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二章(五)
本章来自《林德的烦恼》 作者:端木文成
发表时间:2018-12-13 点击数:2153次 字数:

  (五)

  星期天早晨,天空中飘着淡淡的薄雾。太阳的光辉被隐匿在灰色的云层中,就连远处的山峦都变得若隐若现。渐渐地,雾气消散,远处的树林和近处的村庄愈加清晰。林德吃完早饭,又回到卧室上了一阵儿网。待他出了院门走向公交车站的时候,雾气已完全散去,这时大约是九点一刻。

  下了公交车,林德沿着深圳路走了约两百米,又向南转向胜利路。他在胜利路的水果摊上买了些水果,然后走进了胜利小区。小区的门卫认识他,和他打了个招呼。到了表妹家的楼下,他先给表妹打了电话,然后上了三楼。

  “快进来吧!你还买东西了吗?”林月打看门后,站在门口问到。

  “就买点水果!”林德提了提盛水果的塑料袋说到。

  “家里有水果的,你还买它们做什么呢?”林月关门后说到。

  “买回来吃呗,闲着没事磨磨牙。”林德笑着说到。他把水果递给表妹,然后弯腰解开鞋带,换上拖鞋。

  “买这么多,吃不了就都坏了。家里就我和妈妈平时吃点儿,爸爸一般都不吃的!”林月将水果放到茶几上说到。

  “瞧你说的,就一点儿水果还能吃坏了不成?没事儿,有我呢,我能吃!”林德说到。

  “那好吧,我现在就去洗几个。一会儿咱们两个慢慢磨牙。”林月说到。

  林月从茶几下取出一方一圆两个果盘,又从塑料袋里捡了几个桃子和几个苹果放进圆形果盘内,然后一手端着水果一手拿着空盘走进洗手间。

  “叔叔、婶婶都出去了吗?”林德没见到林文义夫妇,于是问到。

  “爸爸去修车了,妈妈给学生补习去了。他们中午才能回来。”林月答到。

  最近,王春霞和其他几个老师一起在校外开了个补习班,所以每个工作日的晚上和每个周日的白天,她都要去给学生们补习功课。

  “婶婶可真够忙的了!好不容易休个周末,还得拿出一半的时间去补课。”

  “她呀,整天就闲不住!如果不去补课,她就在家里忙个不停。有时候她还把学生们的试卷、作业拿回来批阅,一忙就是一上午或一下午。爸爸总说她把办公室从学校挪到了家里。”林月说到。

  “只可惜,上学的时候,我没遇到好老师。要是我的老师都像婶婶一样,我一定会考上更好的大学的!”林德感叹到。

  林月笑了笑,说到:“如果你遇到像妈妈一样的老师,只怕你就要叫苦连天了!妈妈对她的学生要求都很严格的!”

  “不过想想,还是严格一些的好!”

  “妈妈就一直这样认为的。她说,对学生严格一些,更有助于培养他们的自律。一个人要是没有自律,就不会有自由的。我赞同妈妈的观点。”

  “你们的观点都好深奥啊!但我可没想那么多!”林德说到。

  林月笑了笑。

  “对了,我记得你家的车前几天就送去维修了,怎么这么长时间还没修好呢?”林德问到。

  “上次的那个问题已经修好了。这次是车灯的问题。”

  “不过,爸爸不在家倒也挺好的!平时他看电视,总爱把电视机的音量调的很大,吵的我都没法看书!”林月继续说到。她将洗好的水果整整齐齐地摆在方形的果盘内。

  “你可真够清静的,可别掉进书里!”林德笑了笑说到。

  “才不会呢!我喜欢它们,它们都是我的朋友!”林月说到。

  “它们,它们是谁?”

