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五十五回 布衣竟令罗绮贱 囹圄当使华宫愧(其一)
本章来自《清平世界》 作者:鲁南山
发表时间:2018-12-13 点击数:2246次 字数:

  晋欢虽然安稳平静地坐在椅子上,心里却满是烧灼的痛感。有人试图阻止所谓“谣言”的散播意味着消防战士还在不断地跳进死亡的深渊,意味着大批河岸上的百姓还在继续饮用受到污染了的幻尘河河水,意味着死难者家属和全国民众正在被假象蒙蔽。有一只恐怖的大手操纵着这一切,无数人的生死存亡决定于他的喜怒之间,制度的残缺固然可怕,人的卑劣更加恐怖。

  除此之外,晋欢还挂念韩采梅会因为他的失踪而担忧,他还不知道她正在被送往医院的途中。

  晋欢胡思乱想之际,那扇大铁门再次打开,又有三个年轻人被扔了进来。他们滚到了地上,一边爬起来一边骂骂咧咧,直到那扇铁门“咣当”一声关死。很显然,他们也因为惊讶于眼前的场景而目瞪口呆。前面的人们侧身让了让,以便于他们找到落脚的地方。晋欢起初像人们当时看他一样看着那三个人,可是当他们走近一些,他发现了异样。晋欢站起来,拨开人群向他们走去,心里虽然并不十分确定,但脚步仍越来越快。这三个人当中的一个对此有所察觉,他折返回去走向大圆桌的另一侧并且有意将自己的身体躲在人们背后。

  这房间如此之大,人又如此之多,晋欢想赶上他还真不容易,幸好有黄兴未帮忙,那人在房间里绕了大半圈经过黄兴未身边的时候,他一把抓住了他,恶狠狠说道:“喂,你踩着我的脚了!”

  “对不起,大哥。”他哀求道,“放了我吧。”

  “你让我放,我偏不放。”

  他的两个同伴见他被人欺负挤过来想要帮忙,却被黄兴未一掌一个推倒在地。黄兴未见晋欢跟了过来,右手稍一用力,那人也趴在了地上。晋欢扶起他,摘掉他的帽子,拿下他的假发,笑道:“果然是你!”

  原来这人正是当日在苦觉寺偷东西被晋欢抓住又逃掉的小和尚。他戴着帽子和假发,伪装得不错,可是他那稚嫩的肉嘟嘟的脸庞出卖了他,此时被晋欢认出来,双手捂着脑袋蹲在地上。

  “他是你的仇人吗?”黄兴未问晋欢,“我替你揍他。”

  小和尚从眼角里看到黄兴未高大魁梧的身躯和凶神恶煞的表情心中暗暗叫苦。

  “不是。”小和尚没想到晋欢会这么说,心中暗喜。

  “他是我的外甥,平时不听话,总躲着我。”小和尚听完咧着嘴望着晋欢。

  “你怎么有个这么大的外甥?”黄兴未有些奇怪。

  “家里孩子多,我大姐比我大十几岁呢。”晋欢笑道,“生了这么个不争气的畜生,惹我生气!”

  “哦,原来是这样,要是他再不听话你就告诉我,我替你管教管教。”

  “畜生,听到了没有?”晋欢把他拉起来,“以后听不听你舅舅的话?”

  “听,听。”小和尚哪里敢说个不字。晋欢借机占他的便宜,但是他很感激晋欢没有把他偷东西的事情说出来。

  “你到底是什么人?”晋欢把他拉到墙角,两个人坐在地上小声说话,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他们。

  “我叫董亮,你可以叫我鬼手阿亮。”

  “我是问,你是干什么的?”

  “你已经看到了不是?”

  “你不是和尚!”

  “谁告诉你光头就是和尚?”

  “你到底为什么偷那些钱?”

  “真有意思,钱是用来干什么的你不知道么?”

  “你自己花?”

  “那当然,我冒这么大的风险偷来的钱,不给自己花难道给你花?”

  “那你只偷那些有钱的人吗?”

  “废话,没钱的人我偷什么?”

  “我的意思是穷人的钱你也偷吗?”

  “我是认钱不认人,管你富人穷人!”

