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二章(二)
本章来自《林德的烦恼》 作者:端木文成
发表时间:2018-12-11 点击数:3167次 字数:

  (二)

  苏荣见到林德,大步流星地朝林德走去。他一面大笑着呼喊林德的名字一面双臂张开要同林德做个拥抱。拥抱前,林德仔细地打量了这位老同学一番。这位老同学一手拿着钱包一手捏着手机,颈上挂着一条金灿灿的粗金项链;他的上身穿着一件黑色的T恤和一件浅蓝色的休闲西服;下身穿一条浅蓝色的休闲裤,脚上一双闪着亮光的棕黑色的皮鞋;他留着两寸长的短发,短发上抹了发胶并喷了香水,香水的味道十分刺鼻。

  “哇!老同学,什么风把你给吹回来了!真的想死你了!”苏荣一边向林德走去一边大声说到。

  “见到你真是太高兴了!我也想你!”林德笑着说到。

  两人简单地做了拥抱。林德正要开口,被苏荣抢先说到:“老同学,老朋友!真没想到能在这里碰见你!说实话,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还有点儿不敢认呐!”他大声笑着,两手很随意地在空中比划着,“不过,说真的,你可一点儿也没变呀!”

  林德耸了耸肩,笑着说到:“我能有什么变化,倒是你,你的变化可真大呀!”他指着苏荣的一身着装说到。

  “这个吗?”苏荣扯着自己的西服说到,“这没什么,不过是撑个场面,骗骗小姑娘而已。朋友们都这样穿。”他笑着,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看来你们现在都混得不错呀!在哪儿工作?做生意还是公务员?”林德问到。

  “都不是。工作那玩意儿,有的是!现在一板一眼地给人卖力多没劲呀!好了,不说这个,赶紧找个地方去喝酒吧!咱们可有年头没见了,今天不醉不归!”苏荣说到。说着,他拉起林德的胳膊向一个胡同走去。

  “好吧!可是我们要去哪儿?”林德问到。

  “老同学,今天我要给你接风,至于去哪儿,你只需听我安排就是了!这块巴掌大的城,就没我没去过的地方!这地方的饭店、酒店都被我吃了个遍。放心吧,我找的地方包你满意!今天咱们要好好的快活快活!”苏荣拉着林德大声地说到。

  “那好吧,听你的就是了。咱们去吃什么?”林德笑着问到。

  “海鲜!”苏荣喊着说到,“咱们去吃海鲜,又肥又大的海鲜!我带你去咱们这里最有名的饭店,专门做海鲜。每天都有很多人专门到那里吃海鲜!那生意真是火到爆!”说着,他又做了个爆炸的手势。

  “海鲜咱们自己都能做好。只要用水煮或者清蒸,味道就会鲜美极了,何必要跑到他那里去吃呢?”林德笑着说到。

  “哎!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在家里吃哪有什么气氛呢?这里热热闹闹的,既能交到新朋友又能泡到形形色色的美女,简直就是生活的兴奋剂嘛!”苏荣得意的说到。

  林德略显尴尬地笑了笑,说到:“可别兴奋过了头!”

  “嗨!怎么会呢?”苏荣坏笑着说到,“凭着兄弟的本事,这些都不在话下。这里可真是男人的乐园呀!”

  “你竟会吹牛!”林德看着苏荣笑着问到。

  “嘿!你不知道吗,酒才是男人最好的饮料。一杯下肚,神清气爽;两杯下肚,飘飘欲仙。还有数也数不清的美女,任你挑逗任你消遣,人生岂不快哉!”苏荣扭着身体说到。他似乎在炫耀。

