!”他微笑着,一副友好的态度,看起来就像一位好友一样。

  “没,经理,我们可没工夫闲聊。我手头有一份文件,想让林德帮我到楼上打印一下。”董思思忙解释到。

  “哦,是吗?”祝永康用他那双小眼睛扫视着二人说到,“我来这里又不是听你们聊天的,只要你们不耽误工作,我还是很开明的!”他又朝着二人笑了笑。他的笑,让二人有些心惊。他转身向门外走去,刚走到门口,又回身说到:“哦,对了,董思思跟到我的办公室来一下,有个文件,需要你帮忙处理!”说着,他便向楼梯走去。

  董思思见领导离开,才松了口气。她朝着门外做了个鬼脸,又低声地嘟囔了几句。她从自己的文件筐里取出一份文件,递给林德说到:“这份文件,你上去复印一下吧!”说着,她挑了挑眉毛,“而我,又要单独面对魔鬼去了!”说完,她撅起了嘴。

  董思思迅速地离开了,林德拿着文件呆立在办公室中央。他犹豫了一阵儿,还是鼓起勇气向楼梯口走去。在上楼梯的时候,他反复地推敲着自己将要说的话,他真怕自己再说错什么惹得对方不高兴。他甚至害怕自己的一些不经意的小动作也会引起对方的不快。他想象着自己应该保持的站立姿势以及手的置处。他给自己打气道:“没事的,早晨我们不过是发生了小小的摩擦,怎么也不至于让她生这么久的气吧?她可没那么小气的!肯定是我这个木头脑袋把事情想复杂了。说不定她现在已经不生气了呢?她可能还期待着我去给她道歉呐!她就像一个古灵精怪的小公主,没准儿还没等我开口道歉,她就已经开始跟我开起玩笑了呢?不管怎样,只要她能够开心起来,我都会激动到流泪的。”

  林德进了财务办公室。一进门,他就迫不及待地向李晴的位置张望。李晴见到林德,忙低下了头。她的身子几乎趴到了桌子上,装作不见地忙着工作。林德一时手足无措,紧张了起来。他一边走向打印机一边看着李晴。他看得出来,她依然在生着气。这时,张雨晨拿着文件走了进来。她看到站在打印机旁发呆的林德,笑着问到:“嘿,你大白天的就做相思梦吗?”

  林德被吓了一跳,连忙缓了缓神向张雨晨看去。他笑着答到:“没,没有的事,我来打印东西的!”他的脸颊绯红。

  “哦?打印?我可没看出来你像来打印的!”张雨晨笑着说到。

  “哦,你看我,一着急就说错了话;我是来复印的!”林德尴尬地笑着说到。

  “哇,你脸都红了!说吧,你来这里是不是为了偷看哪位美女的?这里可是咱们公司的美人儿丛林呐!快告诉我到底是哪一位呀?”张雨晨拍手笑着问到。

  “没,没有的事!”林德结结巴巴的说到。他的脸红到了耳根。

  “哈哈,你肯定在骗我!我替你找找看!”说着,张雨晨把手平放到眉毛上,做出寻找的样子。

  林德害怕李晴听了张雨晨的话会生气,便向李晴看去。李晴抬起头,恰好和林德四目相对。她忙站起身,快步地向门外走去。林德将文件仍在打印机上,跟着跑了出去。张雨晨满脸惊讶,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还以为自己的话让林德感到了羞涩。她笑了笑,向财务经理办公室走去。

  林德跑出门外。李晴快到了洗手间的门口。林德追上李晴,向她问到:“你还在生气吗?是我不对,你原谅我吧!”

  “你是坏人!你们合起伙来打趣我!”李晴气愤地说到。她推开林德,进了洗手间。

  “我怎么会打趣你呐?我是来向你道歉的!”林德哀求到。

  “你没有对不起我,所以也不用向我道什么歉!我很好,你还是去忙你的事情吧!可别耽误了正经事,到时候又来怪罪我了!”李晴返回到洗手间门口说到。

  “你真的误会了,刚才她是在和我开玩笑。我们都没有打趣你的意思!”林德解释到。在这一瞬间,他有种哑巴吃黄连的感觉。

  “你别过来了,好吗?这是女厕所,你再往前可不大好吧?”李晴说着,转身走进厕所。

  林德忙追了两步,又退了回去。他沮丧地站在洗手间门前发呆。他想不明白,自己到底在哪里又惹怒了对方。

  “到底是怎么回事?林德你这头蠢猪,你怎么又惹得人家不开心了?你这个笨嘴笨舌的家伙,真是无可救药!”

  “她到底为什么生气呢?因为张雨晨的那些话吗?还是因为我没有阻止她说出那些话呢?还是因为我和张雨晨有说有笑,她不高兴了?”

  “不可能的!我并未发现她有喜欢我的意思,她又怎么会因为我和别的女生谈笑而感到不快呢?林德,你这个自恋狂,若要人家喜欢你,你可得拿出诚意呀!林德,你配有这个福分吗?”

