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二章(三)
本章来自《林德的烦恼》 作者:端木文成
发表时间:2018-12-11 点击数:1464次 字数:

  (三)

  面试后的第三天,林德正式到公司上班。这天,他早早地到了公司。到了办公室门前,他发现办公室的门是锁着的。第一天上班,他还没有办公室的钥匙。他只能耐心的等待同事们的到来。他看了看表,发现离上班时间还有四十分钟。他站在办公室门口等了十几分钟,仍然不见有人到来。他下了楼,来到一楼大厅。大厅的墙边并排地摆着几把椅子,椅子是用来临时接待客人并供客人休息的。林德坐了下来,掏出手机上网解闷。几分钟后,一个女孩走进了大厅。林德打量着女孩。女孩身材高挑,穿着一件淡蓝色的长连衣裙,走起路来有点像模特;她样貌清秀,五官端正,脸上散发着一种独特的女性的魅力。

  林德被女孩的美丽吸引住了。他擎着手机,目光从未离开过女孩。他看着女孩的同时,心中有些忐忑,他怕女孩会突然向自己看过来,那样他会感到难为情的。女孩向他看了一眼,微微一笑向楼梯走去。林德迅速地把眼睛看向手机,又迅速地把目光投到女孩背上。他并没有看到手机。他责怪自己,当女孩向他微笑的时候,他却不敢微笑或点头回应。他觉得自己胆怯的不像个男人。他看着女孩的背影,真想追上去和女孩一起上楼。可他的身体一直僵在椅子上,没移动过。女孩那漆黑的长发,被一只淡蓝色的发夹聚拢在一起,长发在她的连衣裙上蓬松着。

  女孩的身影消失在楼道里。林德忙站起身子,向楼梯口跑了几步。他仰头向上看去,他的视线已被遮挡。他会心地笑了笑。他为自己莫名其妙的冲动感到好笑。他很享受这种冲动。他仔细地的回味着初见女孩时的情景,可女孩的面容在他的脑海里却模糊不清。他觉得这个女孩的样貌和他的一位朋友很像,只可惜他的这位朋友在一个半月以前便香消玉殒了。他想起了曾绮兰,心中不免一阵惆怅。

  林德正在楼梯口发呆,忽然有人喊了他的名字。林德急忙转身。董建春向他走来。林德向董建春简单问候。董建春笑着向林德白了白手。

  “喂!你怎么不上去呢?我刚刚进来的时候,看见你一动不动站在这里,怎么,找不到办公室了吗?”董建春走到林德身边问到。

  “哦,是这样的,我来的比较早,到了办公室门前才想起自己没有办公室门的钥匙。我在楼上等了一会儿,站累了,就下来坐会儿。现在你来了,那就太好了!”林德笑着说到。

  “噢,是这样呀!那好吧,咱们一块儿上去吧!”董建春说到。说着,他爬上楼梯,林德紧随其后。

  “我还没有咱们办公室的钥匙呢!今天我得去配一把了。”林德抬头看了看董建春说到。

  “噢!那好吧,到时候你用我的钥匙去配吧!顺便再帮我配上一把。”他稍慢了脚步,侧身对林德说到。

  “没问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尽管说就是了!”林德说到。他几个大步便追上了董建春。

  林德刚到办公室没多久,董思思就无精打采地走了进来。林德向董思思道了早安,董思思道了一个“早”字作为回应。

  董建春悄悄地从董思思的背后走了过去,董思思没有察觉。他靠近董思思,贴在她的耳朵旁大叫了一声,吓得董思思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董思思发现是董建春恶作剧,于是追着董建春就打。董建春一边跑着躲避一边笑着说到:“我看你没睡醒,所以就来帮帮你!你不感谢也就算了,怎么还来打我?”

  “你真是坏死了!我才不用你来帮忙呐!”她追了一会儿,仍没追上,便掐着腰喘着粗气指着董建春说到。

  “你可真是不领情,我完全出于好意才帮你的!看你的样子,是不是早晨起来脸都忘洗了?”董建春笑着说到。

  “你竟胡说,谁会不洗脸就上班呢?”她说着,急忙跑到自己的位置上弓起身子去照挂在电脑旁的镜子。

  董建春见董思思不再追赶,便得意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他嘴里吹着口哨,手里拿着一支中性笔在桌上乱敲。董思思趁机跑过去狠狠地打了他几下,便返回自己的位置去了。董建春捂着挨打的肩膀说到:“你看你,一点儿也不像个姑娘!真不知道你以后怎么嫁人?”

  这时,恰巧徐彬走进办公室。他听到董建春的话,知是说给董思思听的,于是打趣着说到:“要么你就把她给收了吧!我看你俩更像一对!”

