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二章(四)
本章来自《林德的烦恼》 作者:端木文成
发表时间:2018-12-12 点击数:2162次 字数:

                                                                          

  (四)

林德正式上班的第四天,是星期五。这天上午林德是这样度过的:在去到办公室后,他先上了会儿网,将那些近期发生的娱乐新闻浏览了一遍;然后,他打开背包,将昨天复印好的文件拿出来翻阅。这些文件,尽管昨晚就被他带回了家,可直至两分钟前,它们都有没离开过背包。两分钟后,他便对着厚厚的文件发起呆来。这些文件很枯燥,让他提不起半点儿兴趣。每当他打瞌睡的时候,就会去洗手间。去洗手间会经过楼梯口。每次经过楼梯口的时候,他都会满怀期待地向楼上张望。出了洗手间后,他会在楼道一带徘徊。他总是满心期待着遇见李晴,可他每次都失望而回。办公室的打印机仍然没有修好,所以部门里的文件的打印工作还得到楼上的财务办公室完成。当然,林德对打印的工作十分积极。他总是向同事们询问有无要打印的文件,并承担了部门里所有文件的打印工作。他站在打印机旁,偷偷地看着李晴。李晴只是一味地低头工作,偶尔才会抬起头来朝林德笑笑。尽管李晴只是浅浅一笑,可这已经让林德很满足了。每次从财务部回到办公室,他都会把李晴的样子回味一番,并且不自觉地痴笑。他感觉世界是如此的美好,而他就像一只翱翔在天际的小鸟,欢快而自在。他阅读文件,他看见李晴正在灰白的纸张上朝他挥手微笑。每当李晴从纸上消失,他都会感到失落。他一遍又一遍地翻动文件,匆忙地寻找着李晴的踪迹。他意识到自己喜欢上了李晴,心中既忐忑又激动。他很想知道她现在有没有男朋友。可这种事他又羞于打听。他总觉得贸然打听会招致不必要的麻烦。他可不想还没有和她正式接触,就把自己的心事闹的沸沸扬扬了。他需要多一点耐心,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去了解对方。

中午的时候,海伦打来电话,约林德一块儿吃晚饭。同去的,还有林月和一个神秘的朋友。尽管林德一再追问那个神秘朋友的身份,可海伦坚持保密。他们约定,在林德下班的时候,海伦和林月会到他公司的门外等候。

下午上班后不久,林德和他的同事们便被祝永康叫到会议室开会。会议由质量部的经理主持,目的是探讨如何应对省卫生小组的检查。会议持续了三个小时,期间,林德睡了两觉。

  下班后,林德匆忙地跑出了办公室。他刚出公司门口,便看见海伦和林月站在不远处的一颗大树下等候。海伦和林月看见表哥,忙向他挥手。林德挥了挥手作为回应,同时快步地向两位表妹走去。

  “嘿,表哥,你好吗?”海伦笑着问到。

  “我很好,你呢?”林德回答,同时又向海伦问到。

  “我很好!”海伦笑着答到。

  林德又向林月问到:“嘿!那么你呢?”

  林月微笑着回答到:“我也很好!”

  “没错,我们好的不得了!”海伦向林月使了个眼神又对表哥笑着说到。

  林德打量着两位表妹,他发现两位表妹美丽极了。尤其是海伦,她身穿一件酒红色的连衣长裙,戴着一顶近似酒红色的遮阳帽,浑身散发出一种迷人的气质。比起海伦,林月的穿着就显得朴素很多。她身穿一袭白色梅花长裙,脚上穿着一双淡蓝色的平底鞋。在林德看来,林月像是一位知书达理的公主;而海伦则向一位迷人的贵妇。尽管海伦还是个女孩。

  林德想起了林月的新工作的事,于是向林月问到:“对了,你的新工作还顺利吗?”

  “挺顺利的!其他的老师们都很照顾我。”林月笑着说到。

  “那你有没有给你的同学们上过课呢?”

  “上过一节。”

  “他们喜欢你的课吗?”

  “算是喜欢吧!总之不排斥。”林月想了想回答到。

  “对了,你和婶婶在一个办公室办公吗?”