  晋欢的想法总归太理想化,总想在黑暗中寻出一丝光亮。他偷东西即便不是为了那些伤员,也应该是为了父母或者兄弟姐妹吧,他最好有一个令人感慨唏嘘的故事以便让人对他的行为表示理解。他哪怕有个生了病的妈妈或者跛脚的弟弟也好,就算这些都没有,他至少应该做到在被人质问的时候能够拍着胸脯说“老子只偷有钱人”。可事实并不是这样,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偷。

  “那你为什么偷走罗汉堂的门槛?”晋欢还抱着一丝希望,他或许会对自己古怪的行为给出一让人个意想不到的解释。

  “因为他们一时换不上新的,晚上我就可以钻进去偷里面的香火钱。”

  “可是你偷天王的琵琶,能有什么用呢?”

  “谁让他老瞪我呢!我故意气他。”

  “那你偷走的那些鱼鳖也都让你自己吃了吧?”

  “这倒没有。”他笑道,“还有我的那两个兄弟,他们偷的我也吃了。”

  “你很坦诚。”晋欢说道,“可你为什么也被抓到了这里呢?你偷他们东西了?”

  “他们的东西?打死我也不敢偷他们的东西,万一看了不该看的东西,嘿,小命都得搭上。”阿亮不禁打了个寒颤。

  “那你是……”

  “还说呢,到底还是偷了不该偷的东西。”

  “是什么?”

  “是你的头。”他想逗逗晋欢。

  “你说不说?”晋欢在他的胳膊上掐了一下。

  他嘻嘻笑了几声,接着说道:“那天你在寺院抓着了我,我逃走之后怕再遇见你们就不敢回去了,但我还得干活呀。我决定冒险一把,危险区的老百姓都撤了出来,房子全空了,这下可如了我的意。虽然没弄到什么钱财,可是吃了不少好东西,现在打嗝还有味儿呢。还有啊,这辈子没睡过这那么大,那么软的床。”

  “可你是怎么进去的呢?”

  “你忘了我是干什么的?”他得意地笑了,开锁是他这辈子最拿得出手的“手艺”。

  “真卑鄙,趁火打劫说的就是你。”

  他很认可这样的评价,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哎!可那里终究太危险了,不能为了填饱肚子丢了命吧。于是我就到爆炸区外围晃荡,那里有很多伤员,他们连命都顾不上了,谁还会在意身边的小偷?我刮了不少好东西呢,半年不开张也饿不着了。”

  “这种事你都做得出来,他们已经受了伤,你还偷他们的东西!”

  “我这叫敬业,你懂什么!”教训了晋欢之后,他继续讲述他的遭遇:“总在一个地方迟早会露馅,在我眼里,爆炸后的凌云渡到处都是宝藏,我看机会这么好,决定加个班。凌晨的时候我来到了世光大道,有一片地方摆放着一些消防员的尸体……”

  晋欢听得毛骨悚然,骂他道:“你简直不是人,他们是牺牲的英雄。”

  “反正他们已经死了嘛。”阿亮不以为意,“死人是看不见小偷的。”

  “他们全副武装,身上能有什么东西?”

  “怎么没有?我找到一块手表和一条项链。”

  晋欢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对他无话可说了。阿亮又说道:“我被抓进来,就是因为这个。”

  “因为什么?”晋欢不明白他的话。

  “我正在他们中间翻找东西的时候,看到一个消防员胸前的防火服是开着拉链的,我凑近一看,他里面白色衣服上写着一行字:明知有毒,屡令强攻,止,止。我的老天爷呀,怕什么来什么,见到这一行字比偷了贪官的账本还可怕,被他们知道了,我死无葬身之地。”

  “我到处瞧了瞧,见四周无人,拔腿就跑。可是我的腿像是被人抓住了似的迈不开,一下子摔倒趴在一个消防员的尸体上,他那圆溜溜的大眼睛一动不动地瞪着我。我知道他们死得冤枉,一定是变成了冤魂,我吓得我尿了裤子,连忙跪在地上给他们磕头赔不是,把从他们身上搜来的项链和手表还了回去。我这才注意到,刚才不过是被一个消防员的手臂绊了一下,妈的,吓死爷爷了,我头也不回地走掉了。”

