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五十四回 大义牺牲作丈夫 私利保全成鬼魅(其一)
本章来自《清平世界》 作者:鲁南山
发表时间:2018-12-11 点击数:862次 字数:

   韩采梅的祈祷上天没有听到或者没有理会,她对海荣的叮嘱也无法阻止他与烈火搏斗的决心。每一名走入火场的消防员兄弟,哪一个心里不记挂着他们的亲人?他们的母亲没有被告知孩子的去向,他们的妻子挽着孩子的手在门口焦心等候。
  那一天,是父亲的期望让他们穿上军装,在他们转身的那一刻姐姐留下了不舍的泪水。每当提起自己的孩子,家里人满是自豪,而这个孩子,发誓让自己的亲人永久保留这份荣耀。但这仅仅是他们奉献和牺牲的理由之一,每一名战士都无法忘记,他们在进入部队的第一个夜里躺在床上一遍遍地抚摸自己的军装,从此以后,它就融入了他们的灵魂。他们无意要成为一个伟大的人,但他们义无反顾肩负使命,无怨无悔履行职责让他们享有了这项荣誉,而他们的默默无闻,不为人知则让他们超出了这项荣誉。烈火熊熊,他们稍一懈怠,它便肆无忌惮,他们略加迟疑,机会便悄然消逝。扑上去吧,冲进去吧,把身后的一切抛开,此时此刻,只有一件事要做——消灭恶魔,赶走死神。自始至终,他们没有考虑过自己的安危。
  海荣领着一批被困在火场内的市民赶到了安全区域。十几名老百姓受了重伤,现场的医疗条件无法医治他们,相对于受伤者人数之众目前可调用的救护车可谓杯水车薪。虽然政府正在从邻近市区征调,但现在稀少而珍贵,只能用来运送重伤人员。
  被解救的民众彼此相助,或搀或背,来到路边,原本拥挤在一起的伤员给他们腾出了一块地方。海荣步履维艰,脚步踉跄,捂着胸膛大口喘着气。走了几十米之后再也不能支撑,倒在地上,他试图爬起来,但无济于事,挣扎了几下之后便无力再动弹了。
  韩采梅、刘问之和晋欢向他跑了过去。韩采梅坐在地上,把海荣抱在怀里,让他的头枕着她的右臂,摘去了他的帽子和面罩,晋欢请过一位护士为他检查包扎。海荣不停地咳嗽,黑色的火灰掩盖了他苍白的脸色。
  他抓住韩采梅的胳膊,声音微小并且断断续续:“我的……兄弟们……全都……牺牲了。”
  几个人心头一震,痛惜不已。一位护士检查了他的身体,那些皮外伤并不严重,但他的状态不是很好。他发了高烧,身体微颤,咳嗽的声音沉闷重浊,接连不断。韩采梅抱紧了些,左手穿过他的腰间,双臂用力,身体前倾,希望给他些温暖。
  这时候又有另一名消防员背着一个受伤的人从危险区走了出来。当前状况下,每当有一个人从里面走出来,人们都会感到兴奋。
  “这里有人受伤了。”那消防员说,“我也受了伤,帮帮我们。”
  他的确受了伤,走路一瘸一拐,刘问之上前接过了他背着的那个人。那个人身上一点伤都没有,不过他正在发抖,刘问之扶他站好之后要去搀那消防员,那人却一下子瘫软在地上,不过不要紧,他只是惊吓过度。
  刘问之把消防员和被他救出的人扶到了医护区,这里人手不够,刘问之只好自己取过药物和绷带为这名消防员包扎,消防员礼貌地向他表示感谢。
  海荣的状况越来越差,但他必须要把话说完:“里面……毒气……太重,不能……不能……再让弟兄们……贸然进去了。”
  “我知道了,慢慢说,慢慢说。”韩采梅见他心情急切,身体又极其虚弱,希望他不要过于担心。
  “快去……快去……”海荣每说一句话都要咳嗽好几声,“通知……指挥中心,暂停强攻……”
  “我这就去。”晋欢应了一声,起身要走。
  “慢!”海荣说得声音极小,韩采梅重复了一遍他才听到。
  “请……请生化部队……支援。”
  韩采梅他们早就听闻爆炸区毒气很重,但官方一直否认,他们也不知真假,这回才算了解了实情。可是连普通市民都能获得的消息,消防指挥中心怎么会不知道呢?他们还让消防员接连不断地冲进火场,岂不是让他们白白牺牲?这之中或许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隐情,海荣叫他们去通知指挥中心也许有他的道理,所以韩采梅还是吩咐晋欢去了。
  晋欢像射出的箭一样跑走了,跑出几十米才想到没有询问指挥中心的位置,懊恼地拍了拍额头就要往回跑,忽然看到刘问之帮助过的那位消防员。他很庆幸,低头问道:“兄弟,消防指挥中心设在哪里?”