  “你可就别蒙我了,你以为那些女孩儿是好骗的吗?”林德笑着说到。

  “嘿!谁能有多清高呢?有很多漂亮的小妞儿,你看她们平时一副纯情的样子,那都是装的!你问她们哪本书是谁写的,她们肯定晕头转向;你要是问她们哪个牌子的香水好,她们回答的比专家都要准确。”说着,他指着街对面一个正在闲逛的穿着时尚的姑娘说到,“你看她,走起路来一副淑女的样子。要是现在,你开辆豪车跟她搭讪,她就会乖巧的像只小猫一样;你要是再请她吃个饭,看个电影,她今晚就是你的人了。你摆平不了她们,就只能说明你看起来像个不懂风趣又没有绅士气质的穷人,或者人家就认定你是个那样的穷人。在她们面前,你要装的有模有样;她们信了,你就有机会了。”苏荣得意洋洋,像一个情场老手一样地描述着那个女孩。

  “你可别瞎说!人家又没得罪你,你可不能诋毁人家!咱们开开玩笑就行了。”林德略显严肃地说到。

  苏荣退了一步说到:“嘿!老朋友,你什么意思?你不相信我呗?尽管兄弟我没开豪车,但我一样可以降服她!”他扯着西服继续说到,“好,我现在就去把她摆平,看你还信不信!”说着,他转身向那女孩走去。

  林德急忙拉住苏荣,他觉得朋友的举动有些丢人。“嘿!算了吧,咱们还是快点儿去订位子吧!”

  苏荣朝林德笑了笑说到:“老同学,这回你可别拦我,”他指着那女孩说到,“你看她长得真不赖!既然我看上了她,哪能让她轻易地跑掉了?我要去赌一把!”话音刚落,他就已经挣脱林德,跑到了马路中央。林德追了几步,又返回原地,怔怔地看着正扑向猎物的朋友。

  苏荣和女个女孩搭了讪,有说有笑地聊了起来。几分钟后,他们掏出了手机,互相留了信息。苏荣又和女孩说了几句,接着他用手指了指站在马路对面的林德。林德看见后,刷的一下红起来了脸,把目光投向了别处。

  过了一会儿,苏荣独自跑了回来。那女孩向林德摆了摆手,林德把手抬到胸前,轻轻摆动作为回应。那女孩笑着走了。苏荣回到林德身边。林德疑惑地看着苏荣。

  “你猜我的战况如何?”苏荣得意地向林德问到。

  “还用猜吗?都写在你的脸上了!”林德挤着笑说到。看到朋友的样子他知道了结果。

  “你猜我都跟她说了些什么?”苏荣摇着手机问到。

  “我可不想知道!”林德低着头说到。

  “嘿!老朋友,别害羞!”苏荣洋洋得意地说到,“我和她互留了微信,明天我就请她吃饭,然后再陪她到处逛一逛。然后,我就得手了。我肯定会得手的!相信我,在别的事情上我可能会出纰漏,可在这件事情上绝对不会!我敢肯定,她一定是个老江湖;我还肯定,她约会过的男人至少超过一打了!”

  “好吧,你赢了!我们快去选位子吧!你不说那儿的人多吗?我想,去晚了就没地方了。”林德岔开话题说到。

  “好吧!今天真是太美好了!既能遇到老同学又能约到美女,真是太幸福了!”苏荣兴奋地说到。

  他们来到一个名为“湛蓝海鲜馆”的饭店门前。苏荣大步流星地走了进去,林德跟在后面。海鲜馆的老板是个四十来岁的女人。她留给林德的第一印象,是一副势力的样子,尽管老板十分热情地招呼着他。老板见了苏荣,殷勤地上前招呼。苏荣经常和朋友们到海鲜馆喝酒,因此他和海鲜馆的老板很熟。苏荣和老板开着玩笑,两人并肩地走进一个包间。

  待苏荣和林德坐好,老板笑着说到:“菜单在那儿”说着,她指着放在桌子一角的一个镶着金边的菜单。“想吃什么尽管点。我们这儿,最近又新推出了几样招牌菜,要不端上来尝尝?”她笑着向林德点了点头,好像在说,“相信我吧,我推荐的菜一定好吃!”她又把脸转向苏荣,露出灿烂的笑容。

  “这还用问?有什么好的,尽管上来!”苏荣叠着腿气派的说到。接着他又指着林德对老板说到:“我朋友!高材生!最近才从外省回来。我要拿全城最好吃的海鲜来招待他!你这里有什么好吃的,统统上来就是!”