  董思思抬头看去,并向徐彬做了个鬼脸。徐彬的话让她哭笑不得。她生气着说到:“谁要你多嘴?你先管好自己就行了!”

  董建春笑着对徐彬说到:“你别理她!她今天没睡醒,指不定昨晚和哪个情郎约会去了!”

  董思思忙起身走到董建春身边,用力地掐着他的胳膊。董建春连忙向董思思求饶到:“我不说了!我不说了!你就饶了我吧!”

  “你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以后再不准胡说!”董思思指着董建春说到。

  “其实,要我说,和情人约会也不是什么丢脸的事。你这么急着堵人家的嘴,是不是昨天晚上真去会情郎了?”徐彬走到自己的座位旁说到。

  “我说了,我的事不用你管!”董思思瞪了徐彬一眼说到。她放开董建春,赌气地回到自己的座位。

  “其实,现在很多姑娘都同时拥有好几个情郎。征服男人是她们证明自己魅力的手段。只可惜,我没有钱,要么我就去做这些姑娘的实验品了,那多有乐子!”徐彬说到。

  “我看,你就是有贼心没贼胆。你真要有本事,没钱也能骗的小女生团团转!”董思思嘲讽着说到。

  “是呀,你说的我承认!不像某些人,会情郎还要偷偷摸摸的!”徐彬冷笑着说到。

  董思思站起身来,生气地看着徐彬。“你吃错了什么,怎么一大早就和我过不去呢?”

  “没有呀!谁要和你过不去?不过,顺便告诉你一声,我昨天去了祥和宾馆,那里还真的不错!”徐彬看着董思思说到。

  董思思的脸颊红了起来。她怔怔地看着徐彬,想从徐彬的眼睛里找到答案。徐彬得意地笑着。董思思突然脸色煞白,泪水噙在眼中。她缓缓地转过身回到自己的座位坐下,发起呆来。林德看见她被徐彬气哭了,想过去安慰又不好意思,于是把暗示的目光投向董建春。

  董建春也被他们两人给搞懵了。他站起身来,看了看徐彬,又看了看董思思。他走到董思思身旁,轻轻地安慰着。他不明白,徐彬为什么一进办公室就像董思思发难,而平时徐彬是不会主动跟董思思过不去的。他认为自己应该给徐彬提个醒,教他不要把办公室的气氛搞得冷冰冰的。

  “我看你今天也没睡醒,一进门就讲胡话!要么你到洗手间去洗把脸,先清醒清醒再说!”董建春对徐彬说到。

  “好吧,是我的错,我现在认错!我先去洗把脸,你再哄哄她吧!”徐彬笑着说到。说着,他站了起来。他笑着看了看董建春又看了看董思思,然后向门口走去。

  徐彬出去没多久,祝永康便推门进来。董建春正在董思思的身旁安慰,他见到祝永康,便灰溜溜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董思思急忙抹去了眼泪,故作镇定地整理着文件。林德站起身来,向他的经理点了点头。

  “徐彬哪里去了?怎么上班的时候人不在?”祝永康不见徐彬,于是向董建春问到。

  “他肚子不舒服,去了厕所,一会儿就回来了。”董建春小声地答到。

  “去厕所?怎么一上班就上有问题呢?好吧,一会儿叫他来我办公室一趟!”祝永康说到。他又指了指林德说到:“你,新来的,跟我到办公室!”

  祝永康大摇大摆地走出了办公室,林德忙跟了出去。他经过董建春身边时,董建春眨了眨眼低声地说到:“新来的,祝你好运!”

  当林德到达经理办公室门前时,祝永康已经像个审判官一样坐在办公桌前等候了。林德走到距祝永康办公桌约两米远的位置站住。祝永康瞥了林德一眼,然后从左手边的一个文件筐里抽出一个蓝色的文件夹,将文件夹信手仍在办公桌上。

  “这份文件你拿回去好好看看!文件中的所有内容要求全篇背诵,到时候我会给你考核。要知道,凡是来咱们部门的新人,都得过考核这一关!这份文件,包含了咱们行业内的所有国标,法规,以及企标。三天后我会对你进行第一次考核,七天后会对你进行第二次考核,一个月后进行第三次考核;最关键的是,三个月后,我会对你进行最终考核。如果不过关,那我只能跟你说抱歉了,因为你根本不适合这份工作!前三次考核,每次都有复考的机会,要是连复考都通不过的话,那么我也会说抱歉的。对了,你是大学毕业吗?”祝永康眯着眼说到。他想到自己还没有看过林德的简历,所以对林德的学历表示怀疑,于是问到。