  “当然是书了!是你提起来的嘛!”林月说到。她端起果盘,走进客厅,将果盘放到沙发旁的茶几上。

  “哦,你可真有毅力!”林德拿起一个苹果说到。

  “这有什么呢?本来就很容易做到的事嘛!对了,要不要参观一下我的新书房?”林月想向表哥展示自己的新书房。

  “新书房?你有书房了?在哪里?”林德问到。他好奇地站起身来,向屋子四周张望。

  “你记得我家的那个储物间吗?就是由那个储物间改造的!”林月一边说着,一边带表哥向书房走去。

  “哦,我想起来了!就是那个窄窄的储物间吗?”林德跑在表妹的前头。

  “我也以为那个储物间很小,可事实恰恰相反。它要比我们想象的大很多!”林月说到。

  进了书房,林德四处参观了起来。书房里有两个大的书架,相对而立,紧靠着墙。书架的中间是一条约一米半宽的过道。书架上摆满了书籍。

  “哇!这里可真够壮观!这得有多少本书?”林德吃惊地摸着书架,随机地翻动着书籍。

  “不多,一共是一千八百多本。”林月说到。

  “什么?这么多?你能看的完吗?”林德张着嘴吃惊地问到。

  “干嘛要这么大的反应?它们只是看起来多,实际上没那么多的!”林月说到。

  “你说的可真轻巧!对我来说,这本就已经够厚了,更别说这所有的书了!你真是个奇女子,恐怕全中国也找不出第二个了!”林德从书架上拿下一本厚厚的《飘》,皱着眉头说到。

  “那只能说明你的心不够安静。我相信我们这么大的国家,肯定会有很多比我还喜欢读书的女孩!”林月微笑着说到。

  “那只是你的想象!能看进这种书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你看看,现在还有几个年轻人正经读书?而那些读书的,读的也都是些仙侠、言情类的网络小说。不过,说实在的,那些网络小说还真挺好看的!”林德说到。

  “我对书是很挑剔的!你敢不敢打赌,你若看惯了我的书,就再也不愿看别的了?”林月说到。

  “怎么可能?你那些书多半都很无聊,我还没看就昏昏欲睡了。还有些书,根本就没有任何有趣的情节,可教人怎么看呐!”林德摇头说到。

  “既然你连看都不愿意看,那就当我没说过刚才的话吧!我可不愿和你谈什么道理,讲什么理论。看不看随你,我可管不着!”林月说着转身向卧室走去。

  “你要去哪儿,我还没参观完呢?”林德问到。

  “我要去看书了,你自己在那里待着吧!”林月头也不回地向卧室走去。

  “嘿!我会无聊的!”林德说到。

  “那你就看电视吧。不过你可不要调太大声!”林月走到卧室门口说到。

  “现在电视里多半都是些无聊的东西!算了,我想我还是找一本书看吧!大不了就睡到吃午饭!”林德说到。他在书架上寻找着。

  “我记得,这本书在初中的历史课本上提到过。就这本吧!它薄的可爱!”林德拿起一本《老人与海》自言自语到。

  林德拿着书走进客厅,他翻开书的第一页,然后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他随手拿起一个苹果,一边吃着一边看着书的序言。他读了两页序言,便没有耐心读下去了。他越过序言,直接读起正文来了。

  他读了前几页,发现自己有些昏昏欲睡。他抬头看了看表妹,她正全神地投入书中。他有些嫉妒,也有些不解。他不明白,为什么表妹就能够安安稳稳地坐住。他很想像表妹一样沉稳安静。他要证明自己也能做到,于是打起精神继续读了起来。他开始投入到书的内容中了。书读到一半的时候,他也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他全神贯注地融入到书中,就连他自己也是完全没有想到的。事后,他还为自己的投入感到惊讶呢!

  虽然书很薄,可他依然花了两个小时才读完。书中的有些地方,他连续读了好几遍,尤其是老人同大马林鱼角力以及老人同鲨群斗争的那两段。他合上书后,意犹未尽,又将老人同鲨鱼斗争的那段看了一遍。正在他全神贯注地看书的时候,林文义回来了。

  “您回来了!”林德见到叔叔忙起身问候到。

  “哦,小德来了!什么时候到的?”林文义问到。他一进屋便脱了鞋,换上了拖鞋;然后又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挂在衣服挂上。

  “上午九点半左右吧,我来的时候家里就只剩表妹了。”林德答到。

  “我去修车了。前几天刹车灯坏了,一直没时间修;正好今天周末,就开去修修。你婶婶比我更忙,她要去给几个学生补习,得中午才能回来呐!”林文义要去洗手,路过林月卧室的时候,看见林月正躺在床上看书。他对女儿说到:“你表哥来了,你就躲在这里看书,你应该多和你表哥聊聊天的!”