  “不在。她教的是高年级,办公室在我的楼上。不过我们还是经常见到的。”

  “等有机会的话,我可得去学校看看。我已经很久没去学校了。”林德说到。

  “随时欢迎!不过,你去之前,要先告诉我一声,我好陪你一起去。”

“那就说定了,要不,就这周末吧!”

“随你的便!”林月笑了笑说到。

“嘿,你们两个可真没完没了了!想去就去,啰嗦什么?”海伦朝表哥撅了撅嘴说到,“难道你见了我们就没有什么赞美的话要说吗?”

  “哎,你看我,真是笨死了!”他拍了拍脑袋说到。他蹿到两位表妹面前,弓着腰,双手抱在胸前说到,“你们两个真是美极了!我很荣幸能与两位美人共进晚餐!”林德笑着说到。说着,他转过身子,伸出胳膊,让两个表妹挎着同行。

  “你的嘴可真甜,只可惜还没有女朋友!”林月说到。她和海伦笑了起来。

  “我看,有我们在他身边,别的女孩就不敢靠近了,因为她们会嫉妒我们的!”海伦笑着说到。

  “表哥,你可要快点儿告诉我们,你的女朋友在不在这里,否则她可要打破醋坛子了!”林月打趣到。

  “哦,原来你们两个是来唬我的!你们不是想知道我的女朋友到底在不在这里吗?我偏不告诉你们!”林德对两位表妹说到。

  “哦,反正我们早晚都会知道的。你要是有的话,现在就招了吧!如果要是让我们查出来了,你可得请我们吃大餐赔罪了。”海伦向林月眨了眨眼,对表哥说到。

  “我看,你还是快点儿招吧!要不然我们还得多罚你几顿!”林月说到。

  “你们两个捣蛋鬼,我才不上你们的当呐!”林德得意地说到。

  “你看,你的同事们都在看我们呐!我想,你今天带着两位美女一块出去的事,明天你的女朋友就知道了。”海伦笑着说到。

  林德向四周看去,果然有很多人正盯着他们看。他在人群中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他的心飞快地跳动起来。他发现李晴就走在他们的身后。他开始语无伦次,开始担心自己走路的样子。他甚至不会说话和走路了。没过多久,李晴便超过了他们。他看着李晴的背影,看的如痴如醉,就连表妹们和他的谈话他都充耳不闻了。突然,他的心中一阵忐忑。他开始担心李晴会对两个表妹产生误会。可他不能追上去分辨个究竟,他只能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她在公交车站台上停了下来。

  “我们要去哪里?”林德问到。

  “去市里。去一个我爸妈不会去的地方!”海林答到。

  “去市里?那么我们该怎么走?”林德问到。

  “打车吧!这样会快点儿。”海伦建议到。

  “是呀,还是打车吧,可别让人家等太久了!”林月看着海伦笑着说到。

  “不如我们坐公交车吧,这里的公交车就直通到市里。”林德建议到。

  “我看算了吧,坐公交车太挤了!而且还慢。”海伦说到。

  “重要的是,一时不见,如隔三秋,可教人家怎么受得了呢?”林月打趣到。

  海伦害羞,放开林德便要去掐林月。林月做了个鬼脸,围着表哥跑开了。海伦追了一阵,累的俯身喘气。林德不知表妹们所谓何事,也没顾得上细问,便带着两个表妹在公交车站旁等出租车。

  林德偷偷地注视着李晴,他发现李晴也在向他这边注视着。他从李晴的目光中得知,原来李晴一直都在打量着他的两个表妹。他从她的眼神中看到了渴望,也看到了另一种奇怪的东西。而那种奇怪的眼神到底表达着什么,林德猜不出来。让他感到失望的是,他注视了对方很久,可对方根本就没有发现。他没能从她的目光中找到那些让他着迷的东西,他感觉此时的她是那样的遥远和陌生。他们仿佛已经不认识她了。

  出租车来了,林德和表妹们上了车。在车的后视镜里,林德大胆地望着还在等公交车的李晴。而让他感到惊讶的是,无论他怎么俯在镜子前分辨,李晴的身影总是模糊不清的。直到车子驶过弯道,他便再也看不到李晴的身影了。

  在去往饭店的途中,海伦打了个电话,她让电话那头的人在饭店门口等候他们。林德好奇,遂向海伦问到:“怎么?还不能把那个神秘的人物说给我听吗?”