  “你去指挥中心干什么?”
  “你认识他吗?”晋欢指着海荣,“他中了毒,火场里面全是毒气,你有没有事?”
  “哦,是这样,我没什么大碍。”
  “那就好,你告诉我指挥中心在哪里。”
  “这可是大事。”他说,“一定得把消息带到。”
  “你到底知不知道指挥中心在哪里?”
  “好,我告诉你。”他说,“离火场不远,世光大道13号,从这里往北直走4公里。”
  “谢谢。”晋欢起身要走。
  “你一定要亲自把消息告诉商继坤。”听见他的话晋欢又折返回来,他继续说,“但以你的身份恐怕见不到他,就算平时可以,现在局面一团糟他也不会见你的。”
  “那怎么办?”
  “你去找一个叫吴明的人,见了他就说是我叫你去的,我的名字叫庄成因。”
  “知道了,你真是个好人。”
  晋欢匆匆跑开,他却再次把他叫了回来:“把你知道的所有事情都告诉他,跟他说庄成因听你说了这件事专门叫你去找他,他知道该怎么做。”
  “他就会带我去见商继坤吗?”
  “放心。”
  晋欢再次感谢了他,迅速消失在夜色中。晋欢刚离开,医护区便爆发了一阵骚乱,傅枕云和陈海润正在附近帮助伤员清理伤口。
  “我认识他。”一个人大喊,“是他错不了。”
  “都是你们害的!”人们见有人确认了他的身份纷纷围了上去,傅枕云和陈海润也想过去探个究竟可是聚拢在那里的人太多,他们挤不进去。
  从外围看来,人们似乎在围殴一个或者几个人。他们情绪非常激动,叫嚣着要杀死他,看样子里面的人不死也只能剩半条命。莫非他和这灾难有关?难不成他就是姜化龙?
  “里面是什么人?”傅枕云问身边的一个人。
  “我也不清楚,听说是风虎集团的工程师。”
  “哦,有几个人?”
  “就一个。”
  人们因为这灾难失去了亲人和家园,让他们无法接受的是这灾难源于人为疏忽,能够预见,本可避免。只要那些人不拿着无辜的生命作为获取利益的赌注,只要他们试着征求,稍微尊重,略加听从百姓的意见,只要他们对自己的良心有着刚刚与上帝划出的底线平齐的要求。那些可怜的,枉死的人们就可以在第二天清晨亲吻自己的家人。所以,侥幸活着的人们对引发这灾难的人无比痛恨,此时有人认出了风虎集团的工程师,也不管这灾难到底与他有关无关,冲上去便要泄恨。听说在灾难发生的第一时间,逗留在风虎集团总部的工程师们首先被救了出来,那时候第一次爆炸刚刚发生,对老百姓的救援尚未开始,他们说这一批人是国家的宝贝。
  人们最终散开了,他并不是罪魁祸首,打死他也无济于事。原来挨打的工程师就是刚才庄成因从火场里背出的那个人,此时他倚在栅栏上,头脸肿胀,满面血污,手脚动弹不得,身上的衣服也已破碎。傅枕云走到他跟前把一件外套披在他身上,这是她从陈海润身上扒下来的。
  她坐在他身边,问道:“感觉怎么样?”
