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二十五章
本章来自《西县旧事》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2018-12-11 点击数:2814次 字数:

县长李成义,和局长委员们议完事,独自回到衙后面也不进屋,在院里掰指问自个儿:“去年收黄豆七百五十石,收小麦五千一百石,高粱一万余石,玉米七千石,小米六千零八十石,商业总数十九万元。到去年十一月为止,人口十七万二千一百六,哎!他们弄的数,到底灵不灵?报上去能通过吗?上峰来信可说了,‘不管遇到天灾地祸,每年必须仍旧丰收,这事关乎社稷人心,望兄斟酌再加斟酌,实盼老弟自重身价!”

李成义低头背手躬腰皱眉来回踱,好一阵才抬头望天,见天阴着,又再开始背手弯腰皱眉踱步,叨念说:“今年真能美过去年?邻县也是这样报的?粮食没收割,王八就生蛋,孵出剿匪团,军需下来了。简直像驼驴,老子养群牲口嘛!”心中十分地忧愁。

李成义原籍山东省,北洋大学毕业,老家挨西县,是块插花地,长了好大一片苇,里面乱事不老少,响马甭管响不响,白天尽住里面窜,夜里箭响匪出‘访‘财主,两县常打口沫仗。刘团长来更乱了,剿匪变驱匪,都往山东赶,硬说土匪全是从山东窜来的。山东那边就狠抓,审过说是西县饥民放回来,也有杀了的,死者亲属成天闹。

前年秋天又因争水生械斗,两边县长正谈判,刘团长带兵去抓人,不管是谁界,扰了山东几个村,被人告到南京去。上面下文口气厉,李成义就犯惶恐,暗怨驴日的刘团长,成不足,败有余,坏了自己的官声。当众夸他很悍勇,私下委婉温和曲折地劝说,盼即刻停止行动放人。可是刘团长却说:“屁!简直就是母狗放屁!是老子管着西县平安,你只管催粮就是了。” 李成义不敢当面翻,暗里修书详呈刘团长之恶,说民怨争斗常有死伤,皆因刘团长太鲁莽,请求快把他调走。谁曾想,这封密信传来传去最后到了天津卫,上司在原件上面批十六字,是用毛笔书写的,‘民怨生变胜于匪患,保境安民谨之慎之。‘ 把信转给刘团长,当时他便气坏了,备厚礼求副司令这位老上峰,此人正是王庄王国华家远亲,便来信向王家探究竟。王家先惊诧,后经合计甚惊喜,将此事告知刘团长,双方暗议妥,王国华他爹急往天津见副司令,颠倒黑白把三六说成了六三,夸刘团长剿匪很得力,西县有如久旱逢到甘甜雨,更像遇到了故知,这种团长一千个咱不嫌多,心里幸福美丽呀,恨不认做是干爹,总之大体综合论,民众无有不赞扬,就差设坛立庙了。说这引起李县长的忌和恨,乌鸦告状妄写信,所言实在大荒谬。

事平之后刘团长说:“此恩难忘怀,但容小弟日后报。”二人至此结义兄。

话说李成义为公事愁,怱听屋内传悲声,‘县长只是狗臭屁,闻着熏,听着气,家人受到奇耻大辱,他还假装忙东跑西,不能护家能算好狗?咦咦咦……,唉唉唉……,养头肥猪有肉吃,养只县长不如鸡,因这王八不生蛋,咦咦咦……。‘ 他侧耳细听果是娘子在哭诉,骂声痛切又凄凉。他纳闷,对着窗户唤了两声无回应,哭声反倒更刺耳,瓮声瓮气擤鼻涕,疑虑非常,去看究竟。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张金丰
对《第二十五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