  海伦笑的像花一样灿烂,她说到:“先不告诉你,给你留点儿悬念!”说着,她拉着林月一齐微笑着。

  “看你们两个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那好吧,我倒要看看是什么样的大人物值得你们两个如此保密。”林德侧着身子笑着说到。其实,他的大脑中已经飞速闪过好几个可疑的名字。

  出租车在一家名为第一食府的饭店门前停下。他们刚一下车,只见一位身着白色西装的男士向他们跑来。那位男士体型偏瘦,有点撑不起那套白西装。在林德的印象里,那个穿白西服的男士好像是某个高级餐厅的服务员。男士跑到海伦面前,欢欣地笑着。他还拉起了海伦的手。他向林德、林月二人笑着点了点头。待海伦向他介绍林德、林月时,他又笑着点了点头,并向两人问好。林德和林月礼貌地回应。这位穿白西服的男士便是海伦的男友王恩义。海伦抱着男友的手臂向表哥介绍到:“他就是我跟你提到过的神秘朋友,也是我的男朋友,你还记得他的名字吗?”海伦调皮地问到。

  林德忙和王恩义握了握手,又快速地打量了一番后,笑着对表妹说到:“当然记得,他叫王恩义,对吧?”

  “好吧,算你勉强过关!我的男朋友,你以前没见过,不过从现在起,我要正式向你介绍。”海伦拉起男朋友的手又拉起林德的手,把两只手拉到一起后说到:“他叫王恩义,是我的男朋友;这是我的表哥林德,我们从小一块儿长大。他即是我的表哥又是我的挚友!很高兴你们成为朋友!”

  “很高兴认识你!海伦常跟我提起你,他还让我向你学习呐!”王恩义微微弓着身笑着说到。

  “那都是她和你闹着玩的,我哪里有她说的那么好呐!咱们能成为朋友就再好不过了。有空的时候,别忘了叫上我一起喝酒。”林德笑着说到。

  “一定的!只是我酒量不太好,到时候你还得手下留情呦!”王恩义笑着说到。他笑的很难看。他说话的时候看了看海伦又看了看林月。

  林德发现王恩义似乎和林月很熟,便笑着问到:“你们以前就认识吗?”他伸手指着王恩义向林月问到。

  林月抿着嘴笑了笑,拉起海伦的手对林德说到:“这你还得问她!她每次会情郎,都会拉上我碍事儿。不过,我就喜欢他们两个在吃饭的时候谈情说爱,这样,一盘盘的好菜就全都归我了!”

  林月的话让海伦害羞了起来,她忙着去堵林月的嘴。林月笑着躲开了。海伦红着脸向林月说到:“你还好意思说!吃的那么多,小心胖成一头小母猪!”

  “胖成什么样我都乐意!只要你们不跟我抢吃的就行。”林月得意地说到。她又拍手笑着打趣到,“好一个罗密欧,好一个朱丽叶,你们就守着窗子整夜说那些肉麻的话吧!”可话音刚落,她意识到自己的形容有失妥当,便不再说下去了,低头摆弄起裙带儿来了。

  “你净拿书上的东西打趣我们!”海伦撒娇地说到,“我看,你那么爱书,不如以后嫁给书算了!”

  “噢!你们瞧瞧,她不爱读书还有脸指派我呐!”林月撅着嘴对王恩义和林德说到。

  “读书有什么好的?现在人们最鄙视读书了!”海伦仰着头说到。

  “依我看,读书也不能让我们变得更好,不读书也不能让我们变得更差,读不读书都是一个样!读书不过是为了消磨时间,其实消磨时间的事情还有很多,只要能过的快乐,用什么东西消磨时间都是有益的。”王恩义说到。

  “好吧,我说不过你们,也懒得浪费口舌。你们小两口一唱一和,比十个诸葛亮都厉害!”林月转身向饭店门口走去。

  “你订了哪个包间?我们快进去吧!”海伦拉着王恩义说到。

  “203,我们去的最多的那个!”王恩义像个绅士似的弓着身子向海伦说到。

  海伦像个小公主一样抚了抚王恩义的头发。她转身对表哥说到:“走吧,我们进去吧!”