  “我不该这么问。”傅枕云接着说,“我应该想象得到。”那人歪头看了她一眼,喘了两口粗气便转过了头。
  “把脸转过来。”
  他没有听她的话,傅枕云把他的头强扭了过来,那人“哎哟,哎哟”叫了两声。傅枕云用棉球擦去了他脸上的泥土和火灰,给他的伤口消了毒,然后擦上药水。由于他皱着眉头,肿胀的眼皮底下露出的一小块眼睛此时全都被盖住了。
  “你觉得委屈吗?或者觉得罪有应得?”傅枕云问他,他低下头没有回答。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罪有应得,但你一点也不委屈。”
  他依旧没有说话,傅枕云继续说:“你认为自己不是决策者,影响不了大局,你曾经提出质疑,曾经用你专业的知识和正直的品性让他们难堪,甚至你为了阻止他们曾跟上级针锋相对。有时候你也会感到无奈,叹世风日下,因无能为力而忧伤,因孤独无类而哀叹。但事实是,你认为自己尽了力,你认为以自己的才华和学识必须要孤高自傲,特立独行,你认为也许有一天会事发,那时候才真正体现了你的远见卓识和刚正不阿,而你也可以因为曾经做出的努力而原谅自己,使自己不至于受到良心的煎熬,别人也会为你的正直赞叹,为你的不得志抱不平。我告诉你,不彻底的反抗等于没有反抗,所以挨这顿打,你一点也不冤。”
  那人抬起了头,欲言又止,似乎要为自己做些辩解,但最终没有说出口。傅枕云扶他坐得直了些,继续说道:“你做得够多了吗?你做到你所能做的一切了吗?你认为你应该比那些最先被救出来的工程师受到的谴责少一些吗?他们想要活命,争先恐后上了车,他们大概不会想到还有成百上千的老百姓也不想死。你没有上车,我想不是他们没有找到你,也不是车子满到盛不下最后一个人,或许是你自己不愿意上车。你痛恨自己,谴责自己,觉得这件事你脱不了干系,你想留在自己制造的火海里一死了之。死从来不是赎罪的办法,因为结果已经造成。”
  “对不起,工程师先生,我说得太多了。”傅枕云站了起来,“我只是觉得你活着可能比死了有用。”
  她离开了,工程师的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她的身影,直到陈海润把手挡在他眼前。
  “看什么呢?”他问。
  工程师回过头,把衣领朝脸上拉了拉,没有说话。
  陈海润说道:“这衣服不错。”工程师闭上了眼睛。
  “这是我的。”
  工程师听他这么说,睁开了眼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你……你拿走吧。”
  “听说你是工程师,怎么连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陈海润开他玩笑,“喂,你们刚才说了些什么?”
  “我什么也没说。”
  “那她呢?”
  “她说得太多,我都记不清了。”
  “嗯,我相信,女人都是这样的。”
  陈海润起身要走,工程师看到傅枕云正在远处给伤员擦药包扎突然叫住了他。
  “怎么了?”陈海润回头问道。
  “那个人。”工程师抬了抬下巴,指着傅枕云,“她是我的小妹。”
  “你说什么?”陈海润把耳朵凑到了他面前。
  “我说,那边给伤员包扎的那个女孩,刚才跟我说话的那个女孩,她是我的小妹。”工程师郑重地说了一遍。
  “她是你妈!”陈海润甩下这么一句话,扭头走掉了。后来他把那位工程师是她大哥的消息告诉她的时候,她只淡淡地说,“要是早知道,就不会帮他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鲁南山
对《第五十四回 大义牺牲作丈夫 私利保全成鬼魅(其一)》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