  老板听了,又朝着林德笑着点了点头。而她的满脸笑容,好像在说,“你看,听我的就对了,我真的不屑于欺骗你这样的小毛孩儿呐!”。老板又转向苏荣,笑着说到:“哎呦,你的朋友真是仪表不凡呐!一看就是个有学识的人!”老板又向林德笑着点了点头。老板的笑容,让林德感到很不自在。他的脸红了起来。

  “就是嘛!所以你得拿好菜来招待我的朋友!”苏荣点燃一根香烟,深吸了一口,仰着头缓缓吐着烟圈说到。

  “那是自然!”老板陪笑着说到,“老弟要什么酒?”她又向苏荣问到。

  “老样子吧!”苏荣弹了弹烟灰说到。

  “五打啤酒?嗨!要我说,你朋友来了,应该喝点更好的!光喝啤的哪能行呢!”老板眨着眼睛笑着建议到。

  “你这儿有什么好酒?我经常来,怎么就不知道呢?”苏荣看着老板的眼睛笑着问到。

  “嗨!你不早说!你要是想喝,不管什么酒,千山万水我也得买回来孝敬!只要你一句话就行了。之前,我还以为你只爱喝啤呢,所以也就没提。”老板笑声简直能将男人们的骨头都融化掉。她正是靠着这项特殊的本事招揽很多男性回头客的。

  “你给推荐一下吧!”苏荣吸了口烟说到。

  老板想了想,笑着说到:“白的,这里有山西汾酒和北京二锅头。这两种酒,口感绵柔,味道香醇,最适合配海鲜了!还有干红和干白,都是进口的,味道也不错,就是贵了点儿,配海鲜也是最地道的。”老板笑着用她那双会闪光的黑眼睛向苏荣介绍到。

  “那就来一瓶干红,一瓶干白,再加上四打啤酒吧!白的今天就不喝了,过会儿,我们还得去乐呵一下呐!”苏荣向林德挑了挑眉毛说到。

  “可别点这么多酒!咱们两个怎么喝得过来?”林德劝到。

  “没事儿,我再叫两个人过来陪咱们一起喝!其实,这两个人你也认识。我先保留一下悬念,过会儿你就知道了!”苏荣对林德说到。他又转向老板,“就按我说的来!”

  老板叫来服务员,并吩咐服务员去拿酒。苏荣点了几道海鲜菜,林德点了两道汤,老板又推荐了几道招牌菜。点菜完毕,老板便离开了。苏荣打电话叫了两个朋友。这两个朋友都是他们从小学到高中的同学,只是上高中以后,他们就和林德不在一个班里了。

  没过多久,苏荣叫的两个朋友便赶来了。这两个人,一个高个子白皮肤,另一个小个子脸上长着雀斑。他们的年纪和林德、苏荣二人相仿。高个子的,名叫张作朋,小学的时候和林德关系还不错;矮个子的,名叫马小军,高中没念完就退学了。林德和这两位老同学已经四五年没见了,偶然见到他们差点儿没认出来,支吾了半日才叫出两人的名字。

  “嘿!我的高材生,是不是认不出我们来了?你的样子可没变呐!”张作朋指着林德说到。见到林德他很意外。

  “哦,天呐!是林德吗?我都快认不出你来了!”马小军笑着说到。他几步就冲到林德的面前,惊讶地打量着林德。

  “没错,是我!很高兴见到你们!”林德高兴地说到。他伸出手,和离他最近的马小军握了手。

  张作朋走了过来,同林德握了手。他们又和林德寒暄了一会儿后,便并排着坐了下来。

  “看样子,你们三个经常出来喝酒,是吗?”林德向三人问到。

  “没错,不是经常,是天天!我们每天都出来喝酒!”张作朋摇着食指说到。说着,他又和马小军、苏荣一同怪笑了起来。

  “难怪呢,你们两个随叫随到!刚才大叔还向我保密,我怎么问,他都不肯说呐!”林德指着苏荣对张作朋、马小军二人说到。“大叔”是他们给苏荣起的外号。因为苏荣比他们长得老气些。并且“叔”也是“苏”的近音字,所以,“大叔”的外号也就由此而起。

