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五十四回 大义牺牲作丈夫 私利保全成鬼魅(其二)
本章来自《清平世界》 作者:鲁南山
发表时间:2018-12-12 点击数:1020次 字数:

   救护车在半个小时之后到来,医生们试图带走重伤的海荣。
  “我伤得不重……不用上车。”他颤颤巍巍地说道。
  但是医生并不这么认为,他们听了他的心跳和呼吸,检查了他的瞳孔和皮肤。
  “你的情况很危险。”医生说,“需要马上治疗。”
  “我的……我的身体……我了解,你们快走。”
  “去吧。”韩采梅也劝他,“听医生的。”她明白他的想法,救护车数量有限,而受伤的老百姓又那么多。
  医生们敬佩这位消防员的无私,又见他伤得最重,一心要把他带走。那医生说:“要是你不跟我走,你会很危险的。”
  “我是消防员。”海荣说,“你……跟我说危险!”
  “我是医生,这是我的职责!”医生蹲下身子要抱起海荣,海荣拾起旁边地上的安全帽砸到了他头上,那医生猝不及防,身子向后倒去,捂着脑袋痛苦地叫了一声。
  “滚。”海荣怒道,“滚开,别……别碰我。”
  医生本是一番好意却受他这般对待,心中自然有气,但转念一想他也是为了别人,也就不再跟他计较。可他态度这般决绝,一定不肯跟他们走的,若是强行带走,惹他挣扎动气,对他有害无益,只好留下些药物,希望他能挨到下次救护车到来的时候。他们走了,带走的伤员除了老百姓中的重伤者之外还有那位工程师和救他出来的消防员。
  韩采梅对海荣的伤情做了错误的估计,虽然知道他伤得重但绝不会想到他会离他们而去。有一段时间海荣的嘴里不断地嘟囔着什么,凡是韩采梅听懂了的她都悉心地回答或者劝慰。渐渐地他的话少了,声音也变得微弱,韩采梅见他的额头上渗出了汗珠,用袖子帮他轻轻拭去。后来海荣的身体颤得厉害,韩采梅把自己的外套盖在他身上,紧紧地用两臂抱着他,将自己的身体贴近他的身子。但海荣的身子还是凉了下来,韩采梅知道他已经离开了人世,她就那样抱着他,整整一夜没有松开。
  尽管天还是黑的,但黎明马上就要到来了,韩采梅陷入死寂的心被一个小女孩的匆匆脚步唤醒了。她只有六七岁模样,浅蓝色衬衫沾染了片片泥污,粉色小裤子的裤腿卷到了膝盖下方,刘海被汗水黏在了额头上。她的左右手分别提着一个六七寸高的竹编花篮,里面盛着的沙子的尖端超出了花篮的边缘。她夹杂在推着手推车、拉着托盘和扛着麻袋给消防员送沙土的人们中间,她已经走得足够快,但大人们还是纷纷绕过她,走到她的前面。
  韩采梅见她走进了危险区,叫了她一声,她没有听见,韩采梅放下海荣的尸体,想要站起来,可是抱着海荣坐了一晚,她的膝盖失去了知觉,刚站起来便又跌倒了,而那孩子已经进了危险区。
  人们的惊呼声把韩采梅的目光引向了身后十几米处,那里突然着起了火,原先待在那里的人们正相互搀扶着向四周散去,周克新和林雪飞赶过去帮助人们灭火。忽然一声巨响,起火地点北面不远处发生了爆炸,许多人当时殒命,场面惨烈血腥,周围的人们四散逃开。
  这里距离爆炸中心七八公里远,远在波及范围之外,怎么会突然起火爆炸?这当中定有蹊跷。方才爆炸之时,林雪飞和周克新本能地趴在地上。此时两人站了起来,都看到人群中有一个人正随着人流的方向朝着道路对面走去,他步伐稳健,对周围的纷乱置之不理,丝毫没有慌乱之感,想要表现得自然却让自己格外显眼。两人心中疑惑,追了上去,那人似乎有所察觉,加快了脚步。周克新快速跑了两步,奋力一跃踢中那人肩头。那人被他踢倒,在地上翻滚一圈爬了起来快速向前跑去。
  周克新落地一停顿,林雪飞追了上来,回头说道:“克新,照顾好采梅他们,我去追。”
  这件事也许非同小可,但周克新明白,他们两人不能同时离开,否则这里发生危险将无人照料,他见林雪飞追了上去对他点了点头,示意叫他小心。
