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五十五回 布衣竟令罗绮贱 囹圄当使华宫愧(其二)
本章来自《清平世界》 作者:鲁南山
发表时间:2018-12-14 点击数:2272次 字数:

       人们并没有停下,自由就在眼前,谁都不肯束手就擒。他们分散逃开,有的向山上跑去,有的继续朝苦觉寺狂奔,有的则跑向山下的大路。追击的人开了枪,但没有击中人,不过听到枪声还是有人停了下来,趴在了地上。
  “那里有人。”晋欢、阿亮、戴善等一批向山下跑的人看到距他们几百米远的大路上驶来四辆汽车,看样子是奔着别墅去的。有的人以为这些人是关押他们的人或者是他们的同伙,因此又掉头往山上跑。剩下的人则认为即便这些人真的与关押他们的事有关,光天化日之下也不敢胡作非为,必得做出一副一无所知的模样,毕竟这里有上百人看着呢。而且,说不定这些人是循着线索来救他们的。因此这一批人向着车子的方向跑去。
  车子在距离他们十几米的地方停了下来,车上的人看到了他们,等里面的人下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到了跟前。
  “我们有救了。”一个人大喊,“我认识他,他是吕升平。”
  人们欣喜若狂,接着便朝往其他方向逃走的人大喊了几声,将这个消息告知他们。那些人听见这边的呼喊全都调转了方向。而那些追赶他们的人一转眼就消失不见了。
  吕升平的身后站着七八个武警装扮的人,他们的脸都被面具遮着,戴着钢盔,背着机枪。见这么多人向吕升平跑来,一个武警向前迈了一步,右手握住了机枪。吕升平拦住了他,示意叫他不要动。
  “诸位。”吕升平开口说道,“苦了你们啦。”
  “我们……我们被人……关在这座别墅里。”最先跑到吕升平跟前的一个人来不及喘息,边说边用手指着山腰的别墅。
  “我都知道了。”吕升平说道“这正是我上山的理由。”
  “您……”
  “凌云渡现在虽然混乱,可一夜之间上百人无缘无故失踪还是能够察觉的,我的手下查到了这里。”
  这时候,原先往别处逃走的人陆陆续续赶了过来,吕升平身边的人越聚越多,他身后的武警警惕地观察着周遭的一切。
  “这到底是谁干的?”
  “姜化龙。”吕升平的回答让所有人震惊不已,这个神秘的男人在爆炸发生之后第一次被官方主动提及。
  “你们不要声张,我还在调查,请你们相信我。”
  “可现在来说,我们遭遇了什么不是最重要的。”晋欢喊道,“爆炸产生了毒气,我听一个消防员亲口说的,他们无法应付。”
  “对,有人跟我说过同样的话。”阿亮说道,“不能再让他们强攻了。”
  “你们还不知道。”吕升平说,“我们已经觉察到了这一点,目前所有消防员都已撤出,生化部队全面介入。”
  “河水被污染了。”戴善距离吕升平较远,不得不扯着嗓子喊,“不能再自欺欺人。”
  “你说得对。”吕升平大声回应,“为了防止污染的延续,我们决定填河。善空河流经爆炸区,被严重污染,更可怕的是它源源不断地注入幻尘河,治理已经来不及了,填河项目正在议定。”
  “不能再等了。”戴善又喊道,“要是连幻尘河都保不住,凌云渡就完了。”
  “可是还没有通过评估,水利专家也没有到位。”
  “等你们的评估结果下来什么都晚了,你们对自己做事的风格还没有足够的认识吗?让我告诉你,善空河弯折狭窄,对凌云渡可有可无,甚至妨碍道路铺设,影响城市规划,三年前曾经有人提议将其填埋,因为老一辈凌云渡人的反对而搁置。可是现在事情如此紧急,你们竟然还要议定、评估?”
  “你怎么知道的?”吕升平好奇地问道。
  戴善说话的时候,人们为他让开了一条路,他走近了吕升平,说道:“因为我就是三年前提议案的人。”
  “你……”吕升平惊讶地看着他,在场的人发出一阵惊叹。
  “我是戴善。”
  “你不是要水利专家吗?”黄兴未说道,“他现在就在你的面前。”
  戴善是举国文明的水利专家,在河流力学和治河工程方面造诣极深,吕升平早就听说过他的名声,而三年前他因为收受贿赂违规评估被抓进了监狱的事吕升平也有所耳闻,遂问道:“你不是……怎么会在这里?”