  林德也像个绅士一样伸出胳膊。海伦挎着两人的胳膊,像个小贵妇一样地走进饭店。

  四人上了二楼的包间,他们两两并排、面对面地坐下。海伦和王恩义肩并肩地挨着,林德和表妹林月则并排地坐在海伦和王恩义的对面。

  “怎么样,对这里的环境还满意吗?”海伦向表哥问到。

  “真的不错!记得上学的时候,我就常到这一片走动。怎么就不知道还有这么一个雅致的地方呢?”林德环视四周说到。

  “咱们上学那阵儿,这里还没有这家店呐。这是近两年才开起来的。原本我也不知道有这家店。后来因为机缘巧合,一位朋友带我来了这里,我才知道这家店的。因为这里比较清静,所以后来我和他就常在这里见面了。”海伦说到“他”时,双手搂住了王恩义的胳膊,笑着说到。

  “噢!这么说来,这里还是你们两个约会的密境呐!”林德笑着说到。

  “何止是密境?依我看,这里简直就是幽会的天堂呐!”林月笑着打趣到。

  “你就知道挖苦我,你真是个小坏蛋!”海伦娇嗔地说到。

  “哈哈,依我看,等小月有了男朋友,她也一定会带男朋友到这里的!到时候,你们两对儿小情侣就面对面地肉麻,那该多有意思呀!”林德笑着说到。

  “噢!你个大坏蛋,你就知道编排我们!”海伦撒着娇说到。

  “至少我们光明正大,没偷偷摸摸地行事。等你有了女朋友,你也要带她来这里,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和她说甜言蜜语的!”林月对表哥说到。

  “你可别小看我,等我说起甜蜜话来,恐怕你们就要责备你们的男友了!”林德说到。说着,他向王恩义使了个眼色。

  “没事儿,到时候你尽管说就好了,我们权当没听见就是了。”林月做出个不以为然的表情说到。她和海伦笑了起来。

  “你可别小看我,没准儿到时候你们会大吃一惊的!”林德故作得意地说到。

  “不会的。你连见了女孩子都脸红,我就不信你有什么大胆的话!”林月笑着说到。

  “就是的!我说亲爱的表哥,你可要加油了!可别再见了女孩子就说不出话来了!”海伦接着说到。

  林月和海伦的话,说的林德脸红了起来。林德无言以对,只能摊开双手微笑着。王恩义见状,忙帮着林德解围。“我看,德哥可不是个胆小的人,他对付美女肯定有一手!”

  “他可不是胆小,是害羞!正经的男人可不是见到美女就要耍小聪明的呦!”林月笑着对王恩义说到。

  “你的话,我可得更正一下,喜欢美的事物可不是一种错!我们为了美所做的一切,全都是值得称赞的。”王恩义理论到。

  “都值得称赞吗?那些不择手段的事,也值得称赞吗?美好的事物,它就像一泓清泉,慢慢地净化着人们的心灵。它既是心灵的阳光,又是道德源泉。任何人都不能用权利去占有它,也不能用虚伪去欺骗它。它屈服了,也就肮脏了!”林月微笑着说到。

  “哇!你可真是才女呀!”海伦吃惊地说到,“我只知道你是个书痴,没想到你还能说出这么有哲理的话呐!”她看了看王恩义又笑着说到:“尽管你的哲理我听不懂,可我依然为你称赞!刚才他说的那些,都是我们普通人的浅见,当然也就没法儿和你那高深的见解相比了!”

  林月听了,笑了笑说到:“我可没什么高深的见解。刚才的话,你们全当听了个笑话!”

  “其实,人无拘无束才是最好的;就像天上的鸟儿,自由自在的,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林德感慨着说到。

  “哇!没想到你也开始说起哲理来了!”海伦笑着说到,“快告诉我们,你到底要飞到哪里去呀?”

  “你可别笑话我,我只是觉得自己的生活有些枯燥,发发牢骚而已。”林德做个无奈的表情说到。

  “我看,你可以去当诗人了。你应该多读写文学类的书籍,好好的往诗人这条路上发展一下。”海伦笑着说到。

  “瞧,你又来挖苦我了!”林德说到,“你可别跟我说读书,我一见到书就头疼,连一页的三分之一还没看完就昏昏欲睡了。”

  “小月是书呆子,你应该好好向她学习学习!我总觉得你有一种诗人的气质!”海伦打趣着说到。

  “又来挖苦我!”林德说到,“我自己是什么料,我可清楚!”