  站在道路对面的傅枕云、陈海润、刘问之和常业清大声呼喊,韩采梅听到他们的声音准备转身,却看到方才进入危险区的小女孩正走在慌乱的人群中茫然不知所措。
  韩采梅跑了过去,她的朋友们没有制止,因为换作任何一个人都会这样做的。可是他们没有想到爆炸会再次发生,恶魔不会用年纪大小来决定是对你伤害与否。一块飞溅的碎石击中了女孩的后背,她飞出去四五米远,重重地摔在地上。清晨来临,朝阳下,女孩口中吐出的鲜血显得更加殷红。
  韩采梅登时脑中轰鸣,只觉天旋地转。已经有那么多人在爆炸中丧生,一个年轻的生命刚刚在她的怀中消逝,一个幼小的生命又在她的眼前被夺走;再加上一夜劳累疲乏的煎熬,叫一个孱弱的女子如何承受得了?她想要拨开人群靠近那个女孩,但她的脚已经无法挪动,眼睛里的影像开始模糊,耳朵也听不见声音,意识渐渐消失,她已经感觉不到从她身边惊慌而过的人们了。“哇”地一声,她吐出一大口鲜血,右手摁在胸前,慌乱之中,人们难免与她发生碰触,她的身子随着人们的碰撞摇摆不定,终于不能支持,倒在地上。
  她的朋友们看到了这一切,逆人流而上,但晕厥的韩采梅任他们怎么施救都无济于事。后来还是政府得知这里发生了爆炸,增派多辆救护车前来救援,她才得以同那些伤员一起被送到医院救治。
  且说晋欢当时离了韩采梅他们,按照庄成因的指引来到世光大道13号凌云渡爆炸消防指挥中心总部。根据大厅服务人员的引导他在三楼一间办公室里找到了吴明,说明了他的来意,并将庄成因嘱咐他的话一五一十地说与他听。
  “这件事你真的确定吗?”吴明知道了真相很激动。
  “千真万确。”晋欢说。“你快点去通知商继坤。”
  “你愿意同我一起去吗?我怕他要怀疑的。”
  “我愿意。”
  “很好,在见到我之前你跟其他人提起过这件事吗?”
  “没有,我直接就来指挥中心了。”
  “哦,那当时还有谁听说了这件事?”
  “还有……”晋欢想了想还是不要把韩采梅说出来,免得多事。
  “没有了。”他改口说,“那个受伤的消防员就告诉了我自己。”
  “那他……”
  “咱们快去吧。”晋欢等不及了。
  “好,跟我走吧。”
  “他不在这里吗?”晋欢听到吴明让他上车的时候疑惑地问道,“这里不是指挥中心吗?”
  “他也是人,从爆炸到现在饭也没吃,觉也没睡,还不能歇一歇了?”
  “是这样。”
  “本来我也不能带你去见他的,可是你的消息太重要了。”
  晋欢只好跟他上了车,约莫十几分钟后,他从车里出来的时候发现他们在一间大厅内。他不知道什么样的建筑才能容得下这样恢弘宽阔,富丽堂皇的大厅。吴明带着他穿过一条相对狭窄的过道,连续上了四级或者五级楼梯,又在过道里拐来拐去,最终停在了一个黄色铁门前。门口站着的一排抱着机枪的守卫让晋欢相信,商继坤一定待在里面。
  然而事实让晋欢大跌眼镜,他被那些守卫推进了黄色铁门内,里面没有商继坤,迎接他的是上百人茫然的见怪不怪的眼神。晋欢正在惊诧的时候,那铁门“砰”地一声关上了,他没有回头敲门或者叫喊,眼前这些人想必都已经试过了。
  这房间有七八米高,五丈宽,十几丈长,中间摆放着一个巨大的空心椭圆形桌子,围着桌子摆了一圈椅子,桌子的周围安置着一些小圆桌,每个圆桌边上也都有四五把椅子。房间东面的墙壁上雕刻着形态各异的佛像,墙壁的南北两角和中间位置各摆放着一个大香炉,里面还有烧残的香。南面墙上有九扇大窗,玻璃外面又加了两扇钢板制成的窗叶,钢板之间用铁链紧锁,别说人要逃走了,恐怕连一只苍蝇都飞不出去。这些大窗上方接近天花板的地方有一排小窗格,天花板上吊着灯。
  晋欢看到房间里的大多数人都站在大圆桌外围,有一些人坐在大圆桌和小圆桌旁边的椅子上,还有一些在大圆桌中心空地上或坐或站。这些人有的焦躁不安,有的垂头丧气,有的神情呆滞,还有一些摆出了一副听天由命的样子。