  林月听到父亲说话,从床上坐起,向父亲笑了笑说到:“你看,我和表哥都在看书,我们要是聊天,岂不耽误了彼此的事情吗?”

  林文义听了女儿的话,笑着说到:“即使是看书,也不好把表哥一个人丢在客厅的!”

  林德听了叔叔的话,忙笑着说到:“没关系的,我在哪都一样。看书需要清静,我们坐在一起,就全走神了。”

  林月接着说到:“表哥又不是外人,何必像客人那样招待?表哥到了家里,自然是怎么舒服怎么来。”

  林文义笑着说到:“哦,倒成了我的不是了?瞧,你们这些孩子可真有思想。”他摇了摇头,走进了洗漱间。

  正在三人说话的当口,王春霞回来了。她一进屋就看到林德,遂笑着问到:“哦,是小德呀,你什么时候到家的?你父母怎么没来呀?”她一面说着一面将一个长宽约二十公分的紫色皮包和刚从超市买回的几包青菜放在鞋柜上,然后迅速地脱掉脚上的棕色平底皮鞋,换上一双紫色棉拖鞋。

  林德忙跑过去将婶婶的皮包挂到衣挂上,笑着答到:“我上午就到了。我爸妈都在忙,所以没时间过来。他们昨天还说,会抽空过来的。”

  “也是,你爸妈都那么忙,过不来也是应该的。现在我这边一直忙着给学生补习,等过一段时间,没那么忙了,我和你叔叔就到你家去。你爸爸整天都跑在外面,从早到晚地搬运海鲜,可累着呐!再说,海鲜又臭又腥的,搬起来又湿又重。幸亏他现在腿脚还好,要不,那活儿简直都没法干!还有你妈妈,她的腿前年受了风寒,干起活来也不太方便,幸好她们服装厂保洁的工作好干,要不,她还真就干不了什么重活儿。真为他们两口子心疼!”王春霞说到。她脱掉身上的大衣,挂在衣挂上。她刚要走向洗漱间,大衣掉了下来。她又忙转身弯腰将大衣拾起,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把它挂了回去。

  林德默默地站着,心里一阵酸楚。做父母的整日辛勤忙碌,而他这个做儿子的却无法体会那种艰辛,他为此感到惭愧。

  “现在的海鲜生意好,你爸爸还能多赚点儿。去年他还说要给你攒钱买房子哩!我想他们两口子也应该攒了一笔了。应该够给你付首付了。这两年,他们再给你攒个装修费,彩礼费,到时候你就能娶媳妇了。你们现在的孩子,都太能花钱;你们不赚钱,就不知道钱难赚!你看你二叔家的思孝,还没有工作呐,就胡吃海喝,整天在外面鬼混。虽说你二叔家条件好,可你二叔他们两口子也不能养活他一辈子吧?那孩子比起他姐姐来可就差远了!他姐姐还思量着开一个花店呐!有想法并付诸行动是好事,你二叔的家业就是他们日后谋生的根基。你二叔的根基厚,孩子们创业的平台就高。他家的孩子,只要想干点实事,成功的几率就比普通人家的孩子高出十倍。我看,思孝那孩子也没多大出息了。”她走到洗漱间门口,发现门反锁着。她又回到客厅,将放在鞋柜上的青菜拿了出来,放在茶几上。她把垃圾桶拿到茶几旁,坐在沙发上择起菜来。