  “其实,要我说,”王恩义插话到,“做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追求快乐。我为快乐而活,快乐将是我毕生追求的目标!”

  “这个实在,”海伦赞成到,“我们都应该为快乐而活!”

  “快乐这个词太广义了,而且褒贬不一。追求快乐总没有错,可是凡事都不能太过主观!”林月想了想说到。

  “就这么说吧,”王恩义听了林月的话后辩解到,“人首先得爱自己,然后才能爱他人。其实快乐也是一样。首先要让自己得到快乐,然后才能使周围的朋友都得到快乐。其实,不管用什么方式,快乐是至高无上的!”他对自己的话非常认可。他说完,得意的看看众人。

  “快乐至上,这会误导人的!”林月笑了笑说到,“因为电视里就经常这么宣传。我不是说快乐不对,而是我们在追求快乐的过程中,要有明确的价值。我们要成为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目标才能使我们感到快乐?当然,这个目标一定是积极的。我们为了能够成为这样的人而付出努力的过程,才能使我们真正的获得快乐。即使我们没能成为我们想要成为的人,可是我们奋斗过了,我们的生活也就足够精彩了。在追逐幸福的路上,重要的是,我们要学会如何保持乐观,如何积极地面对生活。”

  “好精彩呀!”林德拍手说到,“小月才应该去当诗人,她的话太有哲理了!”

  “其实,这只是个人的不同见解而已。”王恩义左手比划着说到,“人生哪里有那么多的条条框框?我们活在当下,不需要每个人都有什么梦想。如果一个人不能快乐地活着,那么他的所有梦想都是一纸空谈。”

  “人生总该有个梦想,要么我们和那些只会飞的鸟儿有什么区别呢?”林月问到。

  “做鸟儿有什么不好?整天自由自在的,不是好多人都羡慕鸟儿吗?”王恩义笑着说到。

  “人们是羡慕鸟儿的感觉,而不是鸟儿的本身。鸟儿整天都为了生存忙碌,它和那些来回穿梭的人们其实也没什么差别。我们不必羡慕它们,因为实际上我们和它们并没有什么两样,只是一个用脚一个用翅膀而已。”林月说到。

  “没想到做鸟儿也挺可怜的!”林德感慨到。

  “看来,只有做富豪才是最美好的。他们拥有自己的财富,拥有自己向往的生活;他们从来都不用为了生存苦恼!”王恩义说到。

  “如果他们真能把生活过成自己所期望的,那也未尝不是一种幸事!只怕很多人都迷失了自己,无法从权利和欲望的沼泽里脱身。那些孑然一身的人和那些坐拥财富的人其实往往都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因为金钱的原故而远离梦想。”林月说到。

  “照这么说,还是做有钱人好,至少不用为了生活而东奔西跑!所以我们的社会都为此而努力。俗话说的好,与其做个饿死鬼还不如做个饱死鬼!”王恩义风趣地说到。

  “人们不是说吗,宁愿做有钱人家的狗,也不要做穷人家的顶梁柱!”林德冷笑了一声说到。

  “就拿人们期许的来说吧,事业和爱情,其实说白了不就是金钱和女人嘛!事业和爱情那都是文化人想出的名词,他们不过是换个文绉的说法来掩饰自己内心的欲望罢了。可这两者的效果确是一样的!”王恩义自信地抒发着自己的见解。

  “尽管如此,但我还是觉得事业与爱情这个说法更好。我们都该有自己的事业,我们也向往美好的爱情。这个更加积极!”海伦说到。她一直安静地听着别人的谈话,她对这些谈话似懂非懂。

  “是啊,谁不喜欢华丽的东西呢?包括华丽的语言!”王恩义看了看海伦,笑着说到。

  “话也不能那样说,”林德思考着说到,“事业应该是一种积极而崇高的活动,它不应该仅仅局限在金钱上。当我们愿意在一件有意义的事情上付出所有时,我们就可以很自豪地说我们在为事业打拼。事业丰富的不只是口袋,更重要的是心灵;而对于爱情,我们都渴望最纯粹的爱情。爱情可不等同于得到多少女人(或者按照某些人的说法是,玩弄多少女人。)。爱情是两个人愿意为了生活而相互照顾、倾情付出的过程。好的感情,一生只对一人足矣!追求事业和爱情的过程,也是我们选择成为什么样的人、树立什么样的生活理想的过程。这两个词虽然普通,但却普通的伟大!”