  “是,我本来是待在昆盛监狱里的,爆炸摧毁了监狱,我逃了出来。”
  “好。”吕升平说道,“可是我没有人手,正在申请调遣部队。”
  “我们愿意执行填埋任务。”黄兴未挤到了前面。
  “你是……”
  “我也是昆盛监狱的犯人。”黄兴未自认没什么本事,也不肯安心学手艺,更不愿意做劳力,因此走上了歪路。他和两个同伴绑架过一个高官的女儿,不过没捞着什么好处,后来在一次抢劫中失手杀人被判无期徒刑。
  “可是这个工程需要……”
  “当时从昆盛监狱逃出来一千多人,现在虽然没有聚在一起,但全都留在了凌云渡。”
  “除了你们之外,其他人……”
  丛向泯虽然没有抬头,但声音还是极响亮的,他说:“我们选择留下来而没有趁机逃走就是想为遭受灾难的凌云渡尽一份力,只要您应允,这一千多人很快就能聚集起来。您知道的,困难和挫折比富贵和安乐更能凝聚人。”丛向泯虽然腼腆内向,可是孤高自傲。刚刚大学毕业进入一家公司就因为嫉妒一位与他同时入职的同事而盗窃了他的设计并公之于众,他也因此被判了刑。
  “我们见到了爆炸的惨状。”黄兴未说道,“希望能做些什么。”
  “我们都是罪犯,曾经伤害过这个社会。”丛向泯说,“这么做,只是想赎罪。”
  “可是填河需要深入爆炸区,我不能……”
  “有什么大不了的,相比于以前我们做过的那些事,这惩罚算是轻的。”黄兴未说道,“再说了,河道离爆炸中心还有一段距离。”
  “万一你们出了事,我怎么跟你们的家人交代?”
  “你应该关心的是凌云渡百姓的生死,而不是给谁一个交代,生死是万千百姓的事,交代是你一个人的事,你说哪边的事大?”
  晋欢觉得戴善这番话太不给吕升平留面子,可吕升平的脸上并没有不悦的神色。
  “哎呀。”黄兴未急坏了,“你怎么这么婆婆妈妈的?”
  “做决定吧。”丛向泯说道,“你做这事不符合流程,上级也许会因此怪罪,可千千万万老百姓会心存感激。”
  “你说话呀!”戴善激动起来,“你一个人的荣辱跟上万老百姓的生命相比算得了什么呢?”
  “我在想,现在的卡车数量够不够你们使。”
  “你答应啦。”他们三个人抱在一起,周围的人则又喜又忧。
  吕升平说道:“上面的事我顶着,你们的命可都在自己手里。”
  他最终答应了他们的请求,这是极冒险的做法,他一定会受到非议和责难。几十年来,吕升平做事一直以谨慎安稳著称,深受上级信任,像这样的事,他是第一次做。他方才迟迟没有答应是担心“逃犯”的安危,可就像他自己的微小私利一样,这近一千人的安危也远远及不上整个凌云渡百姓的存亡,这是他们的选择,也是他的选择,只能放手一搏了。
  三个小时之内,那上千名“犯人”就聚集到了一起,这是一个了不起的团队,单从各有所长这一点上来说他们做到了极致。从勘察、测量、估算到掘土、开车、爆破,他们无所不能。再加上这一群人勇敢无畏,踏实勤快,而吕升平又尽其所能地为他们提供工程所需的各种资源,填河的效率并不比部队差多少。
  当天晋欢和戴善他们分手下山之后,已是中午时分,此时火势有了渐小的趋势,浓烟则越发浓密。阿亮陪着晋欢来到世光大道,可他的朋友们都已离开,他们决定回苦觉寺找找看。在寺内寻了一圈也没有他们的影子,正在担忧之际,晋欢看到常业清从远处走来,刚要开口叫他,他却将食指竖在嘴边,示意叫他不要说话。
  原来在晋欢来此地之前,周克新和陈海润听说了填河的事情即刻赶往现场。刘问之和常业清在医院里见韩采梅醒来打算离开,只留下傅枕云照顾她。
  傅枕云把两人送到病房外,刘问之见一个人从邻近的病房里匆匆走出来,快速往楼下走去,他走到楼道边,握着扶手向下说道:“嗨,消防员兄弟,你的伤没什么事吧?”