  林德坐在婶婶身旁,帮着婶婶择菜。林月也放下书本,来到客厅帮忙。

  “还有你,小德,你现在有工作了,得学着为你父母分担了。你父母拼命还不都为了你吗?他们愿意为你攒钱,那是他们做父母的心意。而你这个做儿子的,应该用自立、自强来回报他们。再过几年,他们就都老了。他们干不动了,你还要依靠他们吗?你一向都懂事,婶子也知道你不是一个偷奸耍滑的孩子。平时的工资少花一些,多忙你父母攒点钱,这是你应该做的。”王春霞说到,她又看了看女儿继续说到:“还有小月,我和你爸爸也在电话里跟你哥说过,你们自己的事,要学会自己处理。我和你爸爸能动弹的时候还能帮帮你们,可我们动不了了呢?你们的生活还要由你们来过。我们再怎么努力,帮到你们的也都有限。我和你爸从来都不会干涉你们的生活。你哥喜欢什么样的女孩,他就去找;你喜欢什么样的男孩,你就去找。你们的想法对也好,错也好,我和你爸都只能尽量帮助你们纠正。我希望你们都能做正直的人!世界上所有的歪门邪道、奸诈罪恶、懒惰堕落都不会长久,会被唾弃的。而你,小月,你要嫁什么样的人,由你自己来定。我希望你能凭着你的良心去决定你的爱情。男孩吗,首先品行得端正还要能吃苦,相貌倒是其次。你喜欢他,只是因为他的人,跟他的外在条件无关。你读了不少的书,相信你也能静下心来独立思考了。定而静,静而安,安而虑,虑而后得。这些古人就懂得道理,如何我们现代人就不知了?女儿,妈妈相信你能做到!”她又转向林德,“还有小德,婶婶相信你也能够做到!”

  林德点头答应着,林月则扑到母亲怀里感动的落下泪来。王春霞拍了拍女儿,微笑着说到:“你瞧,都大姑娘了,还动不动就抹眼泪,丢不丢人呀!好了,不哭了,你能明白就好。天下的父母都一样的,都想把最好的留给自己的孩子。我和你爸爸能留给你的,恐怕就只有这些叮嘱了。等到你们做了父母也就知道了。”

  “妈妈,您的话,我会牢记的!我永远都爱你和爸爸!”说着,林月又扑到了母亲的怀里。

  吃完了午饭,王春霞便又去给学生补课去了。林文义有一些试卷要批阅,他便在卧室里忙活起来。林德有午睡的习惯,便去睡午觉了。林月躺在床上看了一会儿书,也睡着了。

  下午两点,林德和表妹便乘车去了学校。林月带表哥参观了校园,又参观了她的办公室。林德认为表妹的办公室既整洁又宽敞,比他公司的办公室还要好很多。林月翻开了她代课班级的学生名单,此外,她还翻阅了这个班级的成绩单。林月向表哥讲起了许多她做老师的想法以及教学方式。而令林德感到意外的是,尽管表妹刚刚做了教师,可她的教学思路却异常清晰。这也是很多新教师无法做到的。他们又去参观了林月任教班级的教室,他们被教室里的极富想象力的黑板报吸引住了。黑板上画着一匹矫健的骏马,正张开翅膀飞向明媚的太阳;山河大地都在它的脚下,它就像天空的精灵一样自由自在。它的左蹄踏着一块儿云朵,为飞向太阳做最后的冲刺。

  他们在返回的途中,恰巧遇到海伦和她的男友在街边闲逛。他们四人有说有笑地逛了起来。他们逛了很久,直到感到乏力。他们来到了一家咖啡厅,这家咖啡厅还经营炸鸡和汉堡。他们点了汉堡和咖啡,一边吃着一边聊着。不知不觉,太阳已经落山。出了咖啡厅后,他们又同走了一段路,便道了别。海伦和男友去了公园;林月陪林德到附近的公交站等车。没过多久,他们就等来了林德乘坐的车次。林德辞别了表妹,乘公交车回家去了。

  回去的路上,他想起了婶婶的话,又想起了在咖啡店里,海伦对男友说的情话。他总觉得,海伦这样偷着恋爱并非是一件好事。毕竟她总要面对父母的。一旦海伦和家里闹翻,她总不能离家出走吧?他还觉得,海伦的男友时常会有一种做作的举动,让他看着很不舒服。他希望那个男人能够真心的对待海伦,不然,海伦会极度悲伤的。他感到无聊,于是靠在座椅上望向窗外。他仿佛看到,一位沧桑的老人正站在山顶挥动着鱼竿,而山下转眼成了一片汪洋。老人钓到一条比他脚下那座山峰还要大的马林鱼。老人弓着身子拼命拉扯,而大马林鱼却纹丝不动。忽然,老人的身体被鱼拉着飘向远方,转眼间消失在茫茫的晚霭之中。当林德定睛看时,一切都恢复如常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端木文成
对《第二章(五)》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