  “那只是你的个人见解而已!我们都应该保留自己的见解。就像一位名人的话那样,我可以不赞同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王恩义风趣地说到。

  “你真的让我很意外!”林月带着赞许的目光对表哥说到。

  “这没什么,我只不过是说出我的想法而已。”林德微笑着说到。

  “今天是怎么了?大家都快成为哲学家了?我可不可以把今天的晚餐称作是哲学家的聚会?”海伦打趣着说到。

  “对于生活,每个人都是哲学家,我们又何足挂齿呢?”林月笑着说到。

  他们说着笑着,没过多久,菜就上齐了。海伦首先提起筷子,夹了一块排骨放到王恩义的碗里。她笑着说到:“不如我们一边吃着一边谈哲理,有了力气才会有更多的灵感。开始动筷吧!”说着,她又夹了一块排骨放到自己的碗中。

  “看吧,她还真像个小媳妇呐!”林月笑着说到。

  “噢,你真坏!我看是你嫉妒我了!”海伦撒着娇说到。

  “对呀,我嫉妒你。你人长得漂亮,又有个小老公在向你抛媚眼,我都快嫉妒死你了!”林月打趣着说到。

  “你这个人真不正经!”海伦撅着嘴说到,“你要是羡慕我,自己也去找个小老公呀!我敢保证,到时候你们会更粘的!”

  “你这个小媳妇还真是伶牙俐齿的!”林月笑着说到。

  他们相互打趣了一番后,又聊起了各自的事业。海伦没有工作,但她对于未来也做了一番设想。

  “我以后想开一家花店,一家很大很大的花店。我要亲手修剪每一朵花儿,把她们打扮的像公主一样。这样,每一个买花的人,都可以如愿以偿地带走他们的公主了。”海伦双手抱着拳放在胸口期望到。

  “这个对你来说不算什么梦想,因为你现在就可以实现它!你还有没有什么别的梦想?”林月问到。

  “我们一家幸福地生活,”海伦说到。说着,她深情地看了看男友。“我们生很多孩子,我们一家人快乐的在草地打滚儿。每天早晨醒来他都会趴在我的耳边说爱我。我也愿意为了他变成一个煮饭婆。这算不算梦想?”海伦想了想,又向林月问到。

  “这是个伟大的梦想!可是每个人都很难实现。”林月想了想说到。

  “相比花店,我倒是认为这个比较容易实现。因为开花店需要一板一眼的经营,还要付出很多体力劳动。你知道,我这个人最怕劳动的。”海伦眨着眼睛天真的说到。

  “难道婚姻就不需要经营了吗?要知道,婚姻会让我们投入更多的精力的!很多时候,我们的付出都是徒劳的。即便我们离梦想中的状况会有很远的距离,可我们还得继续坚持。”林月说到。

  “不,你的想法太悲观了!婚姻本来就是简简单单。两个人,一群孩子,四个老人。我们组成一个大家庭,彼此照顾,彼此依赖,每一天都其乐融融的生活。也许我说的太过完美了,我也知道生活中会有很多不如意,可还有什么困难能阻挡的了爱的力量呢?”海伦坚定地说到。

  “噢,我善良的姑娘,你真的既单纯又伟大!”林月赞许到。

  “这有什么的!”海伦不解地说到,“别光说我,你们呢?你们对事业有什么想法?”海伦向三人问到。她见三人没有响应,于是向表哥问到:“表哥,先说说你的,说说你的愿景!”

  林德略显尴尬地看了看三人,然后摊开双手说到:“我从没想过!我现在只想工作稳定,将来也是一样。就这么简单!”

  “没错,简单也有简单的好!我还是以为,只有我的梦想才最简单呐!”海伦点头说到。她又转向林月问到:“你的呢?你这么有学问,愿望肯定很不一般!”

  林月笑了笑说到:“有什么不一般?我也不过是个普通人!你不是说我是书痴吗,我的愿望就是能把天底下所有的好书都看一遍!”

  “我想你这个愿望很难实现!毕竟这世界上有那么多的好书。刚刚说了你的理想,那么你的事业呢?你对它有什么设想?”

