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二章(六)
本章来自《林德的烦恼》 作者:端木文成
发表时间:2018-12-14 点击数:940次 字数:

                                                                          (六)

  一个月过去了,林德成为了欧豪食品公司的正式员工。尽管他通过了各项考核,可他对目前的工作仍然感到陌生。他只能先从文员做起,并在一段时间内掌握所有的工作内容。至于公司的市场业务,则由祝永康、董建春和徐彬三人负责。其中,有百分之七十的业务由祝永康直接负责,而剩余的百分之三十由他间接负责。

  十月,是水果丰收的季节,也是林德部门忙碌的季节。随着水果合同的增多,林德手头的待整理的资料也多了起来。祝永康一边负责本省的苹果市场,一边又负责南方的橙子和芒果的市场。因此,近一个月里,很少看见他在公司出现。董建春也忙着到各地去跑业务,整个月里,他几乎没有到过办公室。徐彬负责办公用品和日用品方面的工作,所以很少跑市场。他见领导不在公司,所以每天打完上班卡就跑出去鬼混了,直到下午下班前才回公司打下班卡。而整个办公室里,就只剩下董思思和林德两个人了。

  “看看他们,多么逍遥自在!整天都在外面风流快活,然后回来还跟咱们叫苦。你看着吧,他们回来准会叫苦的!”董思思埋怨着说到。

  “我想,他们整天陪人家喝酒应酬也挺不容易的。如果换做是我,恐怕早就受不了了。我最讨厌应酬了!再说,旅途上的疲劳也会让人疲倦的。”林德说到。他能够理解应酬的不易。

  “是呀,挺不容易的!他们到处跑市场,到头来还不是又和那几个老客户签了合同?”董思思冷笑着说到。

  “不对吧,咱们最近又签了不少新客户呐!”

  “哦,是吗?你看我这记性,怎么就忘了他们有分身的技能呢?我的小同事呀,你就慢慢学着吧,这里的学问可深着呢!”董思思说到。

  “是啊,咱们的工作的确很复杂。光是各类款项就搞得我头昏脑胀的,更别说原料清单和目录了。”林德略有泄气地牢骚到。

  “这算什么,到了年底,会更忙的。”董思思说到。

  “忙?都忙些什么?”林德问到。

  “各种物资的清点结算,都得由咱们辅助财务部完成。你想想,咱们一年得有多少东西入库?那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就能清点完的。”董思思说到。

  “咱们不是有电脑吗?咱们入库的每一批物品不都是经过系统的吗?怎么还会累呢?”林德疑惑地问到。

  “即便走系统,这些账目也是很麻烦的!因为总有一些账目对不起来。比如领导的咖啡以及领导的餐饮费用。”董思思冷笑一声说到。

  “咖啡吗?我们不是都有登记的吗?再说了,公司有员工食堂,食堂不是给领导单独做饭吗?”林德越问越疑惑。

  “咱们登记的咖啡,那是公司用来招待访客的,当然正大光明;”她俯下身子,将声音压低后说到,“关键咱们的大领导不喝待客用的咖啡,那些咖啡只是样子货,根本不上档次。而领导喝的那些有档次的咖啡,集团是不允许公款消费的,只能是自己掏腰包购买;可是谁敢让领导自掏腰包呢?还有,”她忙起身向门外张望,待确定里没有人后,又接着说到:“咱们领导爱吃大虾,尤其是W市的大虾。还不能是冰冻的。食堂的领导每周都会派人到W市数次,只要领导想吃虾了,他们就会去采购的。你知道W市的大虾多少钱一斤吗?”