  那人听到有人叫他,慌张地回过头,对着刘问之局促地笑了笑,即刻转身,走得更快了。
  “他是谁?”傅枕云突然抓住了刘问之的臂膀,由于用力过大,他都觉得有些疼了。
  “你怎么了?”刘问之奇怪地看着她。
  “你说他是消防员?”傅枕云看上去很激动,刘问之不解何故。
  “没错。”
  “不对,他不是消防员。”傅枕云说得极其肯定。
  “不可能。”刘问之也说得极其肯定,“昨天晚上我见过他,他因为救火受了伤。”
  “四年前,我和韩采梅在凌云渡遇到了风虎集团运货车发生爆炸的事,你还记得吗?我跟你们说过。”
  “记得。”
  “当时我们被人关了起来。”
  “我知道。”
  “逼迫我们说谎的人就是他。”
  刘问之和常业清十分震惊,如此说来,这个人与风虎集团的高层一定有着莫大的关联,否则如此机密的事怎么会交于他处理呢?曾经他是崔二寅的心腹,现在成了姜化龙的人也说不定。
  “跟上他。”傅枕云说道,“或许能揪出姜化龙。”
  他们两个也有此打算,但刘问之与他打过两次照面,怕他认出,因此只有常业清跟了上去。他走的路程并不远,常业清远远地跟着他进了苦觉寺,刚才见到晋欢要同自己说话怕被他发现这才示意叫他噤声。晋欢和阿亮都明白他的意思,注意到了他盯着的那个人,晋欢认出了他,昨天晚上就是他骗了自己。他迎面朝晋欢走来,晋欢躲在了阿亮身后,他并没有注意到他。
  那人绕过观音殿朝正殿走去,常业清跟了上来,经过晋欢和阿亮身边的时候,他们两个随他而行。他再次示意,叫他们不要出声。突然注意到阿亮,常业清看了看晋欢,晋欢笑而不语,阿亮指了指前面的人,叫他专注自己的事。
  那人在正殿外西南角的石柱旁停了下来,不一会儿功夫,有一个人被一群年轻人簇拥着从殿内走了出来。他不是别人,正是上次阿亮偷盗的对象,常业清和晋欢一齐看向阿亮,阿亮把头扭到一边,吐了吐舌头。
  “原来竟是他?”常业清自言自语道。
  “他是谁?”晋欢问。
  “我也不敢确定,他有可能就是一直没有露面的姜化龙。”
  “哦,我不知道你们发现了什么,单看这个阵仗就不像一般人。”
  “哈哈,你们还以为自己多聪明。”阿亮笑道,“其实全都是笨蛋。”
  “什么意思?”晋欢问,“为什么这么说?”
  “他根本不是你们说的什么姜化龙。”
  “啊?你认识他?”常业清讶异道,“他不是姜化龙,那他是谁?”
  “他的名字叫崔二寅,你们说怪不怪,世上居然有人叫这种名字。”
  常业清和晋欢先是一惊,片刻之后便笑了起来,这个假和尚也太无知了,对风虎集团的事一无所知。
  “不知道谁是笨蛋。”晋欢笑道,“他也许不是姜化龙,但他绝对不是崔二寅。崔二寅是风虎集团的前任董事长,四年前被抓了起来,现在还在北都的监狱里呢。”
  阿亮见他说得煞有介事,满不在乎地说道:“不是就不是呗。”
  “我当你真的知道呢。”晋欢说道,“那你刚才为什么说他是崔二寅?”
  “那天我偷……”说到偷字,他顿了顿,“我不是拿了他的皮包吗?里面有一块玉佛像,上面写着崔二寅,我还以为那是他的名字呢。”
  常业清和晋欢听他这么说,都觉得有些不对劲。也许这个人是姜化龙或者其他跟崔二寅关系紧密的人,所以他们手上会有刻着崔二寅名字的佛像。常业清想起他将那人丢失的皮包还给他时,他曾试探着问他有没有打开过皮包,难道是害怕别人见到这块玉佛像知道了什么事?莫非他真的就是崔二寅,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为什么没有在监狱里面服刑呢?难道他根本就没有受到惩罚?常业清又做了一个大胆的假设,或许眼前这个人既是姜化龙又是崔二寅,这位风虎集团的董事长本领通天,陈仓暗度,出事之后改了个名字愚弄世人,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事发之后姜化龙不敢露面的原因。可是这一切都是推测,事实究竟是什么样的,还需要进一步的调查。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鲁南山
对《第五十五回 布衣竟令罗绮贱 囹圄当使华宫愧(其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