  “又来新伙伴了。”有人这样打趣,尽管人们已经对这种事习以为常,但因为无聊,很多人还是抬头看了看。
  晋欢茫然地走进人群,东张西望,讶异又慌张,刚要向身边的一人说话那人就提前说道:“不用你问,我告诉你,你是怎么进来的我就是怎么进来的。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也想问这个问题。发生了什么事?你该问问东面墙上的佛。”
  “这里有个座位。”一个文质彬彬的年轻人向晋欢发出了邀约,晋欢对他表示感谢之后坐在了他面前。这人的身边坐着他的两个朋友,左边一个面相凶恶,即便他向晋欢微笑致意,晋欢还是感到不寒而栗。右边一个则十分羞涩,像个小姑娘一般,晋欢跟他们说话的时候,他始终没有抬头。从交谈中晋欢获知,请他坐下的人名叫戴善,左边的是黄兴未,右边的是丛向泯。晋欢见他们很友好,很快跟他们熟络起来,以晋欢真诚的性格,把外面的事情都告诉了他们。作为报答,他们也讲述了他们的经历。由于无聊的缘故,他们还跟晋欢讲起了以前的旧事。
  他们的谈话又回到了当下的事件,晋欢很气愤,说道:“简直岂有此理!这可是人命攸关的大事。”
  “人名攸关对他们来说算不上大事。”旁边站着的一个人插了一嘴。
  晋欢斜了他一眼,继续说道:“爆炸产生的毒气太重,消防员无法抵御,他们不正视问题,反而把我关到了这里。”
  “我们也遇到了同样的事。”戴善说道,“善空河流经爆炸区后汇入浣尘河,浣尘河下游已经受到了污染,我们有一个同事因此遭了秧。我们反映了这个问题,他们却说我们散布谣言,然后就把我们抓到了这里。”
  “我们应该被抓去昆盛监狱的。”旁边站着的那人又插了一句,“可惜那里已经被夷为平地了。”
  “所以才把我们抓到了这鬼地方。”那人又说道,“妈的,连根烟也不给。”
  “你说了什么?”晋欢问他。
  “我什么也没说,我写的,我把我见到的死伤情况写了下来。”他说道,“就发生了现在的事。”
  “我才冤呢。”离他们远一些的一个人,靠在大圆桌旁边,参与到谈话中,“我不过跟一个记者说我的家离爆炸点不到五百米,爆炸之前我根本就不知道仓库里面是什么。我的房子都被炸碎了,他们居然说我造谣,我老婆孩子现在还不知道是死是活呢!”
  这话题引起了人们的讨论,大家接二连三地抱怨起来,到后来乱哄哄吵闹异常,谁都无法听清别人的话了。铁门“轰隆,轰隆”发出两声巨响,外面的人不耐烦了,里面瞬间安静下来。
  “我们得到的消息都很重要,有人不想让我们说出这些话。”晋欢说道,“我们不能坐以待毙。”
  “你是说我们要想办法出去吗?”站一旁的人哂笑着问道。
  “是的。”
  “别做梦了,这门,这窗,你能打开吗?”
  “等他们再开门关人的时候,我们趁机冲出去。”
  “开什么玩笑?你没看见外面十几个人端着机关枪吗?”
  “我们有上百人,我不信他敢开枪。”
  “你不信?我们可不敢把自己的性命压在你的赌注上,谁知道他们能干出什么事?”
  “他们想不到里面的人敢冲出去,我们出其不意制服他们。”
  “说得轻巧,你敢上?就算你敢上,在场的其他人也不敢上。”
  果然如他所说,晋欢环视四周,凡是与晋欢对视的人都低下了头。现在他的行事作风多多少少受到了林雪飞等人的影响,不过他并不自知。其实晋欢心里也是极胆怯的,只是他横了心,倘若有人应和他便硬着头皮上,可是现在无一人肯站出来,也就只好作罢,这又能怪谁呢?人都想好好活着。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鲁南山
对《第五十四回 大义牺牲作丈夫 私利保全成鬼魅(其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