  “多少?”林德目瞪口呆地问到。

  “五十到一百不等!还有,咱们领导最爱某个品牌的白葡萄酒搭配大虾,你知道那种酒多少钱一瓶吗?”董思思问到。

  林德摇了摇头说到:“两百?猜不出来。”

  董思思笑着说到:“天呐!我的老弟,你以为是白开水吗,那么便宜?现在市面上好一点的白葡萄酒也远不止那个价格!告诉你吧,两千!这还是便宜的,再贵一点的得三五千甚至一两万呐!”她又起身看了看窗外。

  “天呐!什么酒那么贵?领导这一顿饭得花多少钱呀?”林德惊讶到。

  “难道你不知道吗?一瓶好的白葡萄酒是很贵的!现在我开始怀疑你到底喝没喝过酒?”董思思说到。

  “我平时只喝啤酒,白酒也就喝过两回!我对酒一直都提不起兴趣,更别说那么贵的酒了!”林德挠了挠头,笑着说到。

  “当然,领导也不是每天都那样。要不,公司可真就养不起了。”

  林德若有所思,眉头紧锁地对着桌面发呆。

  “看来你就没想过要做成功人士!现在的小女孩,喜欢的可不是只会灌廉价酒水的男人。她们更中意那些有品味的男人。比如说,会品红酒。如果你懂得品酒,一定会给你加分的!”董思思接着说到。她的目光变得明亮。

  “我就是我,我可不需要别人给我加分!我只知道以诚相待,可不会那些花哨的手段!”林德冷笑着说到。

  “你看,你刚才的话就说明你已经落伍了!我不是在和你讲笑话,我是在跟你讲事实。我认为,女孩子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她们的品味变高了。而高的品味,就意味着高质量的生活。这是一个人的理想,也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理想!”董思思说到。一说起这些话,她便来了兴致。

  “反正我没有那样的理想,更也没有必要为了别人的理想改变。”

  “你要有那样的理想,否则怎么吸引你爱的人呢?要是你连这点儿雄心都没有,又怎么能创造出她想要的生活呢?你不妨设身处地的想想,如果你是女人,愿意嫁给一个无所事事的男人吗?”

  “如果我是女人,我会依靠自己的双手去获得一切。”林德说到。他停顿了一会儿,继续说到,“每个人都向往无忧无虑、自由自在的生活,也向往高品质的生活。这是毋庸置疑的,也是每个人生而为人所应有的选择的权利。但是,通往美好生活的道路上必须有我们自己的坚实的脚印,还有汗水和泪水,以及所有持之以恒的勇敢和信念。一切不劳而获的东西,在落入手掌之前,就已经失去它本来的价值了。失去价值的东西,即使得到了,也不会被珍惜的;这种东西往往都是来的快去的也快;在拥有的时候,总会少一分惊喜,在失去的时候,就像梦醒一般。我还是喜欢踏踏实实的东西,踏踏实实的生活。这样的生活尽管平淡,但有滋有味,经得起回味。”他的脸涨红了。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他感觉,刚刚的话,不是他说的。因为他相信,以他的本心,还无法说出这样的话来。

  听了林德的话,董思思皱了皱眉头,然后拍着手笑着说到:“哇!你都快成哲学家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了,那些哲学家的话,就连他们自己都无法做到,如何要求其他人也能做到?就好比,那天上的星星,个子高的都摘不下来,个子矮的就能摘下来吗?不要说大道理,大道理人人都会讲。关键得看我们的社会,我们所处的环境。如果你生活在荒芜的沙漠,还能要求面前有一片大海吗?生活可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董思思一边质问,一边陈述道理。她的神情似乎告诉林德,她对那些所谓的大道理不屑一顾。

  听了董思思的话,林德愣了半日。他不知道应该如何反对董思思的话,况且他也不想反对,因为他觉得董思思的话似乎还很有道理。他低头回想着,回想着自己刚刚的那段话。他隐约想起,那段话好像有人对他说过。可那人究竟是谁,他一时间也想不起来了。

  “你还不明白吗?不管是随波逐流,还是顺应时势,我们都是在为自己努力,为自己生活,为自己创造幸福!你说人是自私的,那么人就是自私的;你说人是勇敢的,那么人就是勇敢的。不需要去陈述,更不需要去证明。喜欢什么就去追求什么。如果说,你喜欢钱,那钱就是你的理想,你的信念,你的人生目标!你就要放开手脚全力追逐;如果你想要爱情,就应该不顾一切的去得到你的理想对象。你会为了征服过很多异性而感到自豪。这就是现代人的信念——不顾一切地所追逐的信念!”董思思继续说到。