  “你说这家伙,他叫我们的时候,压根儿就没在电话里提你!”张作朋指着苏荣对林德说到,“要知道你这位大学士在,我们早就把下一站的包间给订好了!”他说着,和马小军一同笑了起来。

  苏荣向林德摊着手笑了笑。

  “不就是个包间吗?这有何难!用不着提前订的。我保证,等咱们吃完了饭,立马就有大包间的!”苏荣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对张作朋说到。

  “嘿!老兄,你不会是要去金色年华吧?那里虽好,可带着咱们这位高材生兄弟去可不合适吧?”张作朋向苏荣问到。金色年华指的是城南的一家KTV。

  “大家都是成年人,有什么不合适的?”苏荣问到。

  “人家是有学问的人,和咱们这些粗人可不一样!咱们可不能带人家到那种地方呀!”张作朋指着林德,对苏荣说到。

  “你瞧瞧他,一坐到人家大学生旁边,连讲话都有内涵了!找小姐就找小姐呗,这种事光明正大,怎么还不好意思说了呢?”苏荣摊着双手说到。

  “就是嘛!人家高材生也是人嘛!是人就免不了有七情六欲。再说,到了我们这个年纪,发泄一下也是正常的事嘛!”马小军对张作朋说到。

  “我不是怕你们两个把人家高材生给带坏了嘛!”张作朋解释到。

  “什么叫带坏?我们很坏吗?”苏荣一边大笑着环视三人一边拍着手说到,“我们可是全中国最守法的青年了!”

  “嫖娼也叫守法呀?照你这么讲,我们简直是全中国最优秀的市民了!”张作朋阴阳怪气地说到。

  “那我可得好好和你理论一番了!人家国外,都把嫖娼合法化了,我们凭什么还要把它当做非法的事情呢?要我说,国家就应该把妓女合法化。妓女们持证上岗,而爷们儿们则持身份证消遣。一举两得,何乐不为!这样既能带动经济,又能促进社会交流,岂不好事一件?”苏荣理论到。他笑了,笑的有些猥琐。

  “这未免太有伤风化了吧?如果妓女合法,那么男人们岂不光明正大地嫖娼了吗?多少家庭会因此支离破碎?多少孩子因此变成了单亲儿童?低俗的社会风气不仅恶化了家庭的环境,更影响儿童的道德品质,致使国家风俗每况愈下;最后人们的信仰变的肮脏直至堕落,全国成为一盘散沙!这难道就是我们想要的吗?”林德红着脸辩论到。

  “嘿!老兄,你说的也太悲观了吧!妓女合法化不过是一件简单的小事而已,不至于把它扩大到天上去吧?妓女合法化不过就是为了让那些偷偷摸摸地找小姐的男人们可以挺起腰杆正大光明地行事而已。再说了,要说清白,现在还有清白的地方吗?就拿你们大学生来讲,刚认识几天的男女朋友就能去旅馆开房,还有很多交往数月的男女朋友们总是为了堕胎愁眉苦脸。你看看,有多少豪车停在学校的院里院外,目的就是要找一位美丽、白皙的姑娘做小情妇。甚至还有很多女大学生为了买包包、买化妆品、买漂亮的衣服不惜出卖自己的肉体!你不信吧?开始我也不信!直到成功地约了几个,我才相信。还好我们不是她们的父母,所以我们才不用痛心她们的堕落。吃喝玩乐不仅仅是我们的信条,也是我们所有中国年轻人的忠实信条!你听听现在的电视、媒体上总是告诉年轻人要及时行乐,什么万事以快乐为本、人不快乐枉少年等等。我认为天天喝酒、天天泡妞儿、天天歌唱就是快乐。所以我做这些,不就是为了及时行乐吗?我现在就是一只快乐的小鸟,整个蓝天都是我的!”苏荣长篇大论地说到。他为他的这番宏论感到兴奋。他已经手舞足蹈了。