  “走着,走着,我觉得不对劲,一个消防员让我看见了他衣服上的字,另一个消防员用手绊倒了我,还有一个用眼睛瞪着我,他们肯定是有求于我。他们不想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了,也不想再有更多的队友死去。”

  “去他妈的,谁管他们?为了几个死人再把自己搭进去喽,傻子才干呢!我又往前跑,可我总是想起那个消防员的眼睛,他一定在盯着我看呢,笑我胆小,怨我懦弱,骂我没义气。他奶奶的,老子胆小怕死,老子承认,老子活得不像个人,这也是事实,可谁要说老子不够义气那老子可就翻脸了。我头一回上手给人放风,宁肯被抓也不独自逃走,混了这么多年凭的就是义气!”

  晋欢心里不禁失笑,他才多大就混了这么多年?

  “所以我又回去了,不能叫他看不起我。我脱下了那件写着字的衣服,把它拿给警察看。”

  “然后呢?”

  “然后就被抓到这里来了,遇见了你,还被那个大个揍了一顿。”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不自主地望了望身后。

  “跟你一起进来的那两个人是怎么回事?”

  “是我把他们坑了,我去警察局的时候找他们壮胆,结果……”

  “喂。”阿亮招呼两个兄弟,两个兄弟见他招手都走了过来。

  “咱们先睡一觉吧,困了。”他跟两个兄弟说。

  “这里?”晋欢讶异道,“这里你也能睡得着?”

  “这里比我们平日睡觉的地方好多了,至少风吹不着,日晒不着。”

  “那也没心思睡觉啊。”

  “这么好的地方不睡一觉可惜了,睡一觉休息休息就出去了。”

  “你还没睡呢就做梦了!”

  “怎么了?”

  “你没看见门口那些人?你还要出去?”

  “我又没说从门口出去。”

  “从哪?天窗?你会飞吗?”

  阿亮指了指铁窗,脸上露出了神秘又自信的神情,晋欢心头一震,登时兴奋起来,阿亮笑道:“忘了我是干什么的?”

  “铁链子上的锁这么大也能打开吗?”

  “比这更大更粗的也难不倒我。”他笑道,“好像喘气一样简单。”

  “那你还睡什么觉?”晋欢提高了嗓音,来回摇晃着他的肩膀。

  “那就不睡了?”他问晋欢。

  “走吧,还等什么?”

  “好啊,走。”

  阿亮和他的两个同伴缓缓穿过人群,在大多数人还未来得及惊讶的时候就已经将就九扇大窗全都打开了。他跳上窗台,回头对满脸写着难以置信的人说道:“你们走吗?我先走了。”他观察过了,这大厅在二楼,下面是草坪,跳下去对他来说简直易如反掌。

  人们如同在饥渴时望见冰泉,喜出望外。他们既不能弄出太大的动静惊动了外面的把守者,又不能过于缓慢以免铁门会在下一批人被关进来的时候打开。这些人当中有一些为从二楼跳下去感到相当为难,但此时紧要关头,又见很多人都跳了下去而安然无恙,把心一横,一闭眼睛也就跳了下去。由于这九扇大窗分担了人流,人们虽然急迫但并没有多么拥挤,所有人都非常顺利地逃了出去。

  这时候人们才知道关押他们的地方是一座位于山腰的别墅,就在善空山苦觉寺西边的山梁上与寺院遥相对望。这别墅气势恢宏,美轮美奂自不必说,单就这从山下一直延伸到别墅入口的悠长、曲折而又宽敞的道路居然能在这样险峻的山上建成,不知要花费多少钱财人力!

  这道路盘旋而下直到与山下的公路相接,但为了保险起见,他们没有走大路,倘若被恶人发现了岂不是功亏一篑?所有人都一致同意,决定向东跨过山梁,往苦觉寺而去。

  然而或许是把手房间的人发现了端倪,或许是他们人数众多目标太大而最终暴露,总之,他们被发现了。追击的人一边端着机枪向他们跑来,一边警告他们:如果再跑就要开枪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鲁南山
对《第五十五回 布衣竟令罗绮贱 囹圄当使华宫愧(其一)》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