  林德用沉默表示赞同。他突然间想起了那段话的陈述者。他记得,那天在叔叔家看书的时候,林月表达了那样的观点。而当时,他是完全被她的观点所折服的。如今,他又听到了另一种观点,他想接受,但又不愿舍弃林月的观点。最后,他只能对这两种观点进行统一归纳。他认为这两种观点都是对的,只是表达观点的人所倾向的价值不同而已。

  随着合同量的增大,林德去财务部的机会也就越来越多了。因为他们的每一笔订单,都需要经过财务经理的签字。在林德来公司之前,几乎所有订单的签呈工作都是由董思思完成的。而自从林德入职以后,就有近三分之二的签呈工作陆续地交到了林德手上。林德乐此不疲,他恨不得自己就扎根在财务部,哪怕成为财务部门口的一尊雕像,他也心甘情愿。

  不知从何时开始,林德和李晴的话多了起来。林德始终认为,自己同李晴的交往是从他第二十一次到财务部签字的时候开始的。林德能够和心上人比较自在的聊天,偶尔也能开几句不痛不痒的小玩笑。尽管如此,他还是觉得,他和李晴之间似乎隔着某种障碍。而这种障碍,始终让他不敢有丝毫的松懈怠慢。有时候,他感到疲惫。可是他的期许超出了一切,使他一厢情愿地沉浸在短暂的交谈之中。每一次,他兴高采烈地走进财务部的大门,都满怀期待,紧张亢奋。如今他认识了财务部的每一位同事,他可以同他们闲聊,同他们开玩笑。可是,总有一种感觉让他很不舒服,那就是,他每说一句话都会莫名其妙的担心,每讲一个笑话都会浑身紧张。当他走出财务办公室后,又满心欢喜,备受鼓舞。他走在通往办公室的走廊和楼梯的时候,脑中就会默数他和李晴交流的次数以及回忆他和她说过的全部的字句。而这些字句,在林德看来,比伊丽莎白女王王冠上的珍珠还要珍贵。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董思思都认为林德换上了某种精神错乱的病症。

  “你最近怎么了,每天看起来都神经兮兮的?”董思思问到。

  “没事儿,董姐!我很好的!”林德并未理会,继续思念着他的心上人。

  “没事?真的吗?”董思思追问到。

  “哎!我能有什么事!”林德笑着说到。他的脸颊红了起来。

  “还说没事?”董思思笑着说到。她看到林德一副羞赧的样子,于是猜测着问到:“你是不是恋爱了?是不是喜欢上咱们公司的某个姑娘了?”

  “怎么会呐!你就别乱猜了!”林德笑着答到。他的脸一直红到了脖子。

  “瞧瞧你的样子吧!还敢说你没有恋爱?”董思思指着墙上的一面方形镜子说到。“你就赶紧招了吧!也许我还能帮帮你呢?”董思思追问到。

  “哦,我,哦,这该怎么说呢?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林德手足无措地吱唔到。

  “那我问你,你天天去财务部,是不是财务部的美女?财务部的美女可多了,你到底看上了哪一个?”董思思询问到。

  “也没有了,”林德害羞地说到,“我该怎么告诉你呢?”林德在办公室里来回地转着圈。

  “你这样支支吾吾的可不行!要勇敢起来,否则人家女孩怎么能放心呢?再说了,我和财务部的每个女孩都熟,你告诉我是哪一个,说不定我真可以帮上忙呢!”董思思引诱着问到。

  “是吗?你真能帮上忙吗?”林德问到。他的双眼冒着奇异的光芒。

  “你说说看,到时候我帮你牵线!快,告诉我吧!”董思思笑着说到。

  林德认真地打量着董思思的表情。他感觉董思思的态度是真诚的。于是羞涩地说到:“那好吧,我告诉你,但是你可别到处乱说呀!”