  “是的,经理!”林德答到。

  “是真的?你可别诳我!”祝永康再次问到。他将一只眼睛睁大,并挑起眉毛。

  “是的。我有毕业证书的!”林德肯定地说到。

  “好吧,好吧,我相信你了!你也知道,现在文凭造假的实在太多了,真是防不胜防!好吧,既然你有证书,那好吧,我相信这点儿资料你背起来应该也没什么问题的。考核对你来说就是小菜一碟。好吧,既然你是大学文凭,又有文凭证书,能把证书拿给我看看吗?”祝永康说到。

  林德觉得,经理说话时晃头的样子就像一只摇着脑袋的乌龟,十分滑稽。他绷着嘴,差点儿没笑出声来。

  “那么,我明天拿给您吧!”林德说到。

  “你知道,咱们是外资公司,而公司对学历审查一向都是很严格的。这都怪我还没看过你的简历(虽然那东西没什么用处,也说明不了什么问题,但起码也得有个仪式),我对你的基本情况还不了解。人事的那帮家伙平时就知道苛扣工资!新人都到岗了,他们还没给我一份简历,真是叫人恼火!”祝永康轻蔑地说到。

  “经理,是这样的,我面试前并没有给公司投简历,面试的时候也没带简历,人事部的同事教我过两天补份简历就行。”林德说到。

  “什么?没投简历?那么你是怎么蒙混过关的?”祝永康站起身来喊道。

  “是人事部通知我过来面试的。我还问他们是否需要带上简历,他们说,如果有的话就带上,没有的话就改天再补。”林德一头雾水地说到。

  “那么他们是怎么找到你的?他们又如何知道你的名字、你没有工作、你过往的信息?真是活见鬼了!”祝永康质问到。

  “经理,我说的都是实话。真的是人事部的同事通知我过来面试的!”林德恳切地说到。

  “胡说!他们通知你来面试?他们什么信息都没有,怎么通知你面试?这未免也太随意了吧!”祝永康怒视着林德说到。

  林德被祝永康的态度感到吃惊。昨天他见到这位经理后,还一心认定对方是个好上司呐!可今日祝永康的态度变化却让他大吃一惊。但更让他吃惊的事情还在后头。

  “经理,我真的没骗您!要不,您给人事打个电话确认一下吧!”林德哭笑不得,他只能让祝永康向人事求证!

  “我会的,这个不用你来提醒!”祝永康吼到。他见林德表情坚定,并不像在谎话,于是思考了起来。他缓缓坐下,猛然间想起了另一种可能性。他呼了口气,嘴里露出笑容,盯着林德问到:“是不是有人介绍你来这里?”

  “是的!”林德看着祝永康答到。

  “是谁?”他的两眼放光,两手伏案,胸部紧贴着桌子。他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他咳嗽了几声,又锤了锤胸,然后坐直身体,用手理了理衣襟说到:“你知道的,咱们公司可有规定,决不允许沾亲带故。也就是说,无论哪位公司领导,都不可以用私权介绍他的亲戚、朋友或者利益伙伴到公司任职的!更不可以拉帮结伙,以权谋私的!这在过去,就是结党营私,徇私枉法,你知道吗?”祝永康一本正经地说到。

  “我知道的!”林德冤枉地附和到。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祝永康身体前倾,用询问的目光问到,“如果被举荐者确实拥有才华,并且不会倚仗势力的话,那么进入公司也未尝不可。毕竟公司的发展还得依靠你们这些人才嘛!你能不能告诉我,是谁介绍你到公司的?”祝永康身体倾斜的更厉害了,他几乎要趴到桌上。

  “那么,如果我告诉您,您不会找他的麻烦吧?”林德问到。

  祝永康仰起身子大笑着说到:“怎么会呢?咱们可是朋友!”

  林德想了想,又看了看祝永康,说到:“好吧,那就告诉您吧,是张助理介绍我来的!”张助理是公司总经理张崇祥的助理,名叫张雨晨,是个体态样貌俱佳的美女。他来面试那天,就是张雨晨带他到人事部的。林德没有直接报出张崇祥的名字。

  “张助理?哪个张助理?”祝永康追问道。

  “就是张总的那位美女助理!”林德微笑着说到。

  “你是说张崇…张总的助理?”祝永康猛然站起身来问到。他理了理袖子,向林德走去。他走到林德身边向林德说到:“哦,我想起来了,就是张总身边的那个小助理!哈哈,说实话,她还真是个美人胚子!皮肤光滑又伶牙俐齿,真是个讨人喜欢的小姑娘!对了,你是怎么认识她的?我是指那个小助理。”