  “你简直是在胡说!”林德反驳到。苏荣关于学生的那段说辞让林德难以接受,他用深呼吸来平复着自己的情绪。他不想再谈论关于妓女的话题。而苏荣关于快乐理解,也让他难以接受。他认为只有那些自私自利的人才会那样理解快乐。他要提出自己的看法:“快乐是建立在责任、孝顺、友爱、真挚、上进的基础上的,没有这个基础,快乐就是虚伪、自私的。这种快乐不要也罢!”林德语气生硬地反驳到。他的脸涨得更红了。

  “老兄,别生气呀!我们只是就事论事。如果你认为那些都不是真的,那它就不是真的!让快乐见鬼去吧!”苏荣讨好着说到。“你说话很有道理,你的观点我都赞同。我以后少看电视,少上网。你不知道,现在的电视和网络上就喜欢宣传一些不好的事情。比如,今天谁和谁搞破鞋了,明天谁又当谁的小三了,谁和谁在床上亲热被原配捉奸了,谁又拍裸体视频了…说起来也真可恶!他们就喜欢去挖掘人性的阴暗面。要我说,他们的心理才够阴暗的!”尽管苏荣并不赞同自己的说法,可他为了避免和老同学闹得不愉快,所以才顺着林德的意说起来了。

  林德听了苏荣的话,觉得还有几分道理,便以为之前苏荣的那些信口开河的谬言都是用来开玩笑的胡话呢。想到这里,他也就消了气,继续和他的老同学们闲聊起来。在用餐的过程中,他们没再谈论餐前谈论的话题。他们回忆起了上学时的美好时光。

  用完餐,苏荣提议要去KTV唱歌。张作朋和马小军都赞成苏荣的提议。可张作朋又考虑到林德的原因,便建议苏荣不去金色年华。苏荣自信能将林德拉到金色年华,遂没有采纳张作朋的意见。林德本就不喜欢吵闹的场合,对K歌也是抵触的,于是找了个借口表示自己不能同去。怎奈几位老同学一再坚持让他留下,林德推辞不过,也就遂了朋友们的意。其实,林德是这样考虑的:他已经很久没和老同学们相聚了,如今刚一重逢,他就对老同学们的邀请表示反感,这也未免太不近情面了。所以,他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

  KTV的环境让林德一直头昏脑涨,他感到自己的耳膜快要被乐曲的轰隆声给震裂了。他又喝了很多酒,所以胃里一直恶心。在KTV持续的两个小时里,他有一半的时间是躲在洗手间里度过的。他只能装醉。这样,他的朋友们就不会硬拉着他不停地喊着歌曲了。他的朋友们对这种吵闹的环境简直太熟悉了。他们疯狂地喝酒,疯狂地唱歌,疯狂地跳舞,仿佛世界在他们的眼里,就是一个疯狂跳动的皮球。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让林德瞠目结舌。相比之下,林德就好像刚从外星来到地球一样。

  令他煎熬的时间终于过去了,他必须找一个合理的借口离开。他感觉,如果自己再做停留的话,整个人都会立刻疯掉的。他找了一个借口。可他刚一说出口,便立刻感觉到自己的借口是多么的敷衍。可无论如何,他都要坚持自己的借口,毕竟这是一个短时间内他能想到的最好的借口了。他如愿了。他迫不及待地上了出租车。尽管他很心疼车费,可比起参加吵闹的聚会,反而自在多了。

  林德透过车窗向外看去,他的几个朋友正摇摇晃晃地在马路上嬉闹。他知道,KTV仅仅是朋友们消遣的开始,他们的玩乐会持续整个晚上。林德坐在飞驰的车里,离他的朋友们越来越远。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端木文成
对《第二章(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