  “我保证!并且我还会忙你牵线搭桥的!”董思思笑着答到。

  “那好,我告诉你,她的名字叫李晴——我是说我喜欢的女孩,就在财务部工作!”林德说着,他的手都有些抖了。

  “是她?”董思思惊讶地喊到,然后又望了望窗外,压低声音说到:“我道是谁,原来是她!你知不知道,她身边一直都有很多男人追求?”她问到。

  “这个我倒是不清楚。不过我不在乎!”林德坚定地说到。

  董思思笑了笑,向林德说到:“如果是她,我想我能帮的可就有限了!不过我尽量帮你!”

  “为什么是她你帮的就有限了?”林德问到。他那颗炽热的心上像似被浇了盆冷水,立刻凉了半截。他的表情木讷,脸都变了色。

  “别急!先让我想想,”董思思安慰着说到。她低头思考了一会儿问到:“你现在买房了吗?”

  “还没,不过这有什么关系吗?”林德问到。他的心弦已经绷紧。

  “那你打算买房吗?或者说,你有钱买房吗?”董思思一本正经地问到。

  林德摇了摇头,答到:“没有!”

  “真的没有吗?那么你将来怎么娶媳妇呢?”董思思问到。

  “等到娶媳妇的时候,自然就有了!”林德泄气地说到。董思思的表情让他感到泄气。

  “你没有房,也买不起房,那么你拿什么来娶人家呢?人家总不能跟你租房子住吧?”董思思盯着林德说到。

  “租房子住也没什么不好呀?更何况现在出租房的条件也比以前好多了!”林德大声说到。他的心理越来越没底气了。

  董思思大笑了一声说到:“出租房?你还真想住出租房呀!人家女孩能愿意吗?”

  林德低下头沉默了起来。

  董思思撇着嘴笑了笑说到:“你想想,现在有哪个年轻人结婚不买房子?你连房子都没有,怎么给你爱的人一个家呢?”

  “可是在结婚前,我们还要谈恋爱的。恋爱还需要物质条件吗?”林德问到。

  “如果你没有物质条件,人家根本就不会和你恋爱的!”董思思回答到。

  林德麻木了,他低声问到:“难道没有物质条件就不行吗?”

  董思思摇了摇头答到:“当然不行!不过,我并不否认还有不为物质的女孩,只是我们这里没有!”

  林德的心就像被针扎了一样。他倒退了几步,接着问到:“如果我们彼此相爱呢?”

  董思思笑的更厉害了。她撇了撇嘴,用她那双红红的薄嘴唇说到:“你相信有那样的事情吗?你能让她也爱上你吗?要知道,感情是最脆弱、最不堪一击的东西!如今,谁还相信感情?谁还敢动真情呢?我的意思可不是说现在的世态炎凉,而是我们这个时代的脚步太快了,快的根本就来不及思考什么是感情。如果你现在问我,我有没有感情,那么我告诉你,我有!我也可以死心塌地的爱一个人,跟他风餐露宿,到处流浪。可前提是,得有一个那样值得我爱的人才行!如果谈到结婚,我的条件就是一定要有房子!你喜欢的那个女孩也是一样!就这么说吧,她曾为了一个富二代而抛弃和她好了三年的大学同学!”

  “那又能说明什么呢?也可能是她和她的同学没了感情,她爱上了那个那个男人了呢?难道只因为她喜欢上了一个有钱的男人,就能够断定她是那种势力的女人吗?”林德听到董思思的话里带有嘲讽的意味,于是怏怏不快地反问到。

  董思思听了德的话,笑着摇了摇头。她说到:“也许你说的是对的,谁知道呢?总之,你要追求李晴,就得先拿出你的诚意。你要是有房子的话,我想你们的事情才会容易些!”

  “照你这么说,我就没有希望了?”林德问到。他的脸都涨红了。

  “你先别急!没事的,我去帮你问问。”董思思笑着说到。

  董思思的应允无法让林德信服,因为他看到她的眼神游移,脸上一副做作的表情。他不知道董思思到底会不会帮忙,但他知道,她的帮助对他来说已经不重要了。他要凭着自己的努力去获得心上人的芳心。他相信他可以做到的。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端木文成
对《第二章(六)》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