  “我们…是…同学!对,我们是同学!”林德结结巴巴地回答到。

  “噢!同学!同学好啊!你们是什么时候的同学?”祝永康问到。

  祝永康这一问,可将林德难住了。他和张雨晨的同学身份本就是他杜撰的,他怎么知道张雨晨的信息呢?他惊慌不已,不知该如何回答。他感觉时间仿佛凝固,整个世界都在等待他的答复。他必须立刻给出回答。“大学,是大学同学!”林德情急说到。事后他又回想了他的答复,才意识到,原来他做出了正确的回答。因为张雨晨是外地人,只有大学同学才符合他们的身份。

  “哦,你们可真有缘呐!我还真是羡慕你。不如这样吧,”祝永康看了看林德,陪笑着说到,“不如你把她介绍给我认识认识吧?”他的眼中闪着异样的光。

  “好的,改天我给她打个电话吧!”林德略显为难地说到。

  “什么改天?她就在咱们楼上,两步远的距离,随时都可以见面的嘛!”祝永康笑着说到。

  “那…那今天中午我就去找她吧!”林德搔了搔头说到。林德原以为,他只要承认自己是张雨晨介绍到公司来的,祝永康就能猜到他其实是张崇祥安排进来的。可他没想到,如此攻于心计的祝永康竟然没有明白其中的道理。他想,他就到楼上走一回,装装样子,然后再回复祝永康说自己已经帮了忙,就可以搪塞过去了。如果祝永康没能收到张雨晨的信息,那么也只能说明,张雨晨并不想和他结识。如此,祝永康是不敢追问的。再说,总经理助理虽不及经理职位高,可毕竟是总经理身边的人,做经理的还得敬畏几分的。

  “好,痛快!真痛快!三天后的考核就不用做了,一周后的也不用做了!文凭高嘛,我看也不就用这么频繁的考核了!到了月末,你给我写份总结就可以了。不过转正的考核还得要做,那是公司的死规定,我也更改不了。你是大学生,肯定没问题的。打从我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的!好吧,不聊了,我手头还有个文件要修改,待会儿还要去参加个会议。真见鬼,为什么公司的领导们都喜欢开会呢?一坐就是几个小时,啰里巴嗦的,又不见成效!”祝永康说着转身回到办公桌,将桌上的那份厚厚的文件递给林德。

  “好吧,你回去吧。不过这份文件你还得熟悉一下。还有一点很重要,文件你不能带回家,如果你坚持要带走的话,就复印一份吧!”说着,他回到座位,准备修改文件了。

  “那您忙着,我回办公室了。”林德微笑着点了点头。

  “好的,再见!”祝永康笑着向林德摆了摆手。

  林德回了办公室。董思思趴在桌子上没有动静。董建春、徐彬二人忙凑到林德身边打探情况。林德将厚厚的文件夹在胸前晃了晃,董建春、徐彬二人幸灾乐祸地笑个不停。

  “喂,老弟,看来这回你可有罪受了!这么厚的文件,没有个把星期都背不下来的!”董建春拍着林德肩膀说到。

  “不过也没什么的,我们都是这么过来的!”徐彬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说到。

  “说的到轻巧!你不记得当年我们受了多少的苦才完成了考核?”董建春对徐彬说到。

  “累倒是累,可我们不也都活过来了吗?”徐彬说到。

  “我们是活了,但也被拔了层皮!”董建春坚持认为完成考核是一件极其辛苦的事情。

  “哇!没想到你们还被它折磨过。我想我要比你们幸运的多了。”林德拍了拍文件夹笑着说到。

  “你可别骗我们了,哪里还有幸运?落在猪扒皮的手里,不死也得扒层皮!你就瞧好吧!”董建春摇着头说到。他不信林德说的幸运。猪扒皮是他们背地里给祝永康起的诨称。

  “你这是刚到这里,还不清楚猪扒皮的为人。可别把他的话太当真,听听就行了。凡事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做,免得惹火上身!”徐彬冷笑了一声说到。

  “请问,猪扒皮指的是…?”林德问到。

  “还能有谁,咱们说谁就是谁呗!”徐彬说到。

  “哦,对了,我想把文件带回家,是不是在这里复印就行了?”林德指着他旁边的一台打印机问到。

  “什么?你好大的胆子呀!难道猪扒皮就没恐吓你,说这东西不能带回家吗?”董建春惊诧地问到。

  “没错,就连复印件也不能带走,这是猪扒皮立下的规矩!”徐彬警告到。

  “没错,原件我是不能带走,可是他告诉我可以带复印件回家的!”林德点头说到。

  “什么,他吃错药了还是你没听清楚?你能确定吗?”董建春疑惑到。

  林德回想了祝永康的话后点头说到:“我肯定,是他亲口对我说的!”