  “没想过,也许安稳才是最重要的吧!总之,我会一直当老师的。”林月说到。

  “当老师很好,但育人的工作是很辛苦的!我会支持你的!”海伦勉励地说到。

  “你不要光问我们,你的这位呢?”林月笑着说到。她看了看王恩义。

  “我的吗?”王恩义见林月和海伦看向自己,笑着说到。“其实,我父母都希望我做医生或者当律师或者回家继承他们的生意,可我却不愿那样!我觉得医生是个苦差事,整天都面对着一群病人,好好的身体早晚也都会毁了;而律师呢,要记住的条条框框又太多,我真怕漏了哪条会影响前途;至于家里的小生意,又脏又累,我可不想吃那个苦!等我有了成就,我可不愿让他们再干那个差事了。我父母给我攒了一些钱,我想用它们来搞投资或者炒股票。你们不知道,现在炒股票可赚钱了!等我赚了钱,再投资一家金融公司,自己当老板。我可不愿整天看着别人的脸色讨钱!当然,我没有看不起你们的意思,这只是我个人的意愿。要知道,现在给别人打工,既赚的少,又浪费时间。辛辛苦苦几十年,还不如人家一夜赚得多。我是男人,我得考虑着给海伦一个富足的家!”王恩义说着,得意的翘起腿来。

  海伦听了男朋友的话,深情地注视着。她紧紧地搂住王恩义的胳膊,将头靠近他的臂弯里。“我不要多么富足!只要你天天爱我,我就知足了!”海伦说着又仰起头来深情地注视了一番,然后像只温顺的小猫一样趴在男朋友的怀中。

  “你能够遇到一个真心爱你的人,我由衷地感动!我想,婶婶一定会祝福你们的!”林德高兴地对海伦说到。他为表妹的幸福衷心地祝愿着。

  “我想,妈妈一定会的!”海伦神色惶恐,但眼神坚定地说到。

  这一顿晚饭,他们足足吃了两个小时,方才散去。饭时,他们敞开心扉,聊得很开心。饭后,他们又闲聊了一阵儿,便两两分开了。王恩义入住了附近的一家宾馆。海伦决定先将男友送回宾馆,然后自己再打车回家;他们同林德、林月道了晚安后,便手拉手地沿着的栽满粗壮的梧桐树的街道向远处走去。林德兄妹目送了一会儿,徒步向反方向走去。他们要到下个路口去打车。林德的情绪一直都很亢奋。他一边走着,一边对王恩义赞赏不停。而此时,林月则显得沉默。她眉头紧锁,像是思索什么。

  “可真为海伦高兴,你看他们有多么相爱!”林德高兴地说到。

  “是吗?可我觉得海伦付出的爱要比她男友付出的更多。我总觉得海伦的男友有点儿怪怪的,可究竟怪在哪里,我一时还说不出来。你说他们不会发生什么意外吧?”林月神情不安地说到。

  “怎么会呢?她们那么相爱,一定会很温馨的!我看,奇怪不是他们,是你!你究竟在担心什么呢?没什么好担心的。”林德说到。

  “也许是我想多了。谁知道呢!已经很晚了,我们快去打车吧!”林月看了看表催促到。

  “我已经看到了一辆,它就快过来了!”林德说到。他一边小跑着一边向不远处的出租车招手。

  “你今晚还要回家吗?要么就去我家吧!”林月加快了脚步,向表哥问到。

  “不了,我的一些东西还在家里呐!都是些材料,我已经准备了好几天了,明天开会要用的。我先送你回去吧!”林德说着,走到停好的出租车门前,打开车门,让表妹上车。

  他们上了车,林德向司机报了目的地,车子便飞驰起来。林德靠着座椅,伸了个懒腰,然后向林月说到:“这个周末我再去看你。到时候你带我到学校参观一下,我要看看你的工作环境。”

  “好吧,我在家等你!不过你最好在午饭前过去。妈妈如果知道你去,一定会准备好多菜的!然后我们下午再去学校。”林月说到。

  “放心,我会提前到的。出发前,我会给你打电话的。”林德说到。

  林德将表妹送回家后,便打车返回家去。等他到了家,已经是晚上九点一刻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端木文成
对《第二章(四)》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