  他正出着神,张雨晨从他身后走来,拍了他的肩膀,林德方才惊醒。张雨晨见到林德一副呆呆的样子,笑着说到:“你不会追人家都追到这里来了吧?”她指着女洗手间说到,“是哪位仙女?我可要看看!”说着她趴在女洗手间门口向内张望。

  “不,不是你想的那样!”林德羞涩且沮丧地走开了。

  “他到底在搞什么鬼?”张雨晨自言自语到。她又向女洗手间张望了一回,便走开了。

  回到办公室后,林德更加沮丧。他已经没有心思做任何事情了。他觉得李晴对自己的误解简直不可思议。他怎么也不肯相信,无理取闹是李晴能够做出的事。去见李晴之前,他设想了很多种可能,但惟独没有想到会有如此痛苦的结果。没过多久,董思思便回来了。林德不想和任何人谈论他和李晴的事,于是便躲到洗手间去了。他独自一人靠在墙上,回想所有发生的事。可无论如何,他都无法找到李晴生气的真正理由。最后他还是将所有的错误归结到自己身上。他认为这才是最好的解释。

  “怎么搞的?怎么越道歉越糟糕呢?”

  “她怎么会如此蛮不讲理呢?我还一句话都没讲,她就已经发脾气了,怎么会呢?”

  “不,她聪明、可爱,怎么会不讲理呢?一定是我太笨了,没能理解她的意思,才把事情给搞砸了。”

  “这回怎么办?看她那生气的样子,恐怕……

  “不行,我该做点什么,做点什么将她挽回!”他想着,开始不停地踱步。

  “我到底怎么了?是昨晚没睡好,还是遇到下雪的原顾?该死的雪,我恨死你了!平时都好好的,为什么今天却把事情给弄糟了?林德,你真是个傻瓜!”

  “我再到她办公室去一趟吧!想到她还在生气,我简直心如刀割!我怎么舍得她生气呢?”

  “不,可能她一见到我,就会更加生气了。毕竟我是一根木头,这一切的罪恶都是我一个人引起的!不,我不能去见她,至少现在不能!”

  “真是太煎熬了!难道是老天在惩罚我吗?它会惩罚一块木头吗?”

  “老天呐!求求你,发发慈悲,请你告诉我该如何去做,才能将她挽回?我只知道,一分钟见不到她,我就会想她想到心发慌;一刻钟见不到她,我的心便如刀绞般疼痛!”

  “不行,我要去见她!立刻!林德,你这个傻瓜,十足的傻瓜,你不能再等下去了!”他想着,几乎冲到了楼梯口。他扶着楼梯愣了一会儿,又返回洗手间。

  “林德,你个胆小鬼!你到底在害怕什么?”在走回洗手间的路上,他反复埋怨到。

  “哎!真怕和她闹翻了。那样的话,我就彻彻底底的失去她了!她的同事们会打趣她的!我们也会成为全公司的笑话的!真可恶,那些碎嘴的家伙怎么配给她做同事呢?我不怕他们的嘲笑!他们平时连自己的问题都搞不清楚,怎么有资格嘲笑别人呢?任凭你们怎么嘲笑,我还是我!”

  “哎!等待,可恶的等待!我真恨不得下一秒就扑到她的面前,任凭她怎样苛责、怎样打骂,我都会像一只小绵羊一样,躺在她的怀中,温顺如初!”

  “不,你看我这张臭嘴,她怎么会苛责呢?又怎么会打人呢?林德,你个傻瓜,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她那么温柔,那么美丽,那么善解人意!一切不好的事都不可能跟她沾边的!林德,你可真是个十足的大傻瓜!”

  “我到底该怎么办?她可能再也不想见到我了!我到底该怎样做,才能让她重拾笑颜呢?我到底该怎样做,才能让她明白我的心意呢?”

  “她可能还不明白我的心,难道非要我把心掏给她看吗?如果她想看,我就心甘情愿!”

  “想到她跟我说的那些话,我确定她是知道我的心意的!她不回应,可能是她在考验我!林德,你个大笨蛋,你一定要经得起考验!”

  “要是她根本就不想接受我呢?天呐!那简直太糟糕了!她要是拒绝我,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放弃她!放弃她,对我来说,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我不能再想下去了!我感觉我的心都快要碎了!”

  他看了看表,时间已经中午十一点了。他洗了把脸,又理了理衣襟,对着镜子练习了如何强颜欢笑。他发现自己的眼睛有些红肿,于是又洗了一遍脸。当他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办公室里已经空无一人了。他坐在椅子上独自发呆,用力地深呼吸着。

上午十一点,他匆匆地跑出了办公室,悻悻地向大门口走去。雪还在下着,但比早晨的时候小了不少。出了公司大门,他默默地向公交车站走去。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端木文成
对《第二章(七)》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