  “那好吧,不过祝你好运!打印机就在那儿,不过已经坏了。你要是想复印,就到楼上的财务部去吧!他们那里有一台大的打印机,我们现在都到那里打印和复印东西的。”董建春略显无奈地说到。他始终不相信祝永康真的允许林德带复印件回去,他认为祝永康要陷害林德。

  林德抱着文件上了三楼。面试前他去过财务部,因此他这次去财务部也就驾轻就熟了。他走到财务部门口,门是关着的。林德敲了敲门,见没人回应,便推门进入。财务部的同事们都在各自岗位上忙碌着,没人理会林德的进入。林德向办公室内扫了一眼,他发现几乎所有座位上都是女同事。他见到女孩后本就有些害羞,所以刚进门的时候,竟不知该做什么了。忽然有一个女孩的声音在他的耳畔回荡,他侧过身子,整个人一下子愣住了。刚刚向他问话的女孩,正是今天早晨他在大厅遇见的那个女孩。他终于看清了她的相貌,她美极了。林德激动地说不出话来。他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竟会与女孩以如此的方式再次相遇。他还曾一度设想,再次遇到女孩多半是在大厅或者下班的路上,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女孩在哪个部门工作。

  “请问,你有什么事吗?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女孩再次问到。

  林德难以抑制心中的激动。他语无伦次地回答到:“你好,很高兴见到你!嗯…嗨!你好!我是…我是…你好,我是来打印东西的!”林德说着晃了晃手中的文件夹说到。

  “打印东西?哦,打印机在那边!”女孩笑了笑,指着打印机说到。她见林德满脸羞涩,忽然尴尬了起来。她避开林德的视线,转身回到自己的位置。

  林德走到打印机旁,双手微微发抖地将文件取出,然后把空文件夹放在打印机的平台上。他看着打印机,不知该如何操作。他试了几次,依然理不清头绪。他满脑子都在责怪自己。他之前也用过类似的打印机。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突然间大脑一片空白,连最基本的操作都想不起来了。他看了看那女孩,女孩正在低头整理文件。他的脸红了起来,他感觉自己的脸热的发烫。他再次向女孩看去,他发现女孩正在向他看着。他的脸更红了。女孩知道他遇到了困难,便走过来帮忙。

  “你好,我看你好像用不惯这台打印机,我来帮你吧!”女孩用甜美的声音说到。

  林德感觉全身都已酥麻,他快要无法呼吸了。他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用力地掐了自己的大腿,好让自己恢复正常。他只成功了一半。

  “好的,谢谢!其实,我会用它的,只是…我一时全都忘了!”林德笑着说到。

  “好吧!让我给你操作一遍,你就想起来了!”女孩笑了笑说到。

  林德傻傻地笑了笑,又害羞的低下了头。当他低头的瞬间,他看见了女孩的胸卡。胸卡在她那凸起的胸前晃动着。他看到胸卡上印着几排黑字,其中最下面的一排只有两个字——李晴。

  “你叫李晴?名字可真好听!”林德羞赧着问到。

  “你是怎么知道的?”李晴愣了一下问到。随即她看到了自己的胸卡,笑着说到:“哦,一定是它出卖了我!”

  “我叫林德,很高兴认识你!”林德笑着说到。

  “好吧,我也很高兴认识你!你叫林…德?你的名字听起来很怪!”李晴笑着说到。

  “哦,是吗?我也觉得自己的名字有些奇怪,可是没办法。”林德笑着说到。他感觉自己的手无处安放。

  “不过多读几遍就好听多了。名字嘛,有时候也挺让人烦恼的!”李晴眨着眼说到。

  “我想也是,我就为它烦恼过很长时间。”林德笑着说到。他笑的很拘束,还有些不知所措。

  “其实也没什么。你又不是明星,要那么好听的名字做什么?”李晴说着,又为林德演示了打印机的操作。转眼间,一张文件纸就复印好了。

  “你看,就这么样,你想起来了吗?”李晴眨着两只会说话的大眼睛问到。

  林德语塞,只好点头。李晴对林德笑了笑,便走开了。林德一直目送着李晴。直到她坐了下去,他才撤回明亮的目光,投入到打印机上。

  林德复印完所有的文件,又向李晴道了谢,便出了财务部。在返回办公室的途中,林德一直神魂颠倒。李晴那甜美的声音,一直在他的脑海里回荡。他走走停停,不断地回头张望。直到进了办公室,他还在回味着李晴那迷人的笑靥。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端木文成
